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露比提着一只木桶,要去厨房拎一桶温水为她的主人梳洗,却在走到厨房门口的时候停下了脚步。她眼睛四顾确定了走廊附近空无一人,然后将身子紧贴门板脸颊凑在门缝边,里边的说话声一字不落的钻进她的耳朵里。

    “呸,说什么五千金币的嫁妆,咱们可连一个字儿都没见着。”

    “国王的信使恐怕刚刚赶到王城,摄政王派遣的使者怕是已经在路上了,总得有些日子才能到达诺丁郡。”

    “别自欺欺人了,摄政王是什么样的人全奥丁谁不清楚?想从他的库房里抠出五千金币,那比夏天下雪、河水倒流还困难,也就只有咱们那位女主人才会相信。哼,也不知道她是真相信,还是借机会拿腔作调呢。金子不掏出一个,稀奇古怪的毛病到让咱们见识不少。什么白面包银叉子卫生指标,呸。最过分的是她还穿裤子,神呐,你们能想象吗?女人竟然在裙子底下偷偷穿着男人才穿的裤子。而且,她还吃了魔鬼的诅咒,而且,她还在山下放走那个女巫,她……”

    露比慢慢后退两步,紧攥着双手,眼泛泪光。她就知道,这个什么诺丁郡诺丁堡绝不是他们家小姐的好归宿。她的小姐是那么善良的一个人,那么美好的一个人,那么高贵的一个人……现在,却只能任由这些卑贱的女仆,在背后做最恶毒的议论。

    露比又气又怒,却又无可奈何。她倒也明白此刻人家的主场而他们顶多算客这个道理。而且在心里她还清楚,这些非议决不能让莉亚知道。哦,她的小姐每天应付穷凶极恶的诺丁汉伯爵已经够苦了,没必要再惹她心烦伤心。

    她拎着木桶,有些失神的走在二楼的长廊上,却不意跟某人装了个正着。

    “哦,对不起,”露比抬头看清楚来人,急忙道歉:“对不起男爵大人,我,我刚才走得太急,我没有看到你。”

    兰伯特却依旧是一副很和善的笑脸,他手里捧着一大捧鲜花,花瓣上似乎还沾着露水,对露比道:“哦没关系,这可不是什么大事儿。”他把鲜花往露比面前一推,接着笑道:“事实上,能在这里碰到你真是太好了。我本来想去伯爵书房里讨教点事情,顺便去探望下伯爵夫人,但好像,咳咳,伯爵现在不是很方便……所以这束鲜花就交给你好了,请务必代我向伯爵夫人转达我对她的感谢之情,感谢她留我在如此恢弘庞大的建筑里重温儿时的旧梦。谢谢!”

    露比愣了愣,随即接过了鲜花,并且施礼。“哦,我一定会替您转达的,谢谢您的美意。”

    兰伯特对她的答复似乎感到满意,他点点头,然后越过露比朝楼梯口走去。

    而露比却站在原地没动,她一手捧着花,一手拎着先前就提着的水桶,茫然的想,男爵到底什么意思?当然,他送城堡女主人鲜花表达谢意这是符合贵族理解的,无可诟病。可他刚才提到伯爵书房时,脸上的表情,唔,总觉的有什么话没说完。他还说,现在不是很方便……

    露比心中忽然有了种荒唐的但又有十足可能性的想法,她再次前前后后扫视了一边走廊,没发觉除她自己以外的任何人。然后她拎着水桶抱着花,蹑手蹑脚小心翼翼的朝书房的木门走去。

    不出意外的,里面除了伯爵说话,还有一个女人的声音。

    这些恬不知耻的下贱女人!!

    露比紧攥着双拳,瞬间明白了为什么整个城堡的女仆,似乎都对她高贵善良的女主人充满排斥之心的原因。不管在哪片领地上哪个城堡里,女仆都可以看做是男主人的私人玩物,他可以拉任何一个他看中的女人上床。而对于那些贫穷人家的姑娘来说,成为领主的玩物甚至情妇,远比年纪大了被赶出城堡随便嫁个庄稼汉过平凡却又贫穷的苦日子要强太多了。

    由此可见,整个诺丁堡想要爬上伯爵床的女仆不要太多吆。难怪兰伯特男爵刚才是那样一副表情……

    露比咬着牙,气呼呼朝她女主人的卧房走去。这跟背后议论不同,这件事情不能姑息。她得去告诉莉亚,她知道她的女主人有个继承人的计划,不能让这些下贱的女人破坏她女主人的计划。

    直到露比的背影消失在长廊的拐角处,一个人影方从楼梯口慢慢显现出来。他嘴角噙着一抹笑,一副已经准备好看戏的表情。是兰伯特。

    “真的?”莉亚头也没抬,随口问道。

    “千真万确!”露比坚定的说,随即又皱了眉。她的女主人这是什么反应,听到自己汇报这么重要的大事儿竟然连看都没看她一眼,自顾自的穿着衣服。哎等等,“您这,您这是要出去?”

    当然,不然我穿上外套跟披风干嘛。莉亚再次低头监视了一遍自己是否穿戴妥当,然后指着扔抱着花的露比,“哦别在那儿傻站着了,把花随便找个地方放下,我们还有正事儿得做。”

    正事儿?还有什么比巩固夫人地位更正经的事儿吗?露比一脸迷茫,“我不明白,小姐,您说眼下最要紧的,不就是尽快生下伯爵的继承人吗?您怎么能,怎么能任由那些侍女爬床?”

