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锦帷香浓 > 第83章

第83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g-->

    玉娘出了兖州府大牢,回家便跟她哥道要往京城,陈玉书大惊,忙道:“哥知妹妹忧心妹夫,只你去京城能做什么,思来想去也只陈府门路可走,却如今这般,妹妹还瞧不出吗,陈府是巴不得避开祸事,如何指望上,且你一个妇人便去了京城又能如何,况妹夫不是也说了,此事并非甚大事,京里陈大人无事,想来妹夫也可平安家来,妹妹不如家候着好消息便了。”

    玉娘听了凄然一笑:“哥当玉娘糊涂了不成,那不过是他哄我话儿罢了,如何信得实,哥莫拦着妹妹,妹妹去兖州府之前就打好了主意,便拼着一命也要救他出来,才不枉夫妻一场,况他这番祸事还是从妹妹身上起。”说着把来又与陈玉书道来。

    陈玉书何曾想还有这般缘故,叹口气道:“如此倒怨不得妹妹这般了,只你一个人去,哥哥如何放心得下,还是我们兄妹二人走一趟吧!”

    陈玉书又道:“既说去便不可耽搁,收拾妥当,明儿一早便走,这会儿妹妹当随我去后头祖先堂里给祖宗上三炷香,也请祖宗庇佑。”说着话儿兄妹俩去了后头。

    到了祖先堂,陈玉书跪地上磕头,一个头磕下去,却听咚一声响,静寂夜里,分外清晰,以往倒未意,如今听来,倒似下头是空一般。

    玉娘忽得想起祖父那几个字,堂前三步,磕头跪拜,祖宗有灵,过去量了量正是三步,莫不是祖父这下头藏了甚东西不成。

    想到此,遂跟哥哥说了,陈玉书愣了愣,低头用手敲了敲,果然是空,抬头瞧了瞧上头祖先牌位,陈玉书又磕了一个头,才唤了平安进来,两人把地上青砖起了,见下面一个坑里用土埋着什么东西。

    拨开土见是个坛子,陈玉书想拿出来,却不想那坛子甚有份量,他一个人鼓捣老半天都未弄出来,白等又把旁侧砖起了,跟平安两个一起才把坛子挖了出来。

    陈玉书端详了那坛子半晌,见是个缠枝青瓷坛子,跟玉娘道:“这物件我怎么瞧着有些眼熟?”

    玉娘道:“可不正是祖父屋里摆架子上,原是一对,哥幼时淘气摔了一个,为此还挨了父亲一顿打,祖父把剩下这个收了起来,后也未曾见过,却不想埋了这里,哥瞧瞧里头倒是什么物件儿,祖父留下这个必有因由。”

    陈玉书点点头把盖子打开,不禁愕然,伸手进去拿出一个金锭子来,玉娘也愣了,怎料想竟是这个,忽又想起祖父留下那几个字,却仿佛明白了几分。

    想祖父一贯居安思危,当年常与她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如今还历历目,祖父一生谨小慎微,早忧心哥哥不成器,如何会不思想以后,这番作为想是给陈家留后路,便真到山穷水时,有这些也不怕了,只不过祖父何时有这些存项,自己倒不知了。

    陈玉书从坛子里拿出足足十锭金元宝来,摆地上,金光灿灿晃人眼:“哥哥元贝还忧心,咱们这趟去京城盘缠自是没什么,只这人情打点儿,恐要使唤不少银子,哥这里虽有些,却怕不足,寻常礼儿京官眼里怎瞧得上,有了这些金子还愁什么。”

    玉娘忙道:“这是祖父留与哥哥,怎好这般使唤。”

    陈玉书道:“妹妹说甚话,若不是妹妹妹夫,这陈家宅子早不知落何人手里,莫说这些金子,便玉书命也早没了,得妹妹妹夫不计前嫌,救了玉书性命不说,还将陈家祖宅重给了我,哥哥这才有改过自机会,如今这番可不都是妹妹妹夫赐予,便倾家荡产若能救得妹夫回转也应当。”

    玉娘泪落了下来,何曾想过一念之仁,倒指望上哥哥,到底是亲兄妹,与旁人不一般,两人收拾妥当,重又跪下磕了头,次日一早,赶着马车奔了京城。

    恐耽误了大事,连夜赶路,三日便进了京,也顾不得瞧京城繁华街景,兄妹寻了个客栈落下脚边商量着如何。

    陈玉书道:“虽陈府指望不得,如今也只得依仗那府,说起来总还是沾着亲,又是性命相关大事,便要避嫌,略指引条门路也不难。”

    玉娘却摇摇头道:“嫂子既把缘由知会了玉娘,便仁至义了,这也怨不得陈府,大祸临头,谁不知躲避,还往上凑不成,说到底儿,咱们跟陈府也算不得甚正经亲戚。”

    陈玉书道:“如此,妹妹莫不是真要去告御状不成?”

    玉娘抬手摸了摸自己肚子,摇摇头:“妹妹也不是蠢妇,那不过是一时气愤之言,这也不是戏文里故事,想告御状便能告成。”

    陈玉书听这不成那也不是,不禁道:“妹妹倒是怎生个主意?”

