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第九条尾巴 > 过关斩将

过关斩将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季骁对于自己一着急就会顺着话吐噜出不该说东西这一点简直是深恶痛绝,但现无论怎么郁闷,对于已经说出去话都没用了。

    要命是老妈反应也奇,干脆跳过了询问喜欢是谁,基本情况如何步骤,直接要求见面。

    挂了电话之后季骁坐床边看着自己拖鞋发愣,怎么办?带个男人回去?老妈会是什么样反应?骂?哭?还是冲过来直接鞋底子抽脸?

    “怎么了?”丁未偏着头看他。

    “我妈刚又要给我介绍姑娘,我一着急说我有喜欢人了。”季骁伸手捏了捏丁未脖子,眼睛还是盯着拖鞋,愁得眼珠子都懒得动了。

    “喜欢人是我么?”

    “废话,还能是谁啊,”季骁叹了口气,“可是她现要见人。”

    “哦……见呗。”丁未很满意地笑了,就像季骁预料,他根本没找到重点是什么。

    “丁未,你知道她要见你是什么意思么?”季骁心里来回翻找着,看看能不能用浅显话让丁未明白这件事严重性。

    “知道,”丁未躺到床上,脑袋枕着胳膊,“也知道你为什么发愁,因为我不是女,对吧?”

    季骁挺惊讶地看着他:“你知道啊,我以为你不明白呢。”

    “有什么不明白,从第一次我说喜欢你,你那个样子我就知道了,”丁未撇撇嘴,“那时不是愁了好几天么。”

    “现这事麻烦了,我还没想好怎么跟我妈说呢……”

    “会骂你吗?”丁未终于开始找重点了,觉得因为自己关系,把季骁弄得这么郁闷很是过意不去,“要不让她骂我吧。”

    “那不可能,我妈肯定不会骂你,估计得揍我,她几年没揍过我了,不知道功力是退了还是进步了。”一提到老妈揍人,季骁就有点肝颤,自打沈瑜高中时候开始学着穿高跟鞋开始,老妈就把藤条改成鞋跟了,一下下敲,居说很省力。

    “那怎么办?”丁未一听说季骁会挨揍就有些着急。

    “我先给沈瑜打个电话,”季骁拿起手机找沈瑜号码,“家里也就她能力挽狂澜了。”

    沈瑜手机正通话中,季骁等了几分钟,再拨,还是通话中,再等再拨,折腾了半小时,一直是通话中。

    “靠,搞什么呢!”季骁皱着眉想先发个短信,刚按了两下,突然想起来什么,跑出了宿舍。

    林梓果然打电话,隔着门都能听到他愉声音。

    “林大爷,”季骁推门探了个脑袋进去,看到林梓正躺床上一脸微笑,“是沈瑜么?”

    “季骁跑我屋来了,不知道干嘛,你等等,”林梓冲电话里说了一句,坐起身看着季骁,“怎么了?”

    “你掐了,我找沈瑜急事儿。”

    “这正聊到你小时候事儿呢,说是人家逗了狗被狗攆,你路过也跟着瞎跑,结果还跑得慢,被咬了一口,”林梓乐得不行,“你是不是缺弦儿啊。”

    “操,果然是女大不中留,”季骁冲进屋,跳到林梓床上抢手机,“林大爷,不是我不念旧情,你知道得太多,不灭口不行了。”

    “哎哎哎,轻点轻点,”林梓笑着把电话挂了,“我刚喝了一大杯酸奶,你别给我都挤出来了……”

    “一会你俩再继续扯蛋。”季骁林梓屁股上踩了一脚,跳下床。

    其实别说这事怎么跟老妈解释季骁不知道,就连怎么跟沈瑜说,他也都没想好,拨通沈瑜电话之后,他半天没开口,完全没有头绪。

    “你打电话过来就是让我听你演哑剧么?”沈瑜等了一会开口问。

    “姐,是你跟妈说我正和那个小娟试着呢?”季骁点了根烟叼着,屋里来回踱着步子。

    “嗯,我说,我要不说,她还得给你介绍,我看你那德性,估计介绍谁也没戏。”沈瑜一边嗑着瓜子一边说。

    “你怎么不跟我通个气儿啊,弄得老妈今天跟我说让小娟上家吃饭,我一下都没想起来小娟是谁。”

    “就为这破事找我?”

    “当然不是,”季骁犹豫了一下,一咬牙,“我是跟妈说我有喜欢人了,她现要我明天带家吃饭去!”

    沈瑜愣了一下,然后就是一通乐:“二了吧,那就带回去呗,随便找个姑娘,要不要我帮你联系一个啊?”

