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第九条尾巴 > 伤心的丁小爪

伤心的丁小爪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季骁想就林梓疑问进行针对性回答,但脑子里转了一圈回来,发现没找到合适词。正觉得有点郁闷时候,接到了出警命令,俩逃学小屁孩儿跑到一个废弃工厂里玩,被卡地上一个竖井里出不来了。

    “走着,”林梓跳起来拍拍季骁肩,“您路上慢慢想。”

    “滚。”季骁很沮丧地推了他一把。

    到了出事地点一看,竖井那叫一个娇小玲珑,也就能容下一个七八岁孩子缩着,成年人根本下不去,那孩子卡离井口差不多两米地方,一个劲哭嚎。

    还能哭得这么有劲说明这孩子目前状况还行,季骁趴到井口,拿了探灯往里照着,看到那孩子有一条腿蜷胸口,就因为这样才没一溜掉下去,但估计也不好拉上来。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季骁趴井口跟孩子聊天,林梓他们几个弄绳子,孩子状况还成,他们打算把绳子打好结扔下去让小孩儿自己套上拉出来。

    小孩儿下面哭着回答了一句,连哭带喊加上回音,季骁根本听不清他说是什么,只好继续:“啊,你名字不错,小朋友,你身上疼么?”

    “腿——”小孩儿又喊了一嗓子,这回季骁听清了。

    “腿疼?你动动脚趾头看能动么?”

    “能——”

    “那没事,破皮了就会疼,”季骁回头看了一眼林梓,他背着绳子过来了,“你真勇敢,别小朋友这会肯定都哭了,就你不哭。”

    小孩儿一听这话,迅速止住了哭声。

    林梓季骁腿上踢了一脚,让他腾地方,季骁有一点是他们都比不了,就是耐心,甭管对方是哭是闹还是抽风,反正季骁永远能轻声细语地跟人家来回磨。

    “小孩儿,我们把……”林梓弯腰冲下面刚喊了一句,绳子俩字还没说出口呢,那小孩就立马又嚎了起来。

    “边儿去,”季骁推开他,拿过绳子,“小朋友,刚我还跟他们说,你这么勇敢,你同学肯定特别羡慕你,你平时班上是不是特有威信。”

    “嗯。”小孩子慢慢止住了哭声,抬头看他。

    “我就乐意跟你这样有谱小朋友合作,”季骁抖抖手里绳子,“我扔下去,你把那个圈套身上,别人套要好长时间,我估计你也就一分钟就能弄好,是不是?”

    “……是。”

    二十分钟之后小孩儿被拉出了井口,膝盖和脸上有擦伤,裤子破了,别地方没什么问题,就是受了点惊吓。

    张文季骁身后跟林梓说:“季骁转业了去幼儿园工作不错。”

    “你俩以后有孩子记得都送我这儿来。”季骁回过头冲他俩乐。

    上了车往回走时候,林梓碰了碰他,笑得很灿烂:“接着前面咱没聊完话题继续。”

    “你真没劲,”季骁很无奈,转过头看着窗外,“你想说什么?”

    “你说我想说什么?”林梓继续笑。

    “成,你真要听是吧,”季骁转过脸,一脸严肃地看着他,“我还真就是。”

    林梓愣了一下:“真是什么?”

    “成天泡中队,不交女朋友,游戏里娶个男人,出门带着丁未,”季骁用手指抬了抬林梓下巴,“林大爷您这么冰雪聪明人还不知道我其实喜欢男人么?”

    “我……靠,”林梓拍开他手,“我败了。”

    “你看,我不承认吧,你怀疑我,我承认了你又这德性。”季骁整了整衣服,他说这话还真不全是为了顶林梓,他是真对交女朋友没什么兴趣,就连林梓平时拉着他看A片他都不是太有劲头。

    关键是,他真很喜欢丁未,虽然现还没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季骁看上谁了?”张文前面听着也乐了。

    “伍志军!”林梓立马回答。

    “那不能,虽说伍队身材长相都不错,但我一想到他还带着个伍小慧那样小恶魔我就放弃了,”季骁心里有点乱,跟他们顺嘴胡扯着想分散一下注意力,“其实我看上林梓了。”

    “你早说啊!”林梓喊了一声就往他身上贴,“我也想你很久了。”

    “你俩赶紧,出国把事儿办了得了。”一向不怎么说话也很少开玩笑胡启明突然来了一句,几个人全都愣了,半天才爆发出笑声来。

    季骁笑得不行,眼泪儿都出来了。

    哎,真他妈操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回到中队时候,伍志军带着一帮精力过盛球场上打篮球,季骁和林梓一看就来劲了,准备加入。还没等季骁换鞋呢,手机就响了,拿出来一看,又是老妈。

    他简直无法形容看到手机上显示是老妈俩字时候自己是什么心情,瞬间阳光灿烂操场愣让他看成了一片乌云密布。

    “妈。”

    “我跟你说那个姑娘,你到底什么时候见面啊?你说你都这么大个人了,这种事老让我催是怎么个意思啊?问你有没有女朋友,你又说没有,让你见面,你就跟便秘似也蹦不出一个字来……”

    老妈连珠炮似一通喷,季骁听着脑袋都晕了,后没办法,咬着牙冲电话里喊:“行行行,我见还不行么,明天就见,这总成了吧?”

