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第九条尾巴 > 番外四

番外四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它是一窝小猫里特别,三色大花猫看着它孩子。

    所有小猫都是花,只有它是纯粹黑色,大花猫把这个小黑孩子扒拉过来扒拉过去地看了好多遍,小猫们爸爸也是花猫,为什么孩子里会有一只黑色?

    小黑猫是小一只,还没有睁眼,但是跟兄弟姐妹们争着吃奶时候却非常厉害,踩着别人脑袋,总是第一个找到□,很强壮。

    大花猫懒洋洋地阳光下躺平,心满意足地看着自己怀里拱来拱去一窝小猫,管它呢,反正都是自己生下来,有一只特别也不错。

    但当所有孩子都睁开眼之后,大花猫发现这只小黑猫不光是颜色特别,它整个猫都很特别。

    它很少妈妈身边撒娇,除去偶尔会蹭过来让肚皮朝上让妈妈帮着舔舔毛,别时间它都是一个人坐院子门口晒太阳。

    小黑猫很胖,因为它抢食很厉害,每次它背冲着大家坐着晒太阳时候,大花猫都会觉得它不是一只猫,它是一个黑色酱菜坛子。

    大花猫觉得它这个孩子很爱思考,很聪明,它每天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睡觉和发呆,不,思考。每次都是大花猫过去把它叼回窝里,否则它会一直坐那里,或者摊平铺那里。

    但是这个孩子脾气很奇怪,别小猫都喜欢被人抱起来,摸摸毛,挠挠肚皮都会让它们开心,但小黑猫却不喜欢这样。

    它从很小时候开始,每当有人抱起它或是抚摸它,它都会拼命挣扎着逃开。

    这是一个怪脾气孩子。

    它是一只九毛猫。

    它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一只九尾猫,不过这是怎么知道,它就不知道了。

    反正就是知道!

    它和别猫不同,它每天太阳把自己毛晒得蓬蓬,是因为它要一些长大,只要再长大一点点就可以,这样它就可以开始长出多尾巴。

    它不喜欢那些整天想要跟它亲近人类,他们那么笨!

    但它很喜欢它妈妈,虽然它妈妈只是一只普通家猫。它喜欢被妈妈叼嘴里跑来跑去,也喜欢妈妈给自己舔毛。

    它知道妈妈年纪很大了,也知道妈妈有很多孩子,孩子也都有了自己孩子。

    它是妈妈后一个孩子。

    后来妈妈死了。

    小黑猫离开了那个院子,它知道自己与众不同,它不会永远生活人类家里,被人像一个小废物一样养着。

    这些人类这么笨,怎么能了解它心思?

    虽然它腿有点短,但它还是每天到处游荡,去过很多地方,它直觉会告诉它,哪里能让它长出尾巴。

    有一天它一个草垛子上坐着,闭着眼睛体会着空气中灵气时,被人打断了。

    “小猫,”一个男人站草垛子边上,看着它笑,“好巧啊,又见面了。”

    又?

    它对于被人打扰很不开心,但这人话却让它有些好奇,它对这个男人没有印象。

    “不记得我了?上个月我旁边村子见过你,你吃了我给你小鱼干呢。”男人笑笑,从草垛上扯了一根草放嘴里轻轻咬着。

    小鱼干!

    很好吃小鱼干!

    它记得小鱼干,却不记得这个人了。

    是,它之前吃过一次小鱼干,但是怎么吃到,它不记得了。

    它记性不是太好,见过人碰到事,常常很就忘掉了,它心里想着都是它尾巴,这些人类和人类事,它没有多余地方去记。

    “还吃么?”男人从衣服里掏出一个小布兜冲它晃了晃。

    它眼睛一下瞪圆了,香喷喷小鱼干!

