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第九条尾巴 > 猫爪组织的度假村

猫爪组织的度假村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次丁未疼痛跟上次时间差不多,上次大叔说是不到三分钟,季骁觉得漫长得离谱。这次也一样,他不敢,也动不了,丁未就那么全身僵硬地勒着他脖子,后他憋死之前丁未松了手,时间应该差不多,如果真有感觉上那么长话,他早憋死了。

    “好了?”季骁又开了热水往丁未身上冲着,他感觉丁未手都冰凉了。

    “嗯。”丁未软绵绵地靠他身上,皱着眉。

    “跟上回一样吗?屁股疼?”

    “肚子也疼,”丁未抹了抹脸上水,他对疼痛耐受力比普通人类强很多,疼痛一旦消失,他就没什么感觉了,“没事了,到湖边修养几天就好了。”

    “一会赶紧睡了,老这么疼吓死人了。”季骁关了水拿过毛巾帮丁未擦干,也不知道这个什么湖有没有那么大本事,神湖啊?到湖边呆几天就没事了?

    “做时候没疼就行了。”丁未甩甩头发光着身子一溜小跑跳到床上一趴。

    季骁跟他身后留意了一下丁未屁股,确是没有伤痕了,丁未也够强,那天把尾巴咬掉了,这才没两天,伤就没了。

    “如果你修出八条尾巴,”季骁他身边躺下,“我能看到是不是就一定能许愿啊?”

    “嗯,只要我能做到,你想到愿望了吗?”丁未侧过脸笑笑,如果是季骁,他丢掉一条尾巴一点也不会郁闷,他会很开心。

    “没呢。”季骁抓抓他头上闭上眼睛,愿望,他现愿望是什么?

    早上手机闹铃响时候,季骁还困得想死,但多年养成习惯还是让他一分钟之内睁开了眼睛并且穿衣洗漱一气呵成。

    再回到床边时候,丁未还呼呼大睡,抱着枕头趴床上连姿势都没变过。

    “起床了。”季骁撑着床晃了晃丁未肩。

    丁未不动,他继续晃,丁未手很地甩了他一巴掌,拍他胳膊上一声脆响,他很无奈:“你还要不要修养了,再疼起来不难受么……”

    “烦死了,别吵我。”丁未把脸埋进枕头里,屁股冲着他。

    “听话,”季骁看了看时间,张慧君说班车一天就两趟,他们必须现出发了,他伸手拽着丁未胳膊往床边拉,“你怎么这么愁人呢?”

    “啊……”丁未拧着眉头,也不挣扎也不配合,就让季骁拽着,还闭着眼要睡。

    季骁把他拖到了床边,拿过衣服往他身上胡乱套,套好了又继续把他往床下拖:“我说,你再不动一下,就直接给你拖到地上了。”

    “啊……”丁未实是困得厉害,上学时候六七点起床也就算了,现明明什么事都没有,为什么也要这么早起来,何况昨天晚上那么耗体力,他就是不想动。

    “啊你大爷。”季骁实是没辄了,弯腰抱着丁未往肩上一扛。

    “啊……”丁未挂他身上,终于睁开了眼,这种姿势是他第一次人形见到季骁时就体会过,肚子硌得疼,他季骁屁股上掐了一把,“放我下来,白痴!”

    季骁笑了笑把他放了下来,他一边穿鞋一边又季骁屁股上抓了一把:“你屁股真有弹性。”

    “靠!跟谁学这么流氓!”季骁哭笑不得。

    好歹还是赶上了班车,车上人不算多,还能找到连着座,但卫生情况实让人不忍心细看。丁未坐座位上一直捂着鼻子,凑到季骁耳边小声嘀咕:“好臭,臭死了。”

    “就俩小时,忍着吧。”季骁掏钱买了票,告诉售票员要去地方,售票员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这个季节很少有人会去湖边,又不能游泳。

    丁未坐得很规矩,因为他觉得碰哪里都挺脏。但没过多久就靠到了季骁肩上闭上了眼睛,本来就没睡够,再被车一颠,闭眼就睡着了。

    这一路他就没醒过,季骁几次都偷偷检查他有没有流口水。

    车上颠了俩小时,季骁正想问一下售票员到了没有时候,丁未突然睁开了眼睛,轻轻说了一句:“到了。”

    “你怎么知道?”季骁看了看窗外,窗外始终是农田和树林,没有什么风景可看,到现也看不出跟之前有什么不同。

    “感觉到了。”丁未揉了揉眼睛向窗外看了一眼。这个地方确跟别地方不一样,他能感觉到,那种让人心情平静下来气息身边围绕,他知道为什么会有九尾猫大老远地跑到这里来了。

    这里不是灵气盛这么简单,这里整个气场都完全不同。

    车停路边,季骁带着丁未下了车,还没等问问度假村该往哪个方向走,车已经一溜烟开走了。他站原地四处看了一圈,湖呢?