    挂了电话之后季骁也没了打球心情,站场边发愣,林梓站他身边看了他半天:“我说,你也没必要这么郁闷吧,见个面然后说不合适不就完了?”

    “我也不知道,”季骁蹲了下去,“就是烦,我跟姑娘一向没什么话说,我姐那同学妹,我连听都没听说过。”

    “季骁,”林梓沉默了一会也蹲了下来,很艰难地开口,“我说,你……”

    “别说了,我都说了我不知道。”

    虽说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但答应了老妈事,还是得去做,就算不给老妈面子,那是沈瑜同学妹妹,沈瑜面子还是要给,他也不敢不给。

    但不知道为什么,告诉丁未自己晚上有事不跟他一块吃饭时候,他居然有点做贼心虚感觉,自己都闹不明白这算怎么个意思。

    好丁未并没有感觉,也没有追问是有什么事,只是点头:“嗯,那我晚上回去一趟,我还要去找苏癸。”

    好几天没有见到苏癸,丁未倒是不担心他伤,只是想见一面问问情况,有些事陆宽和大叔都不跟他说,只能找苏癸。苏癸每天到处乱窜,知道事很多。

    放学之后,丁未本来打算直接回家,但还是按习惯走到了消防队大门外,明知道季骁不,他还是抬头往季骁宿舍窗口看了一眼。

    他已经习惯了每天这个时候都能见到季骁,看到他对自己笑。

    算了,晚上再来吧,其实消防队院子里小银花已经淡去了很多,这里修尾巴效果跟别地方已经没有太大区别,他只是因为想跟季骁呆一块,才每天都会来。

    “丁未?”有人身后叫了他一声,他没回头都知道是林梓这个笨蛋。

    “嗯。”

    “找季骁?”林梓拿着饭盒正准备去食堂吃饭,“吃了没,到我们食堂吃点吧?”

    “不了,我知道季骁不,我是路过。”丁未低着头,没有季骁消防队没有意思,何况他们食堂饭一点也不好吃。

    “你是不是有事啊?要不要我让他相亲回来给你电话?”林梓端着饭盒看着丁未,觉得他情绪挺低落,没准儿又学校惹麻烦了要找季骁。

    “你说什么?”丁未本来已经打算转离走开,听了这话猛地抬起了头,眼睛瞪得溜圆。

    “我说让他回给你你电话啊。”林梓让他问愣了。

    “你说他去干嘛了?”

    “相亲啊,你不是说你知道么?”

    相亲?相亲?相亲!季骁去相亲!

    丁未瞪着林梓说不出话来,季骁只是跟他说有事不能跟他一块吃饭,没有说去相亲啊!

    丁未一直跟人类保持着距离,但相亲这种事是怎么回事,他还是清楚,他觉得心里突然一阵阵发冷,季骁为什么要去相亲?

    自己说喜欢他时候,他不是说要想想么?为什么突然就去相亲了?

    “丁未?你没事吧?”林梓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能让丁未是这样反应,有点着急,“你说话。”

    “没事,”丁未惊讶表情收了起来,扫了他一眼,“相亲是怎么相啊?”

    “……就是见个面吃个饭什么,”林梓被他这个转变弄糊涂了,但也没多问,他可不想被明显心情不佳丁未拿话再噎着,“就是聊聊天。”

    “哪里吃啊?”丁未扬起脸,眼神里失望和不开心一览无余。

    “应该就转过街口那个稻香村吧,季骁没开车出去,估计就那了,要不你给他打个电话?”

    “不了。”丁未摸了摸口袋里手机,很冷淡地回了一句,也没再问别,转身就走了。

    街上转了好一会丁未才一棵树下停了下来,脑子里从未有过混乱,这种感觉很讨厌,也很可怕,他心里慌成一片。

    手机被他拿了出来,这个手机里只存了一个号码,就是季骁,他想了想,拨通了季骁号。

    响了几声,那边就接了起来,季骁熟悉声音传了过来:“丁未?你放学了?”

