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诺丁汉伯爵夫人129

    奈摸摸鼻子,“呃,那我去看看外面准备好了没有。”他转身准备离开,又扭回头来拍露比屁股上。“我说,可要记得天天想我!”妻子笑骂声中,巴尔克步走出主堡橡木大门。

    广场上,即将启程队伍已整装待发。

    侍卫官朝站前方伯爵打了个招呼,“需要我帮忙吗,大人?”

    “不了,谢谢,”盖文希尔伯爵回答:“护卫军已集结完毕,随时可以出发。事实上大批主力早已从诺丁湾,提前抵达伊登了。老高夫会负责整个奥斯海峡警戒跟守卫,陛下逗留伊登期间,不会有闲杂船只海面上出现。”如此万无一失布置,他作为奥丁第一统帅,其实是完全没必要同行。不过他领主临行前做了嘱托,所以,希尔无论如何都会亦步亦趋护卫这位陛下周全。“或许,你可以去问问我妻子,看她那里情况如何,是否还有其他需要,”伯爵提议说。

    侍卫官点点头,朝队伍中间走去。

    凯利韦斯利,或者说,凯利希尔坐马车中,向站车窗前巴尔克摇了摇头,“谢谢您关心,我们这里也不缺什么。”她手臂向后伸展,绕过车内一周,“瞧,一切按陛下出行时标准配备,连她近正阅读书籍都带了两套。”

    “还有布娃娃,”伊莎贝尔小姐伯爵夫人身后钻了出来,扬起手中毛绒玩具,“我们布娃娃。”自打索菲过世,她贴身侍女又相继出嫁后,伯爵小姐跟她同父异母妹妹就几乎形影不离。这是希尔期盼,也是凯利真心乐意去做,她总是觉得愧疚,所以想要一切可能替父亲补偿对方。十年前,贝尔像是她妹妹,十年后今天,她几乎是像对待女儿一样宠爱跟保护她。

    “是,还有你布娃娃,”希尔夫人轻拍着姐姐脸颊笑道,接着回头继续面对侍卫官,“仔细想想,倒真还缺着一样。”

    “是什么?”巴尔克表情跃跃欲试,为了这次出行他务求完美,似乎对方说出一切他都能办到。

    “陛下,”凯利笑道:“从清晨吃过早饭后,我就再没见到她,启程即,缺了主角可怎么行?”

    侍卫官为难了,这,他好像也没有看到。

    “我知道她哪儿,”伊莎贝尔用得意语气说:“后花园,大清早,我就看到她拉着亚力克去了那儿。”

    让姑妈说了个正着,国王陛下跟他妹妹,此刻正坐花园里紫衫树下。

    亚历山大望着面前婷婷少女,似乎昨天她还是个流着鼻涕泡紧跟自己身后喊“亚亚”跟屁虫,现如今却已如抽芽吐绿树苗般,长成了大姑娘模样,而且,啧啧,就要统治一个国家啦。

    “哦,我真不想去,”塞西莉亚苦着一张脸,对哥哥抱怨道:“为什么一定要去斯卡提呢,留奥丁不是一样挺好嘛,反正从伊登出发只有三天航程,比起从南边跟北边过来朝见你奥丁领主们,这距离实近便多啦。”她真后悔母亲迁都之际没有提议,干脆把斯卡提王城也搬到诺丁来得了,伊登郡,隔着奥斯海峡,还是有点儿远啊。

    “你知足吧,”国王陛下没好气儿揉着妹妹额头,只有三天航程,她还嫌远。而且,“你向母亲保证过,每年至少有三个月要住伊登。”是啊,作为一国之主,老是呆别国家算怎么回事儿。即使是当初理查德国王,至少也要偶尔回国看看嘛。再者说,母亲也一定希望,她这个女王能够当得称职。

    塞西莉亚委屈倒兄长肩头,“哦,如果继承王位是你就好了。”

