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诺丁汉伯爵夫人 > 第 49 章【红堡家谱】

第 49 章【红堡家谱】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摄政王最近很头疼,十分头疼。他原以为十拿九稳的计划,结果把人搞来后才发觉没办法,完全没办法。

    诺丁汉此行虽带来三百骑兵,但王城守卫就有一千,再加上王宫禁卫五百,可以说人数上占着绝对的优势。但打架不是光拼人数的,即便一根筋到如约翰也清楚,诺丁郡的骑兵是出了名的以一敌十,而王城守卫却并非全都是他的人。亚瑟是残废了,可继位顺序还在这儿摆着呢,总有那么多摇摆不定的观望人士,不到最后一秒,他们是绝不肯轻易站队的。看起来,约翰占据绝对优势,实则他这优势却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大主教还把目光瞄到了骑士团身上,他们是武装的修士团体,可以说跟主教、神父们同宗同源,本该同气连枝。可惜爱德华等人并无此意,他跟约翰的关系是不错,可跟亚瑟同样打得火热,甚至连伊登伯爵府也是时常拜访的,搞得主教完全弄不清楚这群年轻骑士到底站在那一边,他们虽然人少,战斗力却绝对不俗,不防不行。

    未免夜长梦多,大主教倒是几次三番下令诺丁汉入王宫受审,他奉国王之命辅佐摄政王,倒也有这个权利。

    可诺丁汉根本不听,要他来他便来了,什么时候受审可不是别人说了算的。伯爵大人终日带着三百骑兵穿梭大街小巷,他虽婉拒了亚瑟的直白拉拢,但又不刻意疏远,甚至时不时的亲至公爵府上一叙。搞得亚瑟也不明白对方的真实意图,但还得热情接待,接待完还要放出风声去,说公爵、伯爵两人如何一见如故相知相交,就差没一个头磕在地上结成异姓兄弟了……把约翰唬得一愣一愣,越发觉得此招是烂棋,此招是臭棋啊,他怎么把诺丁汉这块硬骨头搞到自己地盘上来了呢?!

    可不管怎么说,骨头再硬也得啃,在摄政王几次三番的命令被诺丁汉无视后,莱顿公爵终于发了话,请在王宫前的皇家广场上对国王遇刺一事进行公开审理。其实一没人证二没物证,审判不过是忽悠人的说法,主教的真正目的是把诺丁汉孤身骗进王宫除之而后快,亚瑟要求公开审理,自然不是他所期盼的。但约翰却不愿再等了,审就审,没证据我可以编证据,没证物我可以伪造证物嘛!

    于是,在这么一个天气还算清朗、气候也算湿润、温度不冷不热的日子里,摄政王携大主教,包括莱顿公爵等大小贵族,以及一干围观群众,全都聚集在王宫门前的广场上。正中央站着的,是诺丁汉,身后不远处站着的,是三百骑士。

    约翰抬手擦了擦额上的汗,接着不自然的耸耸肩,仿佛刚才擦汗那个动作不是他做的一般。他觉得丢脸,真丢脸,一个王子,一个堂堂的摄政王,竟然会在封臣面前感到紧张,开的什么玩笑?!他要找回点儿场子,于是侧头跟仆从吩咐一番,然后坐直身子,对立在场中央的诺丁汉道:“人人都说诺丁郡的骑士骁勇彪悍以一敌十,今日一见嘛,”他眼神扫过诺丁汉身后,撇撇嘴,“也不过如此。”

    大主教坐在他下首倾过身子,低声吩咐:“别多事!”

    你懂个屁,约翰不理他,自顾自说:“不如,咱们较量较量?”他假咳两声,接着又道:“每天上午这个时刻,我都要在竞技场看我的‘骑士’们比武的。今天为了你,为了审理你的案件破了例,你不会,不满足我这个愿望吧?”

