69书吧 > 杏林春暖 > 49、脸皮是比墙还厚的

49、脸皮是比墙还厚的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直忙到半夜,必须要把第二日,要用的药材都准备好。

    如故一边给自己捶背,一边走着。一晃着,从苏府出来已经快两个月了,这会儿已是有些初秋的架势,明显的区别就是蚊虫少了,温度低了。

    回到营帐,陈皮连鞋子都来不及脱,打着哈欠,和麻黄打了个招呼,倒头就睡。

    如故受不了不洗脸睡觉,匆匆的打了水,也没有功夫,去在意屋里多了一个男人,卷着被子露了一撮头发,也是回周公去了。

    麻黄刚刚回营帐,东西也没收拾,床板上连被子也没有,看两人先后都上了床,只好临时拆了被单,裹着将就一夜。

    第二日天还没亮,号角就吹破了天,“怎么了?怎么了?”

    麻黄最先反应过来,唰的一声,就坐直了身子。他昨晚打了一宿的喷嚏,也没能把两人从睡梦中打醒,根本没睡着多久,这号角又响了。

    万般无奈的下床,“师弟师弟,古老弟古老弟?快醒醒,号角响了,出事了,快些起来。”

    如故本就睡得浅,刚刚号角响的时候,就已经醒了,只是时辰尚早,不愿意起来就是。这会儿麻黄叫了,只能拖拖拉拉的,从被子里爬出来,一边揉眼睛,一边去摸自己的鞋子。

    而陈皮,根本就是死猪一头,饶是麻黄怎么叫,都叫不醒,还将他的手打开,翻个身又继续睡去。

    “这,我才这么几日不在,师弟他怎么越发难叫了?”麻黄已经收拾好,只能站在陈皮床前抓耳挠腮。

    如故梳洗完回来,见着陈皮还在床上,“麻黄大哥,还是我来吧。”

    走到外头,拿起刚刚没倒的洗脸水,“麻黄大哥你让让,免得弄湿了你。”说着拎起面盆,就往床上泼。

    “啊!下雨了下雨,师傅师傅,快些收药材了。”陈皮刷的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全身上下湿了个投,倒是,真有些像被雨淋的。

    麻黄捂着嘴,想笑又怕不道德,“咳咳,师弟快起来,号角响了,怕是出事了,咱们得快些,不然你又得被师傅骂了。”

    说着和如故两个先溜了出去,将他一人丢在营帐里。

    这会儿天才蒙蒙亮,最多才寅时四五刻。

    一路上,如故想起刚刚那场景,就想笑,嘴边的得意,藏都藏不住。麻黄,也颇有些忍俊不禁。

    突地西北面,发起了火光,“不好,是敌军在发动攻势,我们快走。”

    如故入军营时日尚短,又是头一回,见着这种架势,心上一惊,脚下一步也不敢停,跟在麻黄身后。

    路上偶尔能遇上几个士兵,也是一脸的急色。有些衣服都没穿好,一面穿一面拿着长矛,跟着人流就往前跑,还有的连裤子都是临时穿,被绊着就索性坐在地上,也没人有时间去笑话他,人人都是争分夺秒的。

    好不容易跑到了医帐,葛太医已经站在帐外张望了,见他们两个来,忙向他们招手。

    “师傅,这是怎么回事?”麻黄上前去扶葛太医,葛太医年岁本就大了,昨夜那么晚睡,这会儿又这么早起,体力怕是跟不上的。

    “敌军昨日偷袭成功,今日趁着势头,又来了一个回马枪,今日怕是有的忙活的。陈皮呢?”葛太医靠在麻黄的身上,喘着粗气。

    真是狡猾,他们就是看准了,今日早上戒备一定没有这么深严,一想到昨日那么多的伤员,眼底都是不忍。战争受苦的永远都是百姓,可是不统一,又不会有真正的太平,为了后世的安稳,他们只能前赴后继。

    “陈皮已经起来了,又有东西没拿,刚刚返回去拿了,师傅您别担心。”

    这会儿,也没有功夫去关注,麻黄是不是说了什么谎,葛太医和如故都是拽紧了手心,就怕传来不好的消息。

    过了没一会,陈皮就顶着湿漉漉的脑袋,走了进来。

    “师傅,我看到那边火光四起,而且惨叫连连,甚是严峻啊。”

    如故和麻黄,同时睨了他一眼,这个没有眼力见的,没看到葛太医,已经担忧成什么样了嘛?

