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锦帷香浓 > 6初战告捷

6初战告捷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玉娘瞧着柴世延出去,本要使秋竹拿了衣裳伺浴,秋竹却垂头道:“娘要抬举奴婢,本是造化,奈何奴婢不识抬举,倒枉费了娘心意,奴婢该死。”

    玉娘上一世临死想起生前,倒是对不住自己大丫头秋竹,未及操持她婚事,柴家便败落了,秋竹成了无主之婢,让人卖人牙子手里,后辗转听得卖与私窑之中,为保清白身子,一头碰死,真正疼她如剜了心肝一般,只那时她自身难保,如何顾得上秋竹,可怜秋竹这么个衷实心实意丫头,却落得如此下场。

    玉娘意思也不想把秋竹给了柴世延,只她不大猜得准秋竹心思,今儿却有意试她一试,见她无意,倒暗松了口气,想柴世延这厮是个短命鬼,外鬼混荒唐,末了落一个暴死下场,也是咎由自取,却牵累了柴府上下人等,好不冤枉。

    柴玉娘见她不应,便把衣裳递小荷手里,使着她去,小荷听了眉梢染上喜色,接了衣裳便去了外头厢房。

    柴世延见小荷进来,目光闪了闪,让她伺候着洗了头发,便道:“你且去吧,爷这里不用伺候。”

    小荷一怔,脸上暗了暗,不大情愿出去了,秋竹正廊下候着她呢,见小荷出来,倒颇有几分意外。

    这小荷是年前娘才从人牙子手里买来,先是想着绊住爷脚儿,省得他总去院中,便特特挑了个拔尖,过了年上,正好十四,生了一副齐整模样儿,刚来时,身子还有些没大长开,如今瞧来,却颇有几分袅娜之态。

    她自己也有心思,平日进出,喜穿紧身衫儿,对襟袄,胸前两团乳儿高高,显腰身纤细轻软,把一双脚裹得小小,走起路来摇摇晃晃,勾起爷眼色,每每她身上逗留不去。

    先想着,不定那日得个机会被爷收用,不想爷瞧上那董二姐,年前那一阵,成日院中吃酒取乐,连家门都不识了,哪还想起小荷,娘劝了多次,爷哪里肯听,白等把那董二姐纳了家来,惹夫妻生了嫌隙,冷到如今,算着得有小半年光景了。

    要说爷这心思也难猜,当初既因董二姐与娘闹了一场,不就是心里极爱,撂不下手缘故,却不想纳进府来,也不过尔尔,去了一两趟,便丢开,仍外头院中寻旁粉头耍乐,纳进来这个倒成了马棚风,也不知怎生个缘故。

    娘可不正气爷这些,眼馋逗饱,没个足时候,瞧着爷中意小荷,这会儿把小荷使进去,不就是为着成全爷,让爷受用一番,不想爷到把人赶了出来,真真让人越发猜不透了。

    既爷不用小荷,秋竹便唤了两个老婆子进去伺候,自己去灶上,依着娘吩咐,置办肴馔酒食,却也想着刚度着娘意思,哪是真心回转,不定是无奈为之,爷前脚出去,后脚儿娘脸上笑便落下来,倒令人心酸。

    只若依着娘以往性儿,哪得个好,倒惹了爷嫌,如今就盼着娘真想开了,拢爷家来,夫妻和顺,比什么不强,也省得旁妇人钻了空子去。

    柴世延收拾妥当,已是掌灯时分,迈脚一进外间,便见炕上已放了桌儿,桌上酒菜饭食好不齐整,旁侧掌了明烛,烛火下盈盈笑颜,可不正是玉娘候着他呢。

    柴世延何曾见过玉娘如此温柔顺和,倒似婚时一般无二,勾起他心思,哪还顾得什么,走过去紧挨着玉娘坐下,伸手就去拉她玉手,被玉娘躲了,轻声道:“好生那边坐去,莫我身上胡缠,外头混了一日,还不知个累,缠我作甚。”

    柴世延却爱她这等拈酸吃醋样儿,就着烛火细细端详她,见粉面上白红两色,一双明眸似恼似嗔瞅着自己,真真说不出万种风情,哪肯就此放了她去,越发凑上来,揽着她香肩,搂怀里道:“我好姐姐,便外胡混多少日,世延心里也只一个姐姐,只姐姐之前见了爷,就冷下一张脸,倒让爷心里怕了,故此躲外头,不敢家来,若姐姐早跟今日一般,便十匹马来拉,何曾拉得爷一只脚去。”

    这话儿说极顺溜,倒似说过多少遍一般,玉娘心里暗哼,嘴上却也不想轻饶他,挣开他,往炕里坐了坐道:“打量我真是个糊涂妇人不成,拿这等话儿来哄我欢喜。”

    柴世延听了,忙道:“爷哪里是哄玉娘,你若不信,待爷赌个毒誓来听。”说着便真要发愿赌誓,玉娘却伸手拦了他道:“好好,赌誓做什么,真应了如何是好。”

