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第九条尾巴 > 奇怪的男人

奇怪的男人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明朝伪君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季骁可以不问陈修宇为什么会晕倒,也可以不问他为什么会那么晚出门,但当陈修宇第四次记事本上写了字递过来时候,他实是忍不住了,很小心地问了一句:“你不能说话?”

    不能,震惊了?

    看着陈修宇嘴角一抹笑容和记事本上这行字,季骁点了点头:“震死我了,就为这个不让我给你打电话吧?”

    怕打击你,你对lli多向往啊。

    陈修宇一本正经地记事本上写,季骁乐了,有点不好意思,而且看着这字,完全是糖泡泡平时语气,可再看眼前人,又觉得有点恍惚,陈修宇这正直好青年模样……

    “我真没对你抱多大期盼,”季骁笑着床沿上坐下,“一直拿你当兄弟处,只是跟我想像泡泡有点不一样。”

    太潇洒了吧!

    “吹吧你就,”季骁指了指他手机,“要不要通知一下家里人,接你回去?”

    陈修宇摇了摇头,估计家里已经乱成一团了,如果知道他医院……他从床上下了地,把钱包和手机放进口袋里,记事本上划了划递到季骁眼前。

    我打个车回去就行,谢谢送我来医院,缘份哪。

    “我送你回去吧,这个点上哪打车去,我正好开了我们老大破车。”

    陈修宇坐车上,听着季骁把送他到医院事说了一遍,记事本上写了一行,明天请你跟你那个朋友吃个饭吧。

    “成,”季骁也没推辞,他跟糖泡泡认识时间很长了,这会已经适应了眼前陈修宇跟糖泡泡之间巨大反差,“不过就你家附近吧,你身体不太好别跑远了,反正那孩子就住这边。”

    陈修宇用手比了个K手势,靠椅背上看着季骁。他没有想像过齐小白是什么样,但当季骁说自己就是齐小白时候,他觉得差不多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唯一有些意外就是季骁看起来不像个当兵,尤其不像消防兵。

    “是这儿吧?”季骁把车停了之前发现陈修宇那个路口,“别墅区?”

    陈修宇点点头下了车,习惯性地又看了一眼路边草丛,小小经常会坐草丛里等他……这次他还是失望了,连流浪猫都已经离开,草丛里一片静谧。

    “泡泡,”季骁跟着跳下车,陈修宇脸色一直不太好,始终都有些苍白,“要我陪你进去吗?”

    别这么紧张,你娘子一身好装备,不怕走夜路。

    季骁愣了一下乐了,指了指陈修宇:“靠,这种话你当人面都说得出口,服了你了,娘子。”

    陈修宇笑了起来,把记事本放回兜里,冲季骁挥了挥手,转身拐进了小路。

    季骁目送了他一会,扭头往路头看过去,那边是丁未家,他往那个方向看了好一阵,才终下定决心,压下了现就过去找丁未问个明白念头。

    丁未没有调闹钟,但早上还是被手机铃给吵醒了,他有些烦躁地抓过手机,是季骁发来短信:起床了,再睡迟到了。

    这人管得真多!丁未把手机扔到一边,揉了揉眼睛,感觉就是刚睡着,居然就要起床了……

    他躺床上扭了一会才很不情愿地坐了起来,今天必须去学校,至少要去把钱赔给胡飞,真烦人。他掀开毛毯,准备下床穿衣服。

    但掀毛毯动作他只做了一半,手还拎着毛毯一角,然后人僵了原地。

    他看到了自己完全一览无余身体,没有睡衣,没有睡裤,连内裤都没有!

    发生了什么事!

    丁未迅速地把毛毯裹回身上,抱着腿坐床上发愣,眼睛瞪得很圆。昨天是季骁送他回来,这个他记得,昨天他因为怕尾巴又跑出来所以没有穿内裤,这个他也记得,可是……

    这个神经病为什么要帮他脱衣服啊!

    “白痴!”丁未抱着腿骂了一句,郁闷坏了。

    过了一会又觉得有些冒冷汗,还好昨天尾巴没有出来,这要是被季骁看到,事情就没有办法收场了……

    丁未好一会才平静下来,慢慢地把衣服穿好,走进了客厅。

    桌子上有一张字条,估计是季骁这个罗嗦家伙留,他过去拿起来,刚看了一眼就感觉后背真冒出了冷汗。

    这是苏癸留给他字条,季骁会不会也看到了?会不会奇怪苏癸为什么叫他小猫?