    想当初,斯卡提贵族们终于达成了一致,拥护杜布瓦家族阿梅莉亚继承斯卡提王位。但同时,他们也限制了一定条件,继承人选择上,莉亚必须做出让步。贵族们要求就是,王位继承人,只能出自杜布瓦家族。

    亚历山大第一个被排除外,作为诺丁汉伯爵长子,奥丁现任国王,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冠上其他姓氏。诺丁汉夫妇商议过后,他们长女,塞西莉亚被她母亲确定为王储,并且其宣布退位后,理所当然成为斯卡提任女王,塞西莉亚杜布瓦。

    今年正是她执政第一年,而她才刚满十四岁。

    “说真,”亚历山大掰过妹妹肩膀,绿色双眸凝视着她,“你为什么这么排斥去伊登呢,茜茜?往年你也经常陪妈妈住那儿,为什么今年特别不想去?”是谁欺负她了?还是什么事情让她不好受啦?奥丁国王心里暗自决定,不管是哪一种,他都会彻底消除,他承诺过,要做妹妹永远守护者。

    但斯卡提女王回答却让兄长哭笑不得。“我害怕呀,亚亚,”她拽着对方衣袖,满脸焦急慌张说:“要是我人民不喜欢我怎么办?要是我封臣们不听话怎么办?要是,要是亚美教又来找麻烦怎么办?!”

    一个好国王,并不需要所有人民都喜欢,这是位十六年亚历山大早就明白道理;至于封臣,哼,母亲继位之后一直鼓励农耕跟商贸、限制军队发展,斯卡提并没有形成奥丁这样职业军制,而奥丁如此强大军事力量面前,领主们敢反抗不服才怪,何况他们从未受到苛待。再说亚美教……

    “哦,拜托!”亚历山大无力扶额,“你认为老拉尔夫真会搞不清楚自己依仗到底是什么?”

    从诺丁郡主教到奥丁大主教,再到亚美教教宗,教会高领袖,出身中等贵族家庭拉尔夫完全清楚自己能够平步青云真正原因。别且不说,为了能让他顺利登上教宗宝座,诺丁汉就花了至少能买下整个教宗领这么大片土地金币。老人家没上年纪时候尚且不敢过河拆桥,何况现如今这把岁数。而诺丁汉看重他就是这点,听话,本分。从他上任之后,下令将教宗宫殿从教宗领迁至月光城就可见一斑。从未接触旧神斯卡提人,即使信奉依旧是亚美教,诺丁汉也有办法令他们无论物质还是精神,都牢牢掌握自己手中。

    女王陛下瘪瘪嘴,“好吧好吧,就算,就算半点儿都没有找我麻烦想法,可他毕竟一把年纪了啊,万一哪天他也去见亚美神了,他继任者,可不保证不会兴起**自主念头哦。”

    “你说丹尼尔?”亚历山大斜了妹妹一眼,“得了吧,你从小到大头疼脑热几乎都是他给看,他甚至还给你换过尿布!”要说这位醉心于医学修士哪天偷着解剖两具尸体闹出个大丑闻来,国王陛下是相信,但要说他有背叛诺丁汉家族之心,亚历山大还真不敢苟同。再说,没有丹尼尔还有其他人呢,自拉尔夫上位后,一手提拔了六七位大主教,一水儿全部出身诺丁。长了不敢说,至少一百年内,亚美教都休想翻出诺丁汉家族手掌心去。至于一百年后,国王陛下笑笑,连他都还没想那么遥远呢。

    所有借口都细数一遍过后,塞西莉亚只能认命低头。亚历山大连哄带拖把她送上了马车,“好了好了,我苹果泥女王,三个月而已,一眨眼就过,没你想象中那么漫长。”而且以她年龄,坐镇斯卡提也不过就是按照母亲想法去摆摆样子,提前学习学习,真正打理政务早就另有安排。“替我向爱迪舅舅问好,告诉他我有多想念他,请他有空时务必回诺丁堡看看我。”骑士团几乎遍布了斯卡提各个城池,作为大团长外甥女,妹妹想被人欺负都很难。

