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第九条尾巴 > 九尾猫都是大写M

九尾猫都是大写M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是一个“有缘人”。

    前辈说过,能看到九尾猫真身人,都是有缘人,他们可以许下一个愿望,九尾猫会帮他们实现,代价是失去一条尾巴。

    它一直对于有缘人这个称呼很不满,这些人跟它之间缘份,就是让它一步步走向九条尾巴圆满飞升路上退着再走上几步,而且因为太有缘了,它进进退退已经一百多年。

    但九尾猫深植基因里某种东西却让它无法抗拒有缘人合理愿望,它一次又一次郁闷地为有缘人实现愿望,一次又一次地慢慢修炼出一条尾巴,然后如此往复……哪来那么多有缘人呢,它一直为这事儿很纳闷儿。

    苏癸以前说过,你们九尾猫都是M,而且是大写M。

    是,现它又要M了。

    它端正地坐这个人面前,静静地等着他提出愿望,只要这个愿望没有超出它能力范围之外,它都会答应。

    “你尾巴真漂亮。”男人看了它很久,轻轻地说了一句,伸出手像是想要摸一下,可空中举了一会还是收了回去,也许是觉得不礼貌。

    它眨了眨眼睛,等着他继续说。

    “我听……听说过……那个传说,关于九尾猫……帮人实现愿望传说,”他看着眼前这只有着丝绸一般闪亮柔软黑色皮毛猫,激动得有些结巴,“我没想到……会是真……”

    它知道自己这个人眼里样子,他看到不是一只团起来跟个黑色毛线球差不多小猫,而是一只大猫,全身发着暗蓝色光芒大黑猫,像一个巨型紫外线灭蚊器,这只蓝光大黑猫身后还有八条威风凛凛大尾巴。

    很有气势,嗯,它一直是这样认为,虽然有时候会吓到有缘人。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很唐突,”男人终于平静了一些,说话也顺溜多了,“传说九尾猫很善良,会帮人实现愿望……”

    是,代价是我刚长出来尾巴。

    它晃了晃尾巴,这个代价为什么要由九尾猫来付出,而不是由有缘人来付出,它一直没有想明白,如果有一天它圆满飞升了,一定要找到老祖宗问问,这样不平等大写M规矩是怎么被通过。

    但现它只能耐心地等着这个人慢慢把话说完。

    “你能帮我吗?我愿望真不过分,真!”男人说出这句话时候,眼眶里开始隐约有泪光闪动,声音也有些哽咽,“我真没想到会真碰到一只九尾猫,帮帮我吧。”

    这种场面它见过很多,但还是像第一次见到时一样,心跟着眼前人微微一软,有些不好受。

    它抬起前爪,那人手上轻轻碰了一下,他应该能感觉到它想说话。

    你有什么愿望,说给我听听。

    “我女儿……我女儿病了,已经晕迷了好几天,”男人低下头,控制着自己声音,“医生说没救了……”

    我救不了命。

    “我不需要你让她病好起来,我知道九尾猫做不到……这是命,”男人有些激动,抓住了它一只前爪,握得很紧,“我只是想……后天就是她生日,六岁生日……我跟她妈妈想给她过个生日……”

    你想让她醒过来。

    “行吗,你能帮帮我吗,只是过个生日,她走之前……”男人说不下去了,眼泪顺着脸滑了下来。

    好。

    它闭上眼睛,包围它身体周围蓝色光晕猛地增大了许多,光芒也一下亮了。

    这个愿望并不过分,它能做到。

    尾巴有点疼,细细,像是被很多小虫子啃咬着,它轻轻地甩了甩尾巴,它知道,八条尾巴中某一条正慢慢地变小,变细,然后几分钟之内就会消失。

    “谢谢你,你会有好报,一定!”男人看着笼罩一片柔和蓝色光晕中黑猫转身轻轻离去,缓缓地跪了地上,“谢谢……”

