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双修长漂亮的手把玩着银制餐叉,透窗而入的阳光照在餐叉上又折射在手背上,明明晃晃。女人把餐叉举到面前,银面上影影绰绰的映出她半张俏脸。“原还以为是羊入了虎口,却没想到是草鸡掉进了凤凰窝。”

    “草鸡?!”约翰半倚在藤枝长椅上,瞥了她一眼,冷哼道:“你这是嫉妒吧。”

    “嫉妒她什么?嫉妒她丢了爵位?嫉妒她寄人篱下?还是嫉妒她,偷偷摸摸在咱们眼皮子底下就嫁了人?”细长的食指勾在摄政王的脸颊上,指甲轻轻一划,女人咯咯笑道:“难道,你不嫉妒?!”

    约翰脸色阴测测,没再说话。

    他也没想到只差几步,转眼功夫她就跟别人走了,还跑到离王城最远的诺丁郡。而最可恨的是,据说她的日子竟然还过得很不错。他原本还想菲奥娜这贱人竟然敢骗他,那就活该她女儿嫁给恶棍,过着惶惶不可终日的日子。可没想到她丈夫却对她却十分体贴,几乎要什么给什么,海盗船上的货物成箱成车的运往诺丁堡,整个郡的人都知道……而现在,约翰阴郁地盯着眼前这把餐叉,这把贵妇们自伊登伯爵府见过后便争相仿制的餐叉,据说,它是诺丁汉伯爵夫人的创意。

    看起来,她的日子过得真挺不错。

    女人盯着他侧脸瞧了一会儿,心里冷笑,嘴上却换了话题:“你说,咱们国王的东征队伍开到哪里了?”

    哪里?摄政王抬头瞧了眼墙上挂的地图,“泰格、兰帕德、伊格,随便哪里。”

    “怎么?你的眼线们,没有给你传回消息?”

    “我哪有什么眼线!”约翰矢口否认。

    “啧啧啧啧,”女人款摆着腰肢,坐到长椅边沿。她抬起右手,拇指跟食指轻轻捏了他的鼻尖,娇笑着说:“对我也不老实。”

    约翰嘿嘿一笑,“不老实?等会儿你才知道什么叫不老实!”说话间,他伸出只手握住她膨胀的乳|房,隔着衣料揉搓□,另一只则直接掀起裙底,露出她光滑结实的大腿,和卷卷曲曲的亚麻色密林。

    “行行好吧,”腰身一拧、裙摆一转,大腿便不复见,连胸脯也隔开了老远,女人笑吟吟的回望一眼,接着转身走向门边。“今天我可没时间,我要去探望我那可怜的哥哥。你知道,他前些天,刚意外地摔断了腿。”她把“意外”两个字咬得格外重,抿嘴轻笑。

    约翰阴狠狠的瞪了她一会儿,确定没有回转的余地,方冷冷地吐出一句:“你的腿倒是挺好的。”

    “我的腿不但好,而且漂亮笔直又结实,”她边说边把裙角缓缓上撩,渐渐露出蜜色的小腿、大腿以及……哗,两手一松裙摆遮下。“所以,你要时常想想它的妙处,可别舍得让它也意外了才好。”说完向藤椅上人抛个媚眼,拉开门走了出去。

    走廊上洒扫的仆人、站岗的卫兵、来往的侍女们闻声,连眼皮也没抬一下。基斯保恩公爵夫人从摄政王的书房、摄政王的餐厅、摄政王的起居室、乃至摄政王的床上出现,都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儿,在这王宫里实在见怪不怪。

    公爵夫人在路过花厅的时候还专门停了停、逛了逛,最后摘走了一大捧红玫瑰,如此浓郁又热烈的花儿,配金色最是不错。

    是啊,听说骑士团的金色闪光又光临咱们暴风城啦。

    而在诺丁堡里,被千里之外的两位亲戚惦记来惦记去的诺丁汉伯爵夫人,此刻却在干一件听起来威风八面、做起来却苦逼到爆的事情——她在练剑。

    “身子再侧一点,腰背挺直,腿自然分开……你握得是剑,莉亚,不是铁锤,”伯爵亲自指点。

    “可它太重了,”伯爵夫人嘟哝一声,还是拿开了左手,在裙子上轻轻擦了擦细汗。右手单手握剑柄,微微颤抖。

    “好,现在,拿它来攻击我。”诺丁汉站在她面前示意。

    “嗯?”莉亚瞪眼。

    伯爵只好又重复遍:“我说,攻击我。”

    不是应该先说说什么步法、套路、招式的吗?呃,好吧,这里不是武侠世界。莉亚瘪瘪嘴,硬着头皮向前迈了半步,剑身放平砍向诺丁汉腰部。

    诺丁汉随手一格,哐啷,莉亚的木剑掉了。“动作太慢。”

    那就快点儿!这次她改砍为刺,直冲诺丁汉胸口……哐啷,又掉了。

    “手腕无力。”

    行,那就使劲儿!伯爵夫人干脆再次两手握剑,从上往下狠劈丈夫肩头……咻,结果也很干脆,被打飞了出去。

    “用劲太死板,”诺丁汉给出评语:“不够灵活。”

    什么啊?!伯爵夫人翻个白眼,“明明是你的木头比我的硬!”她盯着丈夫手中木剑,耍赖的下了结论。

    诺丁汉哼哧一笑,也下了个结论:“你确实没有,剑术天赋。”

    切,没有就没有,妻子恨恨的想。

    这事儿说起来都是亚瑟害的,他这个排在第一领跑的不幸落马了,倒让莉亚这个第四不由自危了起来。尽管她知道诺丁堡的侍卫们或明或暗的都在她四周,同时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她,她也得到她丈夫的保证,在诺丁堡乃至整个诺丁郡没人能够伤害到她,但是,在那之外呢?

