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明朝伪君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陈玉书听了一激灵爬起来,若说这陈玉书虽是个败家子,酒色之徒,好歹是书香世家出来的子弟,妻子凶悍倒可忍,唯有这王八帽子戴不得。

    更何况,这妇人勾的还是他妹夫柴世延,这般无人轮的丑事做出来,若传将出去,他陈玉书还有甚脸面活在世上。

    更兼吃醉了酒,酒壮怂人胆,脑门子火窜了一房高,出了门奔灶房里寻了菜刀拿在手里,直冲了出去,平安忙在后跟着,心道,平日倒小瞧了他,还有几分汉子血性。

    只这陈玉书冲到前头窗外,浑身湿透,风一打倒清醒了一些,攥着菜刀的手哆嗦了两下,暗道若那淫,妇果真与柴世延勾出奸,情,那柴世延的身手,自己便进去如何是他对手,真惹恼了他,自己哪有个好儿。

    想到此,便有些怯意露出来,却忽听窗里头他婆娘的声儿道:“往常听人说,柴大爷是个风流阵里的将军,怎如今却成了个木呆呆的唐僧,坐在那里莫不是要念经不成,还不趁着我家的王八汉子醉死,我们好生耍乐耍乐,你瞧瞧嫂子我这儿身子,可比得上你那玉娘**……”

    淫,声浪,语不绝于耳,柴世延早瞄见窗下的藏着的影儿,见这妇人赤着身子扑过来,闪身避开去,忽的正色道:“嫂子这是作甚?今儿与舅爷吃酒,虽他酒醉,嫂子也不该出来,还脱了身上衣裳,便柴世延自来有个风流的名声,却也知伦理纲常,再若如此爷要唤人了。”

    那妇人楞了一下,不知他怎又说这些,却见他嘴里虽说着,眼睛却盯着自己,还当他与自己调笑,浪,笑两声道:“莫装样儿,旁人不知,嫂子知道你的苦处,那玉娘木呆呆的,有甚趣儿,待你受用嫂子一回,便八匹马拽你,你也不去了。”说着又扑过来。

    窗户外头的平安听了直想乐,这妇人倒真是个不知死的淫,妇,这般时候还想着干事,真打量爷是那等糊涂汉子了不成,用眼瞄着陈玉书,暗道,刚还瞧着有几分血性,临到头却又成了孬种,活该当王八,自己得推他一把,便大声喊了一声:“大舅爷怎过来了……”

    屋里哪妇人听了,直唬的三魂去了气魄,明明汉子醉死,瞧着一时半会儿醒转不来,怎料这便转回来,真真如何是好。

    慌起来也顾不上柴世延了,伸手去抓衣裳,不想柴世延却先她一步,拿在手里,笑着道:“嫂子不是要勾着爷干事,这衣裳脱了,如何还穿得上,大舅爷,这是嫂子的衣裳,你快瞧瞧可少了?”

    说着一窜跳上炕去,抬脚把窗户踹开,手一扬赵氏的衫裙儿,亵裤,汗巾子,手帕……扬了半院子,陈玉书脸上挂了一件,摸下来一瞧是赵氏的抹胸,如何忍的下,一股火气窜上来,从窗户跳了进去。

    赵氏这会儿才知中了柴世延的计,却悔之晚矣,却见陈玉书凶神恶煞一般跳进来,手里拿着菜刀,不像好意,吓的魂儿都没了,见陈玉书堵了窗户,莫转头便往外间跑。

    刚奔出去,外头门哐当一声关上落锁,她奔过去拽了几拽未拽开,忽听外头柴世延道:“嫂子既想汉子,你汉子来了岂不正好,你两口子想怎样耍乐便怎样耍乐,妹夫却奉陪不得。”

    “柴世延你不得好死。”那妇人恨声道,柴世延却笑道:“嫂子如今还有空咒爷的死,且过了今儿再说吧!”

    话音刚落,便听见里头一声惨叫,那陈玉书待瞧见他婆娘大青白日赤津津个身子,一丝儿不挂,酒气上涌,哪还顾得什么,一刀砍在妇人背上,顿时血窜出来。

    一见血,陈玉书清醒大半,想着自己杀了人如何是好,踉跄跄后退几步,从窗子跳出去跑了,柴世延倒也未拦他,打开门见赵氏晕死在地上,背后挨了一刀,却未伤及要害,想来无事。

    出去唤了赵氏那丫头跟看门小厮,把赵氏抬到后头去,寻郎中来与她瞧了,给了郎中五两银子封口,与陈家的小厮丫头道:“今儿的事若给外人知道,不问旁人,爷只寻你两个说话,掂量掂量爷的手段,嘴闭严实了,小命才妥当。”

    那两个早吓的脸色惨白,如何敢不听,一个劲儿跪在地上磕头,柴世延瞧了眼二门,暗道经今儿一番,他不信这妇人还有脸活在世上,若不是瞧着玉娘的面子,这般恶毒妇人休想得一个全尸。

