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杏林春暖 > 第93章 回首却是道别

第93章 回首却是道别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我是至尊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爷,您要三思啊。”无息单膝跪在魏熙瑞的跟前,向来看不清表情的他,这次却满目愤恨,语中带哀。

    自从皇宫出来,魏熙瑞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抬头望天一动不动,过了良久才冷笑出声,“既是不方便,便是如了他们的意罢。”

    瞧见跟前跪着的无息还是不动,转身离开了院子,“起吧,多说无益我自有打算。”

    那厢如故还什么都未察觉,药堂的事情还让她为缓过神来。早上醒来开始就一直处于兴奋之中,从一直上扬的嘴角就能看出,就连苏仲梁也有些意外忍不住跟着傻笑。

    “如儿这是碰上什么好事了?莫不是出门捡着金子了吧。”苏仲梁饶有兴致的看着女儿的神情变化,突然想起今日朝堂上的事情,还是莫要坏了她的兴致。

    被人撞破了小秘密,忙坐直身子端起粥碗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哪有金子给我捡啊,若是真有金子早被人捡走了还哪还轮的到我?”

    既然女儿不愿说苏仲梁也装若不知,“好好好,你说了算你说了算。对了,今儿春分你若是想出门,就与你哥哥说声不必来问我了,今日天气不错我去寻李相下棋。”

    她怎么忘了春秋分与二至是能上街的,偷偷的瞄了一眼苏仲梁并不是在试探自己。忙大口的把碗里的粥划拉完,就匆匆的跑回房。

    说是春分实际冬意还未散去,尤其是北方的冬季本就长些,来回翻了两三遍才确定自己是真没什么衣服好挑。

    “真是鲜少能瞧见小姐这般寻衣服的,还是奴婢来吧,小姐今儿想要穿什么色的。”芳容本是被命令坐着不许插手,到底还是看不下去站起身来。

    等到一番折腾才算是让如故满意的点了点头,苏文筠早让下人来催过数回了,如故也故意的拖着他,美名曰,帮他习惯以后等待嫂子的日子。一句话就把苏文筠给憋了回去。

    “哥哥,今儿有什么好玩的。”满脸的喜气上了马车,谁知里头还坐着一个人,话问道一半突然就消了下去。

    “过来。”听话的在他身边坐好,还偷偷的去瞄了两眼,真是奇怪的很平时苏文筠恨不得自己见不着他,今儿怎么突然转了性子了?

    一直没听到苏文筠的回音,如故撩了帘子探出头去看。哪里还有苏文筠的影子,人早就不见了,疑惑的看着身边的魏熙瑞老实的把手放好。

    “你哥哥今儿已经把你托给我照看了。”超外头说了个地方,然后马车就慢慢的往前驶去。

    想着难得的日子便给院子里的几个丫头都放了假,让他们也去街上长长见识,只带了荷云一人,好在荷云也算半个知情人,尤怕魏熙瑞坐的比如故还要端正。

    瞧着这主仆两人的模样,倒是让魏熙瑞心情变得大好,轻笑出声。

    没过多久,马车就慢慢的停了下来,撩开帘子跳下了马车,抬头去看不过是个普通的小院这有什么好看的?

    转头疑惑的去看魏熙瑞,“你去叩门瞧瞧里头是谁。”

    半信半疑的走过去轻轻的叩了几声门,里头就穿了一个婆子是声音,“来了。”声音并不熟悉,看来不是认识的人才对。

    门被打开,本是疑惑的神情等看清楚婆子身后的人才明了,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大活人,“荷晴姐姐和高大哥,你们怎么在这儿。”

    荷云也是没想到,早就跑了进去亲热的拉着荷晴的手说起话来。“昨儿回去的时候在街上碰见的,想起来好像是曾经见过与你一同在金陵,便问了清楚。”

    “这事可就说来话长了,来,进屋里来说吧。”几人这才走进了院子。

    原是高长钦的义父出了事,他们才急忙的赶上京来,本是不想麻烦如故却没想到在街上碰到了魏熙瑞。问清楚了始末将人带到了这里,想着今天会带她出府便没与她说。

    朝魏熙瑞感激一笑,也是与荷晴凑在一起,三人好似有说不完的话要说,高长钦见识不凡能言善道倒是与魏熙瑞也不至于没有话题。

    一直到下晌才恋恋不舍的道了别,要回去的时候魏熙瑞让荷云先在马车中候着,自己与如故在小道上散步。

    “这么高兴,都一整天了还未缓过来?”魏熙瑞有些不理解他们的感情,大概是有些像自己与子仁子铮他们?

    “当然高兴了,我已经有半年未见荷晴姐姐了,而且我刚刚还给她把了脉,已经有孕了是在婚后一个月就怀上了,真是美满。”除了家人这几个丫头是她最看重的人,自然是为他们高兴。

    “如儿……”魏熙瑞轻声的喊了一句,如故停下步子回头看她,“没什么,只是喊喊你。”

    走过来自觉的拉起魏熙瑞的手,“你今天一天都心神不宁的,可是出了什么事?若是有事就与我说,我虽是帮不上什么忙,倒也不会说出去至少心里舒坦些?”

