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诺丁汉伯爵夫人 > 85第 84 章

85第 84 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真想他,”莉亚用胳膊撑着脸颊,胸膛紧贴着她丈夫的臂膀,对他诉说着对儿子的思念:“他长牙了没有?胖了还是瘦了?头发有多长?奶妈还习惯吗?是不是已经给他增加辅食了?”

    “你问这么多,要我先回答哪一个?”

    “你真该把他带来,”莉亚知道自己在胡说,可还是忍不住摇着他的胳膊撒娇:“我想他都快想疯了。”抱抱他亲亲他,哪怕只看他一眼也行,尽管她清楚这根本不可能。

    “好了,”诺丁汉揉着她的头发承诺:“我答应你,等攻克了王城,我们就回家看他,谁都不能够再把你们分开。现在,安心地让妈妈照顾他一段时间吧,她生养过两个孩子,一定会把你的亚力克养得白白胖胖。”

    莉亚只能接受,现如今诺丁郡的大部人马、奥斯布达骑兵跟奥丁诸多大贵族们都在这里集结,他们不趁势将暴风城拿下扶她登上宝座,反而等一个母亲回家去看她分别多日的儿子,怎么可能?!

    而且,她百分之百相信丈夫的安排,诺丁汉做事比她周到、谨慎得多,亚力克在城堡里必然受到最严密的保护和最细致的照顾,远不用她多操心。

    “好吧好吧,那你跟我讲讲,我们北边的邻居怎么样了?乌拉诺斯的新国王到底有没有吃一堑长一智,是不是还打算继续把贵族跟骑士们送到我们这儿来,让我们靠着赎金再发一笔?”

    “小财迷,”诺丁汉隔着薄毯拍拍他妻子的屁股,然后手臂紧了紧,将她牢牢圈在怀里,“这回你恐怕要失望了,我想,我们这位北部邻居,要消停好一阵子。”因为被彻底打残了。

    乌拉诺斯南侵的部队,比之尤菲米亚的王城军,人数上绝对只多不少。东征全线回撤,周围也没有其他的战事,马尔科姆下令集结全国兵力,那是真的集结全国兵力。乌拉诺斯虽地处更北,从领土面积、国民富裕和在亚美的影响力等方面都比不上奥丁和斯卡提,但民风彪悍程度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除去几乎全军覆没的弗雷伯爵,至今被关在诺丁堡的地牢不但全军覆没还全无人身**的贝里伯爵,以及同样人手损失惨重兼且儿子被扣做人质的肯特伯爵,马尔科姆国王几乎召集了他所有的封臣,集结了一支由五千骑兵、七千步兵和无数攻城器械组成的南侵部队,这阵容,堪比他父亲先前率军在东征战场上劫掠的规模。原因很简单,泰坦**黄金遍地,诺丁郡也是传说中富得流油,还不用奔波千**更无需坐船,只要翻过哨兵岭就能手到擒来,哪个封臣不积极,谁家贵族会放过这个好机会?

    反观诺丁汉,除却东西两条防线不得不留守的少量警戒人手,他调配全郡之力也只能凑出两千骑兵跟三千步兵,这在奥丁的贵族们眼中已是个叹为观止的数字,难怪人都道诺丁汉的领地是全奥丁最广阔的,可这个数字在面对乌拉诺斯南侵部队的时候,却连人家的一半都不及。如果打守城战,别说一半,就算只有对手的十分之一,对诺丁汉来说也不在话下,没有莉亚的旁门左道,仅以他丰富的作战经验,打得入侵者全军覆没也是迟早的事。但跟莉亚一样,诺丁汉等不起、耗不起、也赔不起,敞开大门让敌人在自家领土内肆虐,除非他死,否则绝无可能。而且,王城军正在浩浩汤汤的北上,不管能否拿下红堡,尤菲米亚最终的目标始终是诺丁郡,别无其他。他妻子和奥斯布达的骑兵能及时赶到自然最好,若赶不及,他还要解决掉乌拉诺斯人后调转方向去对付王城军。所以,诺丁汉做了个出乎所有人预料的决定,以少了对手一半多的兵力,主动出击。