    对于它来说,这一声谢谢,可以抵消不少郁闷,它碰到过很多不会说谢谢人,这人说了谢谢,它已经满足了。

    但尾巴还是没有了,转过街角之后它回头看了一眼,又把尾巴都撑开来认真地数了一下,七条,没错,变成七条了。

    去街心花园散步心情没有了,这一次修练出来尾巴又没了。

    回家睡觉。

    它还是蹦着走,但不如之前那么欢了,它有些累。

    丁未站浴室里,看着镜子里自己脸,很苍白,感觉连所谓琥珀色眸子似乎都变淡了。

    他叹了口气,拿起放水池边上黑色美瞳盒子看了一眼,算了,对于这种无休止循环,他已经习惯了,除了赶紧上床去睡一觉,他已经没有了别想法。

    他得趴着睡了,屁股肯定没有伤,尾巴消失时那种感觉却隐隐还,其实这种事,他经历次数如果都换算成毛,没准都够一条尾巴了,但仍旧每次都会这样。

    “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丁未扯过毛毯把自己连头带脚都蒙上,闭上了眼睛。

    季骁骚扰完糖泡泡之后就睡着了,但感觉没睡多久。正当他梦到自己坐女仆餐厅里,看着三个围他身边lli,美滋滋地准备享受一把大爷生活时,走廊里警铃再次响起。

    他没来得及跟lli们说声再见,和林梓两人同时从床上蹦了起来,几乎是相同动作拿过衣服冲出宿舍门外边跑边穿。

    一直到从滑杆滑下穿好防护服,他俩都没有说过话。

    这次肯定不是突击检查,老伍不可能一晚上干两回这样事,而半夜火警是可怕,所有人都睡梦中,没有任何防备。

    喇叭里一直通报火场情况,南河区雅居苑发生重大火情,全部队员立刻集合出发,南河区雅居苑发生重大火情,全部队员立刻集合出发!

    四辆消防车按顺序出库,季骁和林梓是第二辆,林梓打开了警笛,跟着前面车开了出去。

    “雅居苑是小区吧,”坐后面张文腿一个劲抖着,这人一出火场就抖腿,他不是人了,但人时期毛病现也没改过来,“全员出动,这火情看来不小啊,你说这不年不节,怎么还三天两头要出火场,总有这么多人不拿自己命当回事。”

    “文哥你别哆嗦了,”季骁坐他边上,让他抖得自己腿都有点不受控制想要跟着他节奏上下窜了,“车都跟着大地颤抖了……”

    “车震不能怪我,林梓开车技术太烂。”张文停止了抖腿,嘿嘿笑了两声,没两秒钟又抖上了。

    “你俩还能不能讲点文明礼貌了……”林梓前面嘟囔了一句,斜眼看了一下坐副驾驶位子上胡启明,脸上笑容马上退散了,这家伙永远都是严阵以待样子,表情从接警开始到出警到从回火场回来都永远保持一个样子,这种神情大家心里都有些紧张时候传染性特别强。

    林梓看了他一眼之后,也变成了一脸苦大仇深,他心想下回再出火场,必须让胡启明坐到后边去。

    车刚拐上雅居苑那条街时,几个人就看到了冲天火光。

    “靠,刚火情通报不是说1层起火么,”季骁往火光方向看过去,“看火势这高度明显不止啊!蔓延得这么……”

    “一会注意安全,今儿这是场苦战啊。”张文盯着越来越近黑烟和火光。

    四辆消防车停了着火居民楼楼下,季骁跳下车时候抬头看了一眼火势,心里一沉,火已经蔓延到13层,而且还往上烧着。

    一共15层楼,楼顶上全是人,都扒着护栏向下招手呼救,情况很危急,这会要是一乱,肯定得出事。

    伍志军一跳下车扯着嗓子就喊开了,开始安排任务:“一队灭火!二队进楼搜索住户!三队救援!四队隔离火势!都给我速度动起来,注意人员安全!走走走走走!”

