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诺丁郡地理位置偏北,寒冬便显得比南方更长一些。但不论多长终究是会过去,当地上又生新草、树上再冒嫩枝的时候,诺丁人就欢喜的意识到,春天来了。

    莉亚还记得家乡的俗话:一年之计在于春。尽管诺丁汉的财宝库已不需要她添砖加瓦,尽管猜到她丈夫的心意她再没有往日的惶惑不安,但不管怎么说,身为一个领主夫人,她总还是想当得称职的。这将是她下半辈子生活的地方,她的第二故乡。

    伯爵夫人再次做起规划,她亲自带人到仓库,把手上的物资进行清点,然后分区域统筹。

    夜色镇她的土地上依旧种植棉花,农夫们有经验,而她对棉花的需求暂时也不需要再扩大。棉布柔软、吸汗,冬天穿棉衣比捂着厚重的毛皮轻便,不过这始终比不上粮食,不能当饭吃的,推广起来就困难。莉亚也不打算织布后再往外销售,反正她丈夫不差这点儿钱,更不差她花钱,等秋天收获后,留下自己用的再往各个男爵家送点便足够。领主夫人嘛,好歹也得来点儿笼络人心的手段。

    土豆在她的计划内,基本可以遍布整个诺丁堡附近,不但可以自己食用,还能抵缴领主的租赋。莉亚专门让山姆训练了十几个机灵的农夫,到山脚下各个村镇推广传授种植方法。自打亲自试吃过后,园丁已彻底打消了对“邪恶小土豆”的偏激看法,积极愉快的相应伯爵夫人的号召。至于也曾经尝过此种美味的伍德家诸人,莉亚也派两个记性好的、办事可靠的侍卫亲自送到伍德堡去,不过千叮咛万嘱咐,不可外传。好东西自家分享便罢,那些不知何时会成为敌营的区域还是算了吧,她并不是上帝派来异世界拯救全人类的,阿门。

    除了伍德家,诺丁汉的心腹威尔也求到了伯爵夫人跟前,替他的父亲高夫男爵和他的姐姐布雷恩男爵夫人向莉亚请求,把这种据说高产而吃着也美味的食物也传播到他们的领地去。莉亚在心里立马赞一句,不愧是伯爵最看重的侍从,果然有眼光。哦不不,听说今年要为他举行骑士册封仪式,也就是说人家很快就是真正的男爵继承人了。恩恩,且不说别的,就是看在她的侍童乔比斯的份上,莉亚也会为他们家准备一份。不过威尔每次见到她总要低头弯腰目不斜视的态度,让伯爵夫人很是头疼——我说这位男亲,不就是刚来时候认错了人拉着你的手表演了半天夫妻情深么,我都不觉得丢脸了,你还羞涩个毛线啊!

    把粮食作物分配完毕,莉亚开始研究起施肥的问题。好在当初有山姆拦着百般劝阻,要不然伯爵夫人险些闯下大祸。按照她原本的想法,施肥不就是把马粪驴粪人粪跟其他动物的排泄物扔到田里就好了,有肥料滋养,自然能长得苗高果壮。可她根本没想过这世上没有洗洁精没有消毒液,连浓度靠谱的酒精都没有,这些排泄物不但肮脏臭气熏天,最重要是含有各种细菌病菌,一旦污染了农作物吃进人肚子里,后果不堪设想。

    莉亚意识到这一点,急忙招来了她的泰坦奴隶。这三个人在家乡时便务农为生,只是因为被理查德的军队抓走当了奴隶,为求生活条件稍好些,才凭借特殊技能成为杂耍艺人,或会抛个火棍,或会踩个木球。国王送给他堂妹奴隶本是为图一乐,但莉亚却发觉这三人的用处远比逗人发笑要大得多。那个叫哈伦的高个子就告诉伯爵夫人,他在家乡时就干过堆肥的活,其实操作起来很简单,只需要辟出专门的地方就行了,而他家乡的作物长得又好产量又高,并且吃下去绝对无害。

