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第九条尾巴 > 明天叫你家长来学校

明天叫你家长来学校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十六七男生,大部分都处于一个半傻逼状态,就像没长齐毛小公鸡,扑愣着翅膀小母鸡面前打架,逞能什么都是经常事。

    一只把小姑娘们吓得纷纷尖叫躲避灰老鼠自己脚下像皮球一样滚来滚去,让他们某种程度上得了极大满足。

    踢了老鼠第一脚男生叫胡飞,他是班里体育委员,算得上学校体坛一根草。女生们或兴奋或害怕尖叫声中,他向那只已经不太能动弹了大肚子老鼠走过去,考虑下一脚该往哪个方向踢,是踢到女生堆里还是再往墙上踢一脚。

    “胡飞别踢爆了啊!”旁边有男生喊了一嗓子,引起一阵哄笑。

    胡飞瞄了瞄老鼠肚子,踢到墙上吧。

    腿向前猛地踢出去瞬间,胡飞觉得眼前花了一下,接着脚背上一阵巨痛传来。

    “操!”胡飞喊了一声,低头看向自己脚,发现自己已经踢了起来右腿被人踩回了地上,那只脚现还踩他脚背上,疼得他有些冒汗。

    “疼么。”有人他面前说了一句。

    胡飞抬起头,看清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他面前这个人,那个来转学生。

    “你他妈让开点,”自打昨天丁未进教室他就看这人不顺眼,他看不惯丁未那种冷冰冰眼神,拽个屁呢,他推了推丁未肩,想要从他脚下把自己脚抽出来,但没成功,丁未踩得很结实,疼得厉害,他咬着牙,“我还不想揍来。”

    “你揍一个试试,”丁未眯缝了一下眼睛,眼角扫了扫他,“真不用客气。”

    “算了算了,”有人过来拉架,早自习时间要打起架来,全班都没好果子吃,“胡飞别跟来置气……丁未你也算了吧,不就打个老鼠么,玩玩儿而已,大惊小怪干嘛。”

    丁未本来没有烧到顶怒火被这句话彻底点燃了,玩玩儿?而已?他挑了挑眉:“我也就是玩玩儿而已。”

    “操!你没完了是吧!”胡飞被丁未轻蔑眼神激怒了,不教训一下这个来他顺不下这口气,“地上这老鼠是你妈还是你爸啊!”

    胡飞这句话尾音还没出全了,就觉得自己脸上猛地挨了一巴掌,这一巴掌扇得他眼前一阵发黑,耳朵里嗡响成一片,整个人站立不稳,摔到地上。

    而且丁未踩着他脚却并没有松开,他倒地巨大惯性让脚腕子一阵钻心疼痛,脚被狠狠地扭了一下,他忍不住惨叫了一声:“啊——”

    全班都安静了下来,愣了一小会儿之后,几个男生冲了过来。他们有些惊慌,不是因为胡飞被丁未一个耳光就扇倒地,而是因为他被扇了一巴掌那半边脸居然开始不断地渗出血来。

    “你手上有什么!”一个男生转过脸冲丁未喊。

    “关你屁事。”丁未退了一步,移开了还踩着胡飞脚,弯腰捏着地上老鼠耳朵拎了起来,也没再看还躺地上胡飞,往教室门口走过去。

    看着丁未一点没犹豫地直接用手拎起了老鼠,围着学生都赶紧退开了。

    丁未出了教室直接下了楼,走到了学校操场边树林里,把老鼠放了草丛里,然后蹲一边静静地看着它。

    老鼠一直发抖,眼神里透着绝望,腿一直轻轻地蹬着,但是已经没有办法再移动了。

    这老鼠没救了,丁未叹了口气,伸出手,用手指捏着它脖子,轻轻一掰,老鼠抽了一下就不再动弹,只有眼睛还瞪着,有些空洞。

    丁未站起来,到水池边仔细地洗了洗手,慢慢地走回教室。

    其实猫也有玩弄猎物习惯,玩累了就吃掉。只是,刚才那人并不是为了吃,如果他们肯吃,他就不管。

    丁未咬了咬嘴唇,可能也不一定,他眼前不断地晃动着苏癸影子,这个跟他时好时坏一块渡过了一两百年家伙。

    回到教室时候丁未看到老师正扶着胡飞往外走,胡飞左脸上全是血,单腿一下下跳着。

    “丁未!你怎么回事?”老师一抬眼,看到了站教室外面一脸淡然丁未,再看看胡飞脸上挺吓人四道血口子,“你中午放学不要走,到我办公室谈谈!”

