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贾有德听了心下却也明白了几分,暗道,别瞧前些日子柴大爷跟那高寡妇打火热,如今这势头瞧着,莫不是要冷下心了,思及此又想,那高寡妇便再勾人,也不过一个浪,□人罢了,一时热乎是有 ,谁还当个长久来谋,真谋了家去,若好了还好,若不好,勾了旁野汉子,岂不弄顶绿帽子扣头上,这个活王八寻常汉子都难消受,何况柴大爷这般门第人才,只不知当初如何就了那董二姐进门。

    听说如今跟那位大娘子甚为相和,莫不是听了劝缘故,既他要开当铺,想来惦记前日自己说那个门面房子,想着从中能或能得些好处银子,贾有德岂能不乐,便道:“哥话理儿,哥甚等样儿人,可着咱们高青县,哪里去寻哥这般顶天立地男子汉,岂可落这么个污名头,只哥有差遣,弟莫不心。”

    柴世延这才说起要买下那个铺面房子来,贾有德道:“这有甚么难,只那间院子虽说不大,只一进,却占县前街上,得了个好风水,那东家虽着急出手,价钱却不低。”

    柴世延心里什么不明白,怎不知贾有得这是故意说如此,要从中落个好处,想那门面盘下来,开了当铺,多少银子赚不来,这点好处他岂会吝啬,便道:“只他有价便能谋,你且说来,他要多少银?”

    贾有德伸出两指头来道:“那厮八百年没见过银子,指望这个院子赚棺材本呢,说了要二百银子,少一钱都不出手。”

    柴世延笑道:“既如此,今儿日正得空,你领我去瞧瞧,若果真入了我眼,莫说二百两,三百两也立时与他。”

    贾有得听了大喜,也无心再吃酒,唤过伙计会了账,与柴世延竟自往县前街来,这主家原是开茶叶铺子,因今年南边发了水,好容易筹了一船茶,不想半道上翻河里,茶要不得不说,还陪了几条人命银子,破了本钱做不下去,不得已才关了门去旁处谋生,这里只留下个老家人看着门,等着卖了房子再去。

    这会儿柴世延跟贾有德到了门前,贾有德上去敲开门,领着柴世延里外上下瞅了一遍,柴世延见前面门楼上下两层,因原先是卖茶叶,倒也干净,楼上存货正恰好,两边儿还打着木头架,一层层直通到房顶,能存下不少货。

    瞧到这里,柴世延便先顺意了,又瞧那后头小院好不齐整,院里两颗石榴树,瞧着不少年头了,这会儿虽不到时节,也翻出绿,想到了五月间榴花似火,落秋结着满枝累累石榴,掰开红子白壤,倒正合了柴世延求子心思,是心喜。

    瞧过便点了头,寻中人与那家人交割了文书,买将下来,使平安去铺子里唤了个伙计来看着房子,给了贾有德二十两银子好处。

    贾有德忙谢了,便说要请吃酒,去找了周养性阮小二两个,就县前街寻了一处酒楼吃酒相贺。

    直吃到掌灯时分,未兴,三人非要拉扯柴世延去院中耍乐,柴世延推辞不过刚要去,平安忙道:“早起出来时,大娘特特交代过,家里候着爷吃晚上饭呢,如今这般时候不见回去,不定急怎样了,若爷去院中,大娘那边儿奴才可如何交代,说不准要挨上一顿板子。”

    那周养性听了,伸腿踹了他一脚道:“你这狗才,如今倒来管着你爷腿儿不成,你家爷便去一趟院中,不定坐会儿就家去了,能耽搁多少时候,你就这么急巴巴拦着,趁早滚一边儿去,若晚些小心爷脚重些,怕你禁不住。”

    平安忙道:“周大爷便踹死奴才也得拦着爷啊,说是去坐一会儿,可架不住勾魂,爷兴致起时哪还想起家来,爷自是寻了乐子,奴才家去不定被大娘打死了。”

    周养性听了,倒不禁乐了:“你这狗才越发胡吣,谁不知你家大娘是个好性儿,怎会打你。”

    那柴世延这时倒醒了酒,略想了想,不曾记得,出门时玉娘嘱咐了他家去吃饭,又一想 ,不定私下里嘱咐了平安,倒累她等着自己,哪里忍心,忙于周养性三人道:“房下这几日身上不好呢,倒是吃酒吃忘了这事儿,好明儿原约好去外头,正赶上房下明儿去县外观音堂里烧香,索性你们都去我府里,使小厮唤两个粉头来弹唱吃酒,倒也能自耍乐一日,如今却要家去了。”

