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第九条尾巴 > 下水道里的小黑猫

下水道里的小黑猫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打了119了,等消防队来救它吧,这小猫怪可怜……”

    听到下水道外面嘈杂人声里传来这么一句时,它觉得自己倒霉透了。

    它使劲蹬了蹬腿,非常郁闷。腿很疼,被勾住了,而且一动就疼,应该是什么东西扎进了腿上皮肤里。

    一只猫居然因为追老鼠而被困了下水道里,这一定是猫史上丢人事。

    何况它还是只九尾猫。

    当然,严格地来说,它还算不上,因为它还没有长出第九条尾巴,但它有八条了,是,八条漂亮黑尾巴,只要再长出一条……

    可是现它却被困这个又脏又臭,而且黑漆漆地方!下水道出口处时不时划过手电光闪得它很不舒服。

    当又有一个人弯下腰来凑出口用手电晃它眼睛时候,它忍不住冲着那人愤怒地吡了吡牙,很烦燥地“喵”了一声。

    “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卡住了,可能是腿……”那人继续用手电晃了几下,扭头对旁边人说了一句,“也没准儿是肚子,这猫好像挺胖。”

    它胖么?哪里胖了,它明明是被勾住了,不是卡住,这人什么眼神儿。

    它有些不爽地眯缝了一下眼,看到了这人桔红色制服上醒目黄色荧光条,是个消防员。

    这是季骁他们队今天接头一个警。

    救猫挺没劲,还是从臭哄哄下水道里往出掏。季骁当初到消防中队时没有想到,他们每天工作内容还会包括这些,不过相比出火场,他宁愿每天都掏猫。

    季骁看了一下,下水道盖子离猫被卡住地方跟出口距离差不多,揭了盖子去掏没戏。

    “拿根棍儿给捅出来得了。”林梓想了一会出了个主意。

    “要捅死了呢?”季骁看了他一眼,他知道林梓想回去,谁愿意费个大劲掏只野猫呢。

    “车上有套索吧,套上拽拽看?”

    季骁目测了一下从下水道口到猫位置,差不多:“试试。”

    林梓说套索,是很多地方用来套狗那种,一根竹杆子,前端带个细钢丝圈,一拉就能收紧。

    季骁拿着套索再次趴到了下水道口上,林梓用手电照着,他能看到黑暗中被手电光照光黄色眼睛,挺漂亮。

    套索伸向那只猫时候,它似乎吓了一跳,往回缩成了一团,但终还是因为不能移动而被季骁把套索套了它脖子上。

    “我拽了。”季骁示意林梓手电照好,手轻轻往出口这边拉了拉。

    里面小黑猫突然叫了一声,声音很大,嗓子都叫得有点破音了。季骁赶紧停了手,他感觉压力巨大,周围围观大妈大嫂都盯着他,就好像他要把这猫怎么着了似。

    “把盖子揭了吧,”季骁手撑着下水道口水泥地,“这猫肯定是被什么东西勾住了,从那边退着拽应该可以弄出来。”

    折腾了十几分钟,季骁终于从下水道盖子那边套着小猫尾巴把它给拽了出来,围观群众居然还鼓了一会儿掌,弄得季骁抓着猫都不知道是该放下还是拿车上去了。

    “这猫有主吗?”季骁捏着小猫脖子后面把它拎到眼前仔细看了看,小猫四条腿都往前绷着,爪子全都伸了出来,连尾巴都绷直了,看起来很紧张,如临大敌,季骁看了一会突然眼睛一眯缝,“咦?”

    这一声咦让它一下绷紧了神经,盯着拎着它人,不是吧……看不见看不见看不见……它默念了半天,也没能确定这人能不能看到它八条尾巴,这第八条才刚长出来没几天,千万不能就这么没了。

    “这猫是全黑啊,你看,一点白毛都没有……”这人咦完了之后看了好一会才冲旁边人偏了偏头说出了下一句话。

    它一听这话,猛地松了一口气,尾巴保住了。

    “是只小野猫,真可怜,”一个大妈伸手它腿上捏了捏,“还受伤了,你们能给包扎一下送去流浪猫保护站吗?”

    “一会给放到路边吧,”林梓开着车看了一眼放季骁腿上猫,后腿上伤已经被季骁包好了,虽说包得有点像三角粽,“咱这儿哪有什么保护站,老太太说得跟真一样……”

    “行么,大妈们对我们可是寄予了厚望。”季骁看了看小黑猫眼睛,浅黄色眸子中间细细一条黑色瞳孔,衬上这一身黑毛,看着有点恶魔意思,他下意识地想了想今天是星期几,还好,不是星期五。

    “流浪猫都野着呢,不亲人,”林梓笑了一下,“以前我奶奶就爱捡猫,养不了几天都全跑了,野猫人家里呆不住,放了吧。”

    季骁捏着小猫耳朵想了一会,同意了,主要是小猫他捏耳朵时候很不情愿地用爪子把他手推开了,这让他觉得这确是只不愿意人跟人呆一块野猫。

    到中队院子时候,林梓把车停了路边,季骁打开车门还没来得及下车,小黑猫就一蹬腿从他手里窜了出去,三下两下爬上了路边一棵树,转眼就不见了。

    回到队里是中午了,季骁随便吃了点东西就趴床上准备睡觉,顺便拿过手机看了一眼,上面有一条一小时前发来短信。

    夫君你晚上能不能上线,你娘子今天被人欺负了。

    季骁一看就知道是谁发来,只是差点把娘子看成了娘。他回复过去,晚上能上,谁欺负你了,告诉他晚上洗好白白等我。

    那边很回过来,你恶心不恶心,亲爱。

    我都没嫌你个人妖恶心呢。

    滚,晚上记得上线。

    这人叫糖泡泡,是季骁游戏里老婆,认识挺长时间了,是个无比甜美细腰萝莉弓箭手,但有传闻说本人是个男。

    季骁一开始因为不明真相产生了某些猥琐想法而娶了糖泡泡,听到传言之后饱受打击,但好糖泡泡性格不错,季骁只好放弃了勾搭萝莉想法,就当处了兄弟……

    俩人交换过手机号,但从来没打过电话,糖泡泡说,你还是别打了,省得幻灭。

    季骁因为工作性质,一般不做任务,也不下副本,这些事都是糖泡泡开他号去做,所以做为报答,他会帮糖泡泡PK。季骁没什么别爱好,又没女朋友,钱都花游戏上了,装备很好,于是糖泡泡很敬业地惹事儿,然后由他善后。

