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第九条尾巴 > 这个才是初吻

这个才是初吻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季骁开着车一脑袋晕乎乎地到了中队门外,刚想问丁未怎么进去时候,就感觉丁未抱着他腰手松开了,他耳边轻声说了一句:“一会给我开门。”

    等季骁回过头时候,身后已经没了丁未影子,只看到一只小黑猫窜进了街边草丛里。他吓了一跳,就这么当街玩大变活人呢?也太嚣张了吧!

    他赶紧往四周看了看,还好,天已经完全黑了,这条路路灯不太敬业,亮得不是很全面,路上也没有行人。

    他把车推进车库,跑去销了假,跑到二楼时候,看到丁小爪已经缩成一小团蹲他宿舍外面等着了。

    “你真够。”季骁跑过去,刚要开门,林梓房间门突然打开了。

    “季大爷,你跑哪去了,”林梓穿着条大裤衩出来,一伸胳膊搂住他脖子,“害老子独守空房一晚上,寂寞死了。”

    “憋死你了吧,”季骁把门打开,斜眼看了一下还蹲他脚边丁小爪,它也不动,似乎没有进去意思,他胳膊肘顶了顶林梓,“等我临幸呢?”

    “是呢,来,临死我吧,”林梓从口袋里掏了包烟递给他,“老大那儿抢,越南烟,尝尝。”

    “表现不错,来,赏个吻。”季骁笑笑。

    “来了来了。”林梓凑过去就往季骁脸上亲。

    但还没等他靠近了,就觉得小腿上一阵尖锐疼痛,连惊带吓他往后一蹦老远:“我靠什么玩意儿挠我!”

    季骁也被林梓这一惊一乍吓了一跳,低头一看,丁小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角落里蹦了出来,正弓着背冲林梓吡牙,尾巴身后竖着,毛都炸开了,不大点小尾巴看上去比平时粗了一倍。

    “小黑?”林梓愣住了,指着丁小爪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再低头看自己腿,几道爪印已经渗出了血迹,“你挠我干嘛啊,我操!”

    “你干嘛呢?”季骁也有点莫名其妙,林梓都被抓破了皮,丁小爪这是真发火了才会这样,他蹲下去看着丁小爪,伸手想把它拎起来,但手被一肉垫拍开了。

    “我要不要打狂犬针?”林梓研究了一下伤口,倒是不严重,小口子,就破了点皮。

    你才是狂犬!

    它很不屑地转身进了季骁房间,讨厌!亲什么亲!神经病神经病!

    它跳上窗台,脸冲外,鼻子顶玻璃上看着外面,小银花还开着,今天还可以继续修尾巴。

    但是,好像心有些不静,这对修尾巴来说不是什么好事,好烦,它要修尾巴,要安静地修尾巴,要专心地修尾巴!

    林梓为什么要亲季骁!

    烦死了!

    “我屋有碘酒,过来擦点。”季骁转身进屋,准备找碘酒。

    “不了,这还没亲到呢就血光之灾了,”林梓门外嘟囔,“不擦了,破皮而已,再进你屋转一圈没准还咬我一口呢,不值当。”

    “操蛋玩意儿,”季骁乐了,从抽屉里翻出碘酒瓶子扔到林梓身上,“那你回屋收拾去吧。”

    林梓拿了碘酒回了自己房间,进去了还念叨:“邪了门儿了,占有欲比小狗还强,我说,这小黑过寄给你了么?天天都能看到……明天我去买点鱼吧,改善一下邻里关系。”

    季骁关上门,走到窗户边,丁小爪跟入定了似地顶玻璃上一动不动,他笑了笑,摸摸丁小爪脑袋,这家伙确很小,脑袋上毛都还是绒毛,都竖着长,看上去呆头呆脑。

    “怎么了?”季骁胳膊撑到窗台上,看着它。

    喜欢季骁手。它没有动,季骁掌心温度还它脑袋上停留着,它夹了夹耳朵,闭上眼睛细心体会。

    “鼻子不凉么?”季骁笑了笑,手指碰了碰它贴玻璃上鼻尖,又顺手再摸了一下它脑袋。

    它迅速地一歪头,把脑袋顶季骁手心里,眼睛还是闭着。

    “你是不是要开始修尾巴了,”季骁捏住它肉垫,轻轻一按,爪子伸了出来,他看了一会,“你说你这脾气,林大爷是怎么惹你了,要那么挠人家?”

    亲什么亲!亲什么亲!