    “我们先是越过哨兵岭,在肯特伯爵的领地上把乌拉诺斯人打了个措手不及,接着撤回哨兵岭,以居高临下之势对对方部队进行射杀跟压制。哨兵岭山势虽不高,但足以影响骑兵的机动性,冲击速度提不上来,只能沦为长弓手的活靶子,至于连锁甲都无的步兵,就更不必说了。”

    莉亚知道战场实况一定不像她丈夫讲得这般简单跟轻松,无论如何,对方都比他多了一倍多的兵力,诺丁汉一定是花了很大精力跟气力,才将战场主控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把阵线始终压制在哨兵岭之上,令敌人无法踏进诺丁郡一步。她查验他全身,确定没多一个伤疤才放了心。

    “这一仗,魔鬼林倒是起了出其不意的效果。”

    “老亨特?”莉亚不由问道:“你用什么利诱了他?”在伯爵夫人眼中,盗贼首领是无利不起早的典型性代表,即便他发过誓对她丈夫跟他们的家族效忠,但面临乌拉诺斯人如此大军压境,没有高额利润,老亨特是绝不可能出兵相帮的。

    但诺丁汉的答案却出乎她的意料。“什么都没有,”他说:“盗贼们或许能够在森林里称霸,可面临大规模的正面作战,尤其是山地上,他们并没有什么优势。原本我只是叫人放出风声,趁境内空虚,魔鬼林可以潜到乌拉诺斯打打牙祭。没料到他们在两军交战之际,竟然组成一支弓箭手的部队,奔赴哨兵岭给我们做正面支援。不得不说,比起我们冬日里才训练的领民们,这群几乎是从小握着弓箭长大的盗贼更具准头和杀伤力。”

    莉亚不可置信,“老亨特?他,他会这么……”讲道义?

    “不是他,”诺丁汉却摇了摇头,“是他的长子,”确切地说,是目前活着的年纪最大的儿子,“狄克・亨特。”

    莉亚瞬间就明白了,当日在桑迪的墓前,狄克脸上表露出来的那个表情。作为儿子,他已忍受父亲多年,而作为大哥,他无法再忍受弟弟妹妹们一个又一个的死去。他曾说过,他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莉亚原本以为这个决定只是将他唯二的两个妹妹留在诺丁城里,但现如今看来,他的决定应该是――“他,杀了他父亲?”

    “没有,”诺丁汉回答她:“但跟杀也差不太多,他软禁了老亨特。”对于一个纵横魔鬼林几十年的盗贼首领来说,终生软禁跟死亡也不差什么了。“而且,狄克宣誓,向我效忠。”

    “又是森林之神?”

    “不只森林之神,以亚美**上一切神灵,还有他自己的生命起誓。他想成为我的骑士,我们的骑士,他想带着全家人和手下们,走出魔鬼林,”伯爵对他妻子道:“我答应他了。”

    莉亚张了张嘴,发觉,有一件事情虽然绕了很大的圈子,可终究还是实现了――她的骑士,同时也是盗贼之王。不是桑迪,而是,狄克。

    “马尔科姆在哨兵岭上冲锋了十六次,折损了四千多人,当他终于发觉自己没可能硬冲过哨兵岭的时候,就率军撤回了肯特郡内,打算重新集结休整,哪怕绕远道也要闯过我们的防线。不过可惜,我没给他机会,从东征战场上撤回来的雇佣军,这个时候正好乘船而来,登上肯特郡的海岸。”

    “雇佣军?你不是说,我们打仗不能依靠雇佣军,这种兵制靠不住的吗?”

    “那是从长远角度来看,”诺丁汉说:“我们不能总是花钱雇外乡人来帮我们打仗,必须培养自己的常备军队。可是眼下,现阶段来说,雇佣军是最好的选择。”无论他多么有钱,都不可能让刚出生的婴孩立马成长为能打仗的壮丁,他有财力,可人力物力却暂时无法与之平衡,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在一定程度上依仗一下雇佣军。“一行有一行的规矩,这群靠战争为生的雇佣军也是如此,他们虽然没有国家观念,但却极重信誉,否则在亚美**上就无法生存。在收了我们定金、承诺为我们效力的时间范围内,他们绝不敢倒戈相向,并且会坚持力战到底。”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不必担心这支部队的消耗,不像对待自己的直属领民,可以说得上是物尽其用。

    “可雇佣的期限到了,他们不会反被乌拉诺斯人收买,掉过头来对我们发起进攻吗?”