    莉亚听他说完后,又分别找另外两个奴隶,得到的信息也差不多。她还专门找了艾尔伯特求证,虽然老仆从没在泰坦当过农民,但这种堆肥的地方他倒是见过的,基本错不了。于是她找管家商量,反复斟酌后在山脚下护城河西边远离骑士大道的地方,圈定了这么一处堆肥地点。不管于庄稼有用没用,于城市环境倒是能改善不少。以往奥丁人处理垃圾污物,要么堆在门口路边,要么直接从窗口泼出去。诺丁城还好些,贵族老爷们来来往往,碰着脾气暴躁的踩着“地雷”,是要发脾气抽鞭子的,城中居民们便多少收敛点儿,积攒了一道往护城河里倒,但民风如此,好也好不到哪里去。既如此,不若干脆辟出个职业来,领主掏钱,雇三五青年早晚各收一次垃圾,拿大木桶挨家挨户装了,推着朝山下走去。虽说工作挺艰辛,有时还兼职清扫街道,但伯爵夫人给的价钱很高,依然有不少青壮年踊跃报名,于是又多设立五个名额,分成两班轮流倒。就这一职业,莉亚连名儿都想好,直接照搬我大天朝,就叫“倒夜香”。而伯爵大人听了他妻子的计划后多问了一句:“早晚各一次为什么只叫倒‘夜’香?”,被他妻子狠狠瞪了两眼,有“倒”就行嘛,管它是“夜”还是“日”?就你较真儿,吐艳!!!

    从此以后,在诺丁城就有了“倒夜香”这一职业,而不久后经伯爵夫人试验可行后,堆肥施肥也渐渐在诺丁郡推广开来。

    民以食为天,这个“天”的计划暂时告一段落,令一个“天”却又开始不安稳了。国王也勉强算个天,是封臣们的天,是领民们的天。而国王头顶上也有天,那就是他的信仰——教会,好吧,还要算上他的特殊癖好——酷爱打仗。

    理查德再次受到教宗的召唤,甫一开春便整顿人马,准备再次开拔前往泰坦大陆。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奥丁国的小鬼便是贵族们,以及再往下数的骑士、农奴们,凑马、凑装备、凑人,样样少不了。

    但这次备战却变相的帮魔鬼林解了围,国王召唤,摄政王也不能装聋子,更何况他捞钱的机会又来了,一接到消息就匆匆自格欧费伯爵的领地撤了兵。他一走,老格欧费的人马便不够瞧了,盗贼们鸟脱樊笼是迟早的事儿。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莉亚坐在床边盯着她丈夫问。上次在后山、在墓窖的暗示,她早就想明白了,虽然她只是第四继承人,但显然,诺丁汉想要的不是第四而已。他们之间并没有挑明,可是彼此心照不宣。莉亚不知道这对她来说是好还是坏,可她丈夫既然做出了决定,她就没法独善其身,再继续装什么都不懂就显得太可笑了。“摄政王的军队一撤,盗贼们就有机会出来劫掠,他们不必再求助于你,你也就没法……”彻底收服他们,莉亚咽下了后面的话,她知道诺丁汉明白她的意思。兰伯特显然是她丈夫的一颗棋子,意在挑起格欧费跟魔鬼林之争,诺丁汉想要坐收的渔翁之利,肯定不是钱,也不会是地,那就一定是人,魔鬼林的盗贼们。可现在……

    “现在才刚刚开始,”诺丁汉边说边把一片烤苹果塞进嘴里,他坐在窗前的木椅上,修长的双腿随意地搭在窗台上。这是整个城堡里窗户最矮的一个房间,是当初他父亲为了他母亲的习惯而改建的,但后来却……他撇撇嘴,把无用的回忆抛之脑后,继续向他妻子解释道:“老格欧费的儿子回来了,格欧费领地的继承人。当初你堂兄出征,格欧费伯爵鼎力相助,派儿子带走了领内最骁勇善战的骑士,这也是他被围在家里打的原因之一。但小格欧费不是废物,他是理查德东征军队中战绩非常显赫的一位,所以才被你堂兄授意,在大军西撤时殿后,最后一批回国。”现在刚刚到家。

    “那他不是又要出征了?国王再次吹响了集结号呢。”

    诺丁汉摇摇头,“不会的,国王会给老格欧费这个面子,就算国王不给,莱顿公爵也会向国王求来。他虽然是王位第一继承人,可摄政王把持朝政这么多年,登基加冕的困难可想而知,他还需要他外祖父适时的支持。”莱顿公爵亚瑟,就是莉亚的堂侄子、尤菲米亚的亲哥哥,格欧费伯爵的亲外孙。

    伯爵夫人想了想,觉得也是,她丈夫都能全郡只出一个骑兵,想来格欧费伯爵要把全郡精兵留下也不是特别困难的事儿。“所以,盗贼的日子依旧不好过咯?”