    想到此,哼了一声,使平安去雇辆车来,让那看门小子把屋子角的书都搬到车上,扬长而去。

    赵氏这妇人醒转过来已是夜半时分,只觉背后如火烧一般疼的钻心,想起白日之时,心里真是悔恨难当,一时迷了心,怎就上了柴世延的当,还当是勾住了他,不想他却要来害自己,这番事出来,那陈玉书如何肯容她,便今儿跑了,落后家来,见自己未死,定然一封休书休了家去,想自己做下这般丑事,传将出去,娘家如何能容,况她哥嫂也不是甚良善之辈,纵回了娘家,不定给她哥卖到那腌瓒之地,便想死都难。

    赵氏如今纵再悔也于事无补,侧头瞧了瞧,虽是五月却堪比寒夜,说不出清冷孤寂,赵氏瞥见顶上房梁,不禁苦笑一声,如今还有甚活路,倒不如一死了之,陈玉书顾忌陈家名声,或许便葬了自己,好过被他休了,纵死也无葬身之地。

    想到此,挣扎着起来,寻脚带在房梁之上栓了个死结,搬了个凳子踩着,套在脖颈之上,脚下一踢,命赴阴曹。

    次日小丫头进来,见房梁上吊着个人,忙出去叫看门的小厮进来,把赵氏放下来,哪还有气,那小厮一见,赵氏吊死了,忙着去寻陈玉书。

    在县里找了一日,末了在长春观里寻见陈玉书,跪在殿里嘴里念念有词,不知叨念什么呢,小厮忙上前扯住他道:“大爷快些家去,娘吊死在屋里了。”

    陈玉书听了,暗道莫非自己那一刀未砍死那婆娘,缓过命来,想起自己做的这番丑事,没脸活在世上,上吊死了。

    想明白了,倒松了口气,忽想道这婆娘手里存着不少私房,她死了倒好,自己正得一笔外财花用。

    想到此,忙起身与小厮家去了,进了屋,瞧也不瞧炕上死挺挺的赵氏,直接进了里头翻箱倒柜,寻了半天只在柜底儿寻了几块散碎银子,倒折腾的陈玉书一身汗,恼起来,蹬蹬出来。

    赵氏那丫头打他进来就缩在门后,这时见他出来,不是脸色,唬的莫头就要往外跑,给陈玉书一把抓住头发,抬腿就是一脚:“小蹄子你跑什么,敢是做了甚亏心事不成,见家里没人,偷了贱人的私房钱藏起来了,爽利的拿出来,若迟一迟,仔细爷要了你的小命。”

    那丫头忙道:“大爷饶了奴婢,奴婢怎敢偷娘的私房钱。”

    那陈玉书道:“那你跟爷说,那贱人的银子藏在何处?”

    那丫头跪在地上道:“娘每拿银子都背着奴婢,奴婢如何知道?”话未落下,陈玉书扬手给了她几下子。

    那丫头怕疼忙道:“奴婢偷着瞧见过一次,仿似在架上那两只缠枝葫芦的筒子瓶里藏过什么东西?”

    陈玉书松开她:“且饶了你,若寻不见,让你知道爷的手段。”返回去,把那两只缠枝葫芦的筒子瓶拿下来,伸手在里头摸了摸,果然一个里头各寻出个布包来,打开来,见十两的银锭子,一包五个,足一百两银子,寻了块包袱包上围在腰间,抬眼见赵氏妆台上的匣子,把包袱从腰上拿下来,把那匣子里的东西一股脑倒进去重新包好,提着走出去。

    那丫头仍跪在外间屋的地上哭,陈玉书见刚一番撕扯,那丫头的衫儿子扯了个口子,露出里头大红的肚兜,倒也有一两分姿色,平日有赵氏这恶妇看着,这丫头都未让他沾一沾,淫心顿起,把那丫头拖进去里屋,按在榻上,撩裙儿扒裤儿便入了进去。

    那丫头是赵氏去岁刚买家来的,过了年才十三,还是个囫囵身子,哪里禁得住陈玉书如此,惨叫一声晕死过去。

    陈玉书哪管其他,一味求个爽利,板着丫头两条腿儿一气入的数百下,泄将出去,提了裤子出来,使看门小子去寻了人牙子来,把那丫头拖出来卖了四两银子搁在手里。

    回头瞧瞧炕上的赵氏,出去好歹寻了一副薄棺,装殓了赵氏,赵氏娘家哥嫂听见信儿,上门来闹。

    陈玉书便道:“你妹子勾汉子干事,赤着身子给我堵在炕上,这贱人无脸,夜里趁人不再吊死了,现有家下的小厮作证,你两口子若不要脸面闹出来,爷怕甚么,只你妹子这等贱人,若翻出此事,陈家坟里却招不得,带了你赵家去发送了事。”

    这两口子一听,哪里还敢言语,由着陈玉书草草葬了了事,想这赵氏算计来算计去,终是把自己的命算计了进去,到了只得一具薄棺,这便是,与人为善莫为恶,善有善缘,恶有恶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锦帷香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欣欣向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欣欣向荣并收藏锦帷香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