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第79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三天后,骑士团的大部人马离开了斯卡提的王城。因为阿诺德团长曾支持诺丁汉伯爵夫人探望奥斯布达女公爵,现如今人丢了,搞得国王腓力有些迁怒于他。不过骑士团的地位在亚美大陆十分超然,实力又实在不容小觑,尽管心生嫌隙,王城守卫倒是也没有也不敢为难他们。二百多的骑兵队伍,加上非战斗人员、马车、行礼,浩浩汤汤慢慢悠悠的驶出了城门。

    腓力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他已经派人追了三天,以为早就远遁至今杳无音信的两个女人,此刻正混在骑士团的队伍当中。

    骑士团此番的目的地是教宗领,由斯卡提王城出发的话,沿大道行驶正好是由北向南略微偏东,跟去奥斯布达的路程大部分相同。

    在行动之前,莉亚就曾跟诺森威尔伯爵商议过,返回伊莱恩的领地是目前最好的选择,不但能够最快的获得奥斯布达军队的支持,也更加安全。腓力是个老谋深算的人,他也以此为傲,尽管表面上看起来谁都会认为伊莱恩出逃后目的地一定是奥斯布达,但腓力却要比别人多想两步,往往看起来最可能的抉择,都会被他轻易的忽略,奥斯布达边界上一定有他的搜捕队把守,可绝不会比其他三个方向的人数更多,聪明反被聪明误嘛。况且,莉亚一行只有十人,五个杀手俩个侍卫加上她、伯爵跟伊莱恩,混在队伍庞大的骑士团中间不会引人注目,打着骑士团的旗号路上也便捷安全。

    当然,即便如此,路上依旧会遇到搜捕队或敷衍或认真或睁只眼闭只眼的盘查。不过国王下令搜救的是奥斯布达女公爵,追捕的是诺丁汉伯爵夫人。女公爵就算了,六十八岁的老太婆混在人群中真没太大显著特征,见过她的人又少。但伯爵夫人却很好认,几乎所有搜捕队成员都被灌输了这样一个概念——红头发绿眼睛的美貌女人一概都抓起来。最后,也不管美貌不美貌、绿眼睛不绿眼睛的了,整个斯卡提王国但凡红色头发的姑娘,几乎一个没跑全带回了王城。

    可搜捕队乃至国王都万万没想到,此刻的诺丁汉伯爵夫人,看起来还真不是个“红头发的姑娘”——在这个时代,女人留短发可绝不是什么潮流风向。

    莉亚把能够遮住整个脑袋的头盔摘下来,整天的带着这玩意儿,脖子的酸痛程度可想而知。不过说到令她难受,头盔倒在其次,身上这套装备才是首当其冲。她本身个子就高挑,站在普通男人堆里也不显得特别矮,不过丰胸和纤腰以及细瘦的骨架都能够出卖她的实际性别。没办法,莉亚只好穿了一层又一层细麻衫、羊绒衫,再披上厚重的锁甲,白日行路时带着头盔,看起来跟其他重装骑士也没什么区别。这得亏是骑在马背上,若是叫她一路走到奥斯布达去,这身行头非要她的命不可。

    她把头盔往桌上一放,整了整锁甲就坐在椅子上,手不由自主地抬起来摸摸头顶,心里一阵感慨,不知道乔治见了她现在的造型会不会习惯。

    剪头发本是为了引开幽堡守卫。伊莱恩黑棕色的头发比较好解决,随便去哪个理发师哪儿都能买到一大捧,编个假发并不困难。但莉亚这一头火红的颜色却比较少见,尤其是幽堡守卫不像王城里派出的搜捕队员,那些守卫近些日子时常见诺丁汉伯爵夫人,颜色差太远了容易发觉。况且,他们既然已经决定得手后撤回王城,混在骑士团队伍里而且莉亚要扮作骑兵,那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整个剪掉得了,到夏天还凉快。莉亚拿手指摸摸自己的后脑勺,剪得有些狠了,还扎手呢。

    想到假发,莉亚不由得又想到凯利,当日她跳下河引开守卫,也不知现在怎样了。她给凯利制定的撤退路线是一直往东,全速奔赴斯卡提东部边界,只要进了萨德玛王国境内,他们就差不多安全了。那五十骑兵是临行前乔治给她挑的精英,弓马骑射样样精通,随身还携带着诺丁长弓,遇上大规模部队当然凶多吉少,但从幽堡到萨德玛,马不停蹄的话大约五天路程,腓力从收到消息到派出搜捕队再到送信至沿途各大领主手中,怎么也不可能比凯利他们撤退的速度还快,路遇有效阻截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应该,不会出什么意外。