    她相信诺丁汉的实力足够强,强到敢跟摄政王抗衡。但俗话说的好,明骚易躲、暗贱难防……哦不,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连堂堂莱顿公爵、奥丁王储都有“意外”的一天……莉亚想,学点儿本事总不是坏事,哪怕只为了强身健体呢。再说,看过西方罗曼小说的谁不向往成为仗剑纵横的骑士、剑客?!

    但事实摆在眼前,她没天赋。

    “我要再练练!”伯爵夫人不死心,撇下丈夫自己站在广场一角。侧身,两腿自然分开,右手,抖啊抖啊抖……

    “您的手太紧了,夫人,”一直侍奉在一旁的凯利忽然开口,她总是静静地低调地时常被人忽视的,难得主动说话:“握剑要轻巧,出手要迅捷,步伐要灵活但不能太细碎,还有……”

    “你学过剑?”莉亚惊讶的问道。

    “不!我说,是的……”侍女低下头,轻声回答:“我父亲,我父亲以前教过我,他说,可惜我不是男孩子……”兰斯·韦斯利不管人品如何、爱情观如何、忠臣度如何,都不能否认他曾经是个骑士这个事实,而且,是诺丁汉伯爵手下剑法最高的。

    “你来试试,”莉亚把手中木剑递给她,盯着凯利犹豫地接过。然后她转过身,望着她丈夫和骑士们正站着的广场中央。“里奥,”伯爵夫人呼唤着伍德男爵家的小儿子,她丈夫的心腹侍从,“换把木剑过来。”

    等年轻侍从拎着木剑走上前来,就见伯爵夫人指着她的贴身侍从道:“你跟她练练。”吔?

    与其说是对练倒不如说是教授,凯利虽然听她父亲讲过也被随意的指导过两下,但她当时毕竟年幼,又没有受过正式训练,也不过是比普通姑娘好上那么一点儿而已,但却比伯爵夫人强很多。别的不说,她手腕灵活、胳膊有力,常年劳作的身躯可不是莉亚这种贵妇能比。而且她很瘦,个子也不高,左手执剑正好能利用对手的不习惯。

    “她将会是你身后的一道影子,”诺丁汉盯着场中二人,对他妻子说。

    从此,诺丁堡的广场一角就多了这么两道身影。里奥在伯爵的示意下,成为侍女凯利的剑术老师。而凯利为了学好剑法不令她的女主人失望,不惜穿起了男人才穿的亚麻裤子和衬衫,这在奥丁可是会引人侧目的装束,女人露出大腿甚至腿部曲线,都被认为是不雅的行为。

    “这没什么,夫人,”凯利如是说:“我只是个侍女,我只想练好剑。”她的身份确实只比农家女、纺织女、酒馆侍女好那么一点点,没有金贵到需要注意言行举止的地步。穿成这样虽会被指点,可也仅仅是指点而已,凯利不在乎。

    伯爵夫人虽然被他丈夫下了结论说没天赋,倒也没彻底放弃。她又不是真的想成为什么剑术大师,诺丁汉的侍从们也不敢说各个有天赋,可他们依旧勤加练习,莉亚也是一样。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个锻炼体力、锻炼反应力甚至判断力的运动,她认为这对她有益处,早晚有一天,会有很大的益处。

    妻子有兴趣,诺丁汉自然作陪。尽管他很忙,可还没忙到没时间练剑的地步,不过这已经从原先的跟手下对打,变成了一次次把他妻子的木剑挑飞,看着她出尽各种洋相。“你的底盘太高了,重心要放低”、“哦,这可不行,腰部完全用不上力”、“注意侧面,别只盯着前方”、“嘿嘿嘿,咬人可是犯规的招式”。

    伯爵夫人扑到她丈夫身上,一口咬在他肩膀上,然后她举起木剑,直指他的喉咙,“你认输吗?”

    诺丁汉哭笑不得,两手还得托着她的臀部以免她从身上掉下去。“对对对,我认输了,输在了你的伶牙俐齿之下。”

    莉亚脸颊泛红,磨蹭着就要从他身上下来,却见丈夫神色一凝。她扭头顺着他的目光,看到管家急色匆匆的走上前,一贯冷静的汉默先生,难得有如此沉重的表情。“大人,王城来了人,此刻刚到山脚下。”进诺丁城要登记,来人怕是还在外城门磨蹭,但讯息已传进了城堡之中。

    王城来人?摄政王的命令?来做什么?莉亚眯了眼,就听管家接着道:“国王东征途中遇袭,摄政王下令,摄政王下令……”管家顿了顿,咬牙说出:“摄政王下令,要您入暴风城受审。”

    受审?!!

    莉亚猛然回头盯着她丈夫。也就是说,约翰指控是诺丁汉袭击了国王?!“乔治,”她紧张的抓住丈夫的手。

    而诺丁汉则安慰地拍了拍她的后背。“没事,”他说,然后放下她迈步朝前厅走,等会儿收到指令,守城的侍卫会引着来人到城堡来。

    “等等,”莉亚依旧拉着他的手,盯着他道:“我跟你,一起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诺丁汉伯爵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红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红袖并收藏诺丁汉伯爵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