    “嗯,”听到季骁一如既往温和声音,丁未突然觉得鼻子酸酸,心里莫名地觉得很委屈,声音都有些发颤,“你哪里啊?”

    “饭店吃饭呢,你吃了没?”季骁那边有点吵,没有觉察到他情绪。

    “你跟谁吃饭啊?”丁未咬了咬嘴唇,他不想问,他不想让季骁觉得自己很烦,但还是没忍住。

    “跟个朋友,”季骁依然是很温和,“我吃完了给你打电话,你去吃点东西垫垫,然后晚上我带你吃烤鱼去?”

    这是第一次听到吃鱼没有让丁未开心起来,季骁还是没有告诉他相亲事,季骁不想让他知道相亲事……

    “嗯。”丁未挂掉电话,手按眼睛上很长时间没有松开,他知道,只要一松开,眼泪就会滑出来了。

    稻香村是这附近比较好一家馆子,一到晚上就停满了车,大堂里都是爆满。面街大落地玻璃里灯火辉煌,没有人留意到玻璃外面大理石台子上趴着一只小黑猫。

    它终也没压住自己想来看一看念头,只是偷偷看一眼,想看看跟季骁见面是什么样人,是不是真相亲……为了不让季骁发现,它一直蜷玻璃窗外角落里。

    但里面人很多,它看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季骁。

    它一点点地顺着玻璃窗蹭着,眼睛盯着里面人,后终于靠里位置看到了季骁。

    是张双人小桌,季骁对窗坐着,对面是一个女人,它看不见女人脸,但能看到季骁脸,他笑。

    它站了起来,爪子扒玻璃上,想要看得清楚些。

    季骁吃饭不爱说话,它很清楚,它因为要埋头吃,所以也不说话,一顿饭吃下来,他们有时候连一句话都不说。

    但季骁跟这个女人吃饭时候会说话,还笑。

    它觉得很难受,前爪扒着玻璃慢慢滑坐了台子上,屁股下面很凉,它抬了抬身体,把尾巴垫下面,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坐这里。

    季骁和那个女人吃完了饭站起来时候,它还坐冰凉台子上一动没动,直到看见两个人一边说着什么一边走出饭店大门了它才回过神来,赶紧站起来想要追过去,它想听听他们说什么。

    但坐这里时间有点长,它腾空起跳时忘了自己是站窗台上,加上太着急,肉垫大理石台子上打了滑,它后腿蹬了个空,直接从窗台上摔到了水泥地面上。

    它连毛都没顾得上抖,窗台很矮,虽说摔到下巴,但并不疼,何况它现根本顾不上这些。

    它一路小跑追上了季骁和那个女人,离了十几米顺着墙根儿慢慢跟着。

    季骁说话声音很低,但它还是能听到:“晚上我还要值班……没事,先送你回去吧。”

    “送我到车站吧,就前面了。”女人往前指了指,声音听起来很愉。

    它心里像被一张渔网缠住了一样勒得很疼,喘不过气来,季骁一定喜欢这个女人,他要送她回家,以前季骁只会接送自己,现他要送这个女人,他一定喜欢她。

    它不想再跟着了,它觉得自己很傻,它停下了脚步,低着头转过身向相反方向走。

    “妈妈,小猫!”有个孩子经过它身边时候指着它喊了一声,“全黑!”

    它没有理会,但还是往墙边阴影里躲了躲,讨厌人类!

    季骁正倍受煎熬地没话找话地跟身边姑娘聊着,身后小孩声音让他猛地停下了脚步,小黑猫?管觉得不可能,他还是回过头看了一眼,一个小女孩正一个劲回头地往墙根边上瞅,他顺着看了过去。

    只一眼就认出了是丁小爪。

    “丁小爪?”他有点难以置信,丁小爪怎么会这里?

    听到他声音,丁小爪猛地回过头,盯着他愣了一会,抬着爪子就往他这边蹦着跑了过来,他弯下腰张开手准备把丁小爪抱起来时候,身边姑娘笑着说:“你认识这只小猫啊?好可爱。”

    跑了几步丁小爪突然停住了脚步,眼睛眯缝了一下,一仰脖子冲着他喵嗷嗷叫了一声,扭头就窜上了墙,还没等他看清,丁小爪就已经跑没了影。

    作者有话要说:嗯,肿么样!这够狗血了吧!

    明天继续。

    还有,强调一下,我只要,就一定是晚上八点,不会变,不会别时间,所以非晚八点看到我了孩子不要傻乎乎地跑过来然后问肿么木有,那是我改错字……

    记住了,晚上八点,每次改错都有孩子跑过来问,弄得我压力很大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第九条尾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巫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巫哲并收藏第九条尾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