    这回没有人接待他们了,现是该往前走还是往后走完全没有方向。季骁只得摸出手机给陆宽打电话:“这什么鬼地方啊,下车了别说湖,连水渠也没看到一条啊?”

    “是张慧君告诉你们地方下车吗?”陆宽咬着烟含混不清地问。

    “是啊,但这就是一条路,我是往前走还是倒回去走啊?”

    “度假村牌子没看到么?”陆宽有些奇怪。

    “有牌子我还用得着问你么,没牌子,连问路人都没有!”季骁急了。

    “咦,有个牌子啊,难道是年头太久了烂了?”陆宽说完居然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靠啊!”季骁哭心都有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地方。

    丁未突然拉了拉他,指着路边田里:“是这个牌子吗?”

    田里躺着一块一米见方已经破烂得不成样子指示牌,上面写着,度假村5米右转,下面向左一个箭头。

    真有个湖。

    湖边确有个度假村。

    虽然一看就知道年头不短了,木结构房子非常旧,但维护得很好。一连串小木屋建湖边,都有前后门,后门打开就是一条木头铺小路通到湖边,像一个个小码头。

    这个湖算不上很大,但比季骁想像中要大不少,水很清,站湖边向下看,肉眼能见度有两三米,湖底都是黑色石头。

    他弯腰用手湖水里划拉了一下,发现水是暖,他回过头看着一直站他身后丁未:“水不冻手,真神奇,你来试试。”

    “不。”丁未很简单地回答,还摇了摇头。

    季骁愣了一下,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你怕水啊?”

    “嗯。”丁未皱皱眉,转身往度假村接待处走,来了这么一会,也没见着个人。

    “你洗澡时候怎么不怕水。”季骁步追上他,揽了揽他肩。

    “又没这么多。”丁未回头看了一眼湖水,随着微风掠过,湖面上水一点点皱起来,向四周扩散开去,细小波浪反射着阳光,让人心里一阵清爽。

    接待小厅里收拾得很整齐,但没有人。他俩沙发上坐了好半天,才听到有人踩着外面木走廊走了过来。

    是个看上去得有六十来岁了老太太,见到接待厅里有人,她笑了一下:“要住下啊?”

    “嗯,等半天了。”季骁低头掏军官证准备登记,心里有些犯嘀咕,这么大个度假村,居然只有一个老太太。

    “要住就去住吧。”老太太很和气地说了一句,又从接待厅另一个门走出去了,拿了个扫帚开始扫地,完全没有要进行入住登记意思。

    “什么?”季骁愣了一下。

    “想住就去住,没有人,想住哪间就住吧,钥匙就门后面挂着。”老太太笑了一下,脸上皱纹往一块挤了挤。

    季骁没再多问,不用交钱,不用登记,想住就住,这是个什么度假村?专门提供给九尾猫么,也不太像,墙上贴着很多便条,他随便扫了一眼,都是之前路过背包客留下,各种心情之类。

    丁未挑了一间离湖近小木屋,进去发现屋子很干净,应该是每天都有人收拾。

    “这地方好,一毛钱也不用花,住得比县城舒服多了。”季骁把背包扔到地上,躺到床上试了试,这床也不错,双人床,很大。

    “是因为我才不收钱,”丁未推开后门,一阵凉风吹了进来,“你以为你自己来也不用给钱么。”

    “你怎么知道?”季骁其实一直觉得刚才老太太比一般老太太要淡定很多,听丁未这话意思,她是知道丁未身份。

    “就是知道。”丁未撑着后门外面走廊栏杆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舒服,凉气身体里像是转了很多圈才慢慢消散感觉真不错。

    季骁拖着两张躺椅走出来:“看来你们猫爪子组织挺庞大。”

