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第九条尾巴 > 陈修宇的铃铛

陈修宇的铃铛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癸没见过丁未打架,当然,跟自己打架时候不算,那种时候丁未和眼前完全不同,至少从来没有亮过爪子,只不过是抡拳头掐脖子什么。

    这是苏癸第一次见到丁未闪着暗蓝色光芒爪子,很漂亮,也很让人心惊。

    只一刹那间,丁未身影已经和那个女孩儿交错而过。

    普通人类眼里,眼下发生事,也许连看清机会都没有,苏癸能看清,所以他腿有些发软。

    丁未爪子贴着那女孩儿手臂滑过,而那个女孩儿爪子却直接刺进了他肩。苏癸动了动,他要帮忙,这是一只疯狂了九尾猫,从来没有这样打斗过丁未不一定能招架。

    “你别动。”丁未低声说了一句,慢慢转过身,他听到了苏癸动静。

    苏癸犹豫了一下,站原地没动,心里却紧张得发颤,丁未受伤了!

    他好像不是那个女孩儿对手!

    丁未背对着他站着,肩头有一个血点,向外慢慢渗出了血,他肩被那女孩儿爪子扎了一个对穿。但丁未似乎对肩伤没有感觉,缓缓地转过了身,看着她。

    那女孩儿站墙边,跟他对视了一眼之后,目光看向自己手臂。

    苏癸也跟着看了过去,赫然发现她手臂上有一条长长血迹,他惊讶地转过头看向丁未,这才发现他右手爪子上也沾着血。

    他那女孩儿手臂上划出了一道一尺来长口子,苏癸从十几秒之后她手臂渗血情况判断出来,这个口子很深。

    “为什么?”丁未没有继续进攻,他只想知道这个女孩儿为什么要袭击苏癸,他想知道九尾猫为什么会变得这么疯狂和残忍。

    她没有说话,定定地看着丁未,眼里狂乱一目了然,这种完全不属于九尾猫眼神让人觉得心凉。

    丁未有些犹豫,他从来没碰到过这种情况,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但就是他这一瞬间犹豫,让那女孩儿抓住了破绽,她再一次冲过来时候,丁未已经没有了躲闪机会。

    这次她用是右手,爪子闪着寒光,直指丁未眼睛。

    “丁未!”苏癸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

    他跟丁未谈不上有多深厚情谊,但认识已经一百多年,见了面有时候打,有时候安静聊天,对于苏癸来说,丁未某种程度上是他生活中重要一部分。

    他害怕丁未会因为自己出事。

    丁未只来得及退了一步,那女孩儿爪子已经到了眼前,他无论往哪边偏头,都会有一只眼睛被刺中。

    混蛋!

    他有些郁闷,这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结果,这一瞬间他突然想到了陆宽话。

    九尾猫并不完美。

    完了!

    怎么办?

    丁未闭上眼睛,两只眼睛中选择了右眼,他向右偏了偏头,眼皮甚至都已经感觉到了卷着风渗透过来凉意。

    一串细小铃声从他身后传了过来。

    丁未愣了一下,又一串铃声传来。

    这铃声陌生中带着一丝熟悉,像一串小小水晶珠子轻轻滚过他心里。

    一阵冷风卷过他身体,那女孩儿爪子却没有随着风刺过来,他没有时间多想,迅速向一旁跳开了。

    睁开眼时候,看到她静静地抬着右臂站原地,脸色很苍白,指尖锋利爪子轻轻颤动着。

    那女孩儿进攻铃声响过之后,停止了。

    苏癸是从她身后冲过来,她突然停下来,苏癸差点撞到她身上,捂着腰费了好大劲才贴着她后背停住脚步,然后猛地跳开,扑到了丁未身边。

    丁未没顾得上苏癸,回过头往铃声传来方向看过去。

    这铃声是怎样能让已经疯狂了九尾猫像雕像一样呆立原地,他不知道,但他转过头时看到这个人他却认识。

    苍白脸,和气笑容。

    还有他手里那个铃铛。

    是陈修宇。

    “是你?”丁未很吃惊地盯着他,这个看上去病得不轻男人,居然跟九尾猫有联系!