    季骁他们是二队,接了命令之后几个人检查了一下防具冲进了楼里。顺着消防梯往上跑时候已经能闻到呛人烟味,季骁跑第一个,张文跟他后面,边跑边安排着:“两个一层往上检查,注意保持联络,有意外情况要求援,不许逞英雄……”

    季骁和林梓冲进了先着火1层,别队员继续往上。

    “我靠!”林梓一冲进去就骂了一句,1层走廊里看不见明火,到处都弥漫着黑烟,周围温度很高,烤得人全身都像是开始冒油了。

    “找,时间长了怕楼板垮掉!”季骁开始踢门,他怕深夜出火场,每次都能碰上火都要烧到身上了还能梦到自己洗桑拿主。

    “有人吗!听到声音说话!”林梓踹开门就开始喊。

    1层搜索完毕,屋里没有发现人,季骁他们又接着往上跑,联系了张文,直接到了13层,依然是浓烟滚滚,同时能看到走廊窗户外面卷上来火舌。

    “这不像是普通着火烟啊,火颜色也不对!”林梓喊,13层楼道里居然堆了不少杂物,而且都已经倒了,他俩很费劲地跨着,一不小心就会绊到。

    “是!感觉像化学物品!动作点,可能有毒!”季骁敲门,然后开始撞。

    13层也没有人,他们松了一口气,接到胡启明通知,14层找到一个小姑娘,现送下去,让他们直接去15层搜人。

    “走,15。”季骁边喊边冲林梓打了个上15层手势,两个顶着呛人怪味烟往上跑。

    15层相对来说温度要低一些,但烟很大,好几户人家门都敞开着,两人冲进去搜了一圈没看到人,15层上面就是天台,住户估计听到声音都已经跑上去了。

    林梓对讲机里传来了张文声音:“15层住户提供情况,154学生没见着,你们马上去看!”

    “收到,我们15层,这就去找!”林梓喊。

    季骁浓烟中看到了154门牌,房门紧闭,他用手捶了几下门,没有回应,于是退后了两步撞了过去,两下才把门撞开。

    “有人吗!我们是消防队!”季骁看了一圈,屋里也有烟,但不算多,视物没有影响,没看到人,他又直接冲进了卧室。

    床上睡着一个人,他冲进卧室瞬间突然一跃而起,以让他目瞪口呆轻巧和速度窜到了他面前。

    接着他隔着烟雾看到了一双瞪圆了琥珀色眼睛和一张明显受到了惊吓脸,看上去年纪挺小,应该就是张文说那个学生,他顾不上想别,一把拉住这人手就往外跑:“你们楼下着火了,跟我走!家里还有别人吗?”

    “没。”这人愣了一下,被他拉了个踉跄,接着就顺从地跟着他跑了出去。

    “鞋呢!小心脚!”林梓看了季骁身后跟着人,全身上下就一条内裤,一地都是碎玻璃碴子,光着个脚不用几步就得划得乱七八糟。

    “我去穿。”那孩子愣了一下居然很淡定地转身就想回屋去穿鞋。

    “不穿了,”季骁看到浓浓黑烟从走廊窗口不断地卷进来,一把拽住他胳膊把自己身上防护服脱了裹到他身上,一弯腰把人扛到了肩膀上,“走!”

    丁未被季骁抡到肩上时才看清了他脸,有些惊讶,他还能记得这张脸。

    这是之前从下水道里拽着他尾巴把他拉出来那个消防员,他甚至脸撞到这人腰上时还分辩出了他身上那种淡淡烟草味。

    之前被这个人用索套拽着尾巴像拖抹布一样拖出下水道,现又像个麻袋似被这个人抡到肩上……

    缘份哪,丁未,丢人啊,丁未。

    同一天里被同一个人两次救起,这种事实是太丢人了,丁未忍着因为胃正好顶这人肩上而产生强烈呕吐感,有些郁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第九条尾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巫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巫哲并收藏第九条尾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