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玉娘听见说阮家之事,只道是柴世延手段,不免与柴世延道:“既知他不妥,只不与他来往相交便是,也用不着这般摆布他,却有些过了。”

    柴世延道:“他是自己寻死与爷甚干系,你且莫理会这些,你哥哥哪里如何了,这两日事忙倒未去瞧他。”

    说起陈玉书,玉娘眉目舒展,忍不住露出一丝欣慰之色,当日一梦起因,思想起幼年之事,念着兄妹之情,把她哥哥陈玉书救回陈家,玉娘心里也不知是对是错,虽幼时她哥哥秉性纯良,但后来却是一个沉迷酒色糊涂之人,只知听任妇人之言,不明是非道理,干出那些事来,如今想起来尚令人忍不住恼恨,若助他熬过死劫,过后仍不悔改,岂不枉费了自己一番心意。

    前儿两日听见说他好了不少,便坐轿去瞧他,进了陈家见了他,倒令玉娘止不住心酸,这一程子算起来有几月不见,倒不妨他哥成了这般,脸色青黄,身上瘦成了皮包骨一般,虽收拾干净清爽,哪还有往日半分精神,这还是缓过来样儿,当日那庙中不定什么样儿呢。

    陈玉书给柴世延带回陈家,那两个婆子又是药又是饭,每日静心伺候着,不过几日便回缓过来,想起自己糊涂,听了妇人之言竟要害自己亲妹子,如今落得这般,若不是玉娘,这会儿不定早奔了黄泉,尸首都不知何处安葬。

    越思越想心里越发愧悔难当,及到好了些,有心玉娘跟前认个错,却又着实无脸见这个亲妹子,不想这日玉娘倒先来了。

    一见玉娘,陈玉书忙立起来,也不管旁边婆子丫头小厮跟前,扑通一声跪倒地:“玉娘大量,哥,哥……”说着竟无论如何说不下去,只落下泪来。

    玉娘哪里受他跪,忙让平安扶起他道:“只哥知悔改便是了,玉娘如何受得哥哥这一跪,岂不要折煞玉娘。”

    陈玉书虽给平安扶了起来,却道:“妹子便受不得哥跪,咱们陈家祖宗牌位总受得,妹妹既来了,瞧着哥祖宗牌位前磕头悔过,也做个见证。”

    玉娘暗道这倒理儿,于是跟他哥哥进了后头祖先堂来,秋竹点了香,递陈玉书手里,陈玉书三炷香手,跪正中道:“祖宗上,不肖子孙陈玉书下,承继书香之族,却不思读书进取,终日只知酒色纨绔,听信不贤妇人之言,铸成大错,好祖宗保佑,妹妹不计前嫌,才使玉书重得活命,定会悔改,重振家业,以此立誓,若再胡为,教玉书天打雷劈不得好死。”说着磕下头去,把香插香炉之上。

    玉娘见他这般,才算真放了心,兄妹俩重进了屋去,玉娘与他道:“哥既真心悔改,想来祖宗有灵,定会庇佑我陈家,只哥哥想重振家业,却从何处入手?”

    玉书道:“妹妹也知,哥自幼不喜读书,便从这会儿再用功呢也于事无补,倒是当年机缘巧合跟咱们邻居老郎中学了些识草药本事,虽不会瞧病,草药倒是识一些,哥想不若开个药铺子倒是个营生。”

    玉娘听他这般说,这心才真正落了地,想他定不知琢磨了几日,才想起这个来,当年有个外乡郎中走到高青县来,不想得了场大病,身上钱使一文不剩,给店家赶出来沦落至陈家村,就村头破瓜棚里落脚,正赶上寒冬腊月扬风搅雪,险些没冻死,是她祖父吃酒家来,瞧见他躺村口,让小厮抬了家来,救了他性命,与他些本钱,赁下陈家旁边临街两间门面开了个药铺子。

    玉娘记着小时候她哥倒常去哪里玩耍,后那郎中思念家乡,辞了祖父家去,那药铺子就归了陈家所有,祖父不善买卖经纪,后折了本钱,无奈何才收了起来。

    如今她哥哥提起这事,玉娘倒也记了起来,倒是个可行营生,又问他:“想何处开铺子?”

