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诺丁汉伯爵夫人 > 35、第 35 章

35、第 35 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35、第35章

    私生子一直是亚美**比较特殊的一个群体,他们人数并不少,命运却不尽相同。身为非婚生子,他们的存在不受到法律的保护,没有继承权,更不可能冠上父亲的姓氏。尽管有非常少的一部分贵族老爷在临死前企图违背律法的**,指定私生子作为其财产跟封地的继承人。但那也意味着将会面临极其漫长的斗争,极其残酷的争夺,私生子能够取得最终胜利的,可以说凤毛麟角。而绝大部分,就像希尔达这样,有个比农奴家的孩子优渥一些的童年罢了。

    她是,诺丁汉伯爵的私生女。

    希尔达的母亲是个牧羊女,只是一次意外,让她生下了伯爵的女儿。这在当时十分普遍,男人离家远游、常年征战,在远离妻子的地方寻求慰藉以致留下种子。伯爵夫人并未因此而大惊小怪或勃然大怒,她跟其他贵妇面临这种情况时的做法一样,给那个姑娘点钱,让那个孩子衣食无忧。

    而伯爵却对那个孩子不闻不问,希尔达一生都没见过她的父亲,她随母亲生活在乡间,每隔上一段时间就会有诺丁堡的人来拜访,带来伯爵夫人的馈赠。直到她十二岁那年,伯爵和伯爵夫人相继去世,她同父异母的哥哥继承爵位,成为新的诺丁汉伯爵。

    哥哥跟父亲相比,对她的态度全然不同,或许是因为他不会把她看做污点,更不会认为她是威胁,所以,他把她送到修道院,并开始为她张罗婚事。

    修道院的生涯,就像是为她镀了一层金边儿。在这里,她可以学到贵族少女们必须掌握的一切,礼仪、常识、音乐,甚至算术和写诗。她会脱胎换骨,像一个真正的贵族少女那样,经由她哥哥之手,成为一位尊贵的男爵夫人。

    可现实总是喜欢跟我们开玩笑,它似乎反复的在论证,草鸡就是草鸡,鸡窝里永远飞不出金凤凰。就在伯爵为他妹妹选定了夫婿、准备完婚之际,希尔达却跟木匠相爱了。或者说,她以为他们相爱了。

    她不敢向哥哥阐明她心有所属,更不敢让恋人去承受可能有的惩罚,所以,她选择了私奔。逃离修道院,她跟他的木匠情人去了海的对岸――斯卡提王国。

    但这只是故事的开始,并非结束。木匠想娶的是伯爵大人的私生女妹妹,并不是流落异国的牧羊女之女。他果断的抛弃了她,并且把她卖给了人贩子,只为了两块银币。

    最终,买走希尔达的是海盗头子,狄伦·斯帕罗,她成为海盗船长的妻子。他教会她海上航线,他教会她判断天气、感受风浪,他教会她循着海风带来的味道,识别目标的方向……

    她一生中最为快乐最为无忧无虑的日子是在修道院,她感谢她的哥哥;她一生中最为传奇最令人回味的日子却是在大海上,所以,她用下半生来缅怀她的丈夫。

    斯帕罗过世后,希尔达成为他海盗船队的女首领。

    黑寡妇的名号,在奥斯海峡沿岸令人闻风丧胆,但她的牧羊女号,却甚少抢劫奥丁的船只,并且从不侵扰海岸线最长的诺丁郡。

    在闻听她哥哥的死讯后,希尔达终于返回家乡,见到了她的侄子,并且协助他,开辟了全奥丁甚至整个亚美西部最大的贸易中心――维达镇。

    这是她唯一能为她哥哥做的。

    莉亚听完不免有些唏嘘,这么看来,她的公公、前任诺丁汉伯爵还是挺负责任的。据她丈夫所说,他父亲曾经找妹妹找了很多年,后来找到那个木匠,得知他的所作所为后,亲手打残了他一条腿。一直避免俩人见面的是希尔达,她觉得愧对哥哥为她所做的一切。

    可莉亚奇怪的是,听起来如此靠谱的老伯爵,为什么现在会成为传闻中好色无度的人呢?!

    希尔达痛快的答应了侄媳妇的请求,买下她手中所有的棉布,至于她后来又跟侄子在船舱里商议了什么,就不是站在甲板上吹海风的莉亚所能知道的了。

    回程的路上,诺丁汉时不时的就要用揶揄的眼神瞄她。好吧,这是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刚到。既然是自己搞的大乌龙,那报应她也认了。不过好在她坐在马上朝伯爵大人哼哼唧唧的讨过一回饶后,伯爵大人终于暂时收敛,总账,回城堡卧室里算。

    当初,理查德送给他堂妹的奴隶,除了洛萨人艾尔伯特,还有从泰坦**俘虏的当地人。泰坦人不好武,职业军人更少,参战的绝大多数都是农民,水稻的种植在他们面前完全不是问题。可季节却是眼下最大的难题,时已入冬,尽管后山谷底因有温泉仍保持着四季常青,但索菲母女的存在又成了障碍。

    无奈,伯爵夫人也只有望米兴叹的份儿,水稻,咱们明年见!

