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阮小二把小厮赶了出去,躺炕上越想心里越恨,想自己何时吃过这般亏,气心口疼,挣着起来,唤他婆娘寻纸笔来休书一封,叫他婆娘使家人送至柴府。

    他婆娘劝道:“想这高青县里,哪个不识你,他既敢如此,定是有些来历,说起来不定是你吃醉了酒才惹下这番祸事,只当咽下这口气过消停日子便了,却又求到柴府做甚,真生出大祸来怎生是好?”

    阮小二不听还罢了,听了气上来,炕上抬腿一脚把他婆娘揣地上:“偏生娶了你这么个混账没用蠢妇,你懂什么,若今儿咽下这口气,你阮二爷岂不成了高青县笑话,日后可如何外头行走,若不报今日之恨,白活世上一场,去使人送信儿,若迟些可不又找打。”

    那婆娘见他这般不听劝,也是无法,只得出去使小厮把书信送去了柴府,那小厮到了柴府把书信送上,柴世延瞧了问他:“你家二爷可还好?”

    那小厮忙道:“昨儿夜里那桥上冻了一宿,哪有个好,家来躺炕上便动不得了,顺财一早去请郎中,也不知怎这般凑巧,县里郎中不不,有事有事,竟半个也未请来,倒寻了个瞧牲口来给二爷瞧病,二爷恼恨上来打了顺财一顿赶了出去,心里气不过,便休书一封让小送来,想寻柴大爷扫听扫听那家底细,回头我家二爷好了,再去寻他晦气。”

    柴世延听了不禁暗暗冷哼,这阮小二倒是个属母狗,许进不许出,拿银子手倒,这会儿求到自己门上,只空口白话,当自己是他爹不成。

    想自己若说那是武三娘,这阮小二如何敢再去惹事,恐躲都躲不及了,倒不解气,若自己说个旁寻常人家,这厮是记仇,过后岂能不寻过去,若他再寻过去,惹恼了那武三娘,哪有他好,倒省了自己事。

    想到此便与那小厮道:“还用甚扫听,高青县统共多大地儿,河沿边儿那个院子原是个内官产业,后听说卖给了个外乡来客商,有甚根底儿,不过就是做买卖外乡人罢了,这一两年也不见有人住,却不知你家二爷怎就撞上这档子事。”

    那小厮听了这话,忙家去与阮小二说了,阮小二想想也是,这高青县从南往北,从东到西哪有不识他阮二爷,若不是外乡人怎敢这般放肆,这高青县里若让个外乡人欺负了,以后还有甚脸面,只这会儿让他多活两日,待缓过来让他知道二爷手段,还有那些郎中,敢推脱不来,回头让他们挨个跪自己门前。

    按下这些心思,便不急一时,这阮小二虽受了一夜罪,好时节入夏,也不过着了些风凉,便郎中不来瞧,灌下两碗姜汤驱了寒气,修养两日便缓了过来。

    炕上躺了两日,哪还憋得住,第三日一早便起来便要去河沿报仇,却想家里小厮虽有两个,却都是十三四大小,如何唬得住人,思来想去,便想起街上一个泼皮唤做二狗,自小死了爹娘,后不知哪儿学了些拳脚,回了县里,纠结了几个无赖汉子街上常与人做些出头之事。

    阮小二使小厮去唤了他来,与他这般这般说了一遍,说完取了一两银子出来道:“这事做成,这银子便赏了你。”

    阮小二事县里头谁个不知,这二狗自然晓得,也怕招上不好惹角色,忙问:“那院子里住甚么人,二爷可扫听清楚了?”

    阮小二道:“哪里是什么人,不过是个外乡做买卖,倒敢咱们高青县来逞霸王,若让他得了意,日后还有甚脸面,你莫怕,只听着二爷令,你们便冲进去与我砸个痛,捉了那白面小子出来,他怎样摆布爷,依着样儿摆布他一回,方解爷心头之恨。”

    那二狗又道:“这般作为,若他告到衙门里,小岂不要吃官司。”

    阮小二道:“衙门上下哪个与二爷不相熟,便咱们县太爷也是柴府亲戚,柴府哪里二爷早垫过话儿去,打点了清楚,出了甚大事有你家二爷兜着,你怕何来。”

    这二狗才放下心来,暗道倒是一桩便宜买卖,想既是外乡做买卖,家里定然少不得银子东西,阮小二既说要去他家闹事,趁机拿些银子出来有甚难,这一番事既得了阮小二好处,又得了银子东西,岂不是大大好事,便过后那家告到衙门里,有阮小二跟柴府前头打点,与自己甚干系。

    想到此,不禁喜上眉梢,一摞胳膊道:“二爷稍带片刻,待小寻了那几个兄弟过来,与二爷出了这口气便是。”