    女王陛下一手揽着姑妈腰、一手挎着凯利胳膊,用力点点头。

    “还有,抽时间去探望下伊莱恩祖母,她年纪大啦,妈妈临走前叮嘱要记得照顾好她。”

    塞西莉亚继续点头。

    “另外……”

    “哦哦,你临别赠言可真多!”妹妹不满地撅起嘴来,管这些事情都是她愿意去做,可兄长总把她当幼童反复叮嘱令她心烦。“我说,要不要我再派人去问候一下你未婚妻?”塞西莉亚揶揄地说。

    亚历山大脸上难得泛起了红晕,他轻咳两声,似乎想找回些威严,但是却徒然。

    “哦对了,等再过几个月你皇帝加冕仪式上,咱们就又能见到这位美丽格拉斯公主殿下啦。她那奶白肌肤,她那卷曲秀发,她那红润精致脸蛋儿,亚亚,你都有些迫不及待了吧?!”

    “没错,就是这样,”初羞涩过后,国王陛下反而镇定下来。瞧,那是他未婚妻,思恋自己未婚妻,可不是什么丢人事情。

    兄长恢复了常态,塞西莉亚亦觉继续玩笑无趣,她拉着亚历山大手,一脸期盼哀求他:“你可要经常给我写信啊。”<b

    </b“当然,”国王做出承诺,“你也要乖乖听希尔伯爵跟夫人话,不要让我担心。”

    妹妹郑重保证,转而又叹了口气,“唉,要是妈妈能来送我就好了。”

    亚历山大同样感慨,是啊,要是爸爸这儿就好了。

    可雏鸟终究得学会长大,早早放手,并不是什么坏事。

    被兄妹两人惦记着母亲,此刻正坐随风浪起伏甲板上。“看呐,原来就是这么简单!”她低头盯着被称为“罗盘针”东西,抬手指着他们正前进方向,南方。海风她发间吹拂,鲜、潮湿、咸涩气息扑面而来。

    “哦乔治,”莉亚转过身扑倒丈夫怀里,双臂勾着他脖颈,“谢谢你。”管不清楚治理国家和四处游历之中诺丁汉喜欢哪一个,但毫无疑问,莉亚享受死了自由自现,从没完没了政务、没完没了农事、商贸跟没完没了算计、筹划中解脱出来。“我爱大海,我爱死这片大海了!”她动情地说。

    诺丁汉拉起她双手亲吻她手指,继而低下头亲吻她面颊跟嘴唇,“我爱你。”

    丈夫难得表白,莉亚鼓励式给予回应,但这个愈渐热烈吻却被一个清亮声音打断。

    “报告船长,航行一切顺利,海面未发现任何异常,请指示!”布兰登完全没发觉自己成了父母电灯泡,他像个真正水手那样,腰杆笔直、态度恭敬向长官汇报着现况。

    诺丁汉瞪了后知后觉儿子一眼,没好气儿道:“继续观察。”

    “是!”“小水手”行了个礼,三两步蹭蹭蹭爬回原来呆着桅杆之上,继续他热衷瞭望事业。

    莉亚无奈摇头,对于次子,曾几何时她也是有过担心。布兰登说话迟、走路迟,各方面都表现比同龄人慢半拍,如果不是他一双黑眼珠看起来乌黑灵动,莉亚甚至都要怀疑儿子是否智商有问题。但现实总是极具转折性,就像梦境总是反一样,这个小时候安静、迟缓近乎可怕孩子,不知从何时起忽然变得活泼好动了起来,就像是突然被装上了发条,所有孩子顽皮劲儿几乎全部集中到他一个人身上体现。他酷爱冒险,酷爱运动,酷爱一切户外游戏。对于航海探索也不例外,这位原本吉尔尼斯王位继承人甚至宁愿放弃王位,也要跟随父母一起出海。

    好吧,那其实也没什么。诺丁汉操作之下,吉尔尼斯跟乌拉诺斯两个曾经主权**国家基本上已名存实亡,现如今,它们都属于奥丁帝国。是,奥丁帝国。而她儿子亚历山大再过几个月后,即将加冕成为帝国第一位皇帝,也是亚美大陆出现第一位皇帝。吉尔尼斯跟乌拉诺斯两位亲王,一个刚刚跃上桅杆,一个正把她拥怀中。