    “夫人,夫人,”朱利安迈着两条小短腿蹭蹭蹭的朝花园跑来,后面跟着乔比斯。“夫人,”他一口气儿跑到莉亚面前,恭恭敬敬地行礼后,喘口气儿道:“您的信使,夫人,伯爵夫人派来的信使。”

    伯爵夫人派给伯爵夫人的信使?莉亚挑挑眉,为这句绕口令愣了两秒,然后反应过来问道:“是哪位伯爵夫人?”

    “伊登伯爵夫人。”

    妈妈?

    莉亚对她这位挂名母亲的态度一如当初她决定的一样,不冷不淡,仔细相处。但她先前嫁来诺丁郡小半年也从未收到菲奥娜的来信,为何离开王城仅仅两个多月她派信使来了呢?莉亚想,或许菲奥娜先前害怕女儿仍怨恨她,而现在已经感觉到和好之意了吧。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是除国王外,第一次有人给她传递消息。莉亚兴冲冲的回到大厅,却在站在管家身旁的陌生人手上,接过厚厚一叠羊皮纸。唉?真的是信纸,不是口信!

    “舅舅终于给夏洛特选定了丈夫,”晚餐餐桌上,伯爵夫人一边说一边抬眼瞄着她丈夫的神色。要知道,夏洛特也继承了红堡家族的外貌基因,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儿。如果诺丁汉娶得不是自己,搞不好,就会娶她了。

    伯爵却只是“嗯”了一声,并未上心。

    “那位伯爵我一点儿印象也没有,可妈妈信上说,他也去王城参加大会了呢。”

    “是谁?”诺丁汉终于回问一句。

    “雅克,”莉亚急忙回答:“南方的雅克伯爵。管家告诉我,他的领地在奥丁的最南边,离着红堡可实在很远呢。”也不知道夏洛特嫁过去后一生能有几次回娘家的机会。

    诺丁汉把杯中酒饮尽,咽下口中牛肉,嗤笑一声,“你见过他。”

    “怎么会?”住在王城的那几天菲奥娜一直在帮她认清来自四面八方的各大贵族,伯爵又不是男爵,全奥丁也就十来个,怎么可能会漏掉。

    诺丁汉放下酒杯,转头盯了他妻子好一会儿,直到他妻子低下头、检查衣服是不是穿反了腰带是不是系错了,方才轻笑出声:“你有没有见过一个穿着紫衬衫绿外套,身上首饰带的比贵妇们还多的,男人?”

    有啊,莉亚不由得点头。她确实见过,不但如此,那男人脸上还抹着厚厚的白粉、嘴上涂着膏,身上洒的香粉足足能引来五十里外的蜜蜂们。连莉亚这种自认见惯了市面的都不忍直视,菲奥娜根本略过他介绍都没介绍。难道……她惊呼出口:“那就是雅克伯爵?!”要不是他长得不够胖,她说不定会误以为碰到了老乡――我大天朝的福娃嘞!

    诺丁汉没有回答,但显然是默认了。

    莉亚心里不免叹息,尽管表姐对她不怎么友好,可也没让她讨厌到心底盼望她嫁给这么一号货色。而且,“那个雅克伯爵,看起来有四十了吧?”粉虽厚,手可遮不住,还有那时常翘起的兰花指……

    “没错,”诺丁汉回答。就在妻子腹诽她舅舅真是想钱想疯了的时候,伯爵大人又幽幽得吐出一句:“而且,据说他喜欢漂亮的……男孩子。”

    “啊?!!!”

    菲奥娜给女儿的来信上不只是提了她表姐的婚事,还介绍了王城最近又有什么新闻、奥丁各贵族间又发生了哪些趣事。作为**中心,同时也是信息传递中心,住在暴风城里比其他地方知道的消息都多也更快。

    莉亚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就随手丢在桌上了。那些内容都离着她太远,眼下她的视线范围,还只有诺丁郡,更准确点儿说,只有诺丁堡而已。

    第一场冬雪过后,诺丁堡的大门再次被打开,一辆铁皮马车缓缓驶进来,木轮压在雪地上嘎嘎作响。马车停在主堡门前,车门被打开,走下来一个男孩,一个,十分漂亮的男孩。

    壁炉里的木柴劈啪作响,尽管室外已是冰天雪地、银装素裹,但伯爵夫人的卧房里却暖如初秋,而床上,更热的犹如夏天一样……

    伯爵在他妻子身上驰骋,犹如正骑着他的战马在战场奔腾,但显然比那温柔的多。他亲吻她红润的嘴唇,舔舐她额头的细汗,一手握着她纤细白皙的腰身,另一手架起她修长结实的大腿。莉亚在她丈夫身下止不住的颤抖喘息,发出不知所云的呢喃跟呻|吟,感受两腿之间不间断的火辣,直到高|潮来临,听到他呼唤她的名字:“莉亚!”

