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锦帷香浓 > 10半推半就

10半推半就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玉娘不知他怎么去了董二姐哪儿,却未留宿,想董二姐本是粉头出身,风月场里出来,是有哄汉子本事,若论姿色,却也不算特意拔尖,却不知使了怎样手段,勾住了柴世延,任自己当日如何苦口婆心劝他,也无济于事,执意要纳董二姐进府,如今想来,她与柴世延渐次冷下,以至于后来彼此连话儿都不说一句,追到根儿上,仿似是从董二姐进门时起因,后高家那淫,妇也纳进来,两个狐媚子,勾着柴世延成日荒,淫无度,白等死了这上头。

    想到此,玉娘不禁恨上来,哪里会听他甜言蜜语,这厮是个嘴里生蜜,百般好话儿说出来,什么淫,妇都勾手里,当她是那起子淫,妇不成。

    若念着这些,恨不得把他赶将出去,却想起落后晚景,玉娘压了压心里恼恨憎恶,便自己再如何,那么个娘家,她哥,她嫂子通靠不住,倒也只能依着他,或许寻个好结果,且自己前头已经想通透,做什么与自己过不去,且为着自己忍一忍为上。

    却也不想与他亲热,玉手从他手里抽出,往旁侧坐了坐道:“如此涎皮赖脸,还亏了称一个爷,我都替你臊慌,只我先头说了,身上不爽利,你若这里歇着,可得老实着,若惦记旁,也莫我这里打饥荒,趁早离了我是正经。”说着,没好气瞥了他一眼。

    这话儿玉娘以往也常说与他,也不知是不是婚那些日子折腾狠了,至后来,玉娘越发有些怵怕,常推说身上不爽利,把他拒之门外,日子长了,他便也不上赶着吃闭门羹了,后因二姐进门,夫妻拌了两句嘴,越发冷下了,追根究底,柴世延也是嫌玉娘特意板正不知情趣儿,虽是发妻,终究比不得外头那些粉,头,便外胡混。

    只这会儿,不知玉娘怎么开窍了,明明一样话儿,如今她说出来,却带着那么股子娇媚,不仅不讨嫌,反而勾柴世延一颗心麻酥酥痒痒。

    一伸手揽了她抱怀里道:“你我夫妻,情份怎与旁人一样,便不干那些事,我们夫妻拉着手说说体己话也是好,怎么玉娘,当爷是那等不知疼人孟浪汉子不成。”

    玉娘暗道,你知道甚么疼人,若知疼人,自己又怎会落得那样一个下场,只想着以后,也不好再推,熄了灯,躺帐内。

    柴世延如今正稀罕玉娘,哪里肯睡,先头还老实躺着,不大会儿功夫,手便伸进玉娘锦被中去拉她手,玉娘拨开他,他又去拉,白等玉娘不拨了,他才低笑一声,把玉娘一只小手攥掌中揉搓半晌儿,只觉滑腻腻如温玉一般,令人爱不释手,是勾了馋虫出来,胳膊伸过去搂了她腰身,便往自己这边拽,一边拽一边道:“姐姐身子弱,这半天身子还是冷,待弟弟与你暖暖身子,也省得冷了姐姐。”

    玉娘挣了挣,却哪里挣过,这厮用了些力气,揽了她腰拖了过去,倒是他被里暖和些,却也怕他胡乱上来,手推他胸前道:“既说给我暖身子,我便谢了你好意,只若再不老实,我便离了你,拿了铺盖去外间睡去。”

    柴世延听了,倒笑了一声道:“姐姐莫不是忘了我们是夫妻,怎防我防这样严实,好,好,我老实着睡觉便是。”

    说着把她抱怀里,真个闭上眼,话也不说了,手脚也不动了,玉娘略略放心,却仍睡不踏实,只被他抱怀里也不敢动,怕吵醒他,又来啰唣,迷迷糊糊听得窗外鸡鸣才朦胧睡去,只没睡多大一会儿,就被身上动静吵醒过来。

    柴世延这厮不知什么时候早把她中衣脱了,锦被下一双大手,伸她肚,兜内,忽而揉搓那两团嫩,乳儿,忽而抚弄她腰身。

    玉娘脸大红,急忙伸手推开他,拢着被子坐起来,不想这厮早把肚,兜带儿解了,玉娘一推开他,肚,兜便勾了柴世延手里,且她拢了锦被,柴世延便晾外头,她拥紧了被子,扭头去瞪他,却见柴世延手里勾着她肚,兜,瞧着她眸光如火,那□物事,撑老高,险些儿没把裤子撑破去。

    玉娘瞪了他一眼,从他手里去夺自己肚,兜,一边道:“好个没信义汉子,瞧我下回还信不信你。”

    柴世延却不给她,反而凑到鼻下嗅了几下道:“若让我给你,需当依我一件事来,若不依,便唤了丫头婆子进来也不怕。”

    玉娘不想这厮这般无赖,往常便婚时,两人何曾有过如此时候,玉娘一时不知怎样反应,又怕外头婆子听见声响进来,瞧见了,若传将出去,还不知被怎样嚼说口舌,只得压了压心火,道:“甚事?”