    丁未本来想用中午时间找个没人地方晒晒太阳,看老师这个样子,估计是晒不成了,他侧身从老师身边走进了教室:“嗯。”

    莫名其妙人类。

    “那只老鼠呢?”眼镜妹等他坐下了才轻轻问了一句。

    “死了。”丁未随便抽了本书拿手上胡乱翻着。

    “死了?你给它安乐死吗?”

    “嗯。”

    “……挺好,”眼镜妹犹豫了一下,“那样太残忍了。”

    “嗯。”

    “不过,你也不用打胡飞,他都出血了,肯定会要你叫家长了,”眼镜妹有点担心,“而且如果他破相了,说不定他家里还要找你呢……”

    “叫家长?”丁未愣了一下,什么叫做叫家长?

    “丁未,你这才刚来学校第二天,就出这样事,你让我怎么说你才好?你用什么东西把人家脸划成那样,你说!”老师看着站她面前丁未,真没想到这个长得挺乖巧孩子下手会这么狠,校医已经把胡飞送去医院,他脸上伤有几个地方挺深,要缝针。

    “手。”丁未回答。其实如果不是胡飞那句话激怒了他,他本来没打算动手,就算动手,他也没想要用爪子,伸出爪子是下意识动作,他只有很生气时候才会伸爪子。

    “手能伤成那样?你觉得说出来谁会信!”老师一把拉过丁未右手,看着他修剪得很整齐指甲,指甲很短,都跟指尖平着,根本不可能划出那样口子。

    丁未皱皱眉抽回手,没有出声。

    老师也没多说什么,手一挥:“不愿意说是吧,没事,明天叫你家长来学校!我倒要看看你家长怎么解释!”

    丁未走出老师办公室时候有点犯愁,他哪来家长?他父母早就死了,他甚至已经不记得父母毛是什么颜色了。

    找陆宽?这个想法刚一冒头就被打消了,他受不了陆宽那个德性。找大叔?也算了吧,他不知道大叔平时哪里,而且大叔那个样子来学校都不够让人看……苏癸?苏癸看上去比他还小。

    丁未烦躁地脸冲下趴到桌上,鼻尖顶桌面上,好烦。

    点修出九条尾巴吧,这样日子一天也不想过了。

    这个月是消防安全月,季骁他们中队几个组每周都要轮流去周边学校里给学生做消防演习,今天做完演习回到宿舍都到下午吃饭点儿了。

    今天食堂弄了红烧肉,他跟林梓拿了饭盒很是雀跃地往厨房奔去。

    “季骁,”刚进食堂他就被值班室换班过来吃饭同事叫住了,“外边有个小孩儿找你。”

    “小孩儿?我哪认识小孩儿。”季骁满心想着红烧肉。

    “去,小男孩儿,说找季骁。”

    季骁愣了愣,丁未?他把饭盒塞到林梓手里:“林大爷帮我打饭,荤菜只要红烧肉,别你看着办,我出去看看。”

    季骁小跑着穿过中队院子,一出大门就看到了正坐路边栏杆上晃着腿丁未。

    “怎么想到跑我这儿来了,”季骁走过去,“放学了?”

    “嗯。”丁未从栏杆上跳下来,落地很轻,没有一点声音。

    “吃饭了么,”季骁手往回指了指,“今天我值班,没办法带你出去玩,要不要到我们食堂吃饭?”