    玉娘抿抿唇 ,唤了平安到跟前道:“你去探听探听武三娘府邸何处?”平安应了一声去了。

    陈玉书道:“妹妹是想……”

    玉娘也着实是没了法儿子,思来想去倒让她想起武三娘来,自己跟武三娘虽只有一面之缘,却记得清楚,且她收拾阮小二手段,高青县里何人不知,那般一个女子,如何会纵容弟弟做下这般荒唐事,若她肯见自己,陈情与她,只武宜春放手,这官司方有转机,若她不见自己……玉娘摇摇头,暗暗叹口气,再说吧!如今情势也只得走一步瞧一步了。

    再说平安,辗转扫听武三娘府邸,正京城长乐坊,想着先去瞧瞧,还未到府门前,刚转过街,就见高高围墙圈住深宅大院,足占了大半条街,远远望去,树木葱茏隐着青色屋脊,好体面一座官家府邸,远远瞧见大门处有兵甲守门,个个腰配宝剑,黑着脸仿似判官一般,莫说近前,只瞧一眼都胆寒。

    平安自是不敢往前去,瞧了瞧左右,绕了弯寻到府后供杂役婆子出入角门,等了半日,却未见半个人影出来,正要回去,却忽角门一开,平安忙躲到一边角落里瞧着来人,虽穿着婆子蓝布衣裳,却着实不像个婆子,瞧着身段仿似有几分妖娆之姿,且为甚这般眼熟。

    平安正暗暗纳罕,待那婆子转过脸来,平安不禁大惊,暗道这可真是,怎料想这里遇上她,这婆子却不是旁人,正是高寡妇。

    话说这高寡妇给柴世延摆弄高青县里住不得,扒上个汉子是京里来客商,给那汉子花言巧语哄住,还当得了造化,母女俩商量妥当,收拾细软跟着汉子来了京城。

    到了京城才知是当,这汉子哪是什么客商,却是个人贩子,哄骗了郑桂儿手里银钱,转手便把郑桂儿卖了。

    郑桂儿娘,一气之下,上吊死了,郑桂儿卖那软玉楼里接客,落得这般,郑桂儿却越发恨上了柴世延夫妻,想若不是那汉子无情,如何能落得这般光景。

    虽落得这般却有手段,机缘巧合给她勾上个六旬老头子,使手段窝盘住,赎了她出去,不敢抬进府,外头置了个小院容身。

    这郑桂儿生怕这老头子扔下她不理,使了手段出来日日缠着他干那些事,想那老汉本就是个色中恶鬼,府里妻妾成群却又外眠花宿柳,这些年早掏空了身子,哪里搁得住郑桂儿这般磨缠,虽力不从心却又贪着枕席之欢,不免用了些助兴淫,药,末了得了马上风一命呜呼了。

    郑桂儿见他死了,唬魂儿都没了,计量着若这老头子府里妻妾儿女寻来,自己哪有活路,忙收拾了东西跑了,未出京城,便给人捉了回去,打浑身没一块好肉,卖与了人贩子手里。

    还道又卖去院中受罪,不想这回倒造化,正赶上武府管事来寻粗使洒扫使唤婆子,郑桂儿故意做出一副妖娆勾人模样儿来,想那管事虽武府里当差,外人只道是好差事,那苦处却无人知道。

    说起他们府里这位夫人脾气,莫说外头人 ,便是他们府里当差下人也摸不清,先头特特寻了十几个丫头进府,使人教导吹拉弹唱,那模样儿一个比一个好看,待皇上来了,都唤到跟前伺候,后不知怎皇上大怒,把那丫头都赶了出去,还发下口谕,从今后武府不许再有丫头,只让婆子小厮伺候。

    皇上口谕一下,哪个敢不听,莫不是不要命了,从此后,武府里再瞧不见半个丫头,一眼望去不是小厮便是婆子,怎不让人郁闷。

    却不防今儿瞧见这个婆子虽瞧着有些狼狈,那眉眼儿那身段儿却掩不住妖娆,勾起这管事火来,暗道把这个弄进府去,倒可得些便宜。

    起了这般心思,便把郑桂儿买进府了,当夜趁着当差唤到跟前成了事,这真格桂儿搭上了这管事倒未做粗活,把她安置外头灶房里帮忙。

    想这郑桂儿又岂是个安分,虽得了造化,却又不足 ,想着若能勾上主子,岂不是一步登天,只皇上来时,她们这些人莫说近前,影儿都见不着,倒是宜春公子常来常往,且生俊美风流,郑桂儿未免动了勾引心思。

    这日赶上宜春公子吃醉了酒,听风阁里歇晌午,郑桂儿趁机钻了进去,正欲行勾引之事,不防武宜春翻了个身,嘴里吐出两个字来,正是个女子闺名儿,待听得清楚,郑桂儿却不禁恨得牙根儿痒痒,武宜春嘴里说正是:“玉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锦帷香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欣欣向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欣欣向荣并收藏锦帷香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