    它看着那男人从布袋里捏出了一条小鱼干,歪了歪脑袋,好吧,先吃一点再继续修尾巴好了,它跳下草垛。

    或者说……是滚下了草垛,它前爪被草绊了一下,没控制好平衡,连滚带翻地摔到了男人脚边。

    “笨死了,”男人笑着蹲下来,把小鱼干递到它嘴边,“吃吧,我妈做。”

    它叼过小鱼干,低头用爪子按住,很就吃完了。

    “给,”男人又递过来一条,看着它低头吃时候又轻轻说了一句,“小猫,你这样拼命地修炼是为什么?”

    它猛地停下了,扬起头看着这个男人,他是怎么知道?一个普通笨蛋怎么会知道它做什么?

    “是为了后九条尾巴么?”男人微笑着摸了摸它脑袋。

    当然是为了九条尾巴。它抬起爪子推开了男人手,不要摸我,真讨厌!

    “可是九条尾巴要来做什么呢?九条尾巴真有么?九条尾巴究竟是什么?”

    它举着爪子愣了一下,这个人问题好多啊,真是个白痴。

    做什么?有么?是什么?

    我才不要管那么多呢,我没有空去想这些,我目标就是九条尾巴!

    它吃了半袋小鱼干,肚子吃得有些圆滚滚,趴地上时候也不是扁了,是鼓,而且肚子还往两边鼓了出去。

    吃得太多了,它有些郁闷。

    “我要走了,小猫,”男人收好袋子,捏了捏它尾巴稍,“我们应该还会再见,那时你肯定已经不记得我了……”

    是,我几天以后可能就会忘掉你了,不过小鱼干我会记得,饿时候我就会想起小鱼干。

    它扬扬尾巴,算是跟这个男人道别。

    男人站起来往太阳落山方向转身离去。

    它觉得有些奇怪,它本来应该很就忘掉一个偶遇普通人,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迎着夕阳离去背影,它心里留了很长时间。

    当然,后它还是忘掉了这个人。

    每天东游西荡生活很美好,但它没有时间去留意太多东西,它大部分时间修尾巴,一心一意,管它不知道终是怎么样,也不再记得那个人曾经问过它那些话。

    它经历了很多,也忘掉了很多,唯一能记得就是它每一条尾巴长出来时间。

    它长出第三条尾巴时候,拥有了一个人类身体。虽然它并不是很稀罕,但感觉却还是不错,它正一步步地靠近自己目标。

    不修尾巴时候,它喜欢晒太阳,它已经不记得妈妈样子,但是晒太阳时每次回头都能看到妈妈目光却还记得。

    晒太阳时候舒服。

    但是被打扰了就很讨厌!

    离它不远地方有一只老鼠。它转转耳朵,判断出老鼠离它只有几丈距离,以它现能力,扑过去捉到这只老鼠不过是抬抬爪子事。

    但它现不想动,晒太阳很舒服。

    只是它想不明白,一只老鼠为什么会大白天地出来活动,而且一直偷偷地躲着观察一只猫。

    它勾勾尾巴稍,真烦人!

    没有见过因为晒太阳太舒服所以不想吃你猫吗!

    它闭上眼睛又等了一会,老鼠居然没有离开意思,似乎还悄悄往这边靠近了一些。

    它实无法再忍受了,弹弹耳朵,猛地跳了起来。

    不用看,它就知道老鼠哪个方向,后腿一蹬就扑了过去。

    撕碎你,让你偷看!

    它准确地扑到了老鼠藏身那一小丛草里。

    但让它意外是,它扑空了。

    这很奇怪,它抬起头看了看,发现一只小灰鼠离它几步远地方静静地看着它。

    去死!它再次扑了过去,这次它死死盯着老鼠动作,也这一瞬间发现了这只老鼠惊人移动速度,也许不如自己,却远远超出了一只老鼠应该有速度。

    它是按正常老鼠速度判断出自己扑过去落点,所以……又扑了个空。

    没有多余思考,两次扑空让它十分恼火,它马上又第三次扑向老鼠。

    这一次老鼠没有再原地等着,而是转头就跑,它也没有犹豫,抬起爪子就追。

    小灰鼠速度很,前面东转西窜地跑,它必须不断地调整自己方向猛追,竟然没有机会发起后一击。

    就这样不知道追了多长一段路,它发现小灰鼠速度慢了下了,它似乎是累了。

    机会!它猛地蹬腿扑了过去。

    就前爪按住小灰鼠一瞬间,自己眼前突然腾起一小股烟雾,它愣了一下,发现小灰鼠不见了。

    一个看上去年纪不大小男孩儿从地上跳起来往前跑了几步,然后转过身冲它喊:“别追了,跑不动了!”

