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杏林春暖 > 第86章 今日凶象忌外出

第86章 今日凶象忌外出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我是至尊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自从那日魏熙瑞走后,如故就一直有些惴惴不安,生怕他真的会不管不顾的上门来提亲,结果连续几日的平静告诉她不过是她在自作多情。

    中元节过去有些时日了,苏家父子自然是恢复了休沐的时候,该上朝的上朝该操练的操练,平时里家中又只剩下如故。

    好在苏仲梁提了要将府上的账务都交给她,也不会太过空闲,每日都是早起先见过几个管事然后吃饭,下午睡个午觉起来算账,晚上等他们回来一同用膳。

    日子就这么一点点的过去,直到那日一早在梳头的时候如故看到窗外的一棵杏树倒了,“芳容昨日的时候那树就倒着的吗?”

    芳容笑着给如故梳发髻,“没呢,大约是年岁大了这几日风雨大了些,才会吹折了的吧。”

    如故点了点头笑了笑,昨日夜间的风声确实渗人吹折了也是有的。正在这时辛好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小姐不好了不好了。”

    ‘嘶’如故因为听辛好说话一时忘了还在梳头,猛地坐起来拉扯了头发,好些被生生的梳了下来头皮还有些发麻,“出了什么事了这么急?”

    因着她管家中事务所以经常会有些意外,一听辛好说不好第一反应就是自己是不是又有什么地方做错了。

    没想到辛好说的让如故险些跌倒,直到坐在冰冷的椅面上才回顾起辛好说的,“小姐不好了,圣上在昨日夜里驾崩了,现在整个京城都挂上了白灯笼。”

    傻愣在镜子前,反射出自己苍白的脸颊,居然隐约的能看到身后好像有个人影,好似正温情的揉着自己在耳边低语的深情。

    终是叹了口气,“去吩咐李管事马上把灯笼换下,把联子全部换掉,然后命令全府的人从现在开始全部把衣服换成淡色,我不想看到有人有一点穿红戴绿的。”

    辛好还要说什么,被芳容一把拉住,“奴婢这就去吩咐。”一手拽着辛好把她拖着离开了屋子。

    屋内只剩如故一人,还是刚刚那个姿势正对着门的方向一直没有动作。荷云已经换了一身素净的衣服,端了羹汤走进来。

    “小姐先喝完汤吧,奴婢给您找衣服。”如故这才想起来,自己让他们换衣服自己却还什么都没做,对着荷云感激的扯着脸笑了笑。

    等换好了衣服,端着羹碗一勺勺喝得很慢,“荷云,爹爹和哥哥他们身边的小厮有没有回来吗?”

    “刚刚来报了说是今日大约是敢不回来了,让小姐自己注意按时吃饭,若是对国丧的事宜有些不懂的就问府上的老人,刚刚见小姐都安排妥当了就没有提。”

    轻轻的点了点脑袋,突地站了起来,“你去让他们备马车我要去一趟……”

    刚想说地方,却想到皇上驾崩作为皇孙全部都得进宫,这时是不可能找到他们的,又摇了摇头,“不必了,你先下去吧,我一个人静一静。”

    一直坐着发呆,他这个时候是不是很难过,听说圣上对他很好,若不是圣上他这个颇受争议的世子大概早就被人遗忘了,但就算是这样自己又能做什么呢?

    一整日如故都没有再吃进东西,直到夜里很晚才见苏文筠疲惫的回来,如故早在他们屋子里候着了。

    苏文筠进门看到如故还有些吃惊,“如故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有歇着,爹爹今日是回不来了还在殿上呢,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和我说?”

    等丫鬟提苏文筠换下带着寒气的外衣,苏文筠才捧着热茶走过来,不解的看着自己妹妹。

    如故摇了摇头,把苏文筠拉到自己身边的椅子上坐好,“哥哥现在宫里情况怎么样?”

    苏文筠轻轻的按了按太阳穴,“还能怎么样,圣上的这场病早就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了,早有御医说过怕是熬不过今年春,所以事宜倒是不慌乱。只是接下去又是国丧又是太子即位,怕是有的一阵子忙的,国丧期间京中肯定会有所动乱,我和爹爹这段时日是不能常在家中,遇上事你不要自己一人担着让人来寻我们便是。”

    如故听得仔细,之前在书上看过,皇帝驾崩新皇登基确实是繁忙的很,而且皇族都要进宫披麻守灵七日。

    答应下苏文筠说的,交代他早些歇着便退了出去,满是心事的回了屋子里。

    接连几日外面全是丧曲,而且放的低低的就像是野兽的嘶鸣声。

    全国上下应该都是如此,国丧期音乐、嫁娶,官停百日,军民一月。百日内票本用蓝笔,文移蓝印。禁屠宰四十九日……

    一直到第七日出殡那天,先有七十二人将棺木抬出东华门,皇室官府倾巢而出。

    如故看着葬仪队伍路过了府前,像着别家一样在门前摆了香火,所有人都穿着丧服跪在地上恭送,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感觉在苍白的丧服里有人抬头看了她一眼。

