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翠翘待见着柴世延,立时便委屈上来,粉面微仰,明眸中晕起点点泪光,不大会儿便滴滴哒哒顺着腮边落下来,好不惹人怜样儿,到了跟前扑通跪倒地道:“姐夫与奴做主。”

    柴世延见她这样儿本有些怜意,却忽想起屏风后玉娘,立马正了正脸色道:“甚委屈只说来便是。”

    后边牛大跟着平安进来暗暗度量翠翘眼色,便再傻些也明白了其中缘由,估摸这翠翘不定瞧上了她这个姐夫了,心里打好主意,想她姊妹二女侍一夫呢。

    想到此处,牛大心里不免打鼓,这柴家大爷怎是好惹,为着一个婆娘回头再把小命丢了,可不值当,却又想自己句句属实,也不是打谎,这柴大爷何等样人,府中妻妾不知多少,怎会甘心捡自己穿过破鞋,既如今已拼一身剐,怕也晚了,若有造化把翠翘带回去好生打一顿,看以后还不安分。

    主意打定,便也跪地上咚咚磕了两个头,往上高呼一声:“牛大给大爷请安。”因这牛大来门上闹,倒坏了自己一停好事,柴世延怎会有好脸色,略瞥了他一眼,却见这汉子生好不壮实,两只臂膀仿佛两根黑漆寥光铁杵,怎没个百八十斤力气,身板铁塔也似,浓眉大眼,瞧着就憨实,倒不似那等猥琐之人,又知道磕头行礼,便去了一两分嫌恶,眉头一竖道:“甚事来我门上吵嚷,倒扰了街坊四邻不宁,这会儿且容你说来,若有因由还罢,若敢来寻事滋扰,使人拿了你去到衙门里,打你个两股战战,命也难保。”

    那牛大一听要送衙门,忙又磕了个头下去道:“柴大爷明鉴,小人便有天大胆子也不敢上门前寻事,只因来寻我未过门婆娘,无奈何才前来。”

    “呸……哪个是你未过门婆娘,什么人做媒,多咱时候下插定,你说一个出来,倒让人心里明白明白,只这里空口白牙胡说来坏奴清白,好不歹毒心肠,爹死得早,村里便任你欺负也还罢了,如今这里却是柴府,上头坐着是奴嫡亲姐夫,若还想要命,趁早家去莫这里讨没趣儿,回头打死你也活该。”

    牛大听了也不急恼,只道:“你我早便成事,还用人做甚媒,若论插定,我这里倒有个物件儿,你来认认可是你东西?”

    说着从怀里摸了半日,摸出一只绣鞋来,却是女孩儿夜里睡觉时候穿软底儿绣鞋,鞋面子虽寻常,倒绣了一只翠鸟,显出几分可爱来。

    翠翘脸变了变,暗道这鞋儿家便寻不见,还道丢了,怎知落他手里,她不知,却是前月一日晌午赶上隔邻家生了小子,翠翘娘过去随喜,牛大趴墙垛子上瞧着翠翘娘出了门,便纵身翻跳进来,摸到屋里。

    翠翘正炕上试做好鞋,立炕上,裙摆提高高,露出一双金莲来,左瞧右看正端详,里面衬裤露将出来也不理会,被摸到外屋牛大隔着帘子缝二瞧见,□之物早硬入铁杵一般,窜进去把翠翘按炕上,撩裙儿褪裤便干起来。

    这翠翘早被他不知哄了身子,又生来是个喜贪小便宜丫头,懂什么好歹,只知牛大欢喜了回头得些胭脂花翠装扮,便依顺着他干了个爽利,想这牛大身子壮实,又正当血气方刚年纪,好容易得了机会,岂肯轻饶她,真恨不得一气儿入死这丫头才得自,却又怕翠翘娘家来,只草草干了两回,便放了她。

    翠翘才多大,又刚破了身子没多少时日,哪里禁住牛大,入晕沉沉睡死过去,牛大怕她娘家来瞧出端倪,还与她穿妥当衣裳,却忽瞄见她脚上鞋,脱了一只手上瞧了瞧,想着村东头刚娶了婆娘二癞子,总与自己说他婆娘脚怎样小,怎么巧,握手里还没他手一半大云云。

    牛大想着那厮不定胡说八道,翠翘这脚才叫个巧,若跟二癞子说了,空口白牙只怕不信,拿了这鞋倒可做个见证,瞧他还有甚话。

    想到此,便把翠翘鞋放怀里一只,倒不想今日得了大用,柴世延乃是风月里趟过多少来回,怎不知这等香艳事,若两人无事,女孩儿家睡觉穿鞋儿,怎跑到汉子手里,可见这事切实。

    柴世延脸色沉将下来,瞅着翠翘道:“你还有甚话辩驳?”