    说到此,那三个不好再拦,由着他去了,待瞧不见他马,周养性才奇道:“以往总听说柴大爷不喜府里这位大娘子,如今瞧来却大谬,倒是着紧放到心里去了,倒是那董二姐费心思进了柴府,如今不定受了怎样冷落,这会儿不知心里如何悔呢。”

    贾有德听他话音儿中仿似尚有些旁意,忙道:“虽你与那董二姐有些情份,以往她院中倒无妨,如今她进了柴府,便不好再想她,若柴大爷知道不定要伤了兄弟间情份,为着一个妇人却不值当。”

    周养性也知自己一时不慎,说错了话,忙道:“多谢弟提醒,倒是疏忽了。”那贾有德笑道:“说起来董二姐拿什么跟柴府大娘子比肩,虽未见过,可我那婆娘却有造化见过几次,听她言道,可着咱们高青县,也寻不出第二个标致儿人来了,可见生好,若稍使出些手段,董二姐如何敌得过 ,只这些俱都是柴府内院之事,与你我无干,既柴大爷不去,咱们三个去院中乐一晚倒便宜。”

    贾有德说者无心,不想听者却有了意,这周养性自来是个色中饿鬼,这会儿听了贾有德话心里暗道,那董二姐姿色虽不算顶尖,高青县几个院中却也数得着了,不然,当初自己也不会惦记上她账,如今贾有德又说柴府那位大娘子如何标志,却不大信服,有意瞧上一瞧,只那位大娘子不比外头妇人,成日深宅大院里头待着,如何寻得机缘,倒颇有些遗憾。

    忽想起刚柴世延说,明儿他房下去县外观音堂中烧香,不免勾起了心思,想着明儿初一,自己也去上庙岂不正好。想到此,哪里还有心思去院中,寻个由头家去了。

    却说柴世延,进了家不等平安提灯照亮,直往二门来,刚过了粉壁,忽瞧见那边墙根下有个白影子一闪,不防倒把柴世延唬了一跳,喝了一声:“是谁,那里装神弄鬼吓爷,待爷过去扒了你皮。”人跟着窜了过去,伸手抓住,触手却是软绵皮肉,竟是个女子,愣了愣,放了手。

    这会儿平安也提了灯来,瞧见墙根下,爷跟前女子,不禁暗道,这心思越发明了,倒不曾想这才多大点儿年纪,怎学得这么些勾汉子手段,那院中出来董二姐都要落后些了。

    哪会是旁人,正是翠云那个妹子,黑灯瞎火不知摸到墙根底下做什么来了,平安这会儿灯一照,她忙扑通跪地上,软着声儿道:“爷饶命,非是故意冲撞爷,刚本是服侍我娘睡下,被我娘瞧见,耳上坠子少了一个,若是旁也还罢了,偏这个是今儿我姐与我,若不见了,明儿让她瞧见,不定以为我经心,便忙着出来寻,想到白日从粉壁这边儿过了两趟,便也顾不得天黑,往这里寻来,不想惊了爷,还望爷瞧姐姐面上饶过奴吧!”

    柴世延听了让平安把灯提高些,就着等影儿瞧过去,果见她两边耳朵上坠子少了一只,想是心里害怕她姐数落,一双大眼里聚着泪花,闪闪烁烁好不惹人怜惜样儿,柴世延脸色略缓了缓道:“如今什么时候,黑灯瞎火如何寻见,若真要紧,明儿一早天亮了再来寻吧,这个时候该闭了二门,你这里却不妥当,回你姐屋里去是正经。”

    那丫头听了,忙站起身来,又一福下去,嗓音轻软了几分,说了声:“翠巧谢爷不罚之恩。”才扭过身子摇摇摆摆去了,到了那边一株花树边儿上,却立住,略侧身子往回望了一眼,便黑着灯,都能瞧出她那意思来。

    平安暗道,这可是,大娘一片好心倒弄来这么个丫头,这一勾二勾,爷如何能不上心,想着偷瞄了眼爷脸色,倒是略有些意外,往常若有如此勾魂妇人丫头,爷不早动了意,如今瞧着倒不见如何,不禁暗里疑惑,难不成如今转了性。

    他怎知道这里缘故,哪里是柴世延转了性情,倒是让他想起昨儿玉娘与他说一番话来,什么娥皇女英故事,若玉娘事前不说这些,他倒真想把这丫头收跟前,如今却不好自打了嘴,玉娘跟前落一个口不应心就不值当了。

    思及此,便接了平安灯,使他出去,让婆子上了门,他自己进了上房院来,玉娘还道他这般时候不见影儿,不定这一宿又去了何处高乐,不想倒家来了,唤秋竹与他接了衣裳,见他吃了不少酒,又让去灶上端醒酒汤来,柴世延吃下半盏,问道:“吃了晚上饭不曾?”

