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第 88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88、第88章

    秋收之后入冬之前,诺丁城迎来了新一轮的大工程。说是诺丁城,其实几乎涉及到小半个诺丁郡。

    按照莉亚先前的计划,诺丁城原来的护城河早被彻底填平,并在其上修筑了一道新的城墙,与原有的外墙形成最严密的防御工事。城内的民居也已被重新划分、规整、修建,居住面积比之先前翻了两倍不止。但这不是她的全部改建计划,而且,不是最主要的。

    同发源于奥加尔山脉的一南一北两条河,刚萨跟奥萨,莉亚在这两条河之间画了一条突出的半圆,起自山脚下又终止至山脚下,这将是诺丁城新的外城城墙,而在城墙外凿出一条河道,就是连接两条河流的,诺丁城新的护城河。

    这是一项大工程,没有足够的人力物力财力,甚至没有足够的时间,将很难完成。可一旦扩建成功,诺丁城的占地面积将要比暴风城还要大上一倍,毫无疑问,将成为奥丁最大最繁华的的城市,以及,**跟经济中心。

    恰好,诺丁汉伯爵夫人,就具备这样的人力物力财力,以及,时间。

    “诺丁山最上面三层的格局依旧不变,主堡、教堂以及广场。三层以下,全部改作民居,除居住跟必要的生活设施外,市集、手工作坊、小仓库等等全部迁往双墙以外。”莉亚指着羊皮地图,在诺丁城原城墙的外面画了一道弧度,“在这儿,紧挨着双墙,我要建一座军营。”

    “军营?”爱德华问。

    “当然,总不能每次打仗都靠从农夫里面拼凑人手。”伯爵夫人的侍卫队伍,经过战时的伤亡和战后的补充,始终保持在三百之数,但她想要的远不止如此。“雇佣兵之所以成为战场上的必需、贵族们花大价钱也要雇他们参战,就是因为他们以战为生,有农夫们无法比拟的作战经验跟军事素养;奥斯布达的骑兵之所以在亚美**上声名赫赫,就是因为他们自幼训练,几乎一生都长在马背上。还有你们骑士团,”莉亚指了指她的堂兄,笑道:“你们在东征战场上未尝一败,为什么?因为成员就是你们的兄弟,你们的战友,你们吃住游玩打仗全都在一起,无形中培养出来的信任跟默契,让你们在战场上能够自然而然的把后背交给战友,以一敌十,锐不可当。我就是需要这样一支军队。”

    金发骑士心说我们聚在一起靠的是信仰,可不仅仅是为了打仗。不过他也得承认,堂妹这个提议十分新颖,一支不是由农民拼凑而成的、威力堪比雇佣军但却忠心不二不为金钱卖命的军队,确实能够在亚美**起到非常巨大的作用。“但是,你把农夫都召集起来组成军队,粮食谁来种,他们吃什么?”

    “不是全部。”部队也不是**市场,敞开大门谁想进谁进。“我只挑选身强力壮、吃苦耐劳并且坚决服从命令,各项指标都能合格才行。军营里管吃管住还发饷银,所有花费从封臣们和领民们每年缴上来的租税里支出。”说是租税,可不像现代那样是白花花的钞票或者银行转账,贵族们或许还能送点儿金子,农民们缴上来的就只有粮食。对于领主们来说,除了日常消耗和必要的战争储备,粮食就只能放在仓库里一批又一批的**腐烂,还真没什么实际价值。莉亚或许还有另一种用途,那就是酿酒,整个亚美**也只有诺丁城出品的蒸馏酒能够长时间储存运输,经得起时间考验。不过她又不是打算搞异世**版的拉菲酒庄,蒸馏酒的盈利够她零花就行了。再说,实在不行她还可以去其他领地收购,原材料跟成品之间的价格差,出生在大天朝的谁会不懂。

    “你是打算用自己的钱,去养一支永久性的雇佣军?”

    “现在看起来是赔本的买卖,不过等到了战场上,谁赔谁赚可就要重新计算了。”比起东拼西凑的农民部队,她这支职业军队,绝对能够起到以一敌十的效果。

    爱德华点点头,“若真能够奏效,也值得在奥丁推行。这个方案,你跟摄政王讨论过了吗?”