    不过……

    丁未捏着字条,瞪着上面字看了很长时间,小猫,小猫,苏癸一直叫他小猫,那他就算说自己小名就叫小猫也没事!

    嗯,就是这样!我就是小猫,就是小猫!

    丁未舒出一口气,把字条揉成一团扔进厕所冲掉了。

    但出了门之后他才又想起来,字条重点不是小猫,而是苏癸本身,这才是让丁未真正冒冷汗事情……他居然疯狂到真要去?

    九尾猫是一种神奇存,苏癸一直这样觉得。他没有见过升仙九尾猫,一个也没见过,他甚至觉得丁未那么辛苦而执着地要修出第九条尾巴是一件很伤感事。

    九尾猫不会拒绝有缘人合理愿望,只要他们能做到,就一定会背负失去第八条尾巴代价去帮别人实现愿望。

    他们永远也不可能有机会长出第九条尾巴。

    因为这个世界上需要实现愿望人,太多了。

    苏癸站黑暗里,他习惯了呆黑暗角落中,这是他保护色,几百年来经历已经让他能够很好地把自己藏阴影里。

    他看着街对面二楼房间窗口,里面透出隐隐烛光。

    就是这里。

    有人不是九尾猫,但却拥有跟九尾猫一样能力——只要你愿望不是太离谱,有人可以为你实现。

    而跟九尾猫不同是,代价,需要自己来承担。

    苏癸一楼超市买了一瓶水,他很少喝瓶装水,但还是角落里找到了那种没有任何包装水,付款时候,老板冲他笑了笑:“祝你好运,小朋友。”

    苏癸顺着铁楼梯上了二楼,轻轻推开了虚掩着铁门。

    铁门发出吱吱呀呀声音慢慢打开时,苏癸觉得出现他眼前走廊,就是他获得解脱通道。

    我累了,我想结束这样生活,回到很久以前,我还是真正我时候。

    虽然他还有另一个愿望想要实现,但……太难了,也许只能永远埋心里。

    所以,这是他眼下唯一愿望。

    点着蜡烛是客厅,苏癸走进房间时,听到从里屋传来一个男人声音:“进来吧。”

    他顺着声音走过去,看到了一扇小门,门后是一间漆黑小屋,他按那男人要求把门关上之后,屋里陷入了一片黑暗,完全没有一点光亮。

    如果是普通人类,这里呆上哪怕几个小时,眼睛也很难适应这样黑暗。

    苏癸不同,他能看到。

    屋里布置很简单,一张椅子,一张桌子,桌子对面坐着一个男人,这样黑暗中,他还戴着一副墨镜,遮掉了半张脸,看起来有些诡异。

    除去这些,屋里还有两个方型东西,大约不到5公分,像是箱子,因为都盖着很厚布,苏癸看不出来是什么。

    “椅子你正前方,过来坐下吧。”男人开了口,声音挺和气,但让苏癸感觉有些不舒服。

    他慢慢走到椅子边坐下了,男人应该是看他,过了一会才又开了口:“能找到我这里来,都是有缘份人,不过……这种事,运气也很重要。”

    “运气?”苏癸不太明白他意思。

    “是,运气,”那人把手放到桌上,“不是每个来人都能从我这里得到好处,首先要看你有没有这个运气,其次,就是你能付出代价。”

    苏癸没有说话,他隐隐有些不安,这个人说话语气和眼下环境都让他不安,每当他感觉到有看不到摸不着危险临近时,都会这样。

    这个男人,不是一个普通神棍巫师,就算这件事只是一场交易,他也不像一个正当生意人。

    那人停了一会,苏癸以为他还要接着往下说时,他突然抬起手往苏癸脸上挥了过来。

    苏癸条件反射地向后靠了靠,那人手却没有真挥来,苏癸避开之后,他手收了回去,放到了桌上。

    “要试试你运气吗?”那人问,给人感觉就像是赌场。

    苏癸想离开这里,他虽然很想摆脱现生活,但他没到疯狂地步,对于自己能感到危险事,还是本能地抗拒。

    不过,这人说运气到底是指什么,他想弄明白。

    “怎么试?”

