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平安娘嘴里虽如此说,心里却不禁暗叹,可真是娶了媳妇儿忘了娘,如今平安眼里哪还有她这个娘,一心一意向着他媳妇儿呢,偏这媳妇儿身后有主子撑腰,她这个婆婆也得服软,若寿安也娶家来个上房的丫头,自己这个婆婆可真熬不出头了,再说,那小荷她也曾照过两面儿,生的虽白净,却一脸狐狸精相,这会儿还没娶呢就把寿安勾的五迷三道,真弄家来不定什么样儿呢,倒不如娶个憨实能干的媳妇儿,守家在地的过日子。

    思及此,开口道:“就依着你,明儿寻媒人说亲挑个日子娶那陈家村的丫头,你兄弟便不依,也不过三两日,媳妇儿娶了家来,还能由着他不成,倒是你兄弟这个铺子里的差事不大兑心思,便干长久了,也没大出息,还要仰仗你与他打算打算。”

    平安听了,不禁皱眉,他最是瞧不上寿安这点儿,眼高手低,仗着自己在爷跟前得意,他才落了这么个差事,仍是不足,遂哼一声道:“铺子里的差事,虽不算多清闲,却能学些真本事,不知多少人想求都求不来呢,他倒还嫌弃上了。”

    他娘忙道:“不是你兄弟说的,只娘这么瞧着不如跟着爷体面,也能得些赏钱银子,积攒下来,也好与你兄弟赁间房子住。”

    平安素来便知他娘偏着寿安,倒未想到她娘这般糊涂,闹半天是瞧着自己的差事好,光惦记自己的差事体面,能得赏钱,自己挨下的那些板子,怎忘了,不是他瞧不起寿安,就他那个性子,若跟着爷,早晚惹出祸事来。

    脸色一沉,待要驳了她娘,秋竹暗里扯了扯他的衣裳角,冲他使了个眼色,平安才未说什么,两口子从她娘这里出来,进了自己屋,平安才道:“你扯我做甚,如今咱娘越发糊涂起来,净想着没影儿的事儿,你说寿安那个性子,能让他跟着爷吗,回头爷恼起来,一记窝心脚踹死他都可能。”

    秋竹不禁白了他一眼道:“我不扯着你,你要跟你娘争辩不成,便争辩又怎好当着我的面,如今你娘心里不定怎样不待见我呢,你再当着我的面驳她,面儿上下不来,你是她生养的小子,自是不记恨,可我这个外人就不一样了,你若真想跟你娘说,回头寻个就你娘俩的时候,任你说去,谁又拦着你,只我跟前不许如此。”

    平安听了,忽想起刚她娘那些不中听的话,过去拉了秋竹的手道:“刚在我娘那里可受了委屈?”

    他不提还好,一提秋竹真就委屈上来,直觉眼眶有些酸,平安端详她半晌儿,见她眼眶都红了,眼泪噙在里头咕噜噜转半天就是没掉下来,可把平安心疼坏了,忙一叠声道:“知道我媳妇儿委屈了,来,你打我两下子权当解气便了。”说着话儿拿了她的手,对着自己的脸啪啪就是两巴掌,真是没惜力气。

    秋竹不防他这般,忙缩回手来,却见他脸上已有些浅浅的红印子,忙推了他一把,去那边水盆里搅了帕子,与他在脸上捂了捂道:“不是你自己的肉怎的,竟不觉得疼,打的这般用力,便你的脸不疼,我的手也疼。”

    平安急忙握住她的手,放在嘴边吹了吹,见那十指芊芊在灯光下莹润白皙,忍不住亲了一口,秋竹脸一红,打了他一下缩回来,去灶上给他端了温着的饭菜,又给他烫了一壶酒,打点好了起身要去。

    平安道:“不吃饭去哪里?”

    秋竹道:“我去瞧瞧娘,刚娘没吃几口,这几日娘身上不大爽利,我去灶上给娘做碗面与她吃下发发汗,你自己先吃,我过会儿就来。”说着撩开帘子出去了。

    平安不禁暗叹口气,他娘哪是身上不爽利,明明是心偏的没边儿了,却又想寿安眼瞅娶媳妇儿了,横是不能也在这院里住着,便秋竹好性儿,日子长了难免生出事来,既寿安不想在铺子里待着,倒不如爷跟前讨个恩典,把他弄回府里来,在门上应差事,倒也清闲儿,便自己不再,福安几个也能照管着些。

    想到此,定了主意,次日一早正逢柴世延玉娘吃了早上饭,平安就赶着说了,柴世延瞧着玉娘笑道:“听听可真是他亲兄弟,这当哥哥的巴巴惦记着呢。”

    玉娘却知些底细,在一旁道:“听见说他兄弟说了亲事,估摸是要娶媳妇儿,铺子里总归忙乱,不如家来拎清,小夫妻刚成亲,自要亲近些,也是人之常情。”

