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医妃火辣辣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基斯保恩公爵夫人一如往日般风情万种、娇艳欲滴,亚麻色的长卷发披在胸前,饱满的胸脯鼓鼓的裹在连身裙里几乎要把布料撑破,而腰肢纤细的仿佛一手可握,站在面前摇曳生姿,笑吟吟的望着金发骑士,“十分感激您惦记着我哥哥的伤势,这么大老远的赶来探望他。”

    爱德华目不斜视,语气礼貌但疏淡:“这是应该的,莱顿公爵是我们骑士团的好朋友,也是我个人非常敬佩的人。”

    尤菲米亚咯咯一笑,她可瞧不出她那个优柔寡断的哥哥有什么可值得敬佩的。不过,“无论如何,我还是要替亚瑟感谢您。请您允许,在做客王城的这段日子里,让我成为您的向导,以表达我的谢意。”说着她伸出右手,轻抚上骑士的肩膀。

    “多谢您的美意,”爱德华状似躬身施礼,却堪堪避开了尤菲米亚的手,“但请您万万不必如此客气,王城在下并非第一次来,况且蒙摄政王照拂,必会处处周到。”言下之意,就不劳您费心了。

    尤菲米亚笑意不变,胃里却觉得肠子都搅在了一起,恨得牙根痒痒。她朝金发骑士献殷勤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自从听说他做客亚瑟府上,她就也打起了借住的注意,可惜对方油盐不进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而现在他还勾上了约翰的路子,等搬去王宫、摄政王眼皮底下,她可就更没下手的机会了。约翰自己虽生冷不忌,却好吃独食,起码,在他的地盘里不能轻举妄动。该死的,公爵夫人心里冷哼一声,她还就不信,啃不下这根硬木头。

    爱德华礼貌的跟公爵夫人告退,但走出两步后,却又折了回来,看的尤菲米亚心头一颤。只见他从斗篷里举出一长条物件,递到她面前。“这是自东边得来的新玩意儿,专供贵妇们使用。在下偶然得此,又无用处,不如就送给夫人,权当做骑士团一行人,感谢夫人的款待。”他加上骑士团,就算不上男女私赠之物。

    即便如此依旧令尤菲米亚心花怒放,她把东边误以为东方大陆,更显得礼物珍贵。“多谢您,您太客气了,”尤菲米亚嘴里客套,手上却没推拒,直接接了过来打开木盒一看,一个奇怪的木制的东西躺在里面,包裹在木条上的东西令她脱口而出:“丝绸!”

    “没错,”爱德华示意她如何打开,一把在莉亚看来做工糙不可言但在奥丁人眼中却已是精巧之极的折扇便展现在俩人眼前。“如此贵重物品,正配夫人使用,”金发骑士难得的说了句言不由衷的恭维话。

    尽管不知道这玩意儿怎么用,但公爵夫人依旧抿嘴暗乐,心底也不再那样的急不可耐。在她眼中,爱德华早变成了她箭下猎物,只等煮了吃而已。

    “你对伯爵夫人的事倒是上心,”等尤菲米亚走远了,费迪南从树丛后闪了出来。

    爱德华道:“夫人账目分明,我们也不亏。”按照契约,骑士团跟莉亚四六分账,他们拿六,莉亚才拿四,当然不亏。而在暴风城里,最好的宣传人选莫过于这位热衷于各种酒宴晚会、如穿花蝴蝶般在男人女人面前招摇过市的基斯保恩公爵夫人。伯爵夫人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哦对了,明星效应。

    “哼,”费迪南却对老友的解释不买账,他说:“可惜啊,那位可亲可敬又账目分明的伯爵夫人,要有麻烦了。”

    爱德华皱了眉头,诺丁汉伯爵的事他也听说了,整个暴风城近几日无不在疯传这个消息:国王征途遇袭,而摄政王下令要求诺丁汉伯爵至王城受审。还好他不算太傻,要是直接下令缉拿,搞不好北方此刻已经开战了。但即便是下令去请,在路上,在王城里,对诺丁汉来说依旧是危机四伏——如果,他真的肯来的话。

    费迪南叹了一句:“早知道,咱们这次真该带艾尔伯特一起走。”他撇了撇嘴,疑惑道:“你说这种时候,他还呆在诺丁堡干嘛?”