    他当然知道,莉亚心说,还是他教给我农民军的弊端跟雇佣军的不长远的呢。不过她没回答堂兄的问话,而是假装没听见,握着羽毛笔埋首在地图上又勾勾画画起来。

    爱德华也只有摇头苦笑,转而换了个话题:“这样一来,诺丁郡每年的进项可要大幅减少了。”少了一大批能耕能种的壮丁,多了上千只光吃不干的嘴,能不少么。

    伯爵夫人嘿嘿一笑,“这个嘛,就要找你们骑士团帮忙啦。”

    在莉亚设定的军营和演武场之外,到新的外城墙之间,有着面积不输暴风城的广阔空地,是她设定中的工业区和商贸区。手工作坊不再需要,原本四处流浪的手工业者也将拥有正式的职业,他们将成为伯爵夫人工厂里的工人,跟以前一样靠水平吃饭,手艺好的工资自然就高,表现杰出的还能有奖金。这跟原先的小作坊林立没太大区别,只不过按功能划分区域,统一进行监督和管理。当然,也有不喜欢按钟按点到工厂上班、依旧喜欢走街串巷做个**职业者的,他们可以成为小的零售商,从诺丁城进货,贩卖给他们想去的任何地方。

    不过这些,都不是伯爵夫人看中的大蛋糕。

    “我想跟你们,还有黑寡妇合作。”国王的母亲加骑士团和海盗,这还真是个从未见过的新奇组合。“你们负责陆路,黑寡妇负责水路,我要把诺丁城,建成全亚美最大的贸易中心。”维达镇已经是奥丁最大的货品集散地,但那还不够。

    “你想怎么做?”爱德华问。

    “其实很简单,原先,海盗们把持着奥斯海峡两岸的所有港口,而你们则在亚美**上的各大城市均设有据点,诺丁城的货品,批量卖给你们,你们再转手销往亚美各地。这样表面看起来,我们三方都盈利,实际上,中间流程却消耗很大一部分没必要的劳动力。为什么不让需要购货的商人们,自己来诺丁城取呢?”

    “商人直接到诺丁城取货?”这有点儿异想天开,骑士不得不坦白的指出其中的弊端:“如果他们敢来,也就不需要我们在中间销货了。”正是因为不敢带着大批财货上路,骑士团才有了他堂妹口中的“存取款”这项业务,商人要进的货可远比贵族们从东征**上搜刮的财物还要繁多和零散。

    “原因很简单嘛,在路上他们怕盗贼,在水上他们怕海盗。这个,就是我们要合作的内容了,你们跟黑寡妇,分别保证商人们在陆路跟水路上的安全。”

    “怎么保证?”

    “交保金咯。”准确点儿说,叫保护费也不为过。“每批货物呢,商人们要按总价一成的金额,向你们交纳保金,你们呢,负责派出相关人员,沿途护送他们上路。想想看,这可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在亚美**,谁敢劫骑士团的队伍,这不正是你们最初能够把‘存取款’业务做起来的原因?插上骑士团的旗帜、披上骑士团的披风,就跟真的有了亚美神的庇佑一样,神挡杀神,鬼挡杀鬼。哦哦,不杀神,知道了知道了,你们的信仰。我是说,煞到所有歪门邪道,总可以了吧?在海上也是一样,还没有哪支队伍,敢在海上挡黑寡妇船队的路,连斯卡提的王室海军都没可能。”说是海军,其实就是陆军坐上了船,全是花架子,真刀真枪一点实用性都没有,海战依旧是海盗们的天下。“而你们所要做的就是多印几面旗子,多画几个徽章,把原先运货销货的人手减下一大半来,可以多分派几支护送队伍出去,同样的,多收好多倍的保金,本身还不用出任何成本,是不是,稳赚的买卖?”

    “可如果,真的遇上劫掠的呢?”

    “那就打啊,打不过就跑,跑掉了货品损失了就赔,赔完了再继续打。以你们骑士团这块金字招牌,在陆地上能碰到劫掠的那是万万万分之一,难道为了这么小小的风险,这生意就不做了?!再者说,甭管是谁劫了你们,以骑士团的实力,最终只会死的很惨,敢劫你们的本身总也得有点儿家底吧,到时候你们就顺手这么……嘿嘿,赔款的钱不就出来了,说不定还有盈余呢。不过在赔人家商人钱的时候,可得大方点儿,做事也痛快干脆点儿,这是个声誉,办得越漂亮,将来找你们作保的人会越来越多,盈利也越来越多不是?!还有你放心,只要把人带到诺丁郡,你们任务就算完成了,哦,如果是跨海而来的,把人带到海岸交到海盗们手里,你们的任务也算完成了。别的地方我不敢说,在诺丁这块土地上,还没人敢抢我的客人。”给长期商户每人发份文书,沿途还有各个封臣们照应着,唔,旅馆的生意搞不好也会因此红火很多,到时候,再把沿途的物价提一提,啧啧,风景区不都是这么干的。

    爱德华盯了他的堂妹好一会儿,那头短短的金红色头发,那双碧绿色的神采飞扬的眼睛。

    “怎么啦?”莉亚不由得低头,检查自己的服装和配饰,再摸摸自己的面颊,“你老看着我干什么?我脸上蹭灰了?”