    诺丁汉笑笑,“那也要,他们能活到那个时间才行。”两千雇佣军,承担着进攻近六千敌军的任务,就算他们是职业军人,这种敌我太过悬殊的战斗一般也不敢承接。不过没办法,谁让诺丁汉伯爵开出的价码,堪称全**最高呢。“雇佣军自东向西为主力,我们从南往北做策应,又有肯特伯爵当眼线,把乌拉诺斯军队包了圆。最后跟随马尔科姆逃回王城的,还不足一千骑兵。”剩下的不言而喻,都留在肯特郡的土壤里当了肥料。“所以,至少半年之内,乌拉诺斯国王都要给我躲在领地内装死。”而雇佣军,最后只活下来四百人,四百人分两千人的高额佣金,他们大概有好几年都不用再过这种提着脑袋讨生活的买卖了。

    莉亚吐了吐舌头,虽然贵族们都在背后偷偷议论他们的女王如何如何狡猾、如何如何奸诈,可在莉亚看来,她连她丈夫的一根小拇指头都比不上。难怪诺丁汉在大厅宴会中出现的时候,连最放荡不羁的贵族老爷们动作都收敛不少,那乖顺的模样,活像灰太狼见到了红太郎。奥丁第一恶棍,果然不是浪得虚名啊。

    “然后呢?盗贼们返回魔鬼林了没有?还是直接跟你回了诺丁城?你这次率军前来,留谁在哨兵岭驻守?带了多少人,又留了多少人?还有,那个……”

    面对妻子一连串的问题,诺丁汉挤了挤眼睛。“我说,这感觉真奇怪,”他抬手撩了撩妻子额前的碎发,抿嘴笑道:“就好像,我跟个男人躺在床上似的。”

    男人?!!伯爵夫人立马皱了眉头,没生孩子之前,说她胸不如人也就罢了,现如今,怎么敢睁着眼睛说瞎话?!莉亚左臂用力,翻身骑跨在诺丁汉腰上,她两臂撑在他脑袋两侧,沉甸白皙的胸膛正好垂在他的眼前。“说说看,我哪里像个男人?!”

    诺丁汉抬头瞟了她一眼,没说话,拧腰却把她又压回身下。“不是吗?”他咬着妻子的耳垂,轻笑道:“让我再检查检查。”说着右手伸到她两腿之间,摸索上泥泞后继续抚弄她……

    直到天色渐亮的时候,俩人才逐渐睡去。

    女王的荣誉之师――贵族们这么称呼自己,在红堡集结休整两晚后,再次踏上征程。因王城军的溃败,诺丁汉伯爵夫人登上王位已成为必然之势,奥丁境内几乎再无反对的声音,他们毫不受阻的,一路朝王城奔赴而去。但在暴风城的门口,却吃了闭门羹。

    尤菲米亚自山坳大战那一晚就消失了,连同费迪南,俩人既没有再拉起一支队伍――也拉不起来,也没有逃回王城,如今,在城墙上发号施令组织抵抗的,是大主教,大卫・格欧费。

    因为尤菲米亚的一败再败,她收编的亚瑟跟约翰死后留下的部队,几乎已全折在这两场大战之中。暴风城加上王宫的守卫,满打满算,绝对不超过一千人。但众所周知,守城远比攻城容易的多,即便只有一千守卫,只要有足够储粮,也多能抵挡住几倍于他们的敌军。更何况暴风城是三倍于诺丁城的大城,除了守卫,还有无数的城中居民。

    这个时候,大主教的身份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忽悠人是他强项,三言两语几番演讲,就让城中居民相信,诺丁汉伯爵夫妇为人是如何残暴残忍,他们那些随王城军去战斗的亲人们下场又是如何的凄惨凄凉,死守城门,是他们唯一能够活下去的机会。