    它猛地反应过来,这就是刚才那只小灰鼠。

    虽然很吃惊,但它却没打算放弃,你说不追就不追了?它对着那个小男孩儿冲了过去,空中变回了人形,对着他胸口狠狠撞了一下。

    “啊!”小男孩儿被撞得向后飞了出去摔地上。

    他没等小男孩儿爬起来,直接跳过去骑了他身上,按住他肩,手指掐了他咽喉上:“你找死。”

    “等一下!”小男孩儿皱着眉喊,“我就是路过看了你一会,我又不要做什么。”

    “有什么好看,没有见过猫晒太阳么!”他没松手,但也没继续使劲,如果还是只普通老鼠,他不会手软,但眼前是跟自己一样人,感觉就不同了。

    “不是……只是觉得你晒得好舒服,有点羡慕就多看了两眼……”

    “羡慕什么,自己不会去晒啊!”

    “会被打。”

    他愣了一下,也是,老鼠当然不敢大模大样晒太阳,他犹豫了一会,慢慢松开了手:“那你不会变成人去晒吗?”

    “没有毛了,晒着没意思,”小男孩儿摸着脖子坐了起来,冲他笑了笑,“我叫苏癸,你呢?”

    “我……”他想了半天,“我没有名字。”

    “那叫你小猫吧。”苏癸对于他没有名字事并不奇怪,还是带着很友好笑容。

    “哦。”他没打算多聊,站起来转身就走。

    真郁闷,晒太阳都没有晒够,现跑了半天却没有捉到老鼠,只捉到一个人。

    真郁闷,为什么我没有名字?一只老鼠都有这么好听名字……

    “小猫你去哪?”苏癸跟他身后。

    “你管呢。”他没回头继续往前走。

    “我们一起吧,不用那么闷了。”

    “不,”他停下,转身推了苏癸一下,“你不要跟着我。”

    “为什么?”苏癸退了一步,眼神里有些失望。

    “为什么要一起啊,我不想跟老鼠一起。”他很干脆地说,并不觉得自己这句话有哪里说得不对,但苏癸看起来却似乎因为这句话有些难过。

    “这样啊,”苏癸笑了笑,“你不孤单么?”

    孤单?为什么会孤单,他不太明白,但还是回答:“不。”

    “那算了,你走吧,”苏癸慢慢蹲下,坐了路边土堆上,“我以为你跟我一样,一个人会觉得很寂寞呢……”

    “哦,再见。”他转身走开了。

    他一点也不孤单,他要修尾巴,没有时间去想什么孤单寂寞。

    不过今天他有些不开心,因为他这么久都没想过,原来自己没有名字,只能被人叫小猫。

    长出第四条尾巴时候,是一片小树林里,它很开心,落叶堆里蹦来蹦去,拼命挥动自己四条尾巴。

    四条了,四条了!

    因为兴奋过头,它几次都被树根绊倒,却还是一直蹦个不停。

    它知道自己修出尾巴速度很,当然,它不知道别九尾猫是什么样速度,只是直觉。

    “很啊,小猫。”一个声音它身后响起。

    它吓了一跳,猛地转过身。它居然不知道有人身边,而且明明已经看到了这个人,却依然没有感觉到身边有人类气息,相反,空气中有些它并不讨厌味道。

    它不知道同类味道是怎么样,潜意识里却已经明白,这个人是它同类。

    这也是一只九尾猫。

    这样事让它有些开心,这是它第一次碰到同类。

    “第四条了,”这人看上去不算年轻,当然也不老,只是有些……衣服头发都有些乱七八糟,不招人喜欢,他看也不看地上,就一屁股坐了下去,“你是只特别小猫。”

    特别么?是,我一直很特别!

