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柴世延见她醒转,挨着她坐了道:“玉娘这话爷不信,不是做与爷还有哪个,你且说出一个来,爷便脱了这鞋。”

    玉娘脸红了红:“你莫管这些,只不是做与你便了。”说着瞥了柴世延一眼。柴世延见她方才醒转,靠哪里神态慵懒,一张粉面微微泛红,眉梢眼角尚存睡意,越发显出几分妩媚风情,顿时j□j难耐,凑过去搂住她便要亲嘴。

    玉娘不防他这般,待要推他,已给他咂住唇舌,柴世延本就起了淫,心,如今这一挨近玉娘身子,是隐忍不得,伸手下去便撩玉娘裙子。

    玉娘近来身子重些,越发怕热,故此家来沐浴过后,想着也不出去走动,便只套了两层罗裙,不想倒便宜了柴世延。

    柴世延摸到裙下见光溜溜两条腿,不禁笑道:“莫不是玉娘心里也想着爷,这里等着与爷亲近呢。”

    一句话说玉娘面红耳赤,柴世延却不理会旁,摸到那滑溜溜两条腿,是起性,倒也利落,三两下撩袍褪裤儿,把玉娘白生生腿抗肩上,挺身入了进去……

    玉娘方才睡醒,浑身本就酥软无力,又给他揉搓这会儿功夫,是半分气力皆无,只由着他折腾。

    这柴世延昨儿夜里还道,未燃明烛,虽帐外有些亮透进来,哪里瞧得清楚,倒辜负了玉娘这一身细皮肉,不想今儿便得了造化,想是今儿自己机缘好,才如此受用一回,若搁平日,玉娘如何依他如此。

    柴世延想着玉娘身子,伸手便扯了她身上衫裙儿,薄纱围胸,一边弄一边抚她胸前一对乳儿,眼睛她身子上瞧了又瞧,直瞧玉娘恼了:“还只管瞧什么,大清白日干这等事,回头让人知道可怎么好。”

    柴世延听了嘻嘻一笑:“你我夫妻,房中戏耍戏耍,便给人知道又如何。”玉娘又道:“你瞧什么?”“爷瞧玉娘这一身细皮肉,夜里头瞧不清,这会儿底细瞧了瞧,倒似那玉雕儿人儿一般,通身腻白,让爷如何不爱。”说着越发狂狼弄了几十下,直弄玉娘忍不得,红唇中莺声婉转甜腻,却怕给窗外下人听见,咬着唇哼哼唧唧,又怕头上发髻儿坠落下来,抬起一支玉臂扶着头上银丝髻儿,身子娇颤颤,仿似那雨打花枝一般儿,说不出可怜可爱。

    一时狂风,一时骤雨,渐渐云散雨收,事毕,玉娘直觉浑身香汗透体,虽酸软无力,却又觉畅淋漓,转头再瞧碧纱窗上日影渐收,这一番欢爱倒弄到了后半晌儿,忙推开柴世延扯了薄纱被遮身上,与他道:“大清白日只管胡闹,弄人浑身汗骎骎不爽利。”

    柴世延却道:“这有什么横竖也是家里,唤人抬了热汤进来,爷与玉娘共浴,岂不美。”

    玉娘待要不依,这厮已扬声唤人,玉娘羞满面通红,忙起身要穿衣裳,却觉浑身绵软,柴世延见她那样儿不禁笑道:“怕什么,倒是玉娘脸皮薄。”玉娘不搭理他,勉强套了衫裙儿。

    两个婆子抬了浴桶进了里头寝室,注了热汤进去,便仍拽上门出去了,柴世延一伸手抱了玉娘怀,调笑道:“玉娘身娇体软,待爷伺候玉娘沐浴。”