    玉娘愣了愣,不知这般时辰怎问起这话儿来,可巧今儿玉娘没什么脾胃,直到这会儿也不见饿,便未叫摆饭,柴世延进来前那会儿,秋竹还劝她说:“好歹吃些,晌午也未见吃什么,怎就不想吃晚上饭了呢。”玉娘却一味摇头,只说吃不下,这会儿不吃还觉涨得慌。

    秋竹正无法儿,听得柴世延动问,忙道:“娘道无甚么脾胃,到这般时候仍不叫摆饭,何曾吃什么?”

    柴世延听了,思想起刚平安话儿,可不正对上,还道玉娘是因为候着自己不吃,心里不免愧悔上来,柔声道:“倒是爷不是了,因今儿置下个县前门面房子,欢喜上来,与那几个吃起酒来就忘了时候,倒劳玉娘久候,便没脾胃且陪着爷再用些。”说着让放桌儿摆上饭来。

    玉娘见他如此,倒不好推说不吃,陪着他吃了半碗饭,就放下了,一时撤将下去,上了茶来,玉娘才问:“怎又买了门面,莫不是要做什么买卖不成?”

    柴世延笑道:“正是寻思着当铺买卖好,就想开一个来,正巧县前街上有个门面要典,便买手里,明儿使人收拾出来,伙计都是现成了,选个黄道吉日开门纳客便是了,咱们这儿守着兖州府,南来北往,哪里没个马高蹬短时候,典当拆借自是免不了,倒是个好营生。”

    玉娘道:“如今你手上赚钱营生还少了,倒不知你赚这么些银子作什么使,末了……”说到这里,玉娘不禁想起前世,柴家纵有万贯家产,一等柴世延命丧,还剩下什么,不都便宜了旁人。

    想起这些,就不禁恨她哥嫂,她嫂子还罢了,自那日被自己一顿冷话儿掘出去,今儿也未见登门,玉娘还道她两口子知道了羞臊,不想今儿柴世延前脚出去,后脚儿她哥就来了,琴安来回时候,她恨不得使人哄了他哥出去。

    她恨她哥甚于那婆娘,说到底儿,那婆娘与自己什么干系,倒是她哥,一个娘肠子里爬出来亲兄妹,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便不指望他帮扶一二,好歹不能落井下石,可她哥不禁落井下石,与外人勾结谋了柴家家产,还要把她送给周家叔侄耍弄,这哪里是亲哥,分明比豺狼还狠上三分,如今这公母俩儿倒是挨个舔着脸来打饥荒,亏了怎么张得开这个嘴,经了一个死,她如今哪里还有半分亲情。

    与琴安道:“你只说我身上不好,见不得他。”两句话把她哥打发了出去,只她哥一来,倒勾起前世之事,这一日不得舒心。

    却听柴世延道:“玉娘这话可不差了,想这世上人哪有个嫌钱多,便赚下金山银山,也不知足,再说,哪里是为着你我,这份家业待百年之后,子孙万代传将下去,才不辜负柴家祖宗。”

    说到此,便思想起那帐中乐事唤人铺床燃香,收拾妥当,夫妻两个携手入榻,玉娘今日本无此等心情,却为着子嗣,勉强应承柴世延,不想这厮倒折腾了个没完没了,至玉娘无奈软着声儿求他,才饶过她搂怀里睡了。

    次日一早起来,粗略吃了些一碗粥,陈府便遣了车马来接,玉娘忙起身要去,被柴世延唤出,端详半晌,见今儿打扮素净了些,月白对襟袄,下头搭配一条淡青挑线裙儿,外头是件藕色连风帽斗篷,头上也简单,戴了金丝髻儿,插了一支赤金寿字簪,鬓边儿只戴了一朵鹅黄芍药花,倒显得比往日多了几分惹人怜惜柔弱之姿。

    柴世延把风帽与她戴上叮嘱了几句:“虽与那府里老太太去,今儿是初一,上庙人多,不定有那起子浮浪男子,你需小心着些,莫被那些人瞧了去。”

    玉娘倒未想到他会嘱咐这些,暗道,这世上还有比这厮浮浪汉子吗,忽想起什么,冲他笑了笑道:“我走了,爷正好自耍乐。”

    柴世延听了,笑了几声道:“爷如今心里哪还惦记上旁人,心尖子上只一个玉娘罢了。”玉娘才不信他这哄人话,恐外头车等着,带着秋竹去了。

    秋竹跟着玉娘上了车,才把昨儿翠云妹子门口寻耳坠子事,告诉了玉娘,一边恨声道:“早说她没按好心,一回撞了爷个满怀,二回又来寻什么坠子,便是瞎子都知她心思了,倒不知她娘如何教出这么个浪,□儿来,才多大就勾汉子。”

