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柴世延执意要去了,郑桂儿哪里拽得住,眼睁睁瞧着柴世延没了影儿,满口银牙险些儿嚼碎,暗道,柴家这个大娘倒惯会坏人好事,如今便罢,且由她,待日后自己进得府去,与她好看他。

    这会儿却也无法儿,只得起来穿了衣裳,唤她娘进来商量,那婆子也觉不好,若说赶巧,一回好说,这二回就有些难说了,这两回可都是柴世延前脚刚来,不多一会儿,柴府那位大娘便使人来,不是送信儿便是有事儿,怎就如此巧来。

    想到此,那婆子与他闺女道:“娘这么瞧着,莫不是那府里大娘有了主意,安心要笼大爷心,或是怕柴大也纳你进门,底细防着呢,不然,怎大爷前脚来,她后脚就使人来唤,若真如此可大大不妙呢,便大爷不大欢喜这位,可人占着坑呢,柴府里大娘子,正二八经明媒正娶回来,若她不点头,你如何进得去柴府。”

    郑桂儿听了,冷笑一声不屑道:“她点不点头有甚要紧,敬重她是个大娘子,不敬重又算得什么东西,说到底儿还不得听大爷,大爷说一句话儿,她敢怎样,成婚这些年,连个蛋也未见生下,按七出大爷把她休回娘家也应当,她难道还敢拦着大爷纳妾不成,若她能拦下,那董二姐如何进得去柴家门,一个粉头都容下了,难道我还不如个婊,子,你莫一个人那里胡乱猜疑,赶明儿你仍去半道上扯大爷家来,我自有本事窝盘住他。”

    那婆子听了,暗暗皱眉,想今儿豁出自己这条老命,才扯了柴世延来,也未见留住,指不定汉子心里早恋上旁人,再说,不过露水之缘,也不是正头夫妻,指望他还记住什么情份不成。

    便劝她女儿道:“要说你也该听娘一句,虽当初把你嫁进高家配给高老头,有些对不住你,可你也知,没了你爹,咱们娘俩儿寡妇失业,如何过活儿,高老头虽说年纪大些,好歹有这份家产,吃穿不愁,跟前丫头小厮也有几个,怎不比家里挨着强些,便他没寿命死了,还有这份家业呢,不愁吃喝银子,非去巴望柴家高门槛做甚,依着娘主意,既他冷了心,你也莫一条道跑到黑了,寻个妥帖汉子招赘进来,两夫妻守着铺子营生过舒坦日子,比什么不强,何必与人家为妾,倒不自。”

    她娘这一番话,倒说郑桂儿暗暗沉吟,是了,若柴世延真要丢开手,她能如何,横是不能寻上门去,这张脸还要不要,自己如今也不是愁那吃穿花用妇人,若招赘一个进来,倒比这般成日里倚门盼着那薄情汉子强。

    只想起柴世延那风月里手段,又有些不舍,若得个汉子与他一般,便贴了这份家业招赘也认了,这些话不好与她娘说,便道:“哪里寻合适汉子,让咱们家招赘?”

    她娘一听她话里有些松动意思,便道:“慢慢寻着,说不准就能寻个好来,横竖也不急一时。”

    娘俩这话撂下,还没隔夜呢,至这日落晚掌灯时分,忽前头看门老汉来报,说有个亲戚来投,言道是高老头个远方侄儿,孟州人士,因家里开春闹了春瘟,家里人口死了个干净,没法儿才投来高青县。

    郑桂儿一听,以为来争家产,登时柳眉倒竖骂道:“你这老狗才越发不知事,他说是亲戚就是亲戚吗,如何就信了他,不定是哪里来野汉子,听说你家老爷死了,丢下我一个年轻寡妇守着家产,起了坏心,来这里行骗谋家产来了。”

    那看门老汉本是高家待了几十年老人,人老实,心眼直,便道:“旧年他跟着他爹娘曾来走动过一两次,虽如今瘦了些,老奴倒也瞧得出几分模样来。”

    郑桂儿一听他如此实心,不禁气,叉着腰骂道:“你老眼昏花老混账,看清甚模样儿,我怎从未听你老爷提过还有什么亲戚,莫不是你与那贼人私下串通了,来谋主人家财物不成。”

    那老汉被她一通恶言说老脸涨红,一句话都说不出,郑桂儿娘见了,暗里扯了扯她女儿,这老汉虽只是个看门,高老头咽气前,倒特特嘱咐了要善待与他,既他如此嘱咐了,若把这老汉赶出去,也怕得个报应,好他不过是个看门,倒也不曾惹什么事,今儿原也不是他错。

    那婆子便顺口问了一句:“你家老爷这个侄儿多大年纪了?”