    完事后,伯爵夫人裹着温暖的毛皮,懒懒的躺在她丈夫身边。她一条腿搭在诺丁汉大腿上,一只手在他胸前勾勾画画,那里如今仍汗液淋漓,潮乎乎的满是水渍。莉亚抬起头,看看她丈夫的脸,又低下头,枕着他上臂和肩膀。

    诺丁汉不由得轻笑,“有话就说。”她这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明显的是在等这句话嘛。

    伯爵夫人把心一横,好吧,这可是你先问的。她再度抬起头,说出了困扰自己整整两天的疑惑:“那个新来的孩子,是你的,呃,私生子?”

    她问过管家了,那不是她的侍童,而且看那孩子的年纪,也绝不止七岁。没人提及他的姓氏,也就是说他并非出身什么贵族,可却实打实是由一队整整十二人的骑兵队伍护送来的。

    莉亚只能产生这种猜测,或许,她丈夫一直在做这种尝试,任哪个大贵族都不可能接受没有继承人这个现实,所以,或许他曾经就跟别人生过孩子。女儿的下场她不敢想,但儿子,养到一定岁数,又没有发病迹象,那就可以完全放心的带回城堡来抚养了吧……而且,他告诉过自己家族病史,自己的选择也很明确。莉亚一直在坚持喝药,现在是她决定不要可能会疯的孩子,是她不肯生。然后,他们又去见了希尔达,他祖父的私生女。这是不是一种铺设,一种伏笔?诺丁汉给过她机会,她放弃了,那么,他就自己准备了继承人,而现在,正是迎接那孩子回来的时候了?!

    莉亚思考太多纠结太久,久到她完全没注意到丈夫对她的注视,直到她不经意的抬眼,才又对上他那双漆黑的双眸。“你期望是,还是不是?”他用情|事过后特有的低哑,盯着她问。

    理智上,或许她应该回答是,至少他们有了一个继承人,而且是个男孩子。现在去培养继子跟继母之前的感情或许晚了点,那孩子甚至比她小不了几岁。可不管怎么说,诺丁汉的态度都反复证明了,他不想换|妻子,而且那孩子的母亲也没出现。等若干年后,也许他有机会继承爵位,可作为私生子他一定会需要莉亚的支持,继而,他们就能够维持和平稳定的**关系?

    但是,不理智上……

    伯爵夫人低下头,狠狠地在她丈夫的肩膀上咬了一口。她咬的够紧够用力,所以在诺丁哈哈大笑肩膀不停抖动的时候,结实的肌肉震得她牙龈都酸痛。

    她抬起身,怒瞪她丈夫。不行,绝对不行!既然她当他是丈夫,这就绝对不行!任何一个丈夫带私生子回家,都是对妻子最大的侮辱!

    伯爵似乎故意无视妻子的怒气,他动动被她咬过的那只臂膀,手抚上她的后腰逼她靠近自己,另一只手磨蹭着她的嘴唇。“真是一口好牙,”他用戏谑的口气说。

    接着猛然一个翻身,把她重新压在身下。他两腿一撑,重新昂起斗志的**再次抵在她的身下。

    “我只跟你生……”诺丁汉在她耳畔轻声承诺,挺腰进入了她。

    莉亚半眯着眼,感受着他的冲动和侵略。她很想反驳可是我们不能生……但她又说不出来,她开不了口,她沉浸在痛苦跟欢愉反复的纠缠中,除了呻|吟什么声都出不了口。

    而诺丁汉显然也不需要他的反驳,或许在他心中,没有什么不能解决……——

    作者有话要说:再给大家吃颗定心丸――这回字够大了吧

    码字的时候都在听这首歌,很应景,凯尔特竖琴大师AlanStivell的代表《TriMartolod》,意思是三个水手,歌词大概是水手跟风浪搏斗的故事。可惜是布列塔尼语,我到现在也没搞明白全文具体是什么意思T_T

    下面这个是现场版,Alan老矣,但更添苍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诺丁汉伯爵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红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红袖并收藏诺丁汉伯爵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