    翠翘脸色红一阵白一阵难看,忽而咬咬牙膝行数步到了柴世延跟前,伸臂抱住柴世延大腿,唤了一声姐夫,泪珠如断线珍珠般噼里啪啦往下掉,软糯着声儿道:“姐夫容奴把委屈说来,牛大这厮起了坏心,趁娘不,闯进屋来不由分说便要用强,奴人小力单,如何抵得过这厮,被他强了身子去,落后几次三番如此欺辱,奴有心跟娘说,又惧怕他打死奴,不敢开口,只得委屈了这些日子,好后被姐姐接进府来,才摆脱了这厮,不想他仍不死心,偷了奴鞋前来哄骗,姐夫要与奴做主,让拿了这厮送去衙门,下了大牢方解奴心头恨。”

    牛大听了,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虽说心里清楚翠翘要攀附高枝儿,却也未想到她如此无情,忽想起俗话说好,毒妇人心,果然,这等妇人便娶进家能得什么好结果,又一想好歹弄了家去再说。

    便道:“翠翘何故如此无情 ,你我来去也不止一两回,若真算起来,十个指头数不清,哪一回是我强你,临来柴府不是你寻我兄弟唤我,怎敢去寻你私会,被婶子堵屋里,这才定下婚期,怎这会儿都忘了不成,些与我家去是正经。”

    这里正闹个不可开交,忽听屏风里咚一声,倒似什么人倒地上声响儿,柴世延想起玉娘屏风后,唬了一身冷汗,哪还顾得上翠翘,甩开她,几步到屏风后,见玉娘好好立哪里,先松了口气,却见翠云倒地上,紧闭着眼,脸色煞白带青,难看非常。

    一边婆子又是掐又是揉,半日方回缓过来,玉娘如今再没丝毫怜悯之心,想自己过往倒是个痴人,只说她可怜,却一个不防差点儿被这可怜人算计了去,想起前世凄惨结果,玉娘怎不警醒。

    翠云虽回缓过来也说不得话,精神也没了,柴世延皱皱眉让婆子扶她回屋去,待要出去,被玉娘一把扯住小声道:“这等腌瓒事还问什么,早早发落了要紧,这丫头也不是咱们府上人,既有了汉子,你还要留着做甚,回头传出去你成了什么人, 便你不意名声,也没个把这等污名头往身上揽。”

    玉娘几句话说柴世延如梦方醒,回转身来,瞧都没瞧翠翘,只跟她娘道:“家里丫头既已许了汉子,怎这半日不吭声,她年纪小还罢了,你难道也白活了这些年,当我柴府是什么地方,由得你们这样厮闹,这次瞧翠云面上爷宽一宽,若有下回,让你知道我柴府规矩。”一甩袖子径往里去了。

    那翠翘哪想末了是这个结果,正要追上去再求,给平安一侧身挡住,嘻嘻一笑道:“二姑娘没听清爷话儿啊!如今里头你可去不得了”

    说着冲她身后牛大道:“既寻到你婆娘赶紧拖了家去拜堂成亲要紧,回头一个没看住又跑了,你可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牛大哪里听不出平安话里意思,上前一步揪住翠翘头发,就往外拽,拖到门边上,翠翘死乞白赖嚎起来,刚嚎了两嗓子,给牛大直接捂了嘴拖出去。

    翠翘娘知道如今木已成舟,这府里哪还有自己容身之地,倒是牛大这个女婿虽脾气不大好,却是个能靠得住,便忙跟了出去。

    平安倒也仁义,使人给牛大雇了辆牛车,牛大一路拖着翠翘回了村,下了车也不理会翠翘娘,只恨声说:“这婆娘心野,盼着自己汉子下大牢呢,该当好好打一顿吃些教训。”不由分说拽到屋里,从柴火棚里寻了一根藤条来,进屋插了门。

    翠翘给牛大这架势唬一个劲儿往炕里沿子缩,却哪里躲去,被牛大抓住脚拖了回去,几下扯了身上衣裳,露出白花花一身细皮肉,牛大想起刚来就恨咬牙切齿,哪还会手软,手里藤条落下去,直把翠翘打鬼一样叫,打身上没一块好皮,起了兴,按身下干了一宿,第二日才放了翠翘娘进来与她擦药。