    爱德华笑道:“我只是奇怪,你这么小的一个脑袋瓜,是怎么想出这么多稀奇古怪的点子来的?”

    “……”莉亚撇撇嘴,你当然想不明白了,我大中华几千年劳动人民的智慧嘛。“你就说,这主意怎么样?”

    “不错是不错,可海盗们,我是说黑寡妇,她肯定会跟你合作?”

    当然啦,那谁的亲姑妈嘛。不过这在诺丁堡内还尚算是秘密,爱德华纵然是她的堂兄,在征得当事人的同意前,莉亚也不可能把别人的**向他公布。“你放心吧,她跟我们一向有默契。而且,就算是海盗,难道他们天生就愿意过刀口舔血的日子?不过是为了生存罢了,不然,海盗们在海岸边做的什么生意?现在,能用别人的钱办货抽成不花自己一个子儿,这种买卖何乐而不为?”船只不像马匹,除了大商队,普通商户恐怕没有,渔船又远不适合拉货,说不得,姑妈还得多造几艘船,这样的话,还可以收个运货费。莉亚又想了想,决定造这几艘船的钱由她来出,并且让驻守东岸的布雷恩男爵派遣手下,跟海盗们一起掌舵航行,或许,这将是她第一支海军的雏形。

    “好吧,”堂兄终于给了肯定回答:“就我个人来说,十分看好你的提议,不过我还是要先向大团长汇报,由他拿最终的主意。但我想,他九成九是会同意的。”爱德华抿嘴一笑,冲他堂妹低声道:“你那个‘存取款’的建议,让团里的财富几乎翻了一番,在阿诺德眼里,你差不多都跟摇钱树是一个形象啦。”

    莉亚摸摸自己的腰,再看看自己的胸跟屁股,觉得团长大人的眼睛有问题。她这种该凸的凸、该翘的翘的身材,怎么可能像摇钱树,说是葫芦还差不多,哼!

    比起毁灭,伯爵夫人确实更喜欢创造,正如比起南征北战,她更喜欢城堡里的生活一样。她所有的规划都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还需要听取很多人的意见,还需要进一步的完善跟施行。除了搞基本建设跟经济建设,莉亚更多的时间是呆在亚历山大的婴儿房里。

    她的房间不能缺少羽毛笔,还有很多其他带尖锐的器物,所以,儿子的游乐区域并不设在莉亚的卧室。她派人,将隔壁一间大屋清理出来,整个房间的地板跟墙壁全都铺满厚厚的绒棉垫,室内不见任何一样硬物或者夹角,连椅子都被替换掉改用布墩。

    亚历山大正处在满地爬的阶段,整天像只地老鼠一样,在房间里蹭蹭蹭的窜来窜去。莉亚让露比给他缝了厚厚的护膝,软绵绵的垫在肘关节底下,预防他因骨头太软伤到自己。

    亚历山大对这种安排十分满意,比起被母亲,或者奶妈甚至侍女抱着,他更喜欢自己爬。不过他有个怪脾气,就是在自己四条腿着地的时候,见不得别人两条腿站着,包括伯爵夫人在内,所有人想要进婴儿房跟小国王玩耍,都得遵守他的规矩。如果你一不小心忘记规矩自个儿站起来了,国王会立马甩开腮帮子冲你唱忐忑,“啊啊哦哦”的干嚎不流泪,只为把你心里唱得十分忐忑。等你又跪下了,他就乐了。

    “坏家伙!”莉亚戳着儿子的小胳膊,看着他顺势在棉垫上滚来滚去,咧着嘴咯咯咯的笑。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伯爵夫人腹诽着,都是坏家伙。她扭过身,把一旁的布艺娃娃拎过来。这也是露比缝制的,黑眼睛黑头发,遵照伯爵夫人的命令,上边还绣了伯爵大人的名字,乔治。

    “看仔细了哦,”莉亚把布娃娃往儿子眼前一晃,然后放在两人之间的棉垫上,她举起右拳很夸张的比划一下,接着击打在躺倒的布娃娃身上。“你来,”莉亚招招手,示意儿子模仿一遍。