    陈玉书道:“咱们家前头门楼子做营生倒便宜。”玉娘听了暗暗点头,道:“你且莫忙,待我家去与爷商议过再说。”

    这会儿柴世延问起来,玉娘便把他个要开药铺子事与他说了,柴世延道:“可见是真改了性子,倒思量起正经事来,你家那宅子守着官道不远,且四周不少村子,人口也多,若近处有个药铺子抓药瞧病,谁还车马劳顿跑到县里头折腾,这药铺子开起来不难,倒是要寻个郎中坐堂才是。”

    玉娘道:“我也是这么想,这事还需爷帮补着些,横竖我哥哥若得个正经营生,好过他去外头荒唐胡为。”

    柴世延听了笑道:“你莫再忧心,想来这一番他果真悔改了,这些事也不用你说,回头帮他一一收拾妥当就是了。”

    这里应着玉娘,次日便寻了两个能干伙计去了,没几日便收拾出来,陈玉书见药柜子等物均已齐备,心里头欢喜,也顾不得身子刚好些,寻柴世延借了本钱带着个伙计进药去了,连来带去半个月真把药铺子开了起来。

    柴世延本说借什么?不过二百两银子与了他,也未便宜外人,却他这个大舅子真个换了个性子,执意要写借据,连同那宅子一共五百两,写下三年内连本带利归还,柴世延无法,只得由着他,过后却真给陈玉书干出些名堂来,日后倒亏了他。

    此是后话,暂且不说,却说时光迅速,转眼便是六月底,柴府花园子也修妥当,撤去了前后帷帐,寻了这日一早,日头还未上来,凉时候,玉娘跟着柴世延去逛园子。

    到了后头,玉娘只见原先那堵后墙不见了影儿,给一弯粉墙替了,粉墙边上两扇朱红门上着锁,婆子过来打开,推开门,扑面而来一阵香气,不禁道:“也不知是什么花这般香?”

    柴世延道:“想来是山石洞子上头荼蘼。”

    夫妻俩迈脚走了进去,过了门便是一弯石子路,晨露未散,那石子路上沾了晨露不免湿滑,玉娘不防滑了一下,柴世延忙伸手扶住她道:“娘子却要小心些才是。”

    玉娘见自己手给他握掌中,身边秋竹婆子都瞧眼里,忍不住脸一红,忙抽回手。

    柴世延道忍不住一笑,知她素来脸皮薄,也便不再逗她,跟着她走了过去,转过小路果见前头一架荼蘼,搭那边假山洞子上头,开得正好。

    穿过山石洞,那边才是正经花园子……夫妻两个逛了足一个时辰,眼瞅日头上来,暑热蒸腾,便那边临松阁楼上坐了吃茶。

    这临风阁,是原先许家便有,阁前有两颗积年松柏直挺挺立哪里,偌大树冠伸展开来,正好遮住日头,且四周通透,柴世延令人把四下窗子打开,只听一阵风过松涛阵阵,凉爽非常。

    玉娘瞧了一会儿外头风景道:“咱们这花园子倒是修好,只我心里总有些不安稳。”

    柴世延听了问道:“有甚不安稳?”

    玉娘道:“常言道树大招风,财不露白,想你不过一个白身,府里盖这么个花园子,恐有心人瞧了去不妥。”

    柴世延道:“你不知朝廷文书已然发下,想不日便到县里,到时爷得了前程,还怕谁来,莫胡思乱想,只一心与爷生个子嗣,承继柴家香火,将来封妻荫子,指日可待。”

    正说着平安蹬蹬跑上来,道:“爷着去,前头陈大人来了,拿着吏部文书呢。”

    “哪个陈大人?”平安道:“是工部陈大人。”柴世延听了忙嘱咐了玉娘几句,匆匆去了,到了前头果是陈大人。

    陈大人见了他笑道:“柴员外大喜了。”说着把公文扎告拿出来与他道:“早便报了上去,不想今日才下来,正巧本官来高青县,便亲带来与你。”

    柴世延见了那扎告上写千真万确,心里头欢喜,忙跪下与陈大人磕头道:“小谢大人提携之恩,日后若有驱遣当万死不辞。”

    陈大人忙扶起他道:“说什么驱遣,只这提点刑狱乃是大事,且记得为民做主才是……”说了一番场面话才去了。

    次日柴世延去提刑衙门下了文书,便府后头花园里张灯结彩,大开宴席,招待那些来道喜宾客,一直热闹了三日方罢。

    这一番柴世延官服加身,一时风光无二,还道是自此一步登天青云直上,哪料想这官场险恶,稍有差池便是举家灭族之祸。

    却说堪堪到了八月中秋,柴世延正上房与玉娘商议花园子里过节之事,忽平安进来道:“县衙陈大人请爷去呢,说有要紧大事商议。”

    柴世延不禁愣了愣,自打上月陈继保纳了冯娇儿进府,轻易不大出门,衙门事也都交给了孙县丞,怎今儿巴巴让自己过去,倒是甚大事,听见为着陈王谋逆之事,牵连进不少京官,莫非陈大人哪里有什么变故不成,想到此,不禁忙着起来,等不及备轿,骑着马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锦帷香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欣欣向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欣欣向荣并收藏锦帷香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