    季骁叹了口气,把手机塞到枕头下面,这家伙不定又惹了什么麻烦。

    九尾猫也是猫,哪怕后腿上缠着个三角粽,也不妨碍它第一时间悄悄地又潜回了那条下水道附近,直觉告诉它,老鼠还那里,卡下水道里事那家伙看见了,一定会等着它回去好好嘲笑一番。

    它果然墙角看到了躲垃圾桶后边晒太阳混蛋。

    它迅速跳下墙头,绕到老鼠身后,无声无息地靠了过去。轻轻抬起爪子,再轻轻放下,呼吸也放得很轻,三,二,一,好!

    这次它没有扑歪,锋利爪子准确地落了老鼠背上。

    老鼠估计是晒得太舒服,被它扑到时候很是受惊,声音很大地叫了一声,听到这声音,它相当满足,小样儿,让你美不滋儿地这假装享受生活……

    它松了松爪子,老鼠挣扎着跑开了,跑出一小段之后还回头看了它一眼,眼神里写满了不服气。

    第1次了,它没理会老鼠回眸,低头舔了舔自己爪子,心满意足地转身离开了。

    再有两次,它就可以结束这种无聊游戏了,不过……它跃上墙头,挑了一条回家近路,想要再抓住那家伙两次,也不是一件容易事。

    回到小区时候是下午,阳光很好,一看就让人忍不住想睡一觉……

    大老远就看到房东老婆正站楼下电梯门前向这边张望,看到他就喊了起来:“丁未你可算回来了,怎么打你电话也不接?”

    “没带出去,什么事?”手机这种充满了现代气息垃圾,他很少用,讨厌这东西。

    “刚物业打电话来说楼下厕所堵了刚清通,让楼上都开大水冲一下,你一会回去记得开水冲一下啊。”

    “嗯。”

    “你用厕所时候也注意点,别弄堵了,麻烦死。”房东老婆又补充了一句。

    “嗯。”

    “你们这些学生啊,都不靠谱,连大学生都不靠谱,”女人小声嘟囔着转身,“所以我老公总说为什么要把房子租给中学生……”

    为什么,为钱呗。

    丁未眯缝着细长眼睛笑了笑,没说别,直接进了电梯。

    打开房门时候他马上觉得不对劲,有人进过他家。

    茶几上杯子往旁边移动了几公分,饮水机热水开关往中间转了一些角度……

    “苏癸,”他皱着眉转身往厨房方向说了一句,“你又跑我这来干嘛?”

    “又?我好像是第一次来啊……”厨房里有用水声音,一个男孩子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不大眼睛里全是笑容,尖尖下巴冲他扬了扬,“喵!”

    “赶紧走,我要睡觉。”丁未走到落地窗前把窗帘猛地一下拉开,阳光一下洒了进来,暖洋洋。

    站厨房门口苏癸被突如其来铺满全身阳光吓了一跳,抬手挡住眼睛:“喂,丁未,今天捉我这次不算。”

    “你说不算就不算了吗,”丁未伸了个懒腰,“想耍赖?”

    “如果这次不算,”苏癸往门口走,顺手从茶几上拿了个苹果咬着,“你被卡下水道里事我就不告诉别人,怎么样?”

    他手刚放到门把手上,背后一阵风,没等他回头,脖子已经被一只冰凉手掐住了,他整个人重心不稳,被按到了墙上,丁未声音贴着耳后传过来:“说出去就捏死你。”

    “松开,疼……”苏癸皱着眉扭了两下,“我不说还不行么,松开!你今天把我背都抓破了你知道吗……”

    “啧,”丁未松开了手,坐到落地窗前摇椅上,腿伸得老长,“听你这意思还想让我给你擦点儿药么。”

    “我走了,你有空不去谢谢你救命恩人么,要没人家,你现还卡里边儿呢,哎哟真可怕啊……”苏癸话说到后半句时候人已经窜出了门外。

    丁未扔过去一个靠垫砸门后,把门关上了。

    救命恩人?

    他想起了那个下水道口说他是只胖猫消防员,已经没什么印象了。

    他活了这么久,见过那么多人,已经养成了习惯,对人长相基本看过就忘,遗忘是他特长,现他就记得那人有一张还算温和脸,还有身上那种香烟味道,如果过个十天半个月,这些细枝末节就都会消失他脑子里了。

    丁未摸了摸腿上伤,包扎纱布当然已经没了,伤口还有点疼,但不严重。

    这算什么救命恩人,就算没有他,自己难道还能一直被钉那里直到饿死么……而且拽尾巴时候还使那么大劲。

    丁未下意识地侧过身伸手往身后摸了摸,摸了个空才想起来这会自己没有尾巴。

    他闭上眼睛,抬手遮住眼睛,睡一会吧,真累,长尾巴时候总是犯困,但愿这次尾巴能平安长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第九条尾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巫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巫哲并收藏第九条尾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