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锦帷香浓 > 12越发热闹

12越发热闹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见董二姐出去,玉娘暗暗瞥了眼柴世延,心里暗道,这可真是,明摆着董二姐给自己使绊子,柴世延瞧得是清楚,刚还虎着脸,瞧着要重罚一般,只这贱人委屈掉了几滴眼泪儿,心就软了,这要是背着自己,被那贱人伺候他爽利了,不定连亲娘都不识了,别提,自己这个糟糠之妻,惯来就不合他意。

    玉娘越想越觉没意思,若不是为了保命,这样无情无义汉子争什么,真争手里有甚得意之处,便好几日,转眼不定又被哪个妇人勾了去,有甚真情实意,连个好歹都分不清,倒是与他一般虚情假意儿哄着他,倒认作了好人。

    如此这般,自己不如顺着他性儿,哄他个欢喜,待得了子继傍身,他便再荒唐,哪怕跟上一世那般横死了,她也不怕,只后宅里这些妇人要底细防着些,个个没按好心。

    忽想起翠云,这些日子自己推说身上不好,不让她跟董二姐过来,这一晃,倒是有些日子不见她了,记得是个三脚踹不出个屁老实丫头,平日里赶早总是第一个来上房请安,却忽想起,这翠云可不就是今年春病死吗,因翠云死了,柴世延才又与自己打饥荒,白等纳了那高寡妇进门,如此说来翠云若不死倒可拖上一拖。

    刚想到此,便听得外头传来说话声儿,似是秋竹跟翠云院里婆子,便问了一句:“谁外头说话儿?”

    秋竹打了帘子进来回道 :“是二娘屋里赵婆子,说二娘病沉了,昨夜里是不好,忽发起了热,深半夜也没敢惊动娘,只说别是着了寒凉,灌下些姜汤下去发发汗,说不准就能缓些,不想折腾了一宿,到今儿早上却坏了,人都迷了,赵婆子这才来回话,又听说爷屋里与娘说话儿,便不敢冒失,只外头与我说了。”

    玉娘听了,忙道:“真真是个糊涂婆子,她主子都病迷了,还管什么冒不冒失,回头真有个三长两短如何是好,亏了爷这里,前因后果俱瞧眼里,不然,落后知道,不定以为我又使了什么手段,歪带他人呢,让陈婆子告诉前头惠安,让他骑马去西街雍和堂请冯郎中前来,我这里先去瞧瞧她去。”

    说着起身下炕,秋竹使了小荷去唤陈婆子,自己拿了玉娘外头斗篷与她披上身上,玉娘瞅了柴世延一眼,见他动身意思都没有,心里暗道这厮没情谊,只今儿这事不定有什么龌龊,须当与他一处去才好。

    便开口道:“好歹她是你贴身丫头,又伺候了你这些年,便性子木讷些不讨你喜欢,怎也有些情份,如今她病这样了,你不去瞧瞧,怎说过去。”

    翠云是柴夫人做主让他收了进房丫头,当初跟前伺候两个丫头一个翠云一个翠巧,翠巧性子伶俐,生肤白貌美,他自然喜欢翠巧,当年也想着收了翠巧,奈何他娘死活瞧不上翠巧,白等寻由头发卖了出去,却把翠云留下给了他。

    翠云木讷,生也平常,哪会瞧进他眼去,便是收房里,也不过当个丫头使罢了,后外蓄养了婊,子,是瞧不上翠云,半年一载也不沾一沾身子,有甚情意,近些年,是面都少见。

    如今被玉娘一说,才站起来道:“既如此,爷跟玉娘一起去瞧瞧她。”

    玉娘让秋竹拿他外头衣裳帽子,与他穿戴妥当,来两个出了门直往翠云院里去了,进了里屋,丫头拨开帐子,瞧见床榻上躺人,玉娘愣了一下,只见人病都走样儿,脸色晦暗染上一层青气,枕畔青丝是干枯蓬乱,闭着眼,气息都微弱了,露出了些许下世光景,便听见响动,也不见睁睁眼。

    玉娘忙把那赵婆子唤过来道:“莫不是你们伺候不经心,如何人病这样才去回话?”

    柴世延也是没想到翠云竟病如此厉害,打从前两年,病了一场过后,翠云身子就不大好了,听得三朝两日卧病,日子久了,也就不理会了,只他不理会,却也是他女人,哪容得下人怠慢。

    见这光景,柴世延火气上来,脸色一:“还问什么?定是这些下人惫懒,来人,把这刁滑婆子拉下去先打十板子。”

    赵婆子听了,眼前一黑险些栽倒,扑通一声跪地上,一个劲儿磕头:“爷饶命,饶命啊,非是我等惫懒,是二娘发了话,不让去回话儿,说,说……”

    说到这里,住了话头,一个劲儿直磕头,咚咚磕下去,直磕额头鲜血直流,玉娘便知她定有话说。

    让秋竹扶起她,语气略缓了缓道:“你莫怕,有话只管说来,若不说,便是你错处,挨了板子还便宜了你,若说了,果有冤枉,我来与你做主。”