    爱德华默然不语。

    莉亚盯着戴娜的手指,灵巧的翻转。她的手并不修长也不白皙,因长年做活在十根手指上都留下了厚厚的茧,皮肤也显得粗糙松散。但莉亚还是觉得好看,因为足够灵活,在草绳之间翻转,十分好看。“奥丁人都会编这个玩意儿吗?”她问。在土著莉亚的记忆力她却是没见过的。

    “不!”戴娜回答的很快也很干脆,即便是在女主人的卧室里,她依旧转头向四下里张望一番,确定屋里再没旁人,“这是诺丁人的传统,在,亚美教还没传来的时候。”后半句话声音可真轻,几不可闻。

    莉亚明白了,这是诺丁人更早时候的迷信,或者说信仰。在现在的神职人员眼中,那自然是属于邪教异端了,所以才这么小心翼翼连编个草绳子也得把房门紧紧关起来。其实大可不必,就她所知,在诺丁郡对亚美神的信仰并不像其他地方那么虔诚广泛,连带着神职人员在诺丁也只处在不上不下的尴尬地位。比起主教,人们更敬重或者说更敬畏她丈夫。所以教会在诺丁,一直算不上有多大发言权,在她丈夫眼中,说不定还比不上海盗们重要。

    戴娜的手指灵巧,速度自然也快,眨眼功夫,一个干草编织的、象征着祈祷意味的圆形绳结便展现在伯爵夫人面前。她有些犹豫,但还是开口道:“其实,您最好自己编一个。”

    “为什么?”莉亚不解。

    “这是祈祷爱人平安归来的,您自己亲手编织,才更能显示出祈求的真诚,她……”戴娜手指向上,似乎是在示意天上,“……才会回应您。”

    爱人?莉亚怔怔出神,诺丁汉,算是她的爱人吗?他只是她的丈夫,是她的领主,是她的天,还是……还是她孩子的父亲。

    是的,孩子。尽管莉亚强烈要求一同前往王城,她认为被留下来驻守城堡等候消息会令自己更加焦躁不安,但管家夫人却以更强烈的态度要求伯爵夫人留下来,甚至不惜通知的索菲、玛莎一起加入劝阻的阵营,因为她们断定,伯爵夫人怀孕了。

    尽管她刚来时这具躯体很弱,但莉亚知道她的月事一向很准,从记忆里她十五岁来初潮开始,时间一直很准,前后相差最多不过一两天。露比一直负责她的生活起居,也包括注意她的月事,而听到国王遇袭消息的那日,这个月已足足晚了七天。露比告诉了管家夫人,她是全诺丁堡最期盼新生儿的人之一,她急忙找到了伯爵,制止了伯爵夫人企图一起长途跋涉的计划。莉亚不清楚在这个没有B超仪器、没有中医把脉的时代能有什么准确确定女子怀孕的方法,但显然在长期的实践摸索中,如管家夫人这等老妇人也形成了自己的一套经验体系,包括她在内,所有诺丁堡内说得上话的女性都判断,伯爵夫人怀孕了,莉亚也实在没有否定的方法。那大概就是,怀孕了吧。

    这是一种很新奇的体验,想象一个新生命在她身体里孕育、在她子宫中成长。莉亚总是忍不住用温热的手掌来回抚摸小腹,她以为跟孩子之间能够有所共鸣,不都说母子连心的吗。可是……好吧,她自嘲的笑笑,自己真像是个傻瓜,小家伙这会儿八成还没一只蝌蚪大,指望他回应自己,还不如指望太阳从西边升起、从东边落下。

    但他会长得很快的,莉亚望着铜镜中的自己,望着此刻仍平坦如昔的小腹。它很快将会微微隆起,然后慢慢鼓出,渐渐浑圆,圆的仿佛一只大西瓜,最后瓜熟落地,只需要九个月而已。九个月后,她将达成最初的目标,一个孩子,诺丁郡的继承人。

    可她,真的只想要一个孩子而已吗?