    它抽回爪子,把尾巴盘身边,吸了一口气慢慢吐出来,端正地坐好,准备修尾巴。

    就算静不下心来,也要修尾巴,过一会就好了,过一会……

    季骁躺回床上,丁小爪开始修尾巴,他也就没开电脑,怕有声音吵到它,躺床上玩手机俄罗斯方块。

    时间还早,没到平时睡觉点,但玩了一会他就困了,看看丁小爪,还是那个样子坐着。这修尾巴看起来跟打盹儿差不多嘛,似乎没什么难度。

    他拉过毛毯盖好,睡一会吧,今天跟丁未说完崔远航事之后他心里一直很乱,事想得很多,现有点累得慌,心累。

    他一直觉得这事要是能彻底说出来,也许自己能好受一点,但却好像不是这样,依然是有些憋得慌,有些事,真不是这么容易过得去。

    无论他之后再从火场救出来多少人,都不会是崔远航。

    迷迷糊糊半睡半醒地不知道睡了多久,再醒过来时候,他习惯性地往窗台上看了一眼,丁小爪没,丁未正趴窗台上看着外面出神,还是老样子,穿着他作训服,光着腿。

    “你修完了?”季骁坐了起来。

    “嗯。”丁未冲他笑了笑。

    季骁拿过手机看了一眼,十二点多了:“睡吧,明天还要上学。”

    “季骁,”丁未没动,手指窗户玻璃上轻轻划了划,“你不画画了?”

    “画画?”季骁愣了一下,想了想才笑了,“上回画玻璃上丁小爪你看到了?”

    “嗯,”丁未点点头,眼神带着点期盼地看着他,“还画吗?”

    季骁犹豫了一下,跳下了床,从抽屉翻出支笔来,又抽了张白纸:“要不画纸上吧,玻璃上一会就没了。”

    “好!”丁未趴到桌上,盯着季骁手里笔。

    “画什么?”

    “我啊。”

    “哪样你?”

    “就这样。”

    季骁笑着看了他一会,低头纸上开始画。他很少画人,一般都画小动物,什么猫啊狗啊小鸡什么,只有一次他想画崔远航来着,还因为上着课被老师发现了没画成。

    丁未很喜欢季骁画画样子,上回呵气玻璃上画画季骁,现低着头纸上画画季骁,他都很喜欢。

    季骁想了一会,依旧是很简单地勾了几笔。丁未看到了一个顶着大脑袋坐地上小男孩儿,手捧着下巴,眼睛笑成了两个弯。

    “行么?”季骁停下笔。

    “行。”丁未伸手就想拿。

    “等等,”季骁按住他手,又低头这个小孩儿旁边加了几笔,画了一只小胖猫,然后涂成了黑色,这才把纸推到了他面前,“这算齐了,丁未和丁小爪。”

    “谢谢,”丁未拿着纸看了好半天,脸上带着很开心笑容,“第一次有人送我画。”

    季骁笑了笑,这孩子真好哄:“你要能让我消停点,我天天给你画,不带重样。”

    “真?”丁未看着他,眼睛很亮,透着兴奋。

    “嗯。”季骁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

    丁未胳膊环上季骁脖子时候,他就已经有点愣了,当丁未柔软唇碰到他嘴唇时候,他整个人完全愣了原地。

    “这个才是初吻。”丁未他嘴上亲了一下之后小声说了一句。

    季骁本来身体就已经发僵了,再听到这句话,连脑子都僵了,半天都回不过神来,头皮都一炸一炸,估计要不是自己皮肤黑点,都能看到脸红了。

    他盯着丁未看了很长时间:“操,我以为你不懂这些呢!”

    “我又不是真很小,活时间比你长多了。”丁未带着点小得意地挑了挑眉毛,手还搂着他脖子没松劲。

    季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想起了那天早上起床时候丁未盯着他下面研究样子:“你跟我装傻呢……”

    “初吻谁不知道啊。”丁未很不屑地斜眼看他。

    季骁看着他这表情琢磨了好一会,感觉丁未虽然吓了他一跳,但估计懂也就到这里了,要不他不可能吻了个男人还得意洋洋地说初吻什么……他拉了拉丁未胳膊:“去洗洗睡觉了。”