    摸了摸她的脑袋,“我没事,只是有些担心子仁,他到现在还未醒,过几日若是有时间你便去看看他。”

    说到沈青贺的伤倒是把这件事想起来了,“这有什么问题,倒是我忘了问,你们这伤是怎么来的。若是忽悠我的话呢就不用说了,我可是清楚的很。”

    “自然什么都瞒不过你,是废太子,当时皇爷爷心慈放了他一马,谁知他不老实勾结了外寇。但是皇上圣明不用担心,这事已经过去了。”

    原以为他肯定会瞒过去不让自己知道的,结果不仅没有瞒着她,还将事情都交代清楚,如故自然是没有怀疑。

    点了点头还说道了两句,“自古成王败寇,只是这寇总是学不乖,以为是自己时机不对,其实说到底不过是人不对罢了。”

    两人又说了好一会话,瞧着时辰不早要用晚膳了。魏熙瑞才与她道别,还不等如故说话还是轻轻地在她额头印上一吻。

    “如儿,这几日我有要事,大约不能来陪你,若是有事就让无声来告诉我。”

    “自然是事情重要,而且我也不小了在家中又有父亲与哥哥不会有事的,不用担心我快去快回,万事小心为上。”踮脚在他脸颊也是一印,挥了挥手上了马车。

    伸手抚上脸颊上温热的触感,目送马车离开自己的视线,“等我回来。”一握拳转身大步远去。

    回到家中的时候苏文筠也正好从外头回来,瞧见如故还有些不好意思,“如儿今日都是哥哥不好,本是说好带你出去的,结果突然来了急事必须要去,下回一定带你去。”

    不是说是苏文筠将自己托付给他的?难道是故意将苏文筠支走的?大约是怕说出来怕被自己笑话吧,也就没怎么在意。

    “我哪有这么小气,真是少见哥哥这般用功,到这么晚才回来啊。”像是想起了什么,“对了,哥哥听说最近不太太平可是?”

    两人走进屋子,苏文筠接过递上的茶碗一饮而尽,“你是怎么知道的,倒是比我消息还要灵通些了,这几日却是不怎么太平,这不刚刚就是寻我去说这事。”

    不知道为什么如故直觉这事与魏熙瑞有关,“沈大哥病重这事还瞒着呢,我便先替了他的事务,最近西边又不甚太平,好似皇上已经下旨要去平乱。”

    心里一跳,平乱?这个时候魏熙瑞与她说有要事,岂不就是说得这个,“可是已经确下是谁挂帅了?”

    苏文筠以为如故是担心自己,“不用担心我与爹爹,这次我二人都不在名单之内,自然是世子爷挂帅了,我与爹爹不在名单之内倒是说的过去,只是连姜大哥也不在倒是有些奇怪。”

    魏熙瑞这又是走的什么棋?居然不带自己的亲信,是因为朝中已经稳定不用担心有人在背后放冷箭?

    这也说不过去,那就是皇上的意思?皇上又为什么只派他一人,他明知这几人与魏熙瑞亲厚,却偏偏一个都不在同行的队伍,这又是怎么回事?

    “行了,这事是皇上定下的,爷也已经应下了,你就不用担心了。我去洗漱一会爹爹回来该用膳了。”

    如故在想事情,没听清苏文筠说的什么,胡乱的点头应和了一下,等人都走完了她轻轻的喊了两声,“无声你在吗?”

    话音刚落,就看到无声出现在了眼前,“不知小姐有什么吩咐?”

    “你家主子是什么时候动身?”

    “爷吩咐过不许告诉小姐,这是圣上下的密旨,小姐就不要难为属下了。”

    如故也犯不着真与他过不去,“我不为难你,反正你不说我也有别的法子可以知道,只是你若是不说,从现在开始便不许再跟着我。”

    “小姐你就不要为难属下了,属下也是奉命行事。”平时瞧着如故是个好说话的模样,也不知道今日为何如此,瞧她确是说真的,只能吐了一个时间。

    “小姐可千万不敢说是属下告诉您的。”然后又消失不见了,可见是真的怕了如故了。

    明日午时?

    她不过是想要去送送他罢了,他若是不想,那就偷偷的看着不就好了,弄的这般神秘反倒让人起疑。

    想了半天也未想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索性等苏仲梁回来后再问问他。

    刚这么想着,突然闻到了一种奇怪的香味,头有些晕乎乎,想要去掐自己的穴位已经来不及了,身子掩着墙壁软了下去。

    刚刚才消失的无声又突地出现扶住了如故,“爷的命令不可违背,只能劳烦小姐先休息一日。”

    作者有话要说:好久没冒出来的黑芝麻:我被忘了吗?!

    继续亲亲密密的两个人:早就忘了忘了,不要出来打扰我们!

    黑芝麻大喊大叫:杀人了!杀人了!

    因为你没有右边肉墩的技能!所以被嫌弃了,黑芝麻,摸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杏林春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二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恰并收藏杏林春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