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维达镇

    海滩边木架上悬挂示众的尸体已经开始腐烂,不远处新翻的泥土显示出这有几座新坟。原本繁华喧嚷的市集如今变得冷清萧索,或木板或石砌的房舍皆紧闭着大门,偶有无知孩童跑出,也会被母亲或兄姐迅速拎回去。

    整个镇子,人人自危,笼罩在一片阴冷、紧绷、一触即发的氛围里。

    坎贝尔男爵坐在自己城堡的大厅里进餐,用白面包擦着盘子,眼睛却不时的瞟着城堡大门,目光中透露出紧张不安、却又期待兴奋的神情。见管家奔跑着进来,坎贝尔立马起身,“怎么样?”

    管家点点头,“是的,他回来了。”

    男爵握紧拳头,他的额头因紧张跟激动而青筋暴现。然而片刻过后,他却又软软的倒做在椅子上上,脸色灰白,仿佛已失去全部的力气跟勇气。

    “不过,您还有时间,”管家再次出声,令坎贝尔眼中重现了光亮,“什么意思?”

    “北边传来消息,伯爵已经回到诺丁堡。但他恐怕不会立刻知道这里的消息,就算知道,也不可能立即赶来。只要三天,大人,只需要三天咱们就能布置下一切,您跟,那边的计划就能……”

    “不会立刻赶来是什么意思?”男爵抓住了其中的重点。

    “他要结婚了,大人。”管家把探子们在北方打听到的消息反馈给他的主人:“听说,伯爵带回了他的未婚妻,并且即刻要在主教大人的主持下举行婚礼。这件事将很快传遍整个奥丁王国。”

    “结婚?”男爵疑惑:“他要娶谁?”

    “一个杜布瓦,大人,”管家如实回答:“国王的堂妹。”

    结束与管家的对话后,坎贝尔男爵走进城堡的地下室,那里现在堆放着成箱的金币,在整个亚美大陆都是一笔十分可观的财富。而如果按照计划行事,他将获得更多,更多……

    男爵猛然将箱子合上,双眸中厉色闪过,做了一个,会让很多人都痛恨终生的决定。

    诺丁堡

    莉亚望着镜子中的女孩,金红色及臀的长发,白皙近乎透明的肌肤。胸前的丰满、沉甸彰显着超越年龄的成熟诱人,而绯红的脸颊却仍没褪去与她年龄相符的青涩跟稚嫩。这就是她,十六岁的她。可她却既熟悉,又陌生。

    熟悉的是记忆,陌生的,是灵魂。

    阿梅利亚·玛蒂尔达·杜布瓦,国王的堂妹,王位第四顺位继承人。一个真正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伯爵小姐,一个尊贵可与公主比肩的王室少女,却尚在襁褓中时就丢掉了父亲的爵位,成为寄居在舅舅家中的幼女一枚。更凄惨的是,在她十六岁生日刚过后的第二周,便被她嗜赌如命的母亲以五千金币的价格,卖给了全奥丁王国最恶名昭著的诺丁汉伯爵,成为他的新娘。

    哦,新娘,也就只有自欺欺人的人在她这种境遇下才会这么称呼自己。全奥丁王国谁都清楚,诺丁汉这个人跟诺丁汉郡这个地方,实在算不上什么好归宿。尽管诺丁汉伯爵拥有奥丁王国东北部的大片土地,是仅次于王室的整个王国最富有的人,可他乃至他们家族的恶名,却远比他的金子更叫人耳熟能详、源远流长……

    “夫人?”

    侍女苏西在背后轻声提醒,莉亚解开胸前的细带,任睡衣自由滑落。白皙的肌肤上,青紫色的瘀痕显得更加清晰。在苏西的搀扶下,她缓缓坐入浴盆中,温热的泉水令所有毛孔都几乎瞬间打开,着实叫人舒适跟放松。起码,远比昨晚好过多了。

    “他出城了?”莉亚问。清晨时分,她在昏睡中依稀听到了接踵的马蹄声,而在整个诺丁堡能引起如此大动静的,恐怕只有一个人。

    “是,是的,今天一早。”苏西小心翼翼的为莉亚擦拭,避免碰痛她身上的淤痕。在回答过后,她略有些担心的悄悄抬头看了莉亚一眼,似乎担心她的女主人会因此生气。

    莉亚却只是不明意味的勾了勾唇角,生气,真是没有必要。尽管新婚第二天,丈夫没有一句温存的话就撇下妻子离家远走,似乎从某个角度传达出了他对妻子的不满意。可是,莉亚并不稀罕他的满意,确切的说,她本人更加不满意好吗?!

    这个时候的清洁用具没有添加任何化学添加剂,洗过澡后浑身带着植物中提取来的清香,莉亚推开房门,第一次仔细观察起了这座中世纪风格的古堡。昏暗的走廊,潮湿的墙壁,窄小的高窗,以及从其中透进来的稀疏的阳光。

    从健康的角度来说,这样的古堡委实不适合人类居住。莉亚不禁想起了周董歌词中描述的《威廉古堡》,虽然没有藤蔓爬满伯爵的坟墓,但整个城堡确实是一片荒芜。

    可事到如今,她还有别的选择吗?