    “不是这个意思,你听不明白么,你这么聪明对不对……”

    “啊,”沈瑜沉默了一会,“那你喜欢人是谁啊?不能带家去?”

    “嗯。”

    “嗯你个屁啊,我问你是谁呢。”

    季骁看了一眼正趴床上侧着脸看他丁未,吸了一口气:“你见过。”

    沈瑜想了半天,突然喊了一声:“丁未么?”

    “你小声点,”季骁被沈瑜突然提高音量吓了一跳,“你别这么一惊一乍。”

    “没事,我阳台呢,妈听不见,”沈瑜放低声音,“真是那个丁未?”

    “嗯。”

    “我早看你俩不对劲了,”沈瑜愣了一会,低声笑了起来,“帅哥,你真勇敢啊,姐让你给震了,说吧,打算让我怎么办啊。”

    季骁对于沈瑜反应倒不是太吃惊,人家留过洋,还国外上过班,处乱不惊什么都是基本功,但他还是不放心地追了一句:“您除了震,还有别想法没?”

    “没了,你指望我骂你一顿让你预演一下么,”沈瑜继续磕瓜子,“我这事我不参与意见,你自己觉得好就行,以前你跟崔远航成天腻一块我还怀疑过呢。”

    “靠,”季骁抓抓头,“那你说我现怎么办,老妈让带回家。”

    “那就带啊,你要决定了就是他了,就带回去呗,”沈瑜很轻松地回答,“别事到时候再说,姐给你撑腰。”

    有了沈瑜仙女儿撑腰,季骁有了点底气,开始耐心地给丁未讲解去他家吃饭注意事项。丁未也很少见地有耐性,一直没有骂他白痴或者让他闭嘴,只是一直点头,一直嗯嗯嗯。

    季骁躺丁未身边一气儿说了一个多小时,说得嗓子眼儿发干,自己都觉得自己太罗嗦了,他侧过身搂搂丁未:“今儿你没嫌我烦啊,真神奇。”

    “我好紧张。”丁未回手也搂着他,脸他肩上蹭来蹭去。

    “紧张什么,有我呢,还有沈瑜呢,我家沈瑜是老大,没事。”季骁低头他脑门上亲了一口,又轻轻压上去,他唇上一下下地吻着。

    “还是紧张,都不硬了。”丁未皱着眉,胳膊勾着季骁脖子,腿绕到了他腰上。

    “那就别摆这个姿势行么,”季骁撑着床,腾出一只手丁未腿上摸了一把,“这个姿势容易把我弄硬了。”

    丁未没说话,手上紧了紧,伸出舌头他嘴唇上舔了一下。

    季骁有点燥热,低头吻住他,身体压了下来,手他身上游走,丁未光滑肌肤哪怕是这种心神不宁时刻也随时能让他有想法。

    不过胡乱地丁未身上又亲又摸了一会,季骁觉得自己有点走神,明天事时不时地跳出来,扰得他刚有些抬头忽进忽退。

    折腾了半天,他叹了口气,伏丁未身上亲了亲他脖子:“注意力无法集中,太可悲了。”

    丁未笑了起来,腿他腰上蹭蹭:“我也是。”

    “睡吧,明天把这事顶过去了,要是我还能动,咱们再大干一场。”季骁躺回自己枕头上,明天晚饭感觉就跟上刑场似。

    “嗯。”丁未翻身把腿砸到他肚子上,枕着他胳膊闭上了眼睛。

    要把丁未带回家这件事,沈瑜肯定跟林梓说了,一整天林梓看了他就乐,弄得季骁就想把他拖厕所去揍一顿。

    “你到底有完没完了?”下午时候季骁实扛不住了,把林梓拉到厕所里。

    “怎么了,还不许我乐一个啊,”林梓斜眼看他,“而且我不是故意,我就是想笑。”

    “你丫就是个贱人。”季骁有点无奈,越是靠近晚饭时间,他就越慌神,现想揍林梓两下都没心情,只好站到小便池边上看看能不能撒泡尿缓解一下。

    “紧张吧,”林梓他旁边小便池前站着,“扛过去就没事了,反正你也不住家里,看情况不好就跑呗。”

    “尿尿时候别说话。”季骁让他说得一阵紧张,尿都尿不出来了。

    “哥支持你。”林梓拍了拍他肩,没再说话。

    丁小爪趴中队操场中间晒了一天太阳,因为近它总出现中队里,同事都习惯了,它也就越来越嚣张,有人从它身边过时候,连眼皮都不抬一下,都得绕过着它走。

    五点时候,季骁过去把它从地上拎了起来:“得去我家了,我妈估计已经做好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