    “告诉我你能不能看到亮光。”那人站了起来,从椅子旁边拿起来个很大但是很扁箱子放了桌上。

    当他慢慢把箱子盖打开时,一缕白色光芒跃入了苏癸眼帘。

    箱子一角,有一小团柔和白光,苏癸整个人都愣住了,这是九尾猫光。

    而他之前见过这样光芒!那只伤了他九尾猫!

    苏癸一直能看到九尾猫身上光芒,只是看不到真身,而几百年时间里,他都没能成为幸运有缘……鼠。

    苏癸猛地站了起来:“我觉得我运气可能不怎么好。”

    他不能再继续呆这里,他必须马上离开,他已经不用再继续猜测,这个人很危险。

    苏癸手碰到门把手时,身后传来了那个男人带着笑意声音,透着几许兴奋:“你视力不错……刚才躲我手时候我就看出来了。”

    “疯子!”苏癸打开了门,冲了出去。

    身后人并没有追过来,当然,如果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也不可能追得上,但苏癸出大门时还是听到了他不急不慢声音:“不知道你是什么,不过……如果你还想实现愿望,可以来找我,代价你一定能承担得起。”

    丁未趴桌子上,下巴低下垫着几本书,闭着眼,但他没有睡着,因为眼镜妹一直小声跟他说着话,介绍那天季骁来学校情况。

    “于老师挺生气,不过你叔叔好年轻啊,”眼镜妹趁着老师转身黑板上写字时候继续说,“胡飞爸爸来过学校了……”

    “我把钱给于老师了,”丁未闭着眼说,“这就可以了吧。”

    “胡飞脸上不留疤就没事了应该,不过你以后真不要这样了,打架不好。”

    “嗯。”

    季骁变成他叔叔了?丁未勾了勾嘴角,他以为季骁会说是他哥哥。

    笨蛋人类,说陆宽是他叔叔都有人觉得年轻,何况是季骁?

    胡飞脸上还包着纱布,看到丁未时候眼神恶狠狠,几次从丁未身边经过时候都故意撞到他身上,然后一脸不爽地等着丁未反击。

    但整整一天,丁未都没有回应,这让胡飞非常失望,这小子怎么突然没了火气?

    丁未并没有注意到胡飞眼神,他看来,那件事已经过去了,没有必要再记着,而且他今天还是很困,整个人都是迷糊,他甚至连胡飞撞过他都没有发现。

    一直到放学铃声响起来,他才算是松了口气,打起精神走出了教室。

    饭也不想吃了,只想回去睡觉,但是……又想先去找一下苏癸,他有些担心。

    丁未走路时候爱低着头,这样可以避开路上不期而遇目光。他低头走了一小段路,听到身后有人按了按喇叭。

    这种按喇叭方式他挺熟悉,季骁就爱这样按,很轻很地按一下,喇叭声音就不会吓着人,丁未听起来,就有点像有人后面哎哎哎地叫他……

    他回过头,很吃惊地看着他身后骑着摩托车人:“季骁?”

    季骁停下车,腿撑着地笑了笑:“兜风么?”

    “兜。”丁未想也没想就跑到了季骁身边,准备跨上后座。

    但季骁抓住了他胳膊,把他拽到了自己面前:“小鱼干吃么?”

    “吃。”丁未点头,心里很兴奋,兜风!小鱼干!

    “行,有条件,能办到我就天天给你小鱼干,天天带你兜风。”季骁从外套里拿出个小饭盒打开,是一盒小鱼干。

    他捏了一条放到丁未嘴里,手指弹了弹他下巴:“怎么样?”

    “嗯。”丁未盯着他手上小鱼干点了点头。

    “那上车,一会去你家,把丁小爪找出来让我看看,”季骁发动车子,“你,和丁小爪,我要看到你俩同时站我面前。”

    作者有话要说:三完毕。累死我了。

    明天停一天,休息一下,后天继续。5号之后我会争取开始日。

    妹子们不用担心速度,我忙时候也从来没有停超过一天,嗯。

    谢谢大家入V了还支持我,谢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第九条尾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巫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巫哲并收藏第九条尾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