    那老汉半天才憋出一句道:“算着该二十三四了,底细倒记不得了。”

    婆子听了,眼睛一亮,忽生出个念头来,便道:“既是亲戚,不好慢待,你去让他进来。”

    那老汉这才转身出去唤人,她女儿埋怨道:“娘怎让他进来?八百年不见走动亲戚,又是家里闹春瘟出来,不是穷连口饭都吃不上,如何大老远来投亲?”

    她娘低声道:“我是听见说他年纪动了心,你没听见说,家里死光了人口,就剩下他独一个逃出来,前头娘与你说怎忘了 ,一会儿唤他进来,好好端详端详,若果真不差,招他进来岂不便宜,也省得高老头旁亲戚来闹着要分家产,你一个年轻寡妇,又没个子嗣傍身,与那些人啰嗦什么,日子长了,也不是事儿,若哪个豁出去,递了状子告上衙门要高家家产,岂不成了祸事,早早招个汉子进来是正经,况他又是高家亲戚,年纪与你也相配,且瞧瞧他如何再做道理。”

    说郑桂儿也动了意,这郑桂儿生来一个轻浮性儿,偏生嫁了个不中用老头子,怎能如意,好容易巴望上柴世延,活了才多少日子柴世延就要丢开手,白日给柴世延抚弄出燥火,这会儿还没消下去呢,听说那二十三四汉子,倒勾起了淫,心来,又怕那汉子不和心思。

    便道:“我一个年轻寡妇不好见他,娘去招呼他,先让他前头坐一会儿子,我自去那扇屏风后躲着瞧他,若他真好,就依娘主意,若不好,直接与我赶将出去。”她娘应了,一时到了前头来。

    却说来投亲这个汉子,姓高名平,因家里排行三,又称一声三郎,家里原也有些薄产,虽比不得高老头家里有钱使,却也过得富裕日子,不想今年一开春就遭了瘟疫,村子里人死了一大半,剩下都逃了出来。

    这高平媳妇儿孩子死了,连老子娘,两个哥哥,嫂子,侄儿,侄女儿,满家里竟没一个活口,倒是他命大,熬过来,葬了爹娘,哪还敢家里待着等死,思来想去,便想起高青县亲戚,便把家里不多银子细软包了个包袱,连夜出了孟州府直往高青县来。

    一路餐风露宿且不细说,只说他进了高青县,倒未着急往高家门上去,先寻了个茶棚,吃了碗茶,扯住一个老汉扫听高家。

    那老汉听他问起高家,倒上下打量他一遭道:“你是高家什么人?”

    这高平倒有些心计,便扯了个谎:“不是他家什么人,是路过这里,听说他家开铺子当东西,银钱有些不凑手,想去当几样东西来。”

    那老汉听了才道:“这倒还罢了,他家那当铺买卖倒是个好营生,只说不得过几日便不姓高了。”

    高平忙问:“老丈这话从何说起?”

    那老汉道:“你是外乡人,说与你也无妨,我们这高青县,有个头大阎王,便是东头街当柴家大爷,爹娘丧了,留下家资千万,手里铺子营生不知多少,赚得金山银山,任他一个人胡为,谁来拘管他,人生魁梧端正,又习得一身拳脚功夫,与那县太爷沾着亲,高青县里谁敢惹他,成日里院中走动嫖粉头不说,喜勾那些轻浮妇人,偏巧高家老头家里便有一个,高老头一命呜呼,丢下个十七八寡妇,青春年少,如果守得住,不知怎跟柴家这位活阎王勾一处,早睡到一个被窝去了,先头还知避讳避讳,如今大街上就拉扯着去呢,今儿晌午老汉赶车从西街过,正瞧了个满眼,那郑婆子为着拉汉子去,坐地上使泼撒欢,倒不知她闺女怎就这般缺汉子入捣,真真也不怕人笑话。”

    那老汉当个笑话儿说给了高平,高平先是听见高老头死了,心里不禁一凉,想自己千里迢迢投亲不遇,现如今盘缠哪还剩多少,如此可如何是好。

    又听老汉后头话儿,心里忽悠就动了动,这高平却也不是什么正经汉子,家时,也与隔邻寡妇不大干净,是个色胆包天,如今听说高老头死了,丢下个青春年少寡妇,怎不动心,哪还顾得什么柴阎王大爷,想自己是亲戚,怎不比旁人近些,且生还算端正,使出手段来,把那寡妇弄到手,高家家业铺子,还不都归自己手上,从此吃香喝辣,还有甚愁事。