    那有什么不能的?莉亚无奈的看了她的贴身侍女一眼,撇撇嘴。

    诺丁汉对她依然有兴趣,只要在城堡的日子里,不管忙到多晚每天依旧雷打不动的回她房间里休息。但是莉亚自己,却对生孩子这件事犹豫了起来。

    这倒不是说她的计划有变更,或者攻略目标作了修改,就现阶段现在的状况现实点来说,生下继承人依旧是她最好的也是唯一的出路。可是,怎么说呢,不能急在一时。在她了解到这个时代贵族少女,有多少是因为难产而死之后,她不得不重新审视她自己的这副娇弱的躯体。

    没错,自打她接手后这身体的状况有了明显的进步,不再是惨白透明以及爬两层楼就气喘吁吁,她现在看上去面色红润有光泽多了。可还不够,跟这个时代的医疗条件比起来,她现在的健康状况还远远不够。一想到她听说来的那些,这个时代对付难产的恐怖行径,什么用钩子钩用钳子钳之类的,她就手心冒汗腿打哆嗦连气儿都快吓断了。阿米你个豆腐,我是想生孩子,不是想自残啊!!!

    所以,打住打住打住,用绳命来抱住财产地位什么的,她还没那么疯狂。生继承人的事儿,还是缓一缓,再缓一缓吧。

    她想缓,诺丁汉却不能。尽管莉亚已经使出浑身解数,找各种借口各种理由推辞婉拒甚至躲避他的亲热,收效都是微乎其微的。况且能够义正言辞坚定不移的拒绝诺丁汉伯爵要求的,全奥丁恐怕都找不出几个。他依然不遗余力、几乎毫无保留的在她身上耕耘播种,导致莉亚只能在事后一遍又一遍的偷偷清理自己。

    而现在的情况是,如果猫不吃家鱼,转而去偷腥,这本身不就是件皆大欢喜的事情吗?在莉亚的身体不足以达到顺利生产的要求之前,她巴不得诺丁汉能在自己身上少浪费点精力,毕竟直到现在那件事对她来说,也不是喜欢到非得天天做的地步。

    想爬墙就爬墙吧,况且她本身也管不了她的丈夫。私生子什么的,只要自己还能生,他们就绝对没有继承的资格。而如果自己不能生,那么一切计划都是枉然,白搭。

    就这么顺其自然吧。

    莉亚收拾停当,带着露西、朱利安跟四个侍卫驾车出了城堡大门,一直朝山脚下驶去,她想找那个会种土豆的女孩儿。虽然说这姑娘只是会种土豆,既不会嫁接,也不能搞什么增产方案。可在这个时代,在莉亚眼里,会种土豆就差不多能跟袁隆平一个待遇等级了。

    虽然教会免了那姑娘女巫的指控,但那一大袋土豆却没还给她,有眼力界儿的主教大人看出莉亚对这玩意儿的兴趣,全都派人送去了诺丁堡。可厨娘不敢做,山姆也不敢种,莉亚也没本事跟精力自己捣鼓。她想做生不如做熟,还不如就请那个叫凯利的姑娘到城堡里来,为她专职种植土豆。对于诺丁郡的臣民来说,能在领主大人的府邸干活是件极体面的事情,更何况莉亚将给她开出的酬劳也绝对不低,远比她跟着母亲继续留在山脚下靠卖编织的手工毯子为生要强得多。

    可莉亚没想到,这事儿居然遇到了这么大的阻力。即便教会宣布取消了对凯利的审判,民众们仍然对她们母女俩抱有很深敌意,就连跟她们频繁接触的伯爵夫人也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而且一如莉亚先前预料到的,凯利的母亲对她的态度依旧非常抵触,在她提出想请凯利到城堡里长住为她种植土豆的时候,那位或许才三十岁出头但却已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忽然歇斯底里了起来。她紧紧攥着自己女儿的胳膊,口中叫嚣着魔鬼,并且宣称死都不能让自己的女儿进入魔鬼的府邸。

    哦好吧,诺丁汉确实是个臭名昭著的恶棍,但莉亚没想到真有人能够被他吓成这样。在她心目中她丈夫也就是,唔,寡言少语、面无表情,眼神有时候看起来阴狠,然后身形高大慑人,以及在床上有点儿,咳咳咳,太生猛……

    可是,“夫人,我保证凯利在城堡中会像我的侍女露比一样紧跟在我身边,我绝不会允许任何人任何事情伤害到她的。”尽管她并不敢轻易触动诺丁汉的逆鳞,但是保护一两个侍女并非做不到,她好歹还是国王的堂妹,王位第四继承人。

    凯利远比她母亲通情达理的多,在她的劝说下,那位夫人终于犹豫又无奈的答应了下来。她看着她未满十四岁的女儿坐上伯爵夫人的马车,由侍卫们簇拥着朝山上驶去,心里不停地祷告,愿亚美神保佑她,请亚美诸神一定要保佑她。在失去丈夫后,她决不能再失去女儿。

    而凯利,那个会种土豆的面目清秀的姑娘,在看到诺丁堡的一刹那,在马车驶入诺丁堡大门的一刹那,心里也在默默的念着。

    她念的是:父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诺丁汉伯爵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红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红袖并收藏诺丁汉伯爵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