    陈修宇对他笑了笑,目光回到了那个女孩儿身上,笑容慢慢消失了。

    对不起了,小小。

    他轻轻晃了晃手里铃铛,随着又一串细小铃声传来,那女孩儿像一个断了绳子提线木偶一般,软软地倒了地上,眼睛很不甘地看了陈修宇一眼,慢慢闭上了。

    陈修宇走过去,把她从地上抱了起来,没再看丁未和苏癸,回身往别墅区里走去。

    丁未看着他背影出神,这人是谁?怎么回事?

    季骁知不知道他事?

    “走吧,”苏癸拉了拉他胳膊,“先离开这里。”

    丁未没有多说什么,跟苏癸一块回了家。苏癸给他处理伤口时候,他看了一眼手机,第一节课已经下课了,今天还要不要去学校?

    “去找大叔吧,找陆宽也行,”苏癸弄好之后叹了口气,“这事太危险了,刚要没有那个人,你就是只瞎猫了。”

    “嗯,”丁未想了想,先去找陆宽吧,大叔神出鬼没,离得太远,去了都不知道能不能见到人,“你自己小心点。”

    “还有……”苏癸犹豫了一下,咬了咬嘴唇,“我那天跟你说那个地方,我去了,好也跟他们说一下,那里有个人,很怪……他有一个箱子,箱子里有九尾猫光。”

    “什么?”丁未换衣服动作停下了,能把九尾猫光放箱子里?

    “我不知道光源是什么,但他让我看了,我看到了,就是刚才那只九尾猫光,”苏癸咽了咽唾沫,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如果我愿意跟他交换,他就可以为我实现愿望。”

    “你有什么愿望?”丁未看着他。

    “我想变回一只普通老鼠,想要正常生老病死。”苏癸沙发坐下。

    “是这个吗,不是想要再回到那个人身边?”丁未挑了挑嘴角,露出一个很淡微笑。

    “那个你不是说不可能实现吗,”苏癸眼神有些落寞,“我就没再去想了。”

    “这个也实现不了,”丁未从卧室里找出了上次陈修宇街心花园草地上给他铃铛,轻轻摇了摇,转身打开房门,“你一会回去吧,别到处跑了。”

    “嗯。”

    丁未推开陆宽办公室门时,陆宽正叼着烟靠椅子上,盯着电脑屏幕不知道看什么,见到丁未,他有些吃惊:“你又不上课?”

    “你怎么知道是又,”丁未皱着眉,“你为什么总爱跟踪我。”

    “说了没跟踪过你,想知道你有没有去学校办法多是,”陆宽掐了烟,“笨猫。”

    “你闭嘴,”丁未有些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今天碰到件怪事。”

    陆宽沉默着听完丁未把之前发生事说了一遍,还说了苏癸去那个奇怪地方,过了很久才开了口:“受伤了?”

    “不严重,没有影响,”丁未动了动胳膊,“我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看看那个铃铛。”

    丁未掏出铃铛扔到陆宽桌上,铃铛发出轻轻响声,但这声音却没有让丁未有什么特别感觉,跟陈修宇手上那个声音不同。

    陆宽看了一会铃铛又扔回给了他:“收好吧,这事大叔会处理。”

    “我要知道是怎么回事。”丁未站桌子前面,手撑着桌面盯着陆宽。

    “小猫,我只是个普通人,对于这些件了解并不多,”陆宽拿起茶杯,“每个时代都会有那么几个人,可以利用你们能力做点什么事,无论什么时候,我们和贪念都比九尾猫要多多。”

    “我只想要尾巴。”

    “如果我说,我可以让你很地拥有九条尾巴,”陆宽站起来走到窗前,又开始摆弄他那几盆花,“你只要按我说做就可以,你愿意吗?”