    “人之常情?”柴世延眼角瞥了玉娘一眼,想起昨夜里与玉娘一番**好不畅快,不免思想起新婚时节,倒还不如现如今夫妻和美,人言道家和万事兴,果然有些道理,如今夫妻这般,外头铺子的买卖更好,财运亨通,眼瞅这官运也来了,正是鸿运当头的好彩头,越想心里越欢喜。

    便与平安道:“你兄弟瞧着倒也稳妥,让他回府来应门上的差事便了。”说着又笑了一声,跟玉娘道:“这奴才如今越发猴精儿,说是给他兄弟讨恩典,却挂上娶弟媳妇儿的喜事,既让咱们知道,如何能装糊涂,况瞧在他跟他媳妇儿的面儿上,也过不去,得了,念在你平日跟着爷挨的那些骂,赏你兄弟五两银子娶媳妇儿花用,也是你这个哥哥的体面。”

    平安秋竹忙跪下磕头谢了赏,待柴世延出门,玉娘才唤来秋竹道:“虽那个小院地方敞亮,你小叔子娶了媳妇儿也莫在一处,你那婆婆我平日瞧着偏着你小叔子呢,既寿安回来应差事,让他两口子住在前头那排房里便是了,免得日子长了生出矛盾,倒让你受委屈。”

    秋竹听了道:“平安也这般说,才来求爷把寿安调回府里来。”

    玉娘端详她脸色,便知不定在家受了他婆婆的气,不禁叹道:“当初我不许你嫁平安,也是虑着这些,好在平安倒向着你。”

    秋竹想起昨儿平安拿自己手打他脸的事,心里不觉**辣的,道:“娘莫担心奴婢,想这人生在世,哪有样样顺心如意的,总有一两处不如意,只想着那好处,那些不如意也便当不得什么了。”

    玉娘听了这话儿,只觉如醍醐灌顶一般,自己白活了两世,到头来还不如她的丫头明白,如今瞧来,不管真假,至少眼瞧着柴世延改了错处,不再外头胡乱混闹,虽也忙的不着家,却与前世不同,前世忙着在外与那些淫,妇勾搭,或在院中嫖,粉头吃酒,醉生梦死,哪有正经事,如今整日在外,不是忙活盖园子,便是经营手里的买卖,便公婆如今还活着,瞧见这般想也欣慰了,自己又有甚不足,况肚子里还有了子继,总岌岌与前世,今生如何过的好。

    且今生前世,有时想想,玉娘都有些分不清哪个才是真的了,或许前世那些只是她的一场梦罢了,似秋竹说的这般,多想着些好处,把那些不如意丢开,总怕往后如何如何,岂不无趣。

    想到此,忽觉堵在心口这么长日子的石头没了,心里说不出的敞亮,与柴世延夫妻相处也不在纠结往事,这一不纠结旧事,便更觉柴世延与过往不同,真似洗心革面了一般,想着这些不免添了几分情意在心。

    想后儿便是端午,让秋竹寻了艾草,开箱找了块布料裁了,一针一线的做起了荷包,秋竹见娘今儿做的正是端午的艾草荷包,便知是给爷的,抿嘴笑了笑,没应声,从针线笸箩里寻出昨儿玉娘绣了一半的肚兜接着绣起来。

    不说这里玉娘回转了些心意,且说柴世延,从柴府出来也不去县外头的园子,跟昨儿一般,直往县前的当铺中来。

    到了当铺门前下马,往对面街上瞧了瞧,对面却是个药铺子,门口停着一乘半旧的轿子,门里头正是赵氏跟前的丫头隔着帘探头探脑,不时往外扒眼儿,见着自己下马,便嗖一下缩回头去,不大会儿,果见赵氏那妇人从里头摇摇摆摆走了出来。

    一把纱扇儿执在手中,遮住半边脸而,却露出一截子脖颈在日头下,白晃晃的勾人,那腰上束着宽腰带,裹的腰身细细,上头一对儿乳儿仿似要破衣而出一般,倒是比那些粉头穿的还要清凉,眉眼含情,往柴世延脸上瞟了瞟。

    见柴世延今儿没往当铺里头去,而是迈脚往这边行来,赵氏忍不住心里跳了跳,忙抚着胸口装出一副病态来,瞄着柴世延到了跟前,眼睛一闭往前倒去。

    柴世延目光闪了闪,伸出胳膊接在怀里,那妇人倒在柴世延怀里,心里不觉得意,暗道任你陈玉娘防的紧,就不信能管住汉子裤裆里的物事,如今自己只略施小计,不一样手到擒来,待勾得柴世眼在手,再想法儿摆弄玉娘那贱,人,任你命再大,不信摆弄不死……

    作者有话要说:卡文卡的厉害,昨儿没更,亲们谅解,会坚持到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锦帷香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欣欣向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欣欣向荣并收藏锦帷香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