    “有鱼么?”丁未看着他。

    “今天是红烧肉。”季骁乐了,这孩子就认识鱼了,而且让他去食堂吃饭,居然一点没推辞。

    “那算了,我想吃小鱼干,”丁未很久没有吃到可口小鱼干了,想起来就有点馋得慌,“就是那种烤很香很酥,黄灿灿,鱼皮有一点脆脆……”

    “我妈会做,我周末回家让她弄点给你吃得了,看你馋。”季骁笑笑。

    “好,”丁未点点头,想起了来找季骁原因,“还有件事……你明天能去一趟我们学校吗?”

    季骁第一反应就是这孩子肯定学校惹事儿了,他自己当年就这样,惹了事儿之后把周围亲戚邻居挨个拉到学校去,分别担任过他叔叔,舅妈,表姨和姥姥……等等职位。

    “你干什么坏事儿了?”季骁笑了笑,胳膊搂过丁未肩,低头问他。

    丁未不习惯被人碰,季骁这个很自然动作让他差点一爪子拍过去,但忍住了,他现有求于人,好季骁身上味道他不讨厌。

    “没有。”丁未没觉得今天挠了胡飞是什么了不起大事。

    “那你不敢叫家长?”

    “我没有家长,”丁未有些郁闷,他真是没什么“家长”可叫,“我家里就我一个人。”

    “……一个人?”季骁有点惊讶,那天丁未说他没有家人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他看着丁未侧脸,“你爸妈呢?”

    “死了啊。”丁未这个回答到是很实,确是死了,而且死了很久了。

    季骁一下觉得心里堵得慌,沉默了一会拍拍丁未后背:“明天上午去还是下午去?”

    “老师没说,只是让明天,你有空吗?”丁未能感觉到季骁心情,他本来想说其实不用难过,父母他早就不记得了,但又觉得正常人类可能不会这么说。

    “有,明天我们组休息,我上午直接去吧,”季骁觉得自己突然能明白丁未脾气为什么这么怪了,一个没有父母独自生活半大孩子,估计性格都好不到哪儿去。

    “谢谢,那我走了。”丁未转身准备走。

    “不跟我食堂吃了?”

    “不吃,又没有小鱼干。”

    季骁笑了笑:“那你现总能把电话号码给我了吧,我妈做了小鱼干,我打电话找你。”

    “我手机……”丁未想到早上把手机从窗口扔出去那一下就神清气爽,“从17层扔出去了,摔碎了。”

    季骁看着丁未一脸开心地说出这句话,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那我怎么联系你?”

    “我找你,”丁未挥挥手,“明天学校等你。”

    丁未睡觉都是人形,因为他怕冷,三四月气温到了晚上还是挺凉,猫形睡觉蜷成一个团还是会觉得冷。

    今天早上没有闹钟吵他了,但他还是按时醒了过来。

    醒来时候发现自己蒙被子里,他没有蒙头睡觉习惯,有点憋气,他蹬了蹬腿,把脑袋从被子里探了出来。

    ……枕头好大。

    真舒服,他弹了弹耳朵。

    等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小黑猫一下从被子里窜了出来,蹦到了枕头上,低下头看着自己爪子发了好一会愣,爪子伸出来缩回去,再伸出来再缩回去折腾了几下,才确定了自己居然睡觉时候居然变回猫形了!

    这是从来没有过事,太不可思议了,它抬起两只前爪扒拉了一会儿自己耳朵,然后跳下了床,地板上伸了个懒腰,然后慢吞吞地走进客厅。

    走了几步它就停下了,偏着脑袋定了原地。

    出问题了。

    它又小步蹦着往前走了几步,再停下,真出问题了!

    这种突出其来变故让它全身毛都竖了起来,尾巴绷得笔直,尾巴上毛也全炸着,天哪!

    天哪!

    它愣了很长时间才仰起头“喵——嗷——嗷——”地叫了一声,声音因为极度震惊而显得颤音十足。

    它变不回人形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第九条尾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巫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巫哲并收藏第九条尾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