    对于王城,莉亚必须拿下,因为那象征着国王的权威,只有征服了暴风城,她才敢说征服了全奥丁,受所有国民的拥护跟支持。但对于王城居民,她又不能采取过激过硬的手段,同样道理,这里是权利跟财富的中心,里面住着无数贵族们的家眷,硬攻的后果,有可能让她彻底失去人心。

    不过好在,大主教的谣言并不难破,死伤的不算,莉亚手上毕竟还有近两千的王城军俘虏,投降后待遇如何,伯爵夫妇行事作风如何,死扛到底的下场又如何,俘虏们心里这会儿真是清清楚楚。还要继续作对,还要堵着城门,是唯恐女王事后不跟他们算死账吗?!被俘的各家贵族挨个在城门下喊话,反正莉亚下令给他们穿上盔甲,又有盾牌前后上下的保护,只要不被城门上弓箭手射死,喊上一天都不成问题,若真射死了,那岂不是更要引起城内的骚动?!

    不到三天时间,王城里的风向就掉了个个儿,贵族们开始秘密商议撇开大主教,偷偷打开城门迎接新主人了。但主教大人却比他们动手的早,不管怎么说,混了二十多年的奥丁大主教,大卫自己也确实有些心腹手下,王城守卫就已被他牢牢控制在手中。这群打算开城门的贵族们不但没能实现目标,反倒转眼就成了主教的人质,被拉到城墙上,城外部队如果敢硬攻,就让他们的亲属先殉葬。

    麻烦,莉亚跟她丈夫对视一眼,双方脑海中不约而同的出现这个词儿。以诺丁汉的脾气,就算硬攻,也绝对不可能放弃王城这块到嘴的肉,左不过就是善后事宜麻烦些罢了,他还不至于压制不住。但莉亚却想再等等,毕竟是上千条人命呢。

    双方正在僵持之际,转机终于出现,奥丁女王、奥斯布达女公爵伊莱恩及时赶到,随她一同前来的,还有教宗的特使。

    大主教之所以能够笼络住守城侍卫和城中大部分居民,就是因为他神职人员的身份,在奥丁普遍信奉亚美神灵的人民面前,他似乎就代表着他们的信仰,神的旨意。他说莉亚不被神灵认可,她作为私生女不能够成为奥丁女王,民众就盲目的相信甚至跟从。但当教宗的特使赶到,宣布大卫・格欧费被剥夺教职、并且即刻起押往教宗领受审的时候,人们建立起来的信念就动摇及至彻底坍塌了。原来,大主教的话根本就无法代表神灵的旨意,那么,在城门外跟教宗特使站在一起的诺丁汉伯爵夫人,就成为当之无愧的奥丁女王,现在还等什么呢,还不打开城门迎接女王?!

    兵不血刃,暴风城被顺利接收,主教也被专人看守。莉亚骑着马,跟她丈夫一起并辔而行,驶向奥丁王宫,烧毁后已经部分重建的奥丁王宫。在这里她将接受封臣的宣誓,她将接受万民的欢呼,她将获得原本就属于她的王位。

    可就是在这儿,在奥丁的王宫正门前,在暴风城的中心广场上,教宗特使,忽然又宣布了一个,令所有人都跌破眼镜讯息。

    他说,亚美教会的最高领袖、亚美神灵的众仆之首、教宗领的君主,向亚美**所有信徒宣布,他公开承认并且支持的奥丁新国王是――

    亚历山大・威廉・罗德里克・诺丁汉!——

    作者有话要说:我实在是太喜欢罗德里克这个名字了,尽管在征集过程中大家不看好它,不过还是决定给乔治的父亲用上,酱紫小鸭梨就有了两个中间名,外祖父跟祖父的,耶耶~~

    PS:之前大家留言我说过,比女王复杂一丢丢,嘿,就是在这儿。莉亚算是当过实际意义上的女王,被所有封臣效忠,但她从未加冕过。严格意义上来说,她没有登上王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诺丁汉伯爵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红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红袖并收藏诺丁汉伯爵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