    思及此,忙着起身奔高家门上来了,看门老汉倒还认得他,让他门垛板凳上坐下候着,老汉进去报信儿。

    高平等他进去,便往里巴望着瞧了又瞧,只见比旧年他来时,又扩出去不少,瞧着倒似有三进院落,粉墙青瓦收拾极为齐整,模糊瞧见有小厮婆子里头进出,虽算不得大富人家,却也称得上富贵,自己若能得手,岂不造化。

    心里越想越美,倒不禁低头打量自己,远道而来满身风尘,头发也不曾梳,脸也不曾洗,衣裳不消说齐整。

    待那老汉转来说让他进去,他与老汉央求道:“既是婶子传唤,自是不敢怠慢,只我这满身脏污,恐污了婶子眼,好歹容我洗个脸,换身衣裳也好。”

    老汉倒是个心善,又想起郑桂儿刚头那眼色,若这般放了高平进去,不定就赶了出来,便扯着他去了旁边门房里,去井台边打了半桶水来,让他洗了手脸,换过一身衣裳,才引着他进去。

    高平过了穿廊,远远那婆子就瞧见了,先看身板,倒算壮实,近了瞧见浓眉大眼,身上衣裳虽旧却算干净,便暗暗点头。

    高平也是个会来事,见了婆子便知是寡妇娘,不由分说扑通一声跪地上就磕头,嘴里一口一个老太太唤着,好不亲热。

    那婆子心里欢喜,忙让人扶他起身,坐一边儿看茶,这高平也有眼色,早瞧见对面屏风后有个人影儿,灯影儿打屏风上,瞧真真儿,只瞧那窈窕身段儿,高平身子都酥了一半,想这寡妇既是个轻浮性儿,怎不爱俏儿,越发拿捏起姿态来,坐那里。

    郑桂儿屏风后瞄着,见他坐姿端正,虽瞧着脸有些黑瘦,那身子板儿倒壮实,两只膀子儿瞧着仿似有大力气,想那腰间之物也不该差什么,越想越勾起火来,便觉有些燥意,转身去到后面,使了丫头出来,与她娘附耳说了。

    她娘便知女儿有意,高平见那屏风后影儿没了,心里便有些急起来,忙道:“若得造化,见婶子一面也该磕个头才是。”

    那婆子笑道:“她这两日身上不好呢,这不听说你来,刚使了丫头特特嘱咐我,就怕我慢待了你,交代说你远道来,让下人备下热水,洗个澡先用些饭食垫垫饥,住下再说,早晚见了面再磕头也是一样。”

    高平一听容他住下,便知好事成了一半,忙谢了,跟着个小厮去洗了澡,小厮拿来一件绸缎袍子与他换了,又端了两个菜一碗饭上来,让他吃了,小厮才去。

    高平炕上躺了一会儿,哪里睡得着,想到刚屏风后那个身影儿,心里便有些痒痒,想这妇人既与旁汉子偷过几遭,又岂是个良家,既留自己住下,想必心里有意,若我勾她一勾,不定今儿晚上就能爽利。

    想到此,哪里还躺住,一咕噜爬起来,悄悄出了门,入了夜,虽各处熄了灯,好月亮大,照各处明晃晃,高平按着记忆中摸到了后边二门边上,见门闭着,不免有些失望,待要回去,又不死心,伸手推了一下,不想门倒开了。

    高平立时欢喜上来,闪身进了里头,郑桂儿今儿起了淫心,想高平若是个有心思,晚上必来,故此早留着门,睡前把丫头也远远遣了,屋里只留下她娘外间里睡着,早早熄灯上炕,褪了身上衣裳,只着一件肚兜亵裤候着。

    那高平躲躲闪闪摸到了堂屋里,刚撩开外间帘子,蓦瞧见外间炕上睡着一个人呢,虽无灯,可月亮亮儿从窗子透进来,也瞧分外清楚,把个高平吓,险些破了胆儿,忙着趴地上,半日见炕上无动静,才略缓过神来,也不敢站起来,地上爬到里间,正要起来,忽听外间一声咳嗽,又把他吓得趴地上,却听出外间正是那婆子,心里才略定下了。

    站起来摸黑走到床榻边上,脱了身上衣裳,上榻掀被,摸到那香软软光溜溜身子,哪里还顾得什么,也怕她喊叫,凑到脸上先堵住嘴,手滑下去撕扯了她下头亵裤儿,提枪要入……

    却不知是慌还是黑缘故,几次都未入进去,额头汗都下来了,正慌急间,忽听身下妇人咯咯个笑了几声道:“你不中用,倒撩拨老娘越发火烧火燎,待老娘成全你便了。”说着玉手伸下去,攥住他那物事,心里是喜欢,这物事与柴世延果真差不多少,越□起来,攥着跐溜入进xe儿去,紧缩,缓动折腾起来。