    进了里间,玉娘刚穿上衫儿裙儿,给他又扯了去,柴世延抱着她坐了进去,兰汤中,自是又胡乱折腾一番,掌灯时分,方才收拾妥当,唤人掌了明烛摆酒饭上来。

    玉娘已重整了妆容出来,与柴世延对面坐炕上,就着烛火,柴世延忍不住再瞧玉娘,经了这番**绸缪,粉面泛红,娇态毕现,仿似那初开海棠,说不出娇艳。

    柴世延不禁道:“人常道京城繁华,佳人众多,那些世勋贵府之中小姐夫人,多姿色倾城者,却哪里比上爷玉娘。”

    玉娘听了忍不住白了他一眼道:“这话可不胡说,玉娘便生几分姿色,哪里敢称倾城,这话家里说说便了,外头去说出,白惹人笑话。”

    柴世延道:“爷这话是真心话呢。”玉娘只道他吃多酒胡言,也不理会他,吃了饭,略说了会儿话,便安置下不提。

    这一番事闹过去,倒是破了心结,夫妻间却真与往日不同,便那**之事,虽顾忌腹中胎儿,也每每酣畅淋漓,行动坐卧情意相合,夫妻和美便事事如意起来,倒无甚愁事相扰。

    说话儿这日一早,陈大人邀了柴世延过去吃酒,柴世延推脱不过去了,玉娘自己家无事便想着做些针线活计打发时候,刚做了没几针,就听窗外吵嚷声传来。

    玉娘支了窗子往外瞧了瞧,但见小荷扯了寿安进了上房院,秋竹平安都左右,好不热闹,这才想起,今儿是平安兄弟寿安娶媳妇儿日子,却怎牵连上小荷。

    正疑惑间,小荷已扯了寿安进来,到了外间屋,扑通一声跪地上:“娘与奴婢做主。”

    玉娘瞧了秋竹一眼,秋竹这个恨啊,盯着盯着都没盯住这小淫,妇,白等让她勾了寿安去,却不见她声张,想来只等着今儿要大闹一场,前头还不见她,只等媳妇儿进来,要拜天地了,这j□j才忽钻出来一把扯住寿安道:“你这没良心汉子,要了奴身子,这会儿却要娶旁妇人,今儿你若敢拜天地,奴一头碰死这里。”

    一番话说众人皆惊,秋竹怕事儿闹起来不可收拾,忙寻个婆子先引着娘子进屋里去守着,莫想不开出了什么事,这里头来开小荷。

    平安拽着他兄弟去了一边问:“到是怎么回事,莫不是真沾了小荷身子?”

    寿安想起前几日,二门边上撞上小荷,瞅见四下无人,小荷凑到他耳边嘀咕几句,邀他过了晌午去后头二娘院里一会。

    寿安先是怕人撞见,主子知道要治罪,却想到小荷那眉眼儿身子,只觉燥火窜上来,琢磨若得那丫头入捣一回,死也值了,火气上来哪里忍得住,暗道自打二娘成了死鬼,那院子便少有人去,平日连个人影儿都无,遑论如今正热,晌午时分,便那些洒扫婆子都猫自己屋里,轻易不出门,怎会撞见什么人。

    思及此,胆子大了起来,眼瞅过了晌午,寻个机会进了二门,直奔二娘那院子来,到了那院二恶,见远门未上锁,便推开院门走了进去。

    一进去便见小荷俏生生坐院子侧面那架秋千上,虽是半旧衫裙儿,却裹得腰肢细细,胸前一对乳高耸起来,仿似要破衣而出一般,勾人非常,眉眼冲他一挑:“还不进来莫不是想让人知道。”

    寿安听了忙往前走几步,却想院门未关终是不妥,回身把院门严严实实关上,到了小荷跟前,见她杏眼桃腮,勾寿安火气上来,搂着她便亲嘴。

    这小荷却推了他一把,咯咯笑了几声:“你这没情意汉子,倒真敢来,不是说要娶陈家村媳妇儿了,还来与我沾惹这一水作甚?”