    不过这人是怎么知道?

    “我跟着你很久了,从你还是一条尾巴时候。”那人笑了起来,挺开心样子。

    这让它有些不开心,而且觉得有些丢人,它被跟踪了,还很久,它居然完全没有觉察。它绕到一棵大树后边变回了人形,探出脑袋看着那人:“你很讨厌,为什么跟着我。”

    “因为你很特别,我想看看你后会怎么样。”

    “自己看自己好了,”他冲那人抬抬下巴,“你有几条尾巴了?”

    “保密,反正没有九条就是了。”那人笑着,用手扒拉了一下脚下落叶。

    “你怎么这么老?”他看着这人,按人样子,怎么也得有三四十岁了吧,他一直以为别九尾猫也跟自己似。

    “我很老么?”那人摸了摸自己脸,“也不是很老吧,我修出人形就是这样子了。”

    “老,”他很肯定地点点头,“你猫形肯定也很难看。”

    那人愣了一下突然大笑了起来,笑了半天都停不下来:“你挺好玩,这么说话可不行……”

    “你管我呢。”他打断那人话,准备走,不想跟这个莫名其妙家伙多说。

    “小猫,你有名字么?”那人突然问他。

    他一阵郁闷,低下头:“没有。”

    “我帮你想个名字好不好?”

    “你帮我想?”他转过头,他不认识字,也不懂得该怎么起名字,如果这个人能帮他起个名字倒是不错,“好听我才要。”

    “我想想啊,”那人低头想了一会,“你知道什么是天干地支吗?”

    “啊?”

    “你知道才怪了,你叫丁未吧,正好今年是丁未年,”那人抬头看了看天空,“你很特别,用这个名字不错。”

    “丁未?”

    “嗯,丁未,来,我教你写。”那人捡了根树枝,踢开地上落叶,泥地上写下了这两个字。

    他有名字了,虽然他不知道这名字意义,但总算是有名字了!

    他很开心,但东游西荡了一阵了之后,却又开心不起来了。有名字了又怎么样?他甚至找不到一个人去说,也不会有人用这个名字叫他……

    谁会知道他叫丁未呢?除了他和那个奇怪人。

    这种郁闷情绪纠缠了他很长时间,他地上和墙上写下很多名字,丁未,丁未,丁未,除了这两个字,他再也不会写别。

    不过对于他来说,名字这种让人郁闷事总是会过去,他很就能回到自己关心事上来,修尾巴才是重要。

    修出第七条尾巴那个夏天,丁未来到了一个城市。

    身边一切都变,战争,灾难,各种他身边发生事都让他想要远离人群,他讨厌这些笨蛋,管这个城市很美丽,他却依然不想多看,只想找到一个合适自己,安静地方呆着。

    他站街边,看着人来人往,还没有想好应该往哪个方向走。

    “小猫?”身后有人轻轻叫了他一声。

    小猫这个名字跟丁未这个名字一样,几乎没有人叫过,他有些惊讶地回过头,看到了一个男孩儿,他没有什么印象:“你叫我?”

    “嗯,好巧啊,”男孩儿点点头笑了起来,“你不记得我了吧?我是苏癸。”

    “苏癸?”丁未还是没有想起来。

    “我是那只老鼠。”

    “老鼠?”

    “你捉过我啊,差点要杀掉我呢。”

    “捉过你?”

    “……算了,”苏癸无奈地笑了一下,“你记性好差。”

    “等一下,”丁未觉得自己似乎对于这个事有些印象了,他对捉老鼠没什么大兴趣,如果有过话,用力想一下应该会想起来,他又想了半天,才犹豫着问了一句,“我好像记得,你是不是还要跟着我那个……”

    “对对对!就是我啊!”苏癸很开心地拼命点头。

    丁未总算是对苏癸有了一些记忆,有些事,必须有人不断提醒,他才能想得起来,如果再也没有人提起,他就再也不会记得。

    “对了,”丁未对于能这里见到苏癸,并不像苏癸那么开心,让他有些开心是,他终于可以告诉别人一件事,“我有名字了。”

    “啊,叫什么?”