    莉亚叹了口气,“他越来越坐不住了。”

    诺丁汉却笑了笑,“他越来越像是个诺丁汉了。”一个真正诺丁汉,千百年来从不乏冒险跟探索精神诺丁汉。

    莉亚佯装瞪他一眼。“哦好吧,你继续留下来跟儿子玩什么船长与水手游戏,我可还有其他事情要做。”

    “嘿嘿嘿嘿,”诺丁汉把作势抬脚妻子重拉回怀里,“我说,刚才你就没有什么话要说?”伯爵大人进一步引诱:“或许,我们可以回船舱继续。”

    讨厌,你这坏人!莉亚笑着丈夫肩头轻咬一口,下一秒就被他拦腰抱了起来。但诺丁汉刚刚跨进船舱,还没关上房门时候,三个犹如三重唱似童音就身后响了起来。

    “爸爸!”

    “妈妈!”

    “爸爸!”

    “……”

    三个小萝卜丁齐刷刷转头盯着小那一个,老么完全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一脸懵懂望着哥哥姐姐们。

    “你得说妈妈。”

    “我们是怎么教你?”

    “一人一句嘛。”

    啪啪啪啪,母亲拍掌示意,孩子们立刻安静了下来。莉亚已从丈夫怀里落地,掐腰望着四人,“我是怎么吩咐?没有侍女跟侍卫跟从,不许自己从房间里跑出来不许上甲板。”

    “有侍卫跟侍女。”

    “没进来。”

    “门外。”

    小不点儿奥罗拉再次接收到兄姐们目光洗礼,然后冲着母亲狠狠地点了点头,“嗯!”算是为四重唱画上句点。

    哦得了,莉亚为儿女们恶趣味哭笑不得,他们是从合唱团毕业吗?!

    康丝坦斯排行第四,弗兰茨跟埃里克是双生子,奥罗拉则是他们小女儿,才三岁。要知道这次旅程,夫妻两人本没想过要带上四个小家伙,尤其是诺丁汉,但四个粘人精完全不想放过他。

    “妈妈来。”

    “海面上有发现。”

    “我们一起去看看。”

    伯爵大人眼睁睁看着妻子被孩子们七手八脚拽出了船舱,他打算温存片刻计划再次泡汤。可反过来说,如果不是那么多次亲热,又哪来这么一堆粘人精呢。诺丁汉感慨一叹,有种作茧自缚抑郁。好小女儿迈着小短腿摇摇晃晃走过来抱住他,甜嚅嚅声音说了句:“爸爸,看!”

    还有人没忘记我啊!伯爵大人吐了口气,抱着女儿重返回了甲板。

    “那儿,就是那儿!”布兰登正兴奋朝前方指着,“陆地,对吗,是陆地吧?我发现,是我先发现!”

    莉亚眯起了双眼,遥远处天海交接地方,确实出现了一片朦胧黑色。她转过头,看到丈夫神色郑重说:“升满船帆,全速前进。”

    那么,必是他们此行目地——南方大陆无疑了。一个亚美人从未踏足过大陆,一个西行船队自泰坦返回时,无意中发现大陆。

    三十几艘海船之上,帆布被绷得紧紧,无数条爪牙锋利黑龙跃然于海面,仿佛乘风飞翔。像千年以前登陆诺丁一样,诺丁汉家族,再次翻开篇章。

    作者有话要说:-全文完-

    以上三个字绝对是开文以来码得爽三个字啊,哈哈哈。感谢大家长久以来陪伴,经历考试、停、搬家,这篇对于水来说真正意义上长篇终于写完啦,全赖大家支持啊~~再次鞠躬,谢谢大家!!!

    有兴趣话请收藏下我专栏,希望开坑时还能跟大家重逢,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诺丁汉伯爵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红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红袖并收藏诺丁汉伯爵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