    柴世延道:“姐姐这薰甚么香,倒勾爷一宿未睡。”

    玉娘听了,没好气道:“甚香?我哪有甚香?不过平日里挂那几样香袋子味儿,或是秋竹昨儿薰被子香,还道你外胡乱这些日子,见了些大世面,怎如今连这个都稀罕上了。”

    玉娘这话说轻,却句句带着刺儿,玉娘如今虽要拢络他,却也着实气不过,逮到机会怎能不刺他几句。

    柴世延听了却不恼,笑着伸手把她按身下,笑道:“如今倒越发伶牙俐齿起来,不过问了一句逗趣话儿,倒招惹来你这一番夹枪带棒之言,只任你怎样说,这会儿却是明白了,姐姐心里着紧着弟弟呢,吃那些人味儿了,只姐姐若依顺让弟弟弄上一回,便外头多少妇人能放进眼里去,不是每回姐姐都闹疼,惊得我不敢使手段,倒不得趣儿。”

    玉娘听了心里也知,先前夫妻冷下,与她怵怕这事儿有些牵连,她娘去早,当年爹许了柴府亲事,成婚前,虽寻了个老婆子与她说那些,想她闺中女儿,何曾知道这些,听个影儿便脸红不行,哪里敢仔细听,那婆子说也含糊。

    待行礼进了洞房,坐喜床行,她心里还怕不行,柴世延进来时候,已吃了不知多少酒,醉里便把她按身下,腿了衣裳便入将进来,把她疼险些儿没昏死过去,却这厮醉中哪知个轻重,不定把她当外头那些粉头了,直折腾了足一宿,次日给公婆敬茶,都有些走不得,两条腿儿一个劲儿打颤,勉强撑着才全了礼,未使人笑话了去,着实怕了那事。

    有心避着,却想起临出嫁前爹爹教诲,家从父,出嫁从夫,只得依着他,心里越怕越疼,倒是直挺挺受着,哪得什么趣儿,想他也厌烦,后来便也淡了,她倒是暗暗松了口气,若不是为着以后,她恨不能与他越生份了才好。

    如今想来真真有些后怕,便垂下眼,不去瞧他,也不应他,柴世延倒是有耐心法儿,哄着她,一叠声她耳朵边上说那暖心话儿,只他说破嘴,玉娘只一想到他末了纳了那高家寡妇,便再也听不进一句去。

    两口子正这儿纠缠,忽听外头有响动,玉娘急忙推了他道:“什么时辰了,还这般胡闹,下人瞧了像什么话?”

    柴世延见她青丝散落,红晕满腮,身子虽缩锦被中,却两只雪白膀子露被外,透白圆润,好不惹人欢喜,伸手摸了两把,见玉娘红晕甚,越发添了几分明丽之色,越发爱上来,有心逗弄于她,哪里肯轻放了她去,一动不动压她身上,低下头轻声道:“姐姐若容弟好好亲个嘴,弟便放了姐姐去,若不依,咱们就这么一日也无妨。”

    玉娘不想他如此无赖,听得外头秋竹问了一声:“爷,大娘,可起身了?”

    玉娘哪里敢再耽搁,只得红着脸瞪了他一眼,不大情愿点点头,这一眼却娇媚非常,柴世延忍不住低下头去,亲她嘴上仍不足,伸了舌头进去与她砸了半晌儿,听得外头秋竹又问了一声,才依依不舍放开她。

    却凑到她耳边叹口气道:“怎偏生身上不爽利,这几日可不要馋死爷。”放了她起来,被下与她穿妥肚兜中衣才唤人进来。

    秋竹一进来便瞧见娘两腮晕红,眉眼含春,爷是脸上噙笑,不时瞅着娘,瞧这意思便没成事,也不用着急了。

    心下欢喜,伺候两人洗漱收拾妥当,外间炕上放下桌子,摆了早饭上来,两人吃毕,剩下撤下去赏了外头平安几个,正对坐着吃茶,忽听外头婆子道:“三娘过来给娘请安来了。”

    玉娘烦她,还不如二房那个丫头,倒是老老实实不寻事,这董二姐却也是个两面三刀货,哪有甚么好心,后来她与那郑桂儿勾一起,没少给自己使绊子,打量她真不知呢,懒得理会她便了。

    刚要托词不见,却瞥了柴世延一眼,暗道这汉子是个耳根子软,喜偏听偏信,也不见底下真章,只瞧面上官司,既如此,自己便要做足了面子才是,也省得他眼里落下不是。

    想到此,便道:“倒是她这般周全,请进来吧!”

    作者有话要说:

    D*^_^*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锦帷香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欣欣向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欣欣向荣并收藏锦帷香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