    寿安这会儿正来兴,哪管什么媳妇儿,再说他那媳妇儿生五大三粗,黑大汉一般,哪里比上这小荷,骨肉身软,若弄上一回,这辈子也不冤了。

    想到此,哪里肯放过她,板着她膀子道:“哪有什么媳妇儿,若今儿由得我弄,你就是我媳妇儿。”说着便要撩她裙子,却给小荷避了开去:“你们男人这会儿说好,只是未到手罢了,若真由了你,过后不定就把奴丢到脖子后头去了。”

    寿安一听她这般说,哪里顾得什么,扑通一声跪地上:“你若不信,待我赌个毒誓,过后若负心,我寿安死无葬身之地。”

    那小荷听了才不言声了,寿安见她脸色,知道应了,顿时欢喜上来,起身过来搂着她按秋千上,便去扯衣裳。

    这小荷天生淫,妇,买进柴府之前已破了身子,为着勾住寿安,使出手段来,由着寿安把身上衣裳脱了个清净,光赤赤着身子,玉臂扶着秋千索,两只细白腿儿劈开,寿安何曾见过这等阵仗,眼里只瞧得见这丫头粉白身子,胸前软绵绵两团,腿间郁葱葱一弯,早不知今夕何夕了,脱了裤儿便入了进去,一气胡乱狠撞,呼哧呼哧力气大倒似头小牛犊子。

    小荷给他入浪上来,也不敢大声叫唤,呜呜咽咽跟那发,情母狗一般,弄了两回才得爽利,寿安燥火消退,忽清醒过来,便定下媳妇儿再不如意,过两日也该进门,他却与小荷做下这等事,若她闹出去岂不麻烦。

    却又想这小荷早不是囫囵身子,刚跟她弄了两回,如何还不知,不定跟几个汉子入捣过,自己与她弄一会有甚大不了。

    想到此,倒放了心,暗道便自己娶了媳妇儿进来,这小荷只便还府里,倒便宜了自己,要不说平安总说他这个兄弟糊涂呢,想小荷也不是真浪难受,非要勾了他来入捣一番,若不是想缠住他,哪有今这番便宜让他沾。

    寿安以为自己得了便宜,殊不知正是祸事根由,今儿他娶媳妇儿喜堂上,小荷便闹了出来,平安这会儿想起前事不免有些悔,却忽想到,若经此一闹,能不娶那丑丫头,改娶小荷进门,岂不因祸得福,虽说小荷早不是女孩儿,却生着实好看,便与他哥道:“我本要娶小荷进门,奈何你跟娘只是不依,非与我定下陈家村那丑丫头,我与小荷彼此中意,便做出甚事来,也是你们逼我。”

    这平安不听则已,一听怒火窜了一房高,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寿安一边脸立时肿了起来,却仍不解气,挥手又打过来,寿安一缩身子躲了开去,他娘见了,忙过来拦寿安跟前道:“今儿是你兄弟好日子,什么话儿不能好好说,非要动手不可。”

    平安一跺脚道:“娘还只管护着他,做下如此荒唐丑事出来,该当打死才是。”说着一伸手把寿安从他娘伸手提溜了出来:“你糊涂不要命莫牵连上我,你倒是想好,以为自己跟她干了那事,就能娶她家来,跟你说过多少回,爷忌讳府中小厮跟丫头勾连,你这事出来,还妄想娶她家来,爷一顿板子把你赶出柴府去都是好。”

    寿安听了,心里凉了半截,道:“我二人彼此中意,爷如何不成全。”

    平安冷笑一声:“彼此中意,你当你是谁,便你中意她,她可中意你,让人算计了还不知,哪天糊涂死了也活该。”

    她娘听了早唬不行,也知今儿这事不好善了,忙求平安,平安叹口气,寿安耳边道:“你想死想活?”