    莉亚愣神的功夫,侍卫已将晚餐送了进来。跟着骑士团的队伍行进还有个好处,沿途可以在各个领主的城堡内借住,而不必风餐露宿。不过保险起见,她依旧避免在人前摘下头盔,即便是在骑兵队伍中也是如此,餐饮等,多由她的侍卫打理。阿诺德的手下她并非不相信,但费迪南那样的人,有一个保不齐就会有两个,还是谨慎些好。

    她示意侍卫出去,然后走到床边,叫醒了熟睡中的伊莱恩,“起来吃饭吧,殿下。”唯一的侍女不在身边,骑士团也不可能有其他人合适照顾潜逃中的女公爵,莉亚只好临时担负起了这项责任。好在她上辈子也不是什么千金小姐,不至于连照顾人的常识都没有。她扶着伊莱恩坐起身,又为她披了件衣服。长途跋涉,虽然队伍行进速度不快,伊莱恩又是扮作书记员跟着艾尔伯特坐马车,可对于她这个年纪、兼且被羁押好长一段时间几乎连房门都不出的人来说,已是不小的折磨,这两日只要一挨着床板到头就能睡去,整个人都有些浑浑噩噩。

    伊莱恩穿好鞋子,被莉亚扶着来到桌边。“你不必这样称呼我,”她说:“我是你的伯母,我们是一家人。”她娘家这边人丁稀少,亲戚远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婆家这边已快死绝,算来算去,莉亚确实已算是她最亲的亲人了。

    伯爵夫人从善如流,陪伯母用完晚餐,又扶着她到长椅上坐下。补过觉吃过饭,伊莱恩的精神好多了,这种旅途奔波她基本也已适应,拍了拍身旁长椅,“坐吧,我们聊聊。”

    莉亚也确实有很多话想要问,从见面到现在,她们几乎没有任何安全的不受影响的交流机会,这是第一次。“我一直想问您,您说,等了我很久……怎么会是我?”她没问为什么笃定自己会去,借助伊莱恩的实力,这是彼此心照不宣的事;她也没问如何料到自己能去,如果连这件事都办不到,那个位子她连争都不要争了。她问的是,为什么是自己,为什么伊莱恩选择的是自己。理查德的死讯是腓力派人告诉伊莱恩的,就算他不说,当母亲的面对囚禁大概也猜到了。至于亚瑟、约翰,不知道腓力是否介意告知,不过就算她也知道了,那接下来她支持的,不应该是她亲孙女尤菲米亚才对吗?除非……

    “那个野种?!”伊莱恩冷哼一声。尽管几乎不见阳光的日子使她面色看着有些苍白,尽管旅途劳顿使她神情有些疲惫,可她还是奥丁的王后、奥斯布达的女公爵,那种与生俱来的气势生出令人无法直视的压迫感,眼神中似乎还带着一丝充满恨意的冷冽。“就算我死,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一个野种继承我儿子的王位!”

    “您,您都知道?”这真是令莉亚没有料到,她来时还想着如何说服对方相信,可现在……“如果您早就知道,那,那为什么……”

    “为什么任由这个野种打着王室子孙的旗号活蹦乱跳?”伊莱恩说:“我能怎么办呢?难道告诉世人,格欧费家那个贱人给杰弗里带了绿帽子?!没错,这件事我早就知道,早在那个孽种出生后不久。说实话,如果我想弄死尤菲米亚,简直易如反掌,可我偏不,不但让那小女婴好好活着,还时不时的以王后名义派人送东西给她。我要让格欧费家那个贱人看着,如果她没有把自己生的孽种弄死,享受这一切就该是她亲生的孩子,而不是抱来的野种。尤菲米亚活得越久活得越好,那个贱人心里就越发不平衡越发不好受,我不能让她死,我还要想尽一切办法保她活着。”伊莱恩叹了口气:“我当时并没有想到,会有养虎为患的一天。”或许,这一切都是报应。

    原来她并不知道爱德华就是那个私生子,莉亚心想,也对,现在知道这件事的恐怕就只有艾尔伯特、乔治和自己了。她也没有必要再告诉伊莱恩,不管怎么说,那个“孽种”已经如伊莱恩所想一般了。