    说着出去叫了三个汉子来,阮小二一见那三个汉子个个生膀大腰圆,黑脸虬髯,一瞪眼赛过那庙里金刚,比那夜把他吊桥上两个汉子还魁梧多,心里便有了底。

    收拾妥当,一行人便去了河沿儿边上,这阮小二本就是为找回面子,哪会藏着掖着,这一路行过去,只差没敲锣打鼓了,县里百姓见阮小二打着头,后面跟着二狗几个泼皮汉子,手里拿着老粗棍子,直奔着河沿上去了,便知要去报那日之仇,均交头接耳传话出去,待阮小二到那河沿院子跟前,已有不少听见信儿来瞧热闹人,却不敢凑近,只远远立那边儿瞧上。

    阮小二正是让这些人来瞧他怎么报仇出气,心里也不恼,到了那院子跟前,见两扇门闭紧紧,想起那夜之辱恨上来,上去抬脚便踹,未想那门甚结实,他踹了几脚未开,末了从里头开门出来个婆子。

    阮小二见出来个人,一招呼二狗几个一拥而上,闯了进去,这刚一进去便听见身后咣当门关上了,阮小二等人愣了愣,抬头只见院子正中台阶上坐着一个人,。

    阮小二瞧清楚,可不正是那夜粉面小生,着实生寻常,却一件雪缎袍子穿身上,肤色比女子还要白皙晶莹,倒越发显出几分雌雄莫辨风姿来,斜靠椅子上,瞅着他目光是闪闪,仿似含着几分笑意道:“你倒是不怕死,莫不是桥上吊了一宿不过瘾,这会儿又寻来想再挨上一回。”

    说着目光扫了他后头几个一眼道:“这几个蠢货是你带来帮手了,想怎么着,单打独斗还是一起上,算了,还是一起上吧,老娘没耐烦跟你们磨蹭。”

    老娘?阮小二那夜吃大醉,倒记不得她自称老娘事,还只当他是个男子,这会儿见她自称老娘,不免上下打量她一遭,却嘿嘿淫,笑几声道:“二爷还当是个不知死小子,原来竟是个妇人,想来不知二爷名声,若今儿你跪二爷跟前陪个礼儿,伺候二爷爽利一回,哪日事咱们揭过去……啊……”阮小二话未说完,忽一个东西飞过来打嘴里,疼他惨叫一声,忙去摸带着石头子掉了两颗牙,却不知是谁出手打。

    不觉恼上来,啐了口唾沫地上招呼一声道:“这淫,妇不晓事,你们几个让她知道知道二爷手段。”

    二狗几个听了,一拥而上,却齐齐惨叫着摔地上,不知从哪儿钻出两个汉子来立那妇人跟前,飞脚把二狗几个踢老远,正是那夜把阮小二吊桥上两个汉子。

    阮小二见这架势,不禁倒退了几步,暗道莫不是真有来历,刚他却瞧得清楚,这两个汉子身手可不像寻常会些拳脚而已,且一招就把二狗几个踢这半天起不来,可见手段。

    阮小二心里怯上来,暗道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是先跑了再说,想到此,莫转头想跑,刚跑到门边上,不知那汉子怎生这般,堵他身前,脸上毫无表情看着他,抬起脚来一脚把他踹飞了出去,直直摔院子当间儿。

    阮小二疼直哎呦,却忽听那妇人道:“每次都是你们出手,还有狗屁乐子,让我过过瘾能死人啊。”

    那两个汉子躬身道:“夫人玉体岂容他人冒犯。”

    “玉体?得了吧,少拿你们那套对付老娘,给我闪边儿上去。”

    见那两个人不动,那妇人冷哼一声:“合着我话都不听了,还是我把你们主子叫来才成。”那两个人显然对这种状况习以为常,扑通跪倒地:“夫人若如此,奴才只能以死谢罪。”说着真个抽出腰中宝剑,那架势真要自刎。

    那妇人见了忙喊一声:“成,成,我怕了你们行了吧,老娘怕了你们,一哭二闹三上吊,这招是不是跟你们家主子学啊,学还挺。”

    那几个人仍是没什么表情,阮小二看到这儿会儿,终是明白过来,这哪是什么外乡客商,这位是真阎王,且嘴里说是官话,莫不是京里头哪府贵眷,来此游玩耍乐。

    想到此,汗都下来了,一咕噜爬起来,忙着磕头道:“小真不是有心冒犯,姑奶奶且绕过小这回。”

    那妇人听他求饶,倒笑了一声:“刚还有点儿人样儿,怎么这会儿就软了。”忽抬头瞧了瞧天儿:“今儿老娘心情不好,想练练箭法。”说着跟那两个大汉道:“我不动他们,练箭总行了吧!”

    那两个汉子这才站一边儿,阮小二瞧着这妇人那目光,忽然后脊梁一阵阵冒冷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锦帷香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欣欣向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欣欣向荣并收藏锦帷香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