    诺丁汉笑笑,只回答他一个字:“好。”

    约翰顿时来了精神,他向后招招手,在广场一侧便慢慢腾腾走出一个人来。那人动作貌似迟钝,长得也丑,在场却没人敢笑出声,只因这群大小贵族们偶尔也会被摄政王“请”去欣赏比武,识得眼前这人正是撕人无数、未尝一败的“巨塔”。有很多人都开始为诺丁汉伯爵捏把汗,不管怎么说,丢面子事小,伯爵大人这次恐怕,还得丢个把“人”了。

    “你派哪个出场?”约翰笑吟吟的问,显然在他眼中,派谁都是死,就看诺丁汉舍得死谁了。

    诺丁汉却没说话,而是抬起右手,把别在肩上的饰针打开,长斗篷一扯而下。威尔上前几步接过斗篷,而亚瑟跟在场众人则俱都目瞪口呆。他这是,他这是要亲自上场?!!亚瑟恨不得咬自己舌头一口,自己这是在做梦吧,谁能告诉他,他确实是在做梦吧。他好不容易以为找到了结盟对象,并且即将拥有跟约翰抗衡的实力,谁知道,谁知道今天就得面临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局面了呢?!纵然他也听闻过这位奥丁第一恶棍的残暴跟凶狠,但对手,对手可是座巨塔啊。诺丁汉虽也绝对不矮,比在场几乎所有男士都高,也并非瘦弱之辈,肌肉匀称结实,但在“巨塔”面前一站,还是跟未成年差不太多。

    而约翰兴奋的就差起立鼓掌了,太好啦,真是太好啦,要是诺丁汉就这么被撕成了两瓣,他不是连造假的步骤都省了么!

    “你,你的武器,你的武器!”亚瑟见到诺丁汉就这么从容不迫的站到巨塔面前,急忙出声提醒。巨塔打架靠的是一双铁手,诺丁汉可犯不着跟他硬碰硬。他也是受过封的骑士,用长剑实在再正常不过。连约翰也没想着在这上面克扣什么,在他看来有武器跟没武器都是一样,他那么多“骑士”,甭管手里拿的什么,还不是一样被撕成两半?!

    诺丁汉似乎也这么想,他挥挥手,竟然示意现在就开始,赤手空拳对付眼前这个巨塔般的奴隶。

    广场四周围绕着上千人,可现在却连风吹树叶的沙沙声都能够听得一清二楚。太静了,所有人都屏著呼吸,大气儿也不敢出,实在是太静了。

    “巨塔”可不管眼前站的是什么人,伯爵也好,奴隶也罢,他就是一件杀人武器,一件摄政王训练出来的杀人武器,约翰让他撕谁,他就撕谁,眼前这个男人也不例外。在接到开始的讯号后,“巨塔”半分不迟疑,大吼一声冲上前去。他清楚战斗结束的越快越早,他的主子就会越高兴,战后得到的奖励也会越高,两只烤羊、一盆乳猪,或者满满三大桶葡萄酒。对一个奴隶来说,你还有什么可追求的?!对一个以杀人为生的奴隶来说,你还有什么可犹豫的?!撕了这个人!“巨塔”的心里在狂吼,他双眼冒火光,以跟刚才的步履瞒珊截然不同的气势,如猛虎下山般呼啸着朝诺丁汉扑去。

    可眨眼过后,他却不由得怔了怔。他的身子还未停下来,他的气势依旧骇人,可他心里那份胜利的自信却猛然间荡然无存。人呢?!!“巨塔”的身手并不像他外貌看起来那么笨重,可以称得上敏捷,但即便如此,等他扑倒对方站立之地,想要两手抓住对方肩膀把他撕成两半的时候,却发觉对方不见了。他在哪儿?

    他在背后!!!