    “从腓力囚禁我的那刻开始,我就知道,他要对理查德下手了。我的儿子,我的长子,那刻起我就猜到了他的结局。腓力阴险,圆滑,几乎不打没把握之战,他既然动手,就代表他已经布置缜密,并且,选择好了对自己最有利的继位者。不过这件事情的发展却出乎了他的预料,也出乎我的预料,”伊莱恩抓起莉亚的右手,褐色的双眸静静地凝视着她,“他派人把王宫惨案告诉我,大概是想欣赏我的丧亲之痛。可我并没有崩溃,也没有绝望,从他把我囚禁起来的那天起,我就在等一个人,直到他告诉我王宫惨案,我才确定,那个人就是你。你拥有着玛蒂尔达女王传下来的最正统的王室血脉,你是王位合法的第一继承人,你是奥丁未来的女王。孩子,我将支持你拥护你,倾尽我的所有,尽我最大的努力,只希望你答应我一件事。”

    “您说。”

    “别忘记我们的仇人,你亲人的仇人,奥丁的仇人!”莉亚的手被紧紧攥着,手面上传来的滚烫热度,表达着对方如烈火般无尽的愤怒跟恨意。伊莱恩嘶声道:“我失去了两个儿子,失去了这世上我最珍视的一切。为了复仇,我不惜付出任何代价,哪怕是抛弃我的灵魂,出卖我的信仰,我也要让我的仇人,尝尽鲜血的滋味!”

    莉亚被这种钻心刺骨的誓言所震撼,直到伊莱恩情绪平复,缓缓松开她的手腕,她才又反应过来……等等,为什么说是,两个儿子?!

    骑士团前十天的行程跟莉亚等人的目的地是一致的,但接下来,阿诺德等人将偏向东南,越过斯卡提边境穿过泰格王国直达教宗领,而莉亚他们,则要由此向西南方,进入奥斯布达领地内。

    能得骑士团如此相助,莉亚以不敢再要求更多了。虽然从加入骑士团那天起他们就抛弃了国别,成为教会的骑士兼修士,可他们却不可能真的抛却亲人和对亲人的感情。阿诺德身为斯卡提贵族,出于种种原因,不愿见到斯卡提搀和奥丁的内战,这是事实,但身为大团长,他也不好过多的对莉亚偏帮、甚至有损斯卡提的利益,这也是实情。所以,送君千里终有一别,他能做的也就到此为止,剩下大概四天路程,就要靠莉亚他们自己了。

    她跟伯母、养父、叔外祖父商量了一下,决定轻装简行,以最快的速度冲向奥斯布达边界。虽然艾尔伯特决定与她同行,并且还带着奉命保护他的五位骑士,可他们满打满算依旧只有十六人,继续打骑士团的旗号固然有很多好处,却也会引起不必要的注意甚至麻烦,况且队伍人数一旦少了,伊莱恩这辆马车就显得显眼多了,一旦遇上搜捕队的盘查,难保不出什么意外。既然伪装无用,干脆一鼓作气冲往目的地得了。

    可以预料,腓力派出的骑兵,肯定比他们跟骑士团一起不紧不慢的前行以及饶了个圈子要快得多,此刻奥斯布达北部边界必然已驻守了国王的部队,甚至奥斯布达内已经背叛领主的封臣。艾尔伯特也提出,继续跟着骑士团走,进入泰格王国境内后再坐船穿过内海返回奥斯布达,这样能避开腓力派出的主力搜捕队。但莉亚却否定了这个选择,又要继续绕圈子,时间太久,她耗不起。

    王城军虽然败了,可整顿整装后,依旧会卷土重来,不灭掉诺丁郡,尤菲米亚是绝不可能放心的。有了上次的教训,想必这次她的准备会更加充足,而诺丁的好邻居乌拉诺斯也不可能闲着,在他们得到奥斯布达的军队之前,恐怕连腓力都会有所动作。莉亚等不起,耗不起,绕不起。她必须尽快返回奥丁,返回诺丁,返回她丈夫身边去。

    十六个人,十七匹马加一辆车,避开平坦大道,穿林过巷,以最快的速度朝奥斯布达靠近。他们心底期盼,能早日遇上接应部队,诺丁汉藏在斯卡提境内的,一支伏兵。

    这年春天,耕种过后,王城军再次集结,向着东北部诺丁郡进发。而北部邻居乌拉诺斯境内,却发生了一件大事——国王过世,王位由王储马尔科姆继承。新国王继位后下达的第一道旨意就是,集全国之兵力,进攻诺丁郡。

    新一轮的战争,又拉开了序幕。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是补昨天的份儿,今天的……恐怕得明天补。抱歉,不想这样日复一日总欠大家一章,不过边上班边复习边码字的真挺苦逼,请大家包含。我一定尽快补回来,谢谢支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诺丁汉伯爵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红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红袖并收藏诺丁汉伯爵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