    翠翘娘自治理亏,一句埋怨话不敢有,过不几日,牛大寻人挑了个好日子,粗略摆了两桌酒,便算成了礼儿,经此一事翠翘倒安份了些时候,只骨子里便不是个端正妇人,过不几年年,趁着牛大出门勾上个过路客,与人私奔没影了,丢下两个业障小子给她娘养活,此时后话,暂且不表。

    且说玉娘,除了翠翘这块心病,总算松了口气,翠云自打哪日,或是觉得再无指望,病越发沉起来,柴世延只不理会,玉娘何必去瞧,到此事深知善心要分人,似翠云这般,只未得机会,若寻得机会,不定比董二姐之流还要厉害多少。

    倒也不歪带,只让平安唤郎中来与她诊病,吃药也不见好,反倒见了坏,瞧意思强拖着能过去这个夏天就是造化了。

    柴世延如今也不得空理会家里事,那日说过未出一月,京城里便来了钦差跟两个内官到了高青县,瞧风水,审地基,好一通忙乱,虽未亲下旨说盖行宫,这势头如何不知。

    说来巧这钦差不是旁人,也是陈家族里人,算陈继保堂叔伯兄长叫陈继孝,得陈继保大力推荐,柴世延跟陈继孝吃了两回酒,因他地头熟,又是个八名玲珑有手段有人脉,颇得陈继孝意,末了把这督造差事与了柴世延。

    按说这督造差事,不说是个肥差,也算正经朝廷命官,怎样也论不到柴世延身上,却他有造化赶得巧了。

    宜春公子之所以置下高青县外一所庄子,也是他姐姐武三娘意思,也不知她姐怎么就想起高青县来,莫非与当年为奴时甚遭遇有关,只旁人如何猜测不得,倒是为了此事他姐跟皇上吵了几回。

    武宜春至今也不知,他这三姐怎么就变跟变了个人似,记得以前他三姐姐是个闷性子,常几日都说不得一句话,家不得意,后被皇上当众讥笑丑怪,成了武家一族之耻,不愿提起丑事,全京城笑柄,可就是这样笑柄,以一己之力使武家沉怨得雪,这哪是武氏之耻,简直就是他武家一族救星。

    只不过,这个救星一样三姐可不是好欺负,莫说旁人,就是贵为一国之君皇上,她这里也讨不得半点儿好去,皇上来了,她心情好时,或许有些好颜色,心情坏一坏,拿着笤帚赶出来时候也有,说出来大约没人信,可武宜春看了不知多少回了,他那个皇帝姐夫,姐姐面前着实窝囊。

    只这些俱是黄家秘事,外人自然不知,即便知道,谁敢透一个字出去,那就是灭九族大罪,所以说,摊上这么个妇人,皇上也是着实不容易,偏偏越这般越丢不开,武三娘说要来高青县住不说,还事先跟皇上说,不许这里建行宫,皇上自然不能放她一个人常年这里,也只能私下行事,这个行宫督造自然也不能是正经官儿。

    陈继孝领这差事之时还暗暗为难,不想高青县有个柴世延,暗里瞧了他两日,只觉这人虽是个白身,倒是个能做事,这个差事便顺理成章落了柴世延身上。

    柴世延得了这般好差,哪里还有旁心思,恨不得一心做好差事,若有造化得圣上一言,谋个正经前程,也算光宗耀祖。

    自打领了差事,事事亲力亲为,又忙活着当铺开张,每日不到落晚不见影儿,玉娘倒清闲,除了隔三差五去陈府走动,也无旁事,一时与柴世延倒也两下相安。

    只安了没两日,便出了一档子事,这日已三月里,天气和暖,陈府使人来说:“府里垂丝海棠开正好,老夫人哪里邀大娘子前去赏花吃酒呢。”

    左右无事,玉娘便收拾收拾去了,果见那两株海棠开得好,远望如彤云密布,近观娇艳若美人玉面,兴致上来便多吃了两杯儿酒,那府还不觉什么,家来刚一下轿便觉有些醺然,扶着秋竹手刚进大门首,不防迎头撞上周养性,真一个冤家路窄……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先写四千字,明天写五千补上,嘻嘻跑走@@##$l&&~*_*~&&l$##@@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锦帷香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欣欣向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欣欣向荣并收藏锦帷香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