    丁未想了想:“愿意。”

    “这就是大叔担心地方,”陆宽拿了块小绒布开始擦花叶,“其实我是骗你,只是为了利用你能力帮我做事而已。”

    “然后呢?”丁未挑挑眉。

    “然后我得到我想要,金钱,权力,或者别,”陆宽转过身,抛了抛手里小绒布,“而你会慢慢疯狂,衰弱……后死掉。”

    “你放屁。”

    “那就记牢我这个屁。”

    丁未从咖啡馆出来之后,脑子里一直回荡着陆宽话,这是他第一次认真思考陆宽说出话,每一个字。

    小猫,修尾巴不是你活着目标,修尾巴只是一个过程,包含了很多东西,你经历每一件事,遇到过每一个人,都包含这个过程中……

    心无杂念是必须,但心无杂念并不是指心里只有尾巴。

    一直到走回学校,丁未也没有完全想明白陆宽话里意思。

    果然是个屁!

    陆宽这人很讨厌,跟大叔一个样,话都藏着说,说得很高深样子,其实别人都听不懂!

    白痴。

    陆宽慢条斯理地把每一片叶子都擦过一遍之后,转身回到办公桌前,拿起电话拨了个号。

    “真难得,您电话居然有电了……丁未来找过我……那个人出现了,嗯……有铃铛人……不知道,这些事是你处理范围,我晚上去一趟酒吧街那个屋子……没事,我知道怎么做……放心吧,我怕死怕得不行。”

    因为到学校时候,第三节正上到一半,老师是一个老太太,脾气很不好,对于迟到早退深恶痛绝,所以丁未没能进教室,被安排走廊上罚站。

    而且还是站对着教室窗户走廊上!

    神经病!全班都能看到他,丁未对于这种万众瞩目情况非常恼火,特别是他还看到胡飞冲他贱兮兮地笑着,还竖了竖中指。

    他压住冲进教室把胡飞拖出来揍一顿冲动,转过身背着教室,看着空荡荡操场。

    经历每一件事?遇到过每一个人?

    也包括胡飞和胡飞中指?

    混蛋!这跟修尾巴有什么关系!

    丁未走廊上站了大半节课,下课之后又被班主任截教室门外训了十几分钟,然后,又上课了。他很郁闷地自己位子上坐下,眼镜妹看着他欲言又止了一会,他斜了眼镜妹一眼:“干嘛?”

    “你作业……”眼镜妹艰难地开口,又很地摇了摇头,“算了,你肯定没有写吧。”

    “没写,我昨天又没来。”丁未桌上趴好,准备睡觉。

    眼镜妹想说你昨天作业也没有交啊,你完全就没有交过作业好不好,但想到自己那支碎丁未手中笔和胡飞还贴着纱布脸,她后还是没有说出来。

    “丁未丁未。”

    睡得正香时候,眼镜妹突然轻轻地晃了晃他椅子,他睁开一只眼睛,想要骂人,但眼镜妹手一直往教室门口指。

    他顺着看过去,居然看到了季骁。

    季骁站教室门外老师看不到角度,穿着制服,冲他比了个口型,丁未看明白了,季骁说是——你又惹什么事了?

    丁未茫地摇了摇头,看这意思季骁是被老师叫来?

    季骁有些无奈,又无声地说了一句,放学等我。

    “我真不明白你们家是怎么回事,”于老师喝了一口茶看着季骁,“就算丁未父母不身边,你们这些做亲戚也要管一管吧?不能就任着这个孩子就这么混下去吧?”

    季骁今天一早就出了任务,从八楼窗户爬进去帮一个家里正大火煮着汤然后把自己锁门外老太太开锁,刚一忙完就被叫来了学校,他有点后悔上回把电话留给了老师。

    “丁未从来没交过作业你们知道不?上课永远都是睡觉,下午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于老师一通数落,把季骁汗都说下来了,一个劲点头,是是是,对对对。

    直到放学铃打响之后2分钟,老师才放过了他,他跟逃命似地逃出办公室,窜到楼下。

    丁未还算老实地坐操场边树下等他。

    “你肩膀怎么了?”季骁走过去,第一眼就看到了丁未领口露出来一小截纱布。

    作者有话要说:周末愉,周六休息,周日继续。

    Ps,不要被这章小阴谋内容吓倒,这些都是一点也不复杂也不强大插曲,请牢记这是一个简单小白文。嗯!所以也不要期待这些情节有多么精彩,这些都将作者手指跳跃下烟消屁灭。

    再Ps,也不要对打架场面有什么期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第九条尾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巫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巫哲并收藏第九条尾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