    “巨塔”没有受过骑士训练,但他受过杀人奴隶的训练,他有着不输于骑士们的敏锐神经,甚至因为杀人无数,他还能听到别人听不到的声音,在厮杀时,听到死神袭来的声音。以往,这种声音都出现在他面前,在他两手之间,可这一次,这种可怕的声音却出现在他背后,出现在他自己的脖颈上,他全身上下最脆弱的地方。

    “巨塔”从不怕“骑士”们的长枪或者大剑,因为他浑身肌肉遒健、皮糙肉厚,即便是枪头、剑尖也仅仅只能插|入半寸,而在对手一怔之间、武器无法运用自如之间,他就能够两手一撕,把人扯成两半。可再高强度的训练也不可能锻炼到脖颈,再结实的肌肉也无法把整个脖颈保护起来,那是他浑身最脆弱的一点,他的敌人一眼就看出了这点。

    只是一个迅捷的闪身便到了对手背后,只是一只手便掐住了他的脖子,而另一只手则扣住了他的头顶,搓手一拧。

    咔嚓一声……全场如此安静,静到每个人都清晰的听到了这个声音,只是咔嚓一声,在诺丁汉松手后,那个巨塔般的身影便摇晃着轰隆隆倒在地上。伯爵往旁边轻轻一跳,稳稳落地,没事儿人一般拍拍衣襟,抬头盯着约翰。

    摄政王心里咯噔一跳,他吞口唾沫,屁股不由自主的在座位上向后靠了靠。“巨塔”在杀人的时候眼睛里狂热如火,诺丁汉杀完人后眼神却平静如水面,可更叫人害怕。约翰觉得,即便他身后站着五百王宫禁卫,但眼前这个男人,即使忽略掉与他同行的三百骑士,依旧叫自己透心凉,从心底凉到手脚,浑身都充满寒意。

    “殿下,”诺丁汉忽然向前迈了两步。

    约翰很努力才控制住自己没从座位上掉下去,好在背有倚靠,他再怎么使劲后退,也不会仰面摔出去。

    “殿下,”这回出声的是大主教,老头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安慰。

    约翰心底平静了些许,见诺丁汉不再靠前,张嘴结巴着道:“你你你,你还有什么事儿?”那意思是你赢都赢了还不跟我说再见?完全忘了人家此行的目的是被他叫来受审的。

    摄政王忘了,别人可没忘。“审问,开始吧,”诺丁汉说,仿佛他才是审讯之人一般。

    开,开始,开始就开始。约翰略定了心神,他回头再望一眼身后,嗯,锁甲罩身、长剑在手,五百禁卫都在。这五百人站在一起仿佛给他吃了颗定心丸,摄政王回过头来,眼神已不复刚才那般惊骇。他轻咳两声,正了正嗓子,努力摆出一丝威严的味道,“乔治·诺丁汉,你被指控谋杀国王,犯有叛国之罪。”

    摄政王的话音刚落,刚才静到落针可闻的广场此刻又喧嚣起来。人们似乎已暂时忘记了眨眼前还在这儿上演的搏命厮杀,那个巨塔般的尸体也已被几个大汉拖出了场外,贵族们缓过劲儿来,都想起今日所行目的——审讯啊。他们当中不乏关心真相内|幕的,可更多的却是看热闹的,此刻低头颔首叽叽喳喳,犹如广场前同时放出了一千只鸭子。

    “肃静!”莱顿公爵虽然站不起来了,但他王储身份还在。他抬抬手,拿软轿抬着他的四个大汉便一起起身,使王储高出全场所有人的肩膀,凌然众人之上。“摄政王,你指控诺丁汉伯爵叛国,但是,证据何在?”

    证据?我有啊!约翰挥挥手,身后的禁卫队伍向两侧分开,从里面走出个年轻人。他看起来像个侍从,又或者已经是个受了封的骑士。但不管怎么说,他肯定有着良好的出身,头发跟指甲都修剪的整齐整洁,身上锁子甲擦得闪亮发光。约翰指着站到自己身边的年轻人说:“这就是国王的使者。”

    国王从东征途中派回了使者?人群中又开始小声嘀咕了,但这并非不可能,出这么大的事儿,国王肯定会对他弟弟有所交代,或者缉拿凶手,或者仅仅是报个平安。可你说他是使者他就是使者了吗?