    莉亚的手并不如侍女的灵巧,所以编的很慢,成果也差强人意。她站在铜镜面前,拿起这个扭扭曲曲的圆形绳结,望着自己。

    ——你没必要这样,你的愿望已经实现了,一个孩子。

    ——可他还只是一只小蝌蚪,他需要孕育需要成长需要九个月,前途未卜。

    ——你知道这不用担心,你有预感他一定能生出来并且健康。

    ——所谓预感不过是美好的愿望,应该面对残酷的现实、残酷的环境,而且,孩子的成长过程中也需要父亲。

    ——哦,这都是借口,你现在有丰厚的嫁妆、不太笨的头脑、还知道了自己的价值所在,离了谁你都能过得很好。

    ——不,我只是一块肥肉,随时都可能被人伤害被人利用,我需要乔治我需要他的庇护。

    ——他没有利用你吗?!他娶你是为了那个我们大家都知道的目的。就是如此只是如此,别再自欺欺人了,换了谁都一样。

    “不,不是这样的……”利亚低着头喃喃自语,而她脑海中的另一个声音还在不停地呼吼——“这都是借口”、“换了谁都一样”、“别再自欺欺人了”、“你没必要这样”、“你……”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莉亚一拳击打在梳妆台上,铜镜在她面前微微摇晃,眨眼又恢复了平静。镜子中只有她自己,坚定地瞪着她自己。

    “他是我丈夫!”她说:“他是,我丈夫。”她再次强调了这点,声音虽不大,语气却平静而执着。

    莉亚低下头,望着手中握着的那个歪歪扭扭的绳结,转身快步走到床头。她把枕头扒开,把绳结盖在下面,想了想,又拿起来。她来到窗前,拉开窗帘,捏着绳结的一头把它挂在玻璃窗上。

    阳光透过玻璃照射进来,正照在草编的绳结上,一览无余。她不怕人们的议论,不怕教会的批判甚至制裁,因为这是在诺丁郡,在她跟她丈夫的领地上。诺丁汉不在的时候,她就是这片广阔土地上的最高权利人,唯一的主宰。

    凯利举着油灯,静静地跟在她女主人身后。这不是她第一次通过墓窖,但这却是第一次她看到伯爵夫人通过墓窖,在没有伯爵的陪伴下。

    这种感觉很难用语言描绘,走在漆黑看似永无止境的墓道中,在昏黄灯光的掩映下,两侧石像仍旧如棺材里爬出的一个个死人般紧紧盯着自己,但莉亚却没感到害怕,头一次的,她没感到害怕。

    这是最早的筑城者,这是翻过哨兵岭的第一人,这是把全境的盗贼都赶入魔鬼林的,这是曾跨过奥斯海峡与斯卡提骑兵作战的……有什么可害怕的呢,里面躺着的每一个都是诺丁汉家族的成员,她丈夫的祖先,他的祖父、他的父亲,而将来,莉亚也将躺在这儿,还有她的孩子。

    她脚步坚定地踩在石砌墓道上,带着她的影子,在一眼望不到头的黑暗中行走。她或许走了很久,又或许只是眨眼功夫,走过石像,走过空棺,最终,从黑暗阴森的墓道里走到出口。

    莉亚推开那道厚重古旧的木门,就像是推开从阴间通往人界的门,然后,再次沐浴在光明之中。山谷里依旧鸟语花香、翠色遍地,宛若仙境。

    “你不该来这儿,”索菲从窗口看到在山谷中穿梭的莉亚,她下到一层,正好在城堡的门口接到她,“你该多休息,注意身体。”她能理解儿媳此刻的心情,乔治前往王城,连她自己也是坐卧不宁焦躁不安,可她得保持镇定,也得劝莉亚镇定。她腹中还怀着孩子呢,索菲想,不应该让情绪影响到身体,尤其是胎儿还不稳定的时候。

    但莉亚并没有情绪不安,走过墓窖的这一路,恰恰是她来这儿后内心最平静的一次。“我只是想来看看,”她说,然后越过索菲,走进城堡大门,走到大厅中央的主座前,缓缓转过身,慢慢坐了上去。

    城堡大厅一如她第一次看到时那样,屋顶高的吓人、空间大的吓人、整座厅宽敞的吓人,莉亚猜测,就是有一千个人同时在这儿喝酒豪饮也绰绰有余。国王的宴会厅太花俏,这里才够厚重,够有底蕴,够,适合他……

    莉亚能够感受到,小蝌蚪真的有在跟她共鸣,尽管手心游遍小腹依然摸不到他的存在,可她就是感受到了。他透过她的眼睛看这个世界,透过她的眼睛看面前的一切,看未来的一切。

    一抹笑意不由得浮上她的脸颊。

    “我是一个杜布瓦,”她说:“也是一个诺丁汉。”

    是的,她第一次强烈的感受到,自己也是个,诺丁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诺丁汉伯爵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红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红袖并收藏诺丁汉伯爵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