    柴世延见她话里心疼自己,哪能不欢喜,顺着便攥了她手掌中,凑着往里坐了坐,玉娘抽了两下手,他却偏攥紧紧,只凑近她耳边低声道:“姐姐不容爷亲近身子,玉手让爷攥攥,也算安爷心了。”

    玉娘便红着脸儿由他去了,唤秋竹筛酒,秋竹这才打了帘子进来,瞧见爷跟娘两个并肩坐与炕上,分外亲近样儿,暗暗松了口气,拿银莲花盅,斟满两盅。

    柴世延正恨不得与玉娘两个亲近,哪容旁人前,便接了秋竹手里银壶道:“这里不用你伺候,且下去吧。”

    秋竹瞅了娘一眼,蹲身退了出去,把门口立着婆子也唤去了外头,轻掩上明间门,只廊下候着,听里头动静。

    柴世延见屋里屋外没了人,这才端起酒盅,亲手递玉娘手里,他自己拿了一盅手,往上举了举道:“你我结发夫妻,哪有隔夜之仇,爷也知,玉娘前头都是为着爷好,怕爷外胡乱弄坏了身子,爷不领玉娘情还罢了,倒跟玉娘赌了这几月气,夫妻生份起来,今儿借着这酒,爷先给姐姐赔个不是,以往多少错处,都是爷错,姐姐大人大量,饶了弟这一遭才是,弟如今这里,任姐姐打骂出气便是,只打骂之前,先吃了这盅酒,弟方才安心。”

    玉娘虽说有意拢络他,却也未想到这般有用,暗道,怪不得人都说温柔乡英雄冢,只软着性子对他,他倒也也能听进几句,忽想到他外那些荒唐事,不免又心生厌恶,只面上却不露,暗道,既他如此,自己领了便是。

    思及此,吃了一盅酒下去,柴世延见她吃了酒,心中欢喜不禁,涎皮赖脸凑上去道:“弟知道姐姐不舍得打骂兄弟,既不舍得打,让弟亲上一口才是。”说着,搂了玉娘便要亲嘴。

    玉娘忽想他白日刚从高寡妇哪里回来,不定与那高寡妇怎样入捣了一日,哪里肯让他亲,不轻不重推了他一把道:“也不知个节制,早晚死这上头,瞧你如何。”

    柴世延吃吃笑了几声,越发要缠上来,玉娘知躲不过,却也着实膈应,便依着让他亲脸上,方推开他道:“你若还有力气,一会儿这里吃了饭,瞧瞧你那董二姐去,虽说前头我不许你纳她,你也纳了,既纳了,就不该冷着她,她一个青春妇人,又惯了热闹,哪里挨得住孤清,你又把她安置那个偏院子里,那院子挨着前头角门,她总去倚那角门望你,让外头小厮家人瞧了去却不好,她是你纳进来人,我不好说她,你私下告诉她方才妥当。”

    柴世延一听,两道眉都竖了起来,咬着牙道:“她敢勾搭什么野汉子,让爷当这个活王八,爷让她知道一个死。”

    玉娘目光暗闪,柴世延纳进几个妇人,没一个省油灯,自己前世里还想着让她们闹去,自己一边瞧着他们折腾,却忘了,她们一个个算计正是自己,自己只要占着柴家大娘子名头,哪些淫,妇便没个消停,她不犯人,人家犯她,倒不如先下手为强,至少自保无虞。

    柴世延恨恨骂了两句,方又搂着玉娘亲了一口道:“好容易姐姐饶了弟弟,还把弟弟往外赶不成,今儿正是良宵,且容弟狂狼一回才是。”说着玉娘身上揉搓几下,往下伸过手去,寻到腰间裙带勾了勾,却被玉娘挣开身子道:“今儿虽是良宵,奈何我身上不大爽利,你我这里作甚。”

    柴世延愣了愣道:“便你身上不爽利,也不碍着爷什么事。”

    玉娘瞪了他一眼道:“且饶了我这一遭,去旁处歇着是正经。”说话儿,陪着他吃了几巡酒,催他吃了饭,打点着拿了衣裳,送了他出去,让秋竹上了门,回转屋里。

    秋竹小声道:“娘既有心拢络,怎又不留爷,倒把爷赶出去,岂不便宜了旁人,娘小日子,可还要几日才到呢。”

    玉娘脸色微暗:“秋竹且让我再清净一宿,即便想着如此,这心里总有些过不得,明儿你寻那平安,扫听扫听那高家那寡妇,府里董二姐还好说,我是怕爷起了心思,要纳那寡妇进来,便他执意如此,也要想法儿能拖一时是一时。”

    秋竹应了,扶着她进屋睡下不提。

    作者有话要说:

    D*^_^*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锦帷香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欣欣向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欣欣向荣并收藏锦帷香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