    “丁未。”

    “丁未?挺好听。”

    这是除去之前给他起名字那个人,丁未第一次从别人嘴里听到自己名字,感觉很好,他也笑了笑:“嗯,你再叫一次。”

    “丁未。”

    “哎。”

    “丁未。”

    “哎。”

    丁未和苏癸站路边玩这个游戏玩了很久,一直到他后完全失去了兴趣,才冲苏癸摆了摆手:“我走了。”

    “又走?”苏癸脸上笑容慢慢消失,“要去哪里啊?”

    “不知道。”丁未转身顺着路向前走。

    “一起好不好?”苏癸犹豫了一下,追上他跟他并排走着。

    “不怎么好。”丁未修尾巴需要安静,他不愿意有人跟他一起,而且还是只老鼠,虽然苏癸挺好看,也不像只老鼠,但他还是不想两个人一起。

    “我不会吵到你。”苏癸很小心地说。

    “不要,”丁未加了脚步,走了几步,他回过头,看到苏癸离开他有一段距离了,却还是远远地跟着他,他停下冲苏癸喊,“不要跟着我!”

    “我正好也往这边走!”苏癸也喊。

    “不许跟我走一边!”

    “那你换一边走好了!”

    丁未立刻转身向右边路拐了过去,走了一段回过头,发现苏癸还后边:“你怎么还!”

    “我正好也换方向了!”

    “你信不信我现过去杀掉你!”丁未有些生气。

    “来杀啊,”苏癸笑了,退后了几步,“这样吧,你捉到我12次,我就再也不跟着你了,好不好?”

    “为什么我要这么无聊。”丁未眯缝了一下眼睛,这只老鼠真寂寞到了这个地步么,会说出这样条件来。

    “你不敢么?你是猫呢。”苏癸慢慢往后退,脚下腾起一阵烟雾,他变回了老鼠,站路那边看着丁未。

    “咬死你!”丁未有些不高兴,破老鼠居然敢挑衅,他冲了过去,空中跃起,也变回了猫形,扑向地上小灰鼠。

    小灰鼠扭头就跑,它全力追了上去。

    如果这种猫捉老鼠事,算是游戏,丁未实是没有想到,他会跟苏癸一玩就是两百年。

    苏癸很聪明,也很灵巧,每次都能他要扑到时候闪开,他想了很多办法,每次都被苏癸逃脱,两百年里,丁未一共只捉到苏癸十次。

    每一次苏癸都会很认真地数一下,然后告诉他,还差几次。

    这种追逐与被追逐游戏玩时间很长,丁未渐渐忘了自己为什么要一次次地捉这只小灰鼠,他渐渐习惯了经常看到苏癸,习惯了偶尔和苏癸一块晒着太阳聊聊天,习惯了苏癸受了伤回来时候看着他给自己处理伤口。

    他有时候不明白,苏癸为什么会受伤。

    “想受伤就会受伤啊,”苏癸每次都这样回答,“不受伤话怎么还是老鼠呢,我实是……很想做回一只真正老鼠。”

    “丁未,”苏癸坐地板上泡茶,泡好了递了一杯给丁未,“你好久没有捉我了。”

    “嗯,”丁未接过杯子,直接把茶倒茶盘上,再把杯子放回去,“还差几次啊?”

    “两次。”苏癸笑笑,喝了一口茶。

    “算了,不捉了,”丁未地板上躺下,脚搭到苏癸背上,“放过你了。”

    “那我就会一直跟着你了。”苏癸回头看着他,眼睛里有开心光芒。

    “嗯,朋友不就是这样么。”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后一个番外,晚上我弄好定制东西,大约今天晚上或者明天早上就可以把定制开了。

    定制比原文要多两个番外,都是肉番,这个之前说过吧,一个是我写,一个是某骚年黄暴版。

    晚点我会把做好封面什么围脖和专栏里放一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第九条尾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巫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巫哲并收藏第九条尾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