    寿安这会儿也才明白了一些,哪里似他想那般简单,府里有规矩呢,怎可能由着他性儿来,性命当前,哪里还顾得小荷,忙道:“哥救救兄弟。”

    平安恨不得就丢下他不管才好,终是亲兄弟,与他道:“这般这般,便挨上一顿板子也比赶你出府强。”

    那边小荷见平安兄弟这边不定商量什么,暗道不好,这平安两口子死活瞧不上自己,如何肯让自己嫁给寿安,不定又使什么计,几步过去,揪住寿安唬他道:“若你不认自己做下之事,便跟着奴婢去上房寻娘做主公断。”说着揪住寿安往外走。

    小荷原想,这事若闹到上房,自己便嫁不得寿安,他也甭想落好,指定要怕了,只他怕了,以平安两口子府里体面,若肯求主子,自己嫁给寿安也不难。

    何曾想,她揪着寿安去上房,平安两口子拦都不拦,不禁不拦,还跟着一道进来,小荷不免有些虚,却到了这般时候,也只能硬着头皮进了上房,

    先一步跪地上道:“那日奴婢从二娘院门口经过,不防撞上寿安,他把奴婢哄到了僻静处,强着奸了奴婢,只说赶明儿禀明主子娶了奴婢家去,不防今日他要与旁人成亲,奴婢清白身子给了他,日后该当如何,求娘与奴婢做主。”

    寿安听她这般说愣了愣道:“明明是你勾我前去,怎说是我奸了你,再说,你还有甚清白身子,早不知跟多少汉子有事,都赖到我身上却为那般。”

    寿安此时听了小荷话,方知他哥说对,这丫头不定是算计自己呢,玉娘听了暗暗皱眉,这寿安之事,她听秋竹略提过一些,虽是平安亲兄弟,却是个糊涂脾性,便如此,这小荷应瞧不上他才是,纵是怕自己把她卖给那媒婆子,如今这些日子,不见媒婆来府里走动,想她早定了心,既定了心,如何还瞧得上寿安,这丫头眼高心高呢,这会儿千方百计使出手段赖上寿安却是甚缘故。

    玉娘目光她身上略扫了扫,这几日不常见她跟前走动,倒仿似以往多了几分风情,那胸,那腰,玉娘目光落她腰上,腰上坠着个荷包,那荷包式样还罢了,那料子却不差,玉娘瞧了半晌,又见她头上插着一支金裹头簪子,不像是她该有东西,心里有数,这小荷便有奸夫,也不是寿安,不定是奸夫那里成不事,故此缠上寿安来顶杠,只这奸夫到是那个,却令人费猜疑。

    玉娘忽脸色一变,莫非是柴世延暗里与小荷有了事,却又摇头,若是柴世延哪用得着掖藏什么,当初自己把小荷送到他手上,他也未收用,这般偷偷摸摸作甚,若不是柴世延,她头上那根簪子,腰间那荷包却不是寻常小厮能有东西,除了柴世延还有哪个。

    忽瞥见小荷鬓边那朵芍药花,粉嫩嫩似刚摘下来一般,想府里便种了芍药,也只后头园子里头,如今未完工,工匠都里头,相隔围帐也未撤去,府里丫头怎会去后头摘花来戴。

    思及此,倒让她想起一事来,那日晨起,后头帮着休整花园子阮小二给了秋竹一篮子花,她让秋竹把剩下拿到外头去与丫头年轻媳妇儿子们戴,过后自己去了陈府,道上秋竹与她道:“刚奴婢拿了花出去,寻一圈寻不见小荷那丫头,出了上房院,倒撞上她慌慌张张跑进来,见了奴婢,手忙背到后头去了,鬼鬼祟祟样儿瞧着让人来气,奴婢还道她藏甚好东西,过后婆子与奴婢道,不知小荷那丫头从哪儿得了两朵大红芍药花,藏藏掖掖缩到她自己屋里去了,倒是生怕人抢了她一般。”