    “出示你的身份证明,”亚瑟居高临下的望着年轻人说。

    或许是因为有上千双眼睛同时盯在自己身上,年轻人有些紧张,他的手伸进斗篷下面,从口袋里掏了三下才把东西掏了出来,约翰一把抢了过去。“国王印鉴,”摄政王拿起一张羊皮卷的信封,举到面前朝在场所有人展示,红色蜡封上确实盖着国王的印鉴。

    “这不难模仿,”亚瑟冷哼一声,“在场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人见过国王宝印,只要胆子够大,找工匠造只假的并非什么难事。”说完瞄了约翰一眼,似是在暗示对方胆子就够大。

    约翰并不着急,反而极为难得的笑了笑,从刚才被惊着以后,他还是第一次露出笑容。我就知道,你这白痴会这么说,摄政王得意的想,然后把信封打开将里面的羊皮信纸同样展示在大家面前,“瞧,还有国王的亲笔书信。”

    国王的笔迹想要造假,难度系数就比印鉴大得多了,实因咱们这位理查德并不常住奥丁王国内,即便是大贵族,见他亲笔信的机会也还不如见他弟弟那副狗爬字的机会大。以此来作为证明确实有一定说服力,可是,难造假,并不代表真的不能造假,以大主教手下修士之能事,以摄政王的身份跟他与兄长通信的频繁,模仿封假的国王亲笔有何难?

    “那也不能就此证明,他是真的国王使者,”亚瑟毫不松口。

    人群中就出现了骚动。奥丁人虽然尚武,有些习俗在莉亚甚至泰坦人看来十分野蛮,但也有个优点,就是一根筋。他们把荣誉看得比生命什么的更重要,造假的事儿几乎没人肯做。这也是骑士团的“存单”业务为何能在亚美推行并且蒸蒸日上的原因,要是有人造出假存单提款,骑士团早就宣布破产了。修士们的印鉴代表教会,而国王的印鉴就代表王权,通常情况下,没人敢造假的,也没听说过。所以在场群众心中,虽然对伯爵是否叛国一事尚存疑虑,但对使者的真实性却确信不疑,莱顿公爵的行为在他们看来,就有点儿无理取闹了。

    约翰一见众人表现,当即得意一笑,“可你也没法证明,他就是假的啊?!”不是假的,那当然就是真的,他说的话就是真的,诺丁汉的叛国罪也将是真的,必死无疑。

    但沉默多时的伯爵此刻却开了口:“我能证明。”

    约翰:吔?O_o

    三百人的骑兵队伍整齐划一的朝两侧迈半步,从中央分出一条恰好一人出入的空间,里面也走出一个人来。

    这人看起来年纪也不大,约二十左右。他举止尚算得体,头发却蓬乱如麻,身上穿的也只是件破旧的粗麻布衫,肩上连条斗篷都没有。他走过众人眼前,走到摄政王面前,左手扶右胸,行了一个标准的贵族礼。

    约翰眉头一皱,“你是谁?”

    “回禀摄政王,”那年轻人依旧弓着身,恭敬地道:“蓝道·瓦利,瓦利男爵的幼子,瓦利领内的骑士,同时也是,国王的使者。”

    这位叫蓝道的小伙子跟随他父亲出征时还只是个侍从,但在行军途中得了国王青眼,未及二十一便破格提拔其为骑士,并将代表国王的神圣使命赋予他。理查德急于向弟弟交代要事,便派蓝道率三十人的队伍快马加鞭,择最短的路程从洛萨出发,途径兰帕德、萨德玛,再从斯卡提王国的西部海岸登船,返回奥丁境内。

    可惜刚登船后便遭人暗算,同行三十人要么被害要么落水失散,仅有蓝道一人被过往的行船救了下来。年轻骑士本还以为自己要糟糕,因为这船人怎么看怎么像是海盗,他还在纠结是表明身份赌一把海盗的贪婪做笔先交货后付款的赎金交易、还是等被当做奴隶卖掉后再想方设法逃回王城完成任务的时候,海盗船靠了岸,他竟然被送到了诺丁郡人的手里。蓝道也听说过诺丁汉伯爵跟海盗们之间有默契、有交易,他原还想着见到伯爵表明身份顺便寻求庇护,但对方却连问也不问,直接扮作商队护送他进了王城。