    这婆子听了这话儿,眼里老泪直流,想他伺候了二娘这些年,往年纵爷再不待见二娘,也能勉强过得日子去,只自从那婊,子进门,不敢大娘跟前放肆,倒来变着法儿欺负二娘,几次三番遇上,治了气也不与人说,闷心里,日子长了,可不就成了病,二娘性子软,挨了欺负,声儿也不敢吭,便是病了,也不让去回,白等到了如今这般。

    原先还说,大娘虽管着内宅,却不大理事,爷又宠着三房,这婆子便有委屈,哪里敢诉,只今儿大娘跟爷都跟前,她若再不说,恐这条老命恐也保不得了。

    想到此,也顾不得旁事,忙把前次去上房给大娘请安,半道遇上董二姐之事说了出来。

    论起来也不是甚么大事,按理说,虽同是妾氏,也有个先后,翠云便再不得意,却占着二娘位子,董二姐见了便不见礼,称一声姐姐也是该,不想这董二姐院中出来粉头,是个踩低捧高虚浮势力性儿,玉娘她尚且不放眼里,何况这个白占了名儿,却连爷身子也近不得翠云。

    头一回见,见她身上穿戴衣裳都是半旧,头上几根簪儿也是老年间式样,都乌突突了还戴着,明明才二十出头年纪,却似那三十上下妇人一般,也莫怪爷厌弃她,董二姐心里轻视与她,哪会有好脸色,过后两人偶然碰上,董二姐也必不搭理翠云,只翠云老实也是能忍则忍,才算相安无事。

    却上月里,与她制了一会儿气,才落了病,那日去上房请安,赶上前夜落了雪,廊下还好,那院外路上却有些湿滑难行,又兼通往上房院路上铺了石板,翠云本先到一步,因前头走,董二姐落了后,按理说,就该后面跟着,不想董二姐霸道,几步挤到前头来,那石板虽窄,却也容得下两人行走,只这董二姐,却非要自己头先,让翠云落后一步。

    翠云便是个泥人,也有几分火气,便与她口角起来,说她怎么如此蛮横,若论大小前后,该着称一声姐姐才是。

    那董二姐听了,倒笑打跌尖酸回道:“旁人没把你当个神,你倒把自己供奉上了。”说着上下打量她几眼道:“这声姐姐我便唤出来,怕你也受用不住,你不过早伺候爷几年罢了,年纪倒是大了,只如今爷连你那屋都不进了,还论什么大小,打量谁不知呢,你这成日里,明着是给大娘请安,暗里不定是想汉子想得心急了,以为去大娘这里或能撞上爷,念着旧日情份,与你那结了蛛网阴,沟通上一通……”

    翠云虽虚长几岁,却是打小买进府来,又是柴夫人亲自教导丫头,就怕性儿不稳,勾柴世延荒唐了去,故此教导甚知规矩,这董二姐儿,自小卖入风月,十一二便破了身子,迎来送往,成日与那老鸨龟奴,嫖,客一处,后来赚了银子还好,小时也没少挨打骂,坏一坏便被老鸨按住打骂一顿,满嘴里娼,妇婊,子骂甚是难听,早学嘴头伶俐。

    翠云哪是她对手,被她几句话说,脸上一阵青白,张张嘴,竟是半个字都说不出,那董二姐占了上风,得意洋洋去了,丢下翠云风口了站了大半天,回来自己又暗憋暗气,一来而去成了症候,因玉娘前些日子推说身上不爽利,让她们不必去请安,故此,病了这些日子也无人知道,今日是真瞧着不好了,赵婆子才大着胆子去回。

    玉娘听了,心里暗道,果然,那贱人不是好货,当着柴世延面装什么似,背转身子却又是另一个样儿,这场戏倒是越来又看头了,只自己还需添上一把火才热闹。

    想到此,玉娘假意儿喝了一声道:“你这婆子嘴刁,怎胡乱编排起主子来了,二姐平日与我请安问礼也算恭顺,便有些个什么不妥也断然不会说出如此粗鄙之言,打量这里是个什么地方了,由得你如此这般胡言。”

    那婆子忙磕头下去道:“大娘明鉴,当时场还有丫头琴儿,若娘再不信,还有三房跟前钏儿婆子。”说到此,又忙道:“这两人恐不切实,娘院子里洒扫妈妈,正巧路过,也听耳里,娘若不信,传了她来与老奴做个见证。”

    玉娘要可不就是这句,如今人证俱,她瞥眼瞧着柴世延,抿了抿嘴,故作为难道:“爷瞧这儿……”心里暗道,我倒是要瞧瞧这厮如何发落……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女王文,重口味古言哈哈:

    面首

    *d^_^b*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锦帷香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欣欣向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欣欣向荣并收藏锦帷香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