    季骁靠躺椅上看着湖水,旁边躺椅上端坐着丁小爪,面冲着湖,闭着眼睛,尾巴尖时不时地轻轻勾一下。

    不知道这是修尾巴还是疗伤,季骁静静地看着它,洒落阳光丁小爪黑色绒毛上镶上了一圈金边,像一个花瓶了,镀金花瓶。

    一个多小时之后,丁小爪还是一动不动地坐着,现干脆连尾巴都不动了。季骁坐得屁股和腰都疼了,关键是长时间无所事事有点闲得慌。

    他看了一眼湖水,要不……游个泳?

    现还没完全入夏,就算是出着大太阳,一般来说水也还是很凉,但这个湖不同,湖水似乎是比气温要高一些。

    四周没人,老太太也不知道躲哪去了,季骁很干脆地扒掉了自己衣服,只穿着内裤走进了湖水里。

    脚下都是大块黑色石头,没有青苔,踩上去还挺稳,他用脚拨了一下水,温度还行,游泳应该会很舒服。

    季骁挺喜欢游泳,但很少去游泳池,中队旁边体育馆有个泳池,但似乎是不爱换水,去游一趟不知道要吃进去多少尿素。

    现这么大一个湖只有他一个人泡水里,感觉非常爽,一个人霸占了一个湖!湖霸!

    水里上下翻腾游了一会,他往小木屋方向看了看,发现丁小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躺椅上了,它跑到了通往湖边那条木头小道上,正靠着一根柱子歪着头瞅他。

    “入定入完了啊,”季骁冲它挥了挥手,“来玩水么?”

    丁小爪一听这话,立马四脚离地地向后蹦了一下,尾巴竖直了冲他喵嗷嗷叫了一声。

    神经病!泡水里有什么意思!而且那么多水,那么多!

    它才不要到水里去,虽然它觉得季骁小麦色皮肤上挂着水珠子实很诱人,但是它不会下水,它只这里看一会就好了,才不要下去!

    “水不凉,我可以举着你,怕什么啊,”季骁看它这样子一下乐了,拍了一下水面,溅起不少水花,“还九尾猫呢。”

    喵嗷嗷!

    九尾猫也是猫,猫就是不喜欢水,你管得着么!白痴!

    它转身往屋子那边走,爪子踩圆木头拼成小道上,一颠一颠,还拐了好几下。

    破路!

    它走到小木屋门口时,发现糊里季骁没了动静,回头看了一眼,身上毛瞬间都炸开了。

    季骁不见了!季骁不见了!

    它顾不上多想,顺着小路又一颠一拐地跑到了湖边,站小码头边上盯着湖面看。湖水很静,季骁刚才拍水荡出水波已经散掉了,现湖面上只有被风带起几圈微小波纹。

    喵嗷嗷!

    它有些着急,往水边走两步又退回来,再蹦过去,又跳回来。

    折腾了好一会,也没看到季骁人影。

    它蹭到码头边上,水面离木台子很近,它小心地蹲下,匍匐着向前,把脑袋探到了水面上,再伸出一只前爪往水里碰了碰,然后迅速地缩了回来。

    季骁到底去哪里了!混蛋!

    你淹死了吗!

    季骁淹死了淹死了!要不要跳下去?

    它盯着水面上自己脑袋倒影,又伸出爪子想要碰一下水。

    水面突然泛起了水花,打碎了它倒影,一只手从水里伸了出来,一下捏住了它爪子,紧接着一个人从码头下面水里钻了出来。

    它感觉自己被捏着爪子向前一拉,一只手托住了它肚子,它猛地被托到了空中,并且一下就离开了码头,下面就是湖水,看得它一阵头晕。

    喵嗷嗷!

    它吓得四条腿都绷直了向身体两边伸开,跟块小飞毯似,尾巴拼命晃着保持平衡。

    “傻瓜,有那么可怕么?”季骁带着笑意声音它耳边响起。

    混蛋!季骁你这个白痴!弱智!

    作者有话要说:季骁要挨揍了。

    明天见孩子们,周四怎么还不到……

    Ps,看V章时出现不能获取文章请刷这样提示孩子,这个不是抽,是你们FLAsh好像需要了,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第九条尾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巫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巫哲并收藏第九条尾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