    “你亲我一下吧。”丁未突然很认真地说。

    “为什么?”季骁觉得自己又要跟不上丁未奇怪思维了。

    “因为我亲你了。”丁未说这话时候一副理所当然样子。

    季骁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这确是没跟上。

    说实话,季骁除去吓了一跳,被丁未这一抱一吻,还真没觉得有别感觉,没感觉不自,也没觉得别扭,当然他现没功夫去细想这是为什么。

    他看着丁未扬起脸,微微勾起带着笑嘴角,亮晶晶琥珀色眸子,细腻皮肤……他有点晕,伸手撑住丁未身后墙,这要是个姑娘,他绝对没二话。

    亲不亲?他现想是这个问题。

    丁未等了一会,慢慢凑过来又他唇上轻轻碰了一下。

    季骁本来立场就莫名其妙有些不太坚定,丁未这一碰,他一阵小火苗乱窜,手往丁未腰上搂了一把,低头吻了下去。

    丁未身上有某种香味,唇上也有,很淡,但让人迷乱。丁未唇温润而柔软,季骁甚至没有犹豫,舌头轻轻从丁未齿间顶了进去,触到了他舌尖。

    季骁自打初恋之后就没再碰过姑娘,丁未有些躲闪舌尖让他有些不能自持,身体里被勾了起来,他搂丁未腰上手往下滑了滑,探进了衣服里。

    手光滑皮肤轻轻抚过,丁未身体颤了一下,勾他脖子上胳膊紧了紧,往他身上又贴紧了一些。

    季骁呼吸明显有些混乱,这丁未听起来觉得有种奇异兴奋感,他能感觉到季骁明显跟平时不一样反应,也喜欢季骁手他身上游走时那种灼热温度。

    季骁松开了丁未唇,顺着耳垂,脖子,吻一路向下……

    季骁拉了丁未一把,把他推倒床上,人跟着压了上来,把他衣服推了上去,手他身上有些用力抚摸着。

    丁未闭着眼,季骁喘息就他耳边,他搂紧季骁,想要感受季骁身上肌肉每一次绷紧和放松,这种奇妙节奏让他很享受。

    季骁吻落他胸前,他喜欢这种轻柔而狂乱吻,向上抬了抬身体。季骁手绕到他身下搂紧了,舌尖他皮肤上划过,让他一阵战栗。

    丁未能感觉到季骁身体某个部分从柔软到坚硬过程,他手顺着季骁腰往下,出于本能地想要摸一下。

    指尖刚触到季骁裤腰时,手却被季骁一把抓住,按了身侧。

    “别,”季骁声音有些沙哑,丁未身上动作也停止了,呼吸还是有些不稳,他轻轻撑起身体看着丁未,“这事有点不对劲。”

    “不对劲?”丁未有些茫然地看着他,他沉浸刚才美妙感觉里还有点回不神,“哪里不对劲?”

    “这些事你懂么?”季骁往下扫了一眼,丁未小帐篷也跟他一样,支得挺带劲。

    “不懂,只懂初吻,”丁未眨了眨眼,对于季骁突然变化有些不满,又勾着他脖子他唇上亲了一下,“还懂打飞机。”

    “啊?”季骁声音都有点变调了,“谁教你啊?”

    “苏癸。”丁未回答很坦然。

    “什么?”季骁嗓子差点破音了,“你跟苏癸?”

    “你喊什么,”丁未皱着眉,“是苏癸告诉我啊。”

    原来丁未还知道这么高深东西,季骁脑子乱成一片,他很地低头也丁未唇上碰了一下:“乖,我先去冷静一下,我要炸了。”

    丁未迅速用腿勾住了季骁腰,季骁本来已经准备站起来,被他这一勾,又摔回了床上:“祖宗,你干嘛?”

    “你干嘛?”丁未有些不高兴地瞪着他,“刚才很舒服,为什么停了?你不舒服?”

    季骁被他问得说不出话来,看着丁未泛着红晕脸和半|裸着身体,他瞬间又有些呼吸不畅,又低头亲了他一下,抬起头愣了一会,又低头亲了一下。

    然后把脸埋丁未颈窝里不动了。

    “怎么了?”丁未不知道季骁这是什么意思,弓起身体拱了拱他。

    “别动别动……”季骁搂紧他,他火刚下去一点,丁未这一动,光着身体蹭得他又有点绷不住了,好一阵才闷着声音开口,“丁小爷,这事你一只猫可能不太明白,但是……我能去洗个澡吗?”

    “现洗澡?”丁未彻底茫然了,他不懂这些,从苏癸那里知道什么是打飞机之后,他对这些事也没有特别感兴趣过,现刚体会到了一点乐趣,季骁居然要去洗澡,他很不情愿地扭了一下,“那我怎么办?”

    “我……”季骁按了按额角,他实不知道该怎么跟丁未解释,后一咬牙,“靠,我帮你打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继续。

    但对肉不要有太大期待,肯定会有,但不一定就是明天。而且大家也知道,现对这个抓得很紧,这文这两周强推上,目标很大,老读者还应该记得狼糊糊强推上时那章肉吧,还存稿箱里时候就被盯上了,发出来不到一分钟就锁了……

    另外,不要惊讶丁未为什么如此主动,你们都小看他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第九条尾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巫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巫哲并收藏第九条尾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