    “不好过是不好过,但格欧费的队伍规模可比不上摄政王,”约翰召集了附近几家伯爵领内的骑士,不管出力多少,好歹看着唬人。而格欧费领内,满打满算顶多五十骑士,再凑上几百农民,也比不上摄政王近千人数。更何况已近春忙时节,难道真的光打仗不种粮食不填饱肚子了?就算格欧费能花大价钱招募到若干雇佣兵,数量也有限。“所以,”诺丁汉揉着自己下巴,笑望着自己的妻子,“咱们,要好好帮这位邻居一把。”

    三天以后,伍德男爵接到领主的信使,于是整顿旗下骑士,出兵协助格欧费伯爵围剿魔鬼林。他们并不深入,仅是凭借轻骑的迅速穿梭森林之中,令盗贼们打吧追不上,不打又不胜其烦,想放任不管专注另一头的敌人,却又不敢,活活把首领老亨特气个半死。

    一个月后,盗贼们终于撑不住。整整一个冬季的消耗已令他们几尽粮绝,如今又被堵着不能外出劫掠,纵然不至于饿死,可饿得头晕眼花四肢无力,碰上格欧费的骑兵也只有做死的份儿啊。亨特很清楚,诺丁汉想要什么,他衡量再三,决定还是妥协。即便彻底归顺了诺丁汉,这魔鬼林依旧是他的地盘,对他来说不差什么。可他派了个人儿去伍德堡送信,没了消息,再派个人儿,依旧一去不复返……

    老亨特开始感到害怕了,或许是这些年两家的默契让他过得太过顺遂,以至于差点忘了那个黑发男人有多恐怖,忘了当初差点被赶尽杀绝的惨况。他今年都四十六了,那个男人还正值青壮年,他手下纵有八个儿子和一群亡命之徒,可也抵不过对方整整一个郡的骑士跟步兵。他担心,万一诺丁汉这回跟他来真的,万一下次他不再是骚扰而是大举进军,万一他亲自出征……

    盗贼首领叫来他的长子嘱咐妥当,然后披上斗篷戴上兜帽,拿起跟随他多年的长弓骑马冲出了树林。

    “夫人,您的信,”露比把从管家手里接过来的羊皮卷封交到女主人手里。住在王城里的母亲给女儿写信已成了惯例,即便寒冷的冬季也未曾间断,只是苦了信使们,不过价钱加倍,他们也甘愿。而诺丁堡的人却习以为常,不再把这当件大事对待、专门去通知他们的领主夫人,他们现在只是把信使引到管家面前,由管家交由夫人或者夫人的贴身侍女便算完事儿。

    可领主夫人本身却渐渐重视了起来,想想看,菲奥娜每次在信中的反复念叨絮叨,说些她听起来完全无聊可又是发生在贵族们中间的繁琐小事,或许是繁琐,可未必是小事。莉亚发觉,她恐怕是小瞧了她的这位母亲。这样看来,她好像不仅仅是以五千金币价格卖了女儿,而是跟诺丁汉做了笔交易,交易的标的物是莉亚,但又不仅仅是她。那么,菲奥娜写来的信,恐怕也不仅仅是信,而是有着其他的目的了。

    莉亚把信封打开,仔细的阅读内容,很多,但是一条一条,列的很详细,一点儿不乱。菲奥娜在心中说的最多的,就是她表姐夏洛特的婚事。莉亚已经知道,她与南方的雅克伯爵订了婚,而在这封信中她还知晓,婚期定在今年夏天。作为姑妈,多说两句侄女的婚事本也很正常,可菲奥娜信中反复提及的却不是夏洛特,而是这位雅克伯爵的一些趣闻,以及,他跟前任莱顿公爵生前是如何的交好。前任莱顿公爵,杰弗里·杜布瓦,莉亚的二堂兄。

    伯爵夫人觉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什么,她打开门迅速来到走廊上,朝她丈夫的书房走去。她知道以往她母亲的来信扔到卧室里,诺丁汉必然也是能看到的,又或许她母亲寄来的本就不止给她的一封信。但这不同,这跟她亲自参与进来不同。她发现了什么、悟出了什么,然后跟她的丈夫商量,他们一起策划、一起谋算未来。虽然诺丁汉当初做这个决定从未征求她的意见,可她已经站在他身边了,并且注定要跟他一起走下去,她就要参与进来,掌握自己的未来……

    “乔治!”莉亚推开书房的房门,在适应室内的光线后愣了一下。“啊哦,”她笑了笑,提着裙子走了进去。书房正中间站着艾尔伯特,显然刚才老仆从正在跟他的主人对话。莉亚绕到艾尔面前,等他行过礼后,方才咯咯笑道:“开门一刹那,我还以为见到我舅舅了。”

    伯爵夫人的舅舅,红堡伯爵雷丁·里德,他也长着这样一头红发,自然卷曲,长至脖颈。或许是红堡伯爵太爱算计金钱,连女儿的婚事都要明码标价反复称量,以至于他华发早生,不到五十的人从后面看活像是六十多岁,背景看起来确实跟艾尔伯特有七分相像。

    老仆从深鞠一躬,恭敬道:“这让我受宠若惊,夫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诺丁汉伯爵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红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红袖并收藏诺丁汉伯爵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