    等见到诺丁汉,蓝道才知晓,原来伯爵已经被指控谋害国王了。是真是假他不敢妄下结论,但国王可不是这么交代的,他在遇袭当天的现场也不是这么见到的,况且作为使者,他只需要传达国王的旨意,其他的一概不需要他来评价。

    但蓝道也有私心,略去了海盗那段,只说被诺丁渔船所救。然后他也从斗篷下的掏出一个包裹,打开一层层的油布,举起一沓尚未被海水浸透的羊皮信封来。

    你有国王的印鉴?我也有。

    你有国王的亲笔书函?我也有。

    我还有诺森威尔伯爵、斯托克伯爵、瓦利男爵、霍克男爵、罗贝尔男爵等等托他捎回来的亲笔家书,王城中不乏几位伯爵、男爵的府邸、仆从甚至家眷,这一大堆笔迹可做不了假。况且除了这几位能书会写的贵族,蓝道把包裹抖开,里面还有一堆诸如胸针、袖子、腰带甚至酒壶一类的东西,那些不认字儿的老爷们,就靠这些信物给家里报平安了。

    真假使者,一目了然。

    “国王陛下是在洛萨境内遇袭的,当时正值夜宴,一支羽箭当空袭来,多亏诺丁汉伯爵封臣、布鲁克男爵纵身勾手一拨,羽箭才只擦着国王颈边而过,陛下只受了轻伤。”蓝道口齿清晰,阐述的明明白白,也难怪理查德派他来当使者。

    “说不定这只是贼喊捉贼,”主教一看现场诸人听完叙述,都有要站到对方一边的趋势,急忙道:“诺丁汉自编自导了这出戏,不然为何现场那么多封臣,偏只他的封臣发现及时,救了陛下?”

    “国王设宴款待,很多大人都喝醉了,”诺丁汉还没开口,蓝道便先解释起来:“况且未至洛萨境内,咱们的军队就跟斯卡提的起了冲突。伯爵领内骑士大多伤于此役,陛下关爱,准其提前折返。监察官每日都做统计,在受袭之前两日,诺丁郡在东征部队中就只剩了布鲁克男爵一人。”言下之意除了救驾的布鲁克男爵自己,还有谁能扮作刺客偷袭国王?!

    “那就更可疑了,”主教大人拍案而起,怒瞪这个几次三番跟自己唱反调的年轻人,“为什么别人的人还在,偏只诺丁汉的人不见了?这说不定就是他提前布的局,把自己的人撤出部队,又埋伏到前方去偷袭了。”

    “事后偷袭者就被捉拿了,虽然他已畏罪自杀无从审讯,但观其体貌,可一点儿都不像北方人。”诺丁郡地处东北,在其他奥丁人眼中,诺丁人就是北方人。

    “那说不定是杀人灭口,说不定他是雇佣了杀手,可以是南方人,可以是洛萨人,说不定还是泰坦人呢,说不定……”

    “您的说不定也太多了,”诺丁汉一开口,就打断了主教的喋喋不休。他身形本就高大,即便同时站着,依旧给人以俯视的压迫感,静静地盯着穿圣袍的老年人。“说不定,是有人阴谋篡位,意图栽赃嫁祸呢!”眼角的余光,瞄到了正坐上首的摄政王。

    约翰心头一紧,似被只无形的手一把攥住。

    而人群中却像忽然劈过一个炸雷,嗡嗡嗡,由寂寞无声、交头接耳变成大声喧哗起来。这场审判,演变到现在俨然成了一出闹剧,真假使者,真假内情,真假猜测,以及真假阴谋……人人心里都有一杆衡量的秤,但天平上摆放着信任的一端,显然不是向摄政王跟大主教倾倒的。