    等她发现抬头去看的时候,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的背影了。

    朝着已经过去了的仪仗队伍,恭敬的磕了三个头,她没有见过这位帝王,但是她知道,他在位期间国内没有大的灾情,百姓都称好这样就够了。

    “我们进去吧。”最后遥遥的看了一眼,由芳容扶着进了屋子。

    苏文筠和苏仲梁是第二日一早回来的,那时如故刚好起来安排管事事务,刚吃过早饭就见他们两一声寒气的进了屋子。

    “爹爹和哥哥还未用膳吧,荷云快去吩咐厨房做两碗热面。”吩咐完忙亲自上前去给他们脱外袍,递上了暖手炉。

    “不用忙活,我们回来休息一会,马上还得走,还有一堆子事情忙不过来。”苏仲梁靠在榻上休息,苏文筠朝着如故摆了摆手,让她别忙活了。

    “那也得先吃了面再吧,瞧你们这样怕是一直未吃吧,什么事都急不了这么一会儿。”其实如故没说,他们定是已经两日未眠了。

    苏文筠也就没有再争也是靠着哈了哈热气,“吃过的,夜里肚子饿得慌,爷不知从哪找的些糕点,都让我们几个分了,他才是几日都未眠未进食了。”

    不过是句随口的搭话,倒是害得原本在放东西的如故手上一错,险些就要把东西打翻了。

    庄若无意的也是回了一句,“那现在他们可是都回府了?总不能日日都守在宫中吧。”

    苏文筠也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的,点了点头,“刚刚与我一同回来的,怕是太不对应该要称皇上了,皇上怕是还有事要寻他。”

    如故的目光暗了暗,等热面汤端上来,两人呼啦的吃了一些就又匆匆的出府去了。

    闲着无事,抱着暖炉逛到了后花园,一直在发呆没有注意到前面的绊子,险些就要载到地上,幸好不知从哪里来的一双手护住了她。

    等站稳后才有惊无险的道谢,想要转身去谢那人才发现是个穿着黑衣陌生的男子,跪在她的跟前。

    如故一惊向后退了两步,“你,你……你是谁啊……”

    “属下无声,奉了爷的命令保护小姐的安全。”

    如故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难怪自己每次一有危险他总是马上就出现在自己身边,试探的看着无声,“上回我落水和被绑那次,都是你去告诉他的吗?”

    无声跪在地上,爷好像只让他保护小姐,并没有说不能让小姐知道他在吧,于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那你是不是也能找到他?”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来,紧紧抓着手炉有些不安的看着无声。

    那个他应该是指爷吧?无声又是思考了两秒,又是点了点头,“可以!”

    “那你能不能带我去找他,我不会告诉他是你带我去的。”

    “属下遵命!”

    刚说完就是要转身跑,如故忙一把抓住了他,“你跑什么啊,你若是跑了我怎么找你啊,你等一会,我去与说道一声马上就好。”

    一刻钟后如故坐上了出府的马车,一路朝着城外驶去。

    瞧着街道越来越少,如故这才有些不安起来,这人看着挺老实的总不是匪人吧。“无声,这是去哪儿?”

    不愧是魏熙瑞培养出来的人,简直和他一模一样,连多余的话也没有一句,只是淡淡的看了如故一眼,“很快就到了。”

    ……

    直到如故感觉自己马上就要睡过去的时候,马车终于慢慢的停了下来,为了方便她没有带任何人,只能自己从马车上跳了下去。

    抬头去看,这是一个荒郊的小院,院子看去很大只是很内敛。

    听到有动静,里头一个小童吱嘎的打开了门,探出一个小脑袋,“你们找谁?”

    等看到如故身后的无声,才将门大开出来露出了里头满是花草的庭院。

    “无声大哥你怎么回来了,爷在书房呢,今早进去到现在都没有出来过,我去送了两次饭都没搭理我。”

    如故听到他们的对话,“书房怎么走?”

    小童这才停了叙旧的话,前面左拐第一间就到了,然后就止步看着如故一人过去。

    摸索着到了那个小童所说的地方,门窗紧闭,外面也没有一个服侍的人,看着倒是很像他的个性。

    小心的上前,先是礼貌的叩了几声门,一直没有人应,想起刚刚小童说的话,这才用力的往里一推探着脑袋走了进去。

    虽是白日,但是没有开窗也未开门,屋内一片漆黑,如故小心的摸索着往里头的小间走去。

    “不是说了,我不吃。”

    回头,四目相对,屋里的男人突地笑了起来,低声喃喃,“我竟也会出现幻觉。”

    只这一句泪如雨下。

    作者有话要说:QAQ不要再虐柿子了,不要了不要了~

    我下不去手了!剁掉!【喂

    见过那么萌的干脆面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杏林春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二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恰并收藏杏林春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