    “夫人!”管家接到苏西的通知,第一时间赶来向他的女主人问好。他是个五十多岁鬓角泛白的老人,穿一件干净得体的长袍,举止恭敬却不卑微,向他的女主人缓缓道:“伯爵大人一早已经出城,先去沿海,然后南下,巡视南部领土,最快五天后回来。”

    然后他顿了顿,思考下是否已将伯爵的意思都交代清楚,接着躬身问:“夫人还有什么其他的吩咐?“

    吩咐?我哪敢有什么吩咐?

    作为五千个金币买回来的新娘,莉亚很清楚自己在这座城堡乃至整个诺丁汉郡的地位。管家有此一问也不过就是客套话罢了,她难道还能对新婚第二天就离家的丈夫有什么吩咐?况且作为全奥丁王国第二大地主,远游归家的第一件事是看房子看地看附属臣民,她还能有什么意见吗?

    不过说到意见,她确实有一件小事或许可以找管家通融一下。“我的侍女,露比!”

    准确来说莉亚并不是一毛钱嫁妆没有嫁给了诺丁汉,好歹她还大老远的从娘家带了个贴身侍女,按照法律,这是属于她的个人财产。

    不过这位贴身侍女露比,现在却被关在城堡一层侧门旁边的杂物间,又困又饿灰头土脸。好吧,作为结婚前一晚还在协助新娘逃跑的侍女,没被直接砍掉脑袋或者拉出去随便卖掉,已经算是够给自己面子了吧?

    莉亚摸摸自己的脸蛋儿,觉得这面子委实有点儿单薄。

    可不管怎么说,管家大人满足了她的要求。

    在让露比捯饬干净并且饱餐一顿后,无视苏西哀怨的眼神,莉亚将卧室的房门紧紧关上,室内就剩了她跟露比——唯一算得上是自己人的人。

    “好了!”莉亚拍拍手,坐在梳妆台前,拿出羽毛笔跟一卷羊皮纸,“那么,我们就开始计划吧。”

    露比一听这话,眼圈儿立马就红了,“哦,小姐……”

    她抬起袖子蹭到脸上,鼻涕眼泪的乱抹一把,然后攥紧双拳,满面斗志道:“这回我们先从哪里开始?窗户,侧门,地道?哦,窗户太高,侧门人多,我想他们也不会再让咱们混进教堂了,那就,只剩地道了。小姐,哦,小姐……”

    露比突然扑过来,半跪在地下,抓着莉亚没握笔的那只手,饱含热泪煽情的道:“我一定会帮助您的,小姐,哪怕付出我的生命,我也一定会帮助您——逃跑成功!”

    啊,啊?

    莉亚抽动嘴角,“还跑,你疯了吗?!!”

    露比疑惑的张着口,松开莉亚的手,不可置信的问道:“您,您不是在计划逃跑?”那您把苏西关在门外神神秘秘的干什么?

    莉亚没好气儿的翻个白眼,把羊皮卷往露比眼前一亮,上面赫然写着一行字——“诺丁汉伯爵”。

    “我得让他喜欢我!”她补充道。

    对古董男一见钟情?对包办婚姻逆来顺受?又或者被强×从此爱上强×犯什么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拜托,不要太挑战人类智商下限好不好?!!

    莉亚摊摊手,表示对此类剧情接受不能。她不过就是个苦逼的白领女被臭不要脸的穿越大神给坑了而已。

    睡觉也会穿越很坑爹好吗?

    睡觉也会穿越还穿在别人的新婚之夜很很坑爹好吗?

    睡觉也会穿越还穿在别人的新婚之夜、睁眼就是个十八禁的红果男人压在自己身上很很很坑爹好吗?

    睡觉也会穿越还穿在别人的新婚之夜、睁眼就是个十八禁的红果男人压在自己身上、先A后B然后CCC最最最最坑爹了好吗?!!

    莉亚十二万分的想在床头插三根黄瓜,诅咒穿越大神祖宗十八代被爆菊花。

    但那又有什么用哩?她依旧还是阿梅利亚·玛蒂尔达·杜布瓦,奥丁王国的第四顺位继承人,落魄贵族,五千金币就被亲妈卖给诺丁汉伯爵的花季少女。

    除了接受现实,她还能肿么样?

    好吧,就当这是角色扮演游戏好了——中世纪背景什么的,不要太流行哦!

    而她就是系统默认种族跟姓名的主人公。脸型,没得选;身材,没得选;技能,同样没得选。

    存档序号是零,通关目标暂定生存,副本BOSS是共度一夜后拍屁股走人连脸都记不清楚的便宜丈夫诺丁汉伯爵,至于通关奖励嘛……

    莉亚把羊皮卷摆到梳妆台上又刷刷刷添了几笔,然后划了一条折线。对,需要颠倒下顺序,必须先拿到通关奖励,才能干掉副本BOSS。

    她把羊皮卷拿起来再次举到露比面前。

    虽然在这个文盲一抓一大把的时代,能够认识几个字儿的侍女已算是高等学历了,但露比依旧露出了困惑的表情——这种四四方方豆腐块儿一样的玩意儿,也算是文字?

    莉亚抖了抖手中羊皮卷,向她唯一的同盟解释。

    “我需要一个孩子,”她说:“诺丁汉伯爵的继承人!”</P></DIV>

    <T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诺丁汉伯爵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红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红袖并收藏诺丁汉伯爵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