    玉娘道:“她勾她,便成了气候也无妨,我这心里倒还是怕那边院里董二姐,跟外头高家寡妇儿,如今虽说消停,不知日后又要使出什么手段来,想到这些就觉心累,竟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了。”

    秋竹忙道:“娘怎又想起了这些,如今爷日日宿上房,待娘有了子嗣,还愁什么,且宽心才是,况,听平安说爷典下门面要开当铺,奴婢想着,那高家寡妇手里不是正有个当铺,若爷想与那寡妇如何,还典卖门面作甚,等着情受这个便宜岂不好,既如今要自己开,想是要冷了那寡妇。”

    玉娘听了心下略松,一时到了陈府,与冯氏两个陪着老王氏坐一辆车,路上说说笑笑,不觉多少时候便到了观音堂前,下了车,直接进了里头,老王氏烧过香,与玉娘道:“你该着多磕几个头,想你成婚数载,也听不见喜信儿,这里诚心祝祷祝祷,观音大士自会发下慈悲遂你心愿,我与你嫂子去后面禅房里吃茶候着你。”

    玉娘应了,待她们去了,自己跪下磕了三个头,祝祷半日,让秋竹把香插香炉之上,与小沙弥多添了香油钱,才往后头行去,不防刚迈出后殿门槛,迎头撞上个汉子,一照面那汉子却不知避讳,直眉瞪眼朝她脸上头上不住眼瞧,玉娘忙举袖遮面,跟秋竹往禅房那边去了。

    那汉子去了三魂七魄一般,呆愣当场,小沙弥寻过来道:“小和尚一个没瞧见,周大爷怎撞到这后殿来了?”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周养性,昨儿听了贾有德之言,周养性这一宿未睡得踏实,一早起来使小厮去柴府说自己头风发了,出不得门,今儿且告个罪,改日做东请兄弟几个人好生乐一日,转而骑着马奔了城外观音堂。

    趁着小沙弥错眼功夫,闯进了后殿,不想还未进去,迎面出来个妇人,照了一面,周养性半日方回过神来,暗道,竟有如此标志人儿,若得与此等佳人绸缪一宿,纵死也甘心了,与小沙弥出了后殿,暗道不知可是哪府妇人,忽想起刚一照面,瞧见那妇人头上赤金寿字簪,不正是自己与柴世延,莫非这妇人便是柴府那位大娘子。

    想到此,与小沙弥几个钱,悄声问道:“刚可是何人?”

    小沙弥得了钱,便说给他道;“那位不是旁人,便是柴府大娘子。”

    周养性暗道果真一个妙人,哪里是董二姐一流,倒是柴世延有艳福,叹了一场,也只得回返。

    秋竹跟着玉娘进了禅房院气道:“那汉子好不知礼,怎撞到后殿里来,便走差了,撞上娘,那双眼也不知避讳避讳,倒直眉瞪眼盯着娘,错都不错一下,也不知哪里来野汉子?”

    玉娘也知那汉子无礼,一双眼睛直往她脸上扫,便她遮住了面,都能觉那双眼好不轻浮,暗道今儿着实不该出来,却也未与老王氏婆媳说起此事,晌午吃了素斋,便家去了。

    到柴府门前,日头还未落呢,走到二门边上,听见前头有丝竹曲词声儿,便唤了琴安过来询道:“你家爷跟谁前头呢?”

    琴安道:“是阮二爷跟贾先生。”秋竹嗤一声道:“什么二爷先生,不过都是帮依着混吃喝,倒好意思称呼什么爷,什么先生,我都替他们臊得慌。”

    琴安自是怕她,一句话没有,玉娘又问:“叫了谁来弹唱?”琴安道:“爷原说唤东边院里两个粉头来,是那贾先生道,东边院里粉头弹唱不好,让小去冯家叫了两个来。”

    玉娘抿抿唇:“你是说冯家冯娇儿现前头呢?”

    琴安忙摇摇头:“小去冯家时正赶上冯娇儿去了旁处不家,前头是她娘□两个粉头。”

    玉娘这才道:“知道了,你去吧!”迈脚刚过了影壁,就见西边墙角儿人影一闪,倒也瞧得清楚,可不正是翠云那个妹子翠巧,不知这里巴望多少时候了。

    玉娘忽而道:“这两日忙起来倒没去瞧翠云病,这会儿去她院里瞧瞧去。”拐个弯,往翠云院里去了……

    *d^_^b*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锦帷香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欣欣向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欣欣向荣并收藏锦帷香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