    那高平何曾近过如此淫,□人,弄了没多少时候便要泄,强力忍住,与她入捣了半刻钟,终是再忍不得,一泄如注,郑桂儿虽说还未兴,想着他远道而来,一路上餐风露宿,自是累狠了,身子虚些也情理之中,待明儿与他个药丸子吃了,再干此事,不定就与柴世延一般了。

    想到此,便也未如何,且容他榻上睡到了天蒙蒙亮,才踹了他一脚道:“还只管挺尸,真当这里是你家热炕头了,还不去,过会儿小厮婆子起来洒扫,瞧你躲去哪里?”

    那高平一听,胆子打起来,凑过去搂着郑桂儿亲个嘴道:“婶子疼惜侄儿,侄儿无以回报,今后只由得婶子差遣,便让侄儿给婶子端洗脚水,都是侄儿造化了。”

    郑桂儿见他嘴甜,心里也欢喜,却又踹了他一脚:“还不去,只这里啰嗦甚么,只管说嘴吧,昨晚上怎不见本事,今儿若再如此没用,让人一顿乱棍打了你出去。”

    高平听了,哪敢再留,忙着去了,到了倒座房里,这一觉直睡到晌午,晌午吃了饭,就盼着晚间,好容易到了晚上,忙又摸了进去,郑桂儿怕他今儿不中用,与他一个药丸子吃了,这一宿入郑桂儿忽而高忽低□不断,到天亮方泄了……

    至此,郑桂与高平成了奸,情,先时还知避讳些,后两人越发明目张胆,且高平为讨郑桂儿欢喜,真个变着法儿折腾,白日里也把院子里人遣出去,两个一处里入捣欢。

    只可惜好景不长,这高平长途跋涉而来,身子本就虚着没养回来,摊上郑桂儿是个浪没边儿,日里夜里勾着他干事,不中用了便塞个药丸子与他,先时一颗,后不大中用,便吃两颗,如此一个月下来,如何受得住,二月里来,到三月高平身子越发虚上来,面黄肌瘦,没什么精神不说,夜里干那事儿也渐次不成,被郑桂儿恼恨烦了,把他赶到外院,心里又惦记起柴世延来。

    却说柴世延,哪日从高家一出来,便知这定是玉娘寻借口,要唤他家去,翠云虽说仍病着,那日瞧着却好多了,怎会有性命之忧,想着自己才与玉娘发下毒誓,这才多少时候,自己又来了高家,家去不定玉娘怎样恼他呢。

    这一路都琢磨着家去如何做小伏低哄玉娘欢喜,到了大门首,匆匆下马直奔二门去了,心里头急切,便未看路,刚过了影壁,正与丫头撞了个满怀,柴世延怎是好脾性,不及看清是谁,抬腿就是一脚喝道:“不长眼丫头,不瞅瞅爷是那个,只管混乱撞来。”踢了一脚还不解气,待要赶过去又踢几下子,却忽瞧见这丫头脸儿,倒愣了楞,只见生好不白净,那双眼含着泪儿捂着胸口,哆哆嗦嗦瞧着他,竟让柴世延抬起脚收了回去。

    平安后头赶过来,正瞧见,忙让那婆子把那丫头带了下去,平安一进府,就听见说二娘娘跟妹子接了来。

    寿安那小子伏他耳边道:“你是没瞧见二娘那个妹子,真真生白净标致,比咱们府这位二娘可强远了,说句没王法话,若当初是二娘这个妹子给爷收房里,也不至于落到如此地步呢,尤其那双眼啧,啧,瞅着就勾魂。”被平安踹了一脚道:“仔细这些话儿传到大娘耳朵里,打你一顿板子都是好,胡乱编排什么,还不去 。”

    有这番话,平安只一眼便认出这丫头是二娘那个亲妹子,心里却暗疑,怎如此巧,偏偏让爷撞上,正度量爷眼色,忽听爷问了句:“这丫头脸生,倒不曾见过,是哪处伺候?瞧她身上衣裳倒不像府里丫头。”

    平安不禁暗暗叫糟,这可真是,前有狼后有虎,他都提大娘愁慌,却也只得应道:“听说二娘妹子刚接来,想必是她。”

    柴世延倒有些意外,半日才说了句:“她们姐妹倒不大像。”说着话儿,抬脚进了上房院……@@##$l&&~*_*~&&l$##@@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锦帷香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欣欣向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欣欣向荣并收藏锦帷香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