    约翰擦了擦汗,主教咬了咬牙,这场闹剧就此收场。诺丁汉?当然是无罪,无罪,呃,请便,反正也没能抓起来过。至于那个假使者,自然成了背黑锅的不二人选。

    “我还有陛下的旨意呢,”蓝道见众人悻悻然便要撤场,急忙开口。开什么玩笑,他万里奔波可不是为了作证来的,他可是国王的使者,带着国王的命令而来。“陛下说,因东征途中屡起冲突,又于洛萨受袭,军中难免士气低落。为完成教宗赋予的神圣使命,为鼓舞将士士气,请王储莱顿公爵召集封臣,赴东亲征。”

    前面都是虚的,最后这句才是重点,国王都能遇袭,王储说不定就更不安全了。理查德对这个侄子继承人还是非常满意的,急忙把他召到身边置于自己的羽翼之下,当然,这也是诺森威尔伯爵的反复劝谏起了作用。

    现场大部分人都不傻,也大多明白了国王的用意,但是看看莱顿公爵……

    亚瑟满面沮丧跟绝望,要是您能早明白,要是您的使者能来早点儿,要是……他拍拍自己的腿,坐在高轿上低头对蓝道说:“你看,我这样,还能出征吗?!”

    蓝道愕然。他刚才站在骑兵中间,听见了公爵说话,实没瞧见公爵的脸,而他伪装进城后,就被护送来参加公开审判,也没人告诉他公爵残废的实情。实在是,实在是……

    年轻使者低头默了片刻,接着又想起国王的第二道旨意。“陛下又言,为防邻国斯卡提借机生事,命诺丁汉伯爵务必守好东部边境,严阵以待。”

    奥丁跟斯卡提是老冤家对手,东征一路上也是摩擦不断。理查德遇袭,首先想到的并非内部争斗,而是怀疑斯卡提国王对他别有用心。他要防的也并非继承人们,而是他的这位老对手。即使诺森威尔伯爵百般分析千般劝诫,国王也不肯相信自家人会害自己。

    可是……

    “咳咳,”诺丁汉故意轻咳两声,在上千双眼睛注视下,一脸正色道:“某奉摄政王之召,率此三百骑而来,领内未留一兵半卒。”睁着眼睛说瞎话。

    众人纵然知道他所言不实,可也说不出别的话来。人家确实是受命而来,人家大部分骑士还在东征途中受伤未归,人家封臣还刚救了国王的命,人家……嘿,人家不管怎么说,都有理。

    蓝道,连带一众贵族及围观者,扭头望着摄政王的眼神儿,就变得有些微妙了。

    “我们该怎么办?!”约翰这辈子跟主教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们该怎么办,当然在他心里默念最多的,其实是“老不死的”这词儿。可他这回儿确实有些害怕了,“怎么办呢,理查德一定是起疑心了,不然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召亚瑟出征呢?他一定是觉得咱们会对他不利,他一定是不敢再将王储置于咱们眼皮底下,他一定……完蛋了,那个叫蓝道的混小子还会回去复命的,万一让理查德知道亚瑟已经残废,诺丁汉也被调离封地,他,他他……”约翰对他哥哥实在是又怵又怕,理查德比他大二十多岁,大凡儿子对老子八成都有这种感觉,即便老子什么都还没做,一个眼神儿过来,儿子就先自乱了阵脚。

    “怕什么?!”主教大人将心一横,面露阴狠道:“事到如今,干脆手脚利落。”

    约翰眼睛一亮,“把诺丁汉跟亚瑟杀了?”

    主教冷哼,“你杀得了?!”

    “呃……”摄政王沉默。自打残废后,亚瑟出入也是前呼后拥,难以下手。诺丁汉就更不用说了,就他一个人都……

    “还是送国王陛下去见亚美神吧,”主教两手交握,阴恻恻道:“他怕斯卡提生事?哼,我们还唯恐他们不生事呢!”

    夜半时分,两匹快马从王城侧门出发。半个小时后,又是两匹……如此反复,总共是五拨人十匹马。

    主教坐在书桌前,将羽毛笔往桌上羊皮卷上一搁,大滴的墨汁很快便浸透了层层纸卷。五批人,总有一波会到达目的地,而只要对方接受了他的提议,那么整个奥丁,整个奥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诺丁汉伯爵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红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红袖并收藏诺丁汉伯爵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