    小国王翻了个身,撅着小屁股扭扭动动的爬到近前,他先抬头看看老妈的脸,又低头看看“老爸”的脸,然后,“啪叽”一下,在布娃娃的脸上留下一**水渍。

    “不是这样的!”莉亚瞪着眼睛,对儿子如此不给力的表现十分不爽。她再次拎起布娃娃,招呼儿子,“看这样,”然后咻的一声,娃娃被扔到裹着棉垫的墙壁上弹了回来。“学会了吧,你再来一次。”

    亚历山大朝他老妈咯咯直乐,用态度表明他一定贯彻执行老妈的指示,但在扭着屁股蹭蹭蹭再次爬回娃娃跟前的时候,小家伙盯着“老爸”看了很久,然后胳膊一松头一矮,“啪叽”,又亲了湿漉漉的一口。

    “啊啊啊,坏蛋!”伯爵夫人无力地躺倒在软绵绵的地板上,两脚轮流捶打着地面,“你们都是坏蛋,都欺负我,欺负我,你们一大一小,全都是坏蛋坏蛋!”

    诺丁汉始终未发一言。莉亚的车队走得足够慢,若按正常速度,从暴风城到诺丁城,大概也就是半月不到二十天的路程。而她一路磨磨蹭蹭,还在红堡耽搁两天,把这不足二十天的路程拖延到整整一个月。可身后,还是不见任何踪迹,她的丈夫没有派任何人来追她,更别说亲至了。

    这大概,也是伯爵夫人近来如此热衷于基本建设的原因之一,让自己忙碌一点、琐事繁多一点、脑袋里塞得满当一点,或许,就不会觉得心里空落落了。

    “你老爸不要我们了,”莉亚把儿子重新搂进怀里,手指抚摸着他毛发细软的小脑袋。

    国王仍死死抱着布娃娃,钻进母亲怀里,毫无芥蒂的咯咯直笑,全无忧愁和烦恼的样子。

    是嘛,你这么小的家伙,怎么可能懂什么叫烦恼嘛。莉亚弯下脖子,在亚历山大的脑门上亲亲啄了一口。“你会成为,奥丁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国王,”她说,接着又顿了顿,“哦不,这对我来说不重要,我根本不在乎你是不是伟大。”抚抚儿子的额头,伯爵夫人柔声道:“我只希望,你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孩子。”哪怕父亲不在身边,我也会尽我最大的努力,让你感到幸福。

    起码,我们当中,至少有一个人,能够感到幸福。

    亚历山大的作息十分有规律,这是母亲对他制定的唯一严苛的标准,到了该**睡觉的时间,无论他多无理取闹的干嚎和可怜巴巴的凝视,都不能够换来一分一秒的拖延。时间久了,小国王也渐渐习惯了。不过他终究是个孩子,不是能够自我调节的成年人,不管他的作息时间有多规律,也不能保证半夜里他就不会突然醒来、不会哭闹、不会需要抱抱哄哄才肯睡觉。所以有的时候,亚历山大的婴儿床并不摆在莉亚的卧室之内,作为领地的女主人、现如今诺丁郡的最高权利人,必要的睡眠和精神状态还是需要得到保障的。有时候她会整晚陪着儿子,有时候,国王则睡在隔壁,由侍女、奶妈甚至他的祖母陪伴。就像今晚,莉亚独自一人,躺在卧室的大床上。

    今晚的月亮很圆、也很大,透过厚厚的织锦窗帘,依旧有柔和的月光穿进来,洒在冰冷的石板地面上。莉亚侧身躺在柔软的床垫上,眯着眼,睡得很浅。这是她从斯卡提王宫逃跑起养成的习惯,一有点儿风吹草动的,自己总能立马就醒来。而今晚,她好像又回到了那无数个千里行军、露宿野外的日子,她仿佛听到了马蹄的嘶鸣声,听到了皮靴踏在石板地面上蹬蹬作响的声音,还似乎听到了长剑出鞘之声。

    莉亚抖动着睫毛,猛然睁开的双眼,她忽然很想念儿子,想要看看睡在隔壁的儿子。于是她坐起身,掀开薄毯,瞳孔适应着室内的光线。紧接着,她发现昏暗的房间中,离她大约五米远处,站着一个人影。

    一个沉默的,高大的,人影——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的末尾,我发觉我有写惊悚小说的潜质,哈哈哈~~

    PS:我一直认为当年圣骑的主业就是保镖,起先保人,后来也保财产~~圣骑镖局,镖镖必达,花擦――看龙门镖局的后遗症OTL……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诺丁汉伯爵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红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红袖并收藏诺丁汉伯爵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