    陈皮这才误了嘴,悻悻的站在如故身旁,“你怎么能用水泼我呢?师兄也是,怎么不帮着拦拦,那床铺,今晚可是没法睡了。”

    “谁让你,怎么喊都喊不醒呢?活该!”如故白了他一眼,往麻黄那边挪了挪。

    四人焦虑的等了半个多时辰,才听着声音轻了些下去,“麻黄,你快去看看,这会儿如何了。”

    葛太医等不住,推了麻黄出去,“师傅师傅,我去,我去,让师兄在这儿陪您。”陈皮不能葛太医回话,就先一步的跑了出去。

    葛太医也是坐不住,一会儿站起来这儿摸摸,一会儿嫌弃昨晚药切的不够多,正在抱怨时,陈皮惊呼着跑了进来。

    “师傅,敌军被打败了,都退出去了,世子爷让您准备准备,伤员马上运来了。”陈皮还来不及撩帘子,就在门口大嚷起来。

    这会儿三人心是放下了,又开始忙碌起来,伤员要来了,那就得开始准备救治了。

    果不然,陈皮进来没一会,魏熙瑞亲自带队,将伤员送了进来。

    如故小心的打量着他,战甲外都是殷虹的血迹,右手还握着一柄薄如纸翼的剑,上面还滴着血滴。

    这不看还好,一看就看出不对了,他的右手一只捂着腰间,如故皱了皱眉,一步三跳的跑了过去。

    “作何?”魏熙瑞不解的,看着眼前的小人。

    “你还问作何?把手拿开!”见他不肯放开,就自己动手去挪,果然捂着的地方,还有血正在往外涌。

    “小伤,不用管我,先给他们医治。”魏熙瑞挡开如故的手,将剑j□j剑鞘,不再看他,往医帐内走去。

    哼,你不要我管,我去告状还不成嘛?

    如故比魏熙瑞快些,先跑到了葛太医跟前,低低的和葛太医说了几句,葛太医眉头皱的,都快能将蚊子夹死了。

    听如故说完,快步的走到了魏熙瑞跟前,“世子爷,您腰间是不是受伤了。”

    魏熙瑞抬眼,向如故的方向扫一眼,如故也不怕他,冲他扮了个鬼脸,不要脸的打败不要命的。就接了刚刚葛太医的伤员,熟练的给他伤药包扎。

    故而也没有看到,魏熙瑞嘴角的一抹淡笑。心中却想着,这人性子总这么倔,也不知是如何活到现在的。

    如故最快,将自己那边的伤员医治完,就到葛太医身边打下手。

    “小古,老鹳草用完了,你认得吧,你现在手头上没有伤员,你带几个将士,去后山采点回来。”葛太医突地扭头喊住他,眼神带着些期许。

    “我去,我认得老鹳草的,只要有个人给我带路就可。”忙放下手里的东西,解了围裙,准备出发。

    一旁躺着休息的魏熙瑞,睁开了眼睛,“你不会骑马,准备怎么去?让姜容陪你去,这几日不太平路上小心些。”说完又闭了眼。

    这人还是这样,明明是要对别人好,非要做出一副不得已的样子,如故朝着魏熙瑞笑了起来,“是,多谢爷关系。”

    如故整理药篓子,魏熙瑞已经让人去找姜容,等如故收拾好东西,姜容已经在帐外候着了。

    “这个天,看着会下雨,我们要快些,后山离这还有些路程,莫要耽搁了。”如故点了点头,翻身坐在了姜容身后,策马而去。

    果然刚离营帐不远,天空就渐渐的阴蒙蒙起来,眼瞅着山包就在眼前,却稀稀拉拉的飘落下来雨水。

    “什么狗屁天气,小古啊,你抓稳了,咱们要加快些速度了。”

    “恩,我不碍事,姜大哥只管放心就是。”说着一手抓着姜容,一手到药篓子里掏蓑帽,给姜容和自己戴上。

    到山脚下的时候,雨已经有些下的大了,“小古,不如咱们先避避雨?这会儿上山,怕是不容易啊。”姜容勒了缰绳,马儿长叫着停了下来。

    “江大哥,不行啊,还有好多伤员在等着的。”擦掉脸颊边的雨水,坚定的摇了摇头。

    姜容一咬牙,“好吧,那我们从那头绕过去,你可知道,这草药长在哪儿的?”

    “我知道的,姜大哥往那边的缓坡去,老鹳草喜干,都在干燥的地方生着,就往那边。”不管怎么擦,雨水还是不停的,顺着蓑帽往衣裤里滴,这会儿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既是不要上山,那你坐稳了,驾。”马鞭应声而挥,直直的划开了嘈杂的雨幕。

    虽然不用上山,但是刚刚下过雨,山坡上滑的很,一点都不比上山容易。避过几处土坑,淋了一身的雨,才算是到了山坡。

    “姜大哥停下,快停下。”马儿刚刚停下,如故就一溜烟的滑下了马背,也不管泥土泥泞,向一块大石奔去,“姜大哥,在这等我一会,我马上就好。”

    石头旁的一小片干土,正笼着几株搭耸的老鹳草。现在正是夏秋交接,老鹳草正是采集的最好时间,如故不敢停歇,将老鹳草连根拔起,拿白布包着,才放入药篓子里。

    这么一些是远远不够的,顺着这个方向,往里看去,果然都是,放下药篓子,一路采去。

    正准备起身,就听到,不远处姜容大声的呼喊,“小古,小心脚下。”

    作者有话要说:贴几种漂亮的草药

    这是红花

    这是鸡血藤

    这是老鹳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杏林春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二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恰并收藏杏林春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