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旺妇 > 5 难以平静

5 难以平静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寻香让人作了丰盛的午膳,可是大家都吃不下。谷柏华死了,谷庭仪夫妇难过不必说,就是吴妈妈都暗暗伤感,大老爷才五十出头,这么早就走了,没满上六十可都算夭折啊!

    吃罢饭,谷庭仪把谷柏新叫到怡和居,又问了下老二的情况,谷柏新说:“二哥还好。他一直都专注营生之事,比我可是能干多了,分家之后,他的家管得好,外面的铺子生意都极好。”

    谷庭仪指指脑子,眼睛红红地与他道,“嗯。你们三兄弟,你最温。往后当官,做事可不能完全照搬书上的道理,凡事得多用这里。”

    莫氏太伤心,仍是一幅半死的样子坐在椅子里,她想躺,可是又想看着老三和他父亲说话。

    谷柏新感觉父亲很重视他现在终于有官职,虽是代职,但若做得有成绩,依据顺朝的朝纲,是可以破格定级的,两人聊得越来越亲近,似乎又回到从前的关系,谷柏新小心地打听,“父亲。我听说了件事,大哥的遗体运回来后,大嫂悲痛欲绝,说大哥过年前有在她手上拿了五万两银票,向你买地,可是你却没给地契给大哥。”

    莫氏从椅子里一下坐了起来,撒泪道,“怎么你大哥死了,你大嫂还瞎说?难道是想把我们手上的银子追回去吗?”

    谷庭仪对文氏恨透了,可是有的事,不能随便和老三说的,也气得直咬牙,“她没拿到地契。自己下阴间问柏华去吧!”

    谷柏新心中一震,父样这样子,肯定是把地契给了大哥的,只是大哥到死都没交出来。心中踏实下来。再不敢问别的,只和父母说许多体贴的话。

    “你大哥回去后,可有调查子午案?”谷庭仪心里还惦着这件事。

    “听说调查过。不过应是没有线索,我接手浑水县的公务后,也没发现大哥调查案情的记录。往后,我会继续调查这事的。”

    “你回去后就费费心吧。怎么说沛林也是你的养子!”谷庭仪想谷柏新才上任没多久,又是暂代,可能还不清楚这个案件。

    谷柏新眼睛一红,“都是当初范氏对不起沛林。唉——”

    “算了。不提了。”谷庭仪觉得再纠结这事,他活不下去了。这时想起老三手上还有沛林的东西,叮嘱他,“保管好沛林的东西,过阵我会派人去取。”

    “是的。父亲。”

    谷柏新看快申时了。下午他还得往家里赶,含泪与二老作别,“父亲母亲,孩儿得走了。”

    “嗯。你记着我告诫你的那些,好好做事,等转了正,就是正式的命官了。”

    谷庭仪夫妇和寻香、将他送出寻园,寻香包一斤新出的凤鸣香兰送给他带回去。

    谷柏新面对沛林夫妇,其实很惭愧。除了抹泪,说不出什么话。

    谷柏新走后,傍晚时,莫氏病了,因为大儿子死了。

    寻香这几天正和廖氏忙着生产凤鸣兰香,若能制得百余斤。也能大大地缓解库存的茶不够卖的问题。

    莫氏一病,寻香便没心思盯这事了,生意与祖母相比,当然祖母更重要,连沛林都没了心思捏泥巴,小两口伺候在祖母榻前,那体贴和细腻劲,让莫氏更加伤心。

    人伤心时,需要发泄出来,小两口待她这般,令她痛痛快快哭了一场,寻香又专门给她熬了水参子粥,打大家吃土参子后,寻香没再用过水参子。

    谷庭仪这一回倒还坚强,虽然一样的心痛和难过,可是第二天仍挺起精神去西头监督施工。沛林怕祖父有事,小心地跟在他后边,这时他没心情呆在陶艺室里。

    莫氏看老头都这么坚强,受了影响也挣扎起来,寻香陪着她,要她躺着休息,莫氏却摇头道:“我睡着,不如跟你去制茶,就象你祖父,做点事情,这心里也许会好受许多。”

    寻香不允。

    “就当是你成全我吧,我们去制茶。”莫氏求着她。

    寻香只得和月鹃扶着她去了西居黑茶房。

    莫氏虽然心情郁郁寡欢,早上还要月鹃扶的,可是活动着活动着,心情就渐渐舒慰下来,只剩下一息悲伤,时有时无地在心里徘徊。到巳时,她便好了许多,走路也不用人搀扶,跟平常差不多了。

    按往常,早上出了茶后,她和寻香便要回寻园,只剩廖氏她们在西居做别的工序。

    可今天,她怕停下来,出了茶后,便跟大家一起翻晒茶叶。

    莲儿前几日有给彩凤和春桃送凤鸣香兰去,当时彩凤和春桃只说这茶好,姑娘们应尤为喜欢,至于茶价参考,一时说不上来,便让莲儿今日再去趟春风楼,这几天她们想在姑娘们和客人间好好摸摸底,看大家的估计和心理价位是多少。