    玉娘这会儿见小荷鬓边芍药花,却忽想起这些事来,那篮子花她尚记得,一共只一朵大红芍药花,柴世延挑来簪自己头上,小荷如何又得了一朵,可见不是那蓝子里,若是另外寻来,也只有一个人了。

    思想通透,玉娘暗暗心惊,莫不是那阮小二跟小荷勾一起成了奸,情,若果真如此,柴世延可不成了引狼入室,又想柴世延那几个相交朋友,哪有甚正经人,莫不都是傍依着他吃喝嫖赌之辈,若果真如此,这事却不能宣扬,宣扬出去成了什么。

    念头至此,便吩咐道:“平安你先带着你兄弟院里候着,待我底细问问小荷。”

    平安带着他兄弟出去了,屋里只剩下玉娘秋竹跟地上跪着小荷,小荷一见这阵仗,心里不免有些虚上来,玉娘瞧了她一眼,道:“我也不问你旁事,只问你这头上簪子跟腰间荷包,可是从何处得来?”

    玉娘这话一问出口,小荷脸色变了变:“这个,是,是奴婢东西。”“你东西?”玉娘忍不住冷笑一声:“你何曾有这些东西,我怎不记得。”

    秋竹盯着她头上簪子半晌,忽道;“这簪子奴婢仿似哪里见过,想起来了,那日撞上阮二爷与我那篮子花,见他头上有这么一支。”

    苏荷冷哼一声:“若是他倒不难猜了。”

    小荷心里悔肠子都青了,这簪子荷包确是阮二爷与她,她先头也怕旁人瞧出来,不敢戴,后见旁人不注意,也便戴身上。

    再说这阮小二,自打柴府里帮着整修花园子,嫌弃日日来去麻烦,索性也不家去了,寻了铺盖来,直接住了花园子里沁香斋中,想这阮小二也是惯喜风月纨绔子弟,这一下素净了些日子,怎保住干净,便想着勾个丫头媳妇儿来干事。

    只这柴府里规矩大,丫头只二门里,隔着围帐,瞅一眼都不容易,倒是前头有几个小厮媳妇儿,隔三差五来后头走动,摘花斗草玩耍,却没一个入眼,不防这日隔着围帐瞧见了小荷,见这丫头生风流婉转,行动坐卧自带一股风情,比那院中粉头也不差什么,便起了淫心,隔着围帐用言语挑逗与她。

    这小荷哪里不知他是谁,虽生不算体面,却是爷朋友,又岂是那些小厮能比,与他言语答和嘲戏,都有了意,只碍于无机缘相会。

    这肉嘴边上吃不着,阮小二如何不急,想了两日,咬咬牙舍了块碎银子与那巡视婆子,那婆子得了好处,便睁只眼闭只眼,不大往后头来。

    得了机会,便与小荷沁香斋里成了j□j,这阮小二倒不曾想这丫头是个天生淫,妇,弄起来爽利非常,一来二去,便想寻个长久j□j,正赶上小荷求他要了自己去,说大娘要把她卖给媒婆子,嫁与兖州府外刘员外。

    阮小二又不呆傻,柴世延甚样人,若给他知道,自己与他府里丫头有了j□j,不定要收拾了自己,前头可不有个周养性当例子吗,哪敢开口要小荷,知她与寿安之事,便道:“此时要你出来却不妥当,我先教你个法儿,不若你先嫁了寿安,留府里,你我来往也便宜,且等日后再寻机缘,爷给寿安几两银子,要了你家去,让他再另娶一个婆娘,岂有不乐意。”

    这小荷给他说迷了心,竟应下了,故此设下风流局来勾寿安,只不想,却因一时虚荣,簪子荷包上露了行迹出来,这可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贪着便宜吃大亏。

    作者有话要说:因从未尝试过写纯古言,所以写起来磕磕绊绊,毫无激情,下本决定回归穿越,写皇上跟穿越女折腾日子《三娘》这本会月底前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锦帷香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欣欣向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欣欣向荣并收藏锦帷香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