    早上寻飞陪着莲儿去春风楼,巳时莲儿回来了,先去寻园没找到主子,跑到西居前堂,见少奶奶和老太太都在晒茶,象只燕子样,欢快地飞般过来,“少奶奶,老太太,好消息。”

    听到莲儿清脆的声音,看着她飞奔的身影,这丫头象一道欢快的阳光撒在她的心间,不由慈祥地笑了,“看到莲丫头这惊乍乍的样子,我就想笑。”

    寻香舒口气,祖母说趣话了,那就表示没事了。看着粉生生的莲儿,不过莲丫头的确很可爱,总是带给大家活力与快乐。

    月鹃瞪她一下,暗示她,注意老主太的情绪。

    莲儿连忙表情认真地放慢脚步,轻手轻脚走过,轻声道,“老太太,少奶奶,彩凤和春桃说,春风楼的姑娘们原意以四十两一斤,一人买一斤凤鸣香兰。”

    就是说这是大家的心理承受价?寻香和莫氏相视一眼,莫氏笑道,“那些姑娘赠钱不易,能出这个价,已是不得了呢。”

    寻香点点头,祖母说得极是。

    “就按姑娘们的心意定价吧。”莫氏是个极擅于通个人的心理而定价的,若在往常,她会建议寻香把这茶价再定高五两以上。可是此时正经历失子之痛,心性变得更慈柔,天生的精明自然淡了许多。

    “好,就按祖母说的办。”只要祖母能快点好起来,这批茶不赚钱,哪怕是倒赔点出去,寻香都愿意。

    “彩凤有说了,这茶一出来就给她们留上五十斤。”莲儿欣喜地看着她们,极轻声地说话,生怕惊到莫氏一般。

    莫氏看着她一张小脸上满是紧张和小心,一双黑潭目灵活荡漾,却掩饰不住地激动和惊喜,笑起来,“谁让你说话这么轻声的,害我都快听不清,是不是欺负我年级大,故意这么小声说,不想说给我听?”

    “老太太。莲儿哪敢,莲儿怕惊着你嘛。”莲儿释放开来,冲她挤眉弄眼地一阵甜笑。

    莫氏打一下她屁股,“看你往后还这样不。”

    “莲儿不敢了。”莲儿举起双手表示认错。

    屋里屋外的女人,都笑了起来。

    寻香想,只要再过些天,祖母的心情就会更好了。

    可是,这时寻飞又跑了过来,“少奶奶,老太太,寻桦回来了,老太爷叫你们快回寻园。”

    寻香想,寻桦回来应该也是说大伯已经病逝的消息吧?

    谁料回到寻园庆善堂,却见祖父一身颤栗,紧握拳头,沛林紧张地叫着,“祖你,祖父!”

    谷庭仪似听不见沛林的呼唤一般,目光呆滞而充满悲痛。

    莫氏已经怕听谷家的事了,好象总没什么好事,刚见晴的心立即又阴下来,身子又变得发软,坐到椅子里,惊惧地问,“寻桦,你给老太爷说什么了?”

    寻桦似没眼好,眼瞠青黑,满脸疲惫,此行他没日没夜地都在赶路,为的是早点把土参子送到老王手上,然后早点回来。

    他皱着眉道,“我把土参子给老王送去,他看了少奶奶给他写的信,他很高兴。然后我问他,可知大老爷的事。他一愣,说前阵又接着给我们捎了两封信,怎么我们没收到。我们的确是没人收到过信啊,他便说麻烦了。

    然后他说,四月初时听顺叔说大老爷被抬着去了皇城,可是半个月后,却是一口棺材把他抬了回来,当时他就给我们捎了封信。后来他想找顺叔问问的,却打听到顺叔那日乘船去追大老爷,追到皇城后,因伺候老爷,染了病役,也病死了,因他是下人,就找了个地把他埋了,没把尸体运回来。

    没过些天,却有人暗中谣传,说有一帮人正在寻找顺叔,说顺叔离开浑水县后,半路上失路了。接着又是三老爷突然作了代理县丞。老王觉得这些事古怪,又赶紧给我们捎了封信来。可是我们一直没给他回信,他觉得奇怪,我到王家时,他说我要再不去,他就要准备亲自跑一趟巡城的了。”

    莫氏哆嗦起来,“这么说,这些事有古怪?”因为被文氏害过,这时莫氏本能地想到顺叔是给人害了,可是为什么别人要害他呢?顺叔不过是个奴仆,平时又不与人结怨的。

    这种事不能往深处猜和想,既然有人害顺叔,那柏华的死就令人疑惑了,而柏华之前是从谷园抬出来的。

    莫氏脸色苍白,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寻香吓得和月鹃抱着她直叫,“祖母”,“老太太”。

    谷庭仪这时似回过神来,脸色难看地叫声,“海涛”。(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P></DIV>

    <T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重生之旺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木离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离力并收藏重生之旺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