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旺妇 > 9 自讨苦吃

9 自讨苦吃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谷庭仪看着沛林,良久道,“马老候爷后来把爵位传给了沛林的大舅舅马希元,当年的事,沛林娘死后,我曾去拜访过他,他说旧事不要再提,他妹妹已不是马家人,不论她在外过得好还是坏,将来马家都没这个人。因此这门亲纵有却无的,何况沛林娘已死。”

    沛林一脸黑线,心中好生难过,自己竟是个六亲缘薄的人。

    寻香连忙安慰他,“你别去想那亲不亲的什么事。亲不亲都讲缘,你现在有祖父祖母和我,这些都是你最亲的亲人。”

    谷庭仪淳淳教诲,“所以我才收养了沛林。林儿,人这一生有个好家庭那叫有根基,可是这世上也有很多人生来没有那些,又或者有些人刚刚在一个好生家庭里出生,就遭遇不幸的事,最后还是孤苦无依,无论怎么样,都应该好好活下去。何况,如香儿所说,你有我们。”

    “祖父。”沛林感动地抱着祖父哭起来。

    “没事的。好孩子。”谷庭仪轻轻拍着他的背。

    寻香心里其实好失望,不是想攀上马家,如果沛林还有外祖家可认的话,他活着会更快乐,偏偏马家如此绝情,当年就与沛林娘断了交,还消了她的宗藉。

    唉,没亲人就没亲人吧。她现在不是也没一个什么亲人的吗?不过,有祖父祖母这样支持,她觉得这比有一群狼心狗肺的亲人幸福上百倍。

    只是,若能取回沛林娘的画像就好了,至少他有个慰藉。可以知道她娘长什么样子,而她也想想看看那幅画像,与她重生时在黑暗所见的女子是不是长得一模一样。

    于是午饭后,就派了寻桦和柳家在大兄弟柳长青。去了浑水县找谷柏新讨画像。

    寻桦他们次日下午到了浑水县后,没去谷园,却是去了县衙找到谷柏新。谷柏新以为画像还在家里,便一口答应,明日早上把东西拿到衙门来。

    次日一早,谷柏新吃罢早饭,穿戴妥贴,临行前往书房里去取物,打开柜子。发现里面空无一物,以为眼睛看花,伸手进去摸了几下,又叫来老仆忠叔,“你给我看看。这里面是不是没有东西?”

    忠叔摸了摸,又仔细看了看,的确空无一物,难道老爷眼神不好了,奇怪地道,“里面是空的呀。”

    谷柏新浑身一热,第一反应就是这东西被范氏偷走了。

    “范婆娘!”谷柏新气得冲出书房,往正房走去,范氏早上起来。见他进了趟书房,做贼心虚,心中有灵动,已经逃出去了。

    谷柏新在家里寻了一圈没寻到人,跑向翠竹院,气凶凶地直嚷。“沛光,你娘在哪?”

    沛光夫妇从屋里出来,奇怪父亲怎么一大早就找母亲呢,柳氏新近怀孕了,声音细细地在走廊上道,“父亲,是不是母亲去海棠苑了?”

    谷柏新跑到那只剩一角的海棠苑,没有找到范氏。可是又到了出门的时间,只得留下忠叔,“你给把三太太找到,让她把我书房里的东西给我交回来,不然我晚上要吃她的肉!”

    这是陈氏从侧厢出来,轻笑道,“那天太太不是抱了个东西往东院去吗?”

    自分家以后,陈氏反而越来越不怕范氏了,上面再没人给范氏撑腰,她早想和范氏扳个平手,所心暗中留意着机会,要找机会打击范氏。

    谷柏新脸一白,“你不要胡说。”

    华锦从屋里跑出来,脆脆地道,“父亲,不只这样,后来大伯母还让人把那盒子给送走了呢。”

    谷柏新看着华锦,捂着她的嘴,把她拖到屋里,小声问,“你说的是真的?”

    “那天我去谷园大门外找堂姐妹们玩,正好看到汪氏抱着个木盒子出去。第二天我们约好去楠木林玩,宝笙把那事给说了出来。说那木盒子是我家嫡母送给大伯母的。”华锦说的不象谎话。

    谷柏新只觉头痛,气匆匆地出去,到了衙门,寻桦早已候在衙门外,看他脸色不佳,猜到几分。

    谷柏新把他们叫到后堂,懊恼地道,“让二位白等了。我家里的女人生事,竟然把那东西偷走了。因怕二位久等,所以我先来给二位报个信。请你们回去告诉老太爷,我会设法追回那东西的。”

    寻桦早知道那东西不在了,他来不过是要从谷柏新口中讨个说辞,看那事与他到底有没有直接关系。这么看来,那画丢失时,他应该是不知道的。

    “这样吧,你回去找家人再好好追索一下,我们再在老王家等你两天。若是两天后,那东西没找回来,我们就走了。”寻桦他们还要在浑水县调查打探一些事。

    谷柏新这次被范氏气坏了,怕范氏晚上又跑,回去时也不提画的事,范氏以为没事了。待到半夜,范氏睡觉了,谷柏新冲进她房里,关上门,把她从被子里揪出来,边打边问,“死婆娘,竟然敢偷我我书房的东西。说你是怎么偷走的?把那东西拿到哪去了?”

    范氏挨了几下,边哭叫说,“什么偷不偷,拿自家的东西,怎么叫偷?”

    “我上了锁的,你都给偷走了,还不是偷?”谷柏新长久以来的压抑和怨愤发泄到她身上,打得越发狠,抱着她的头往床头撞去,“你不承认,我打死你!”

    “打死人了啊,救命啊。”范氏被打得鬼哭儿狼嚎,清禾在外面惊恐地叫道,“老爷,放过三太太吧。”

    “你不给我把那东西追回来,我就饶不了你的命。”谷柏新痛打了她一顿,打得她鼻青脸肿,满身伤痕,才回了自己屋里。

    清禾进来将她扶上床,又取来药箱给她擦药包扎,劝着她:“三太太,那东西,你还是让大太太还给你吧。不然,老爷这晚只怕明晚还要打你。”

    “天哪……”范氏从没被这样打过,又痛又伤心地哭了一晚。

    天刚一亮,便穿上衣服,满脸青紫地,让清禾搀着去东院找文氏。

    “怕什么?你就回去给老三明说,那画我要了。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他若手上缺银子,那画就当我一千两银子买了吧?”文氏扔了一张银票在范氏身上,便挥手让她退出去。

    范氏失魂落魄地回到春和院,谷柏新正在屋里等她回来,“东西什么时候给我拿回来?”

    “大嫂说了,那幅画她要收藏。若是你当官当烦了,便把那画还给你!”范氏挨了他打,心中有恨,这一千两银票绝不愿拿出来的,便以 文氏来要胁他。

    谷柏新再厉害,却硬不过文氏,想这画恐怕是要不回来了,只得跺下脚出了门,边走边想着怎么和寻桦说得体面些。

    却说那画送到威远侯府,侯爷拿到那画像时,反而被吓了一跳,那可是马家大小姐,他原来认得的,他与马家无虽无交情,却也不愿去得罪马家的人,虽然马大小姐多年前被马家除了藉,可是人家毕竟是马家的骨肉,人家家族里的事,这如何说得清楚的?甚至连画像都不愿保留,立即派人给文氏送了回去。

    就在寻桦到了浑水县的第三天上午,那画和一封信送回到文氏手上。

    文氏读了信,脸色一白,“怎地这画就没价值呢?怎么地沛林母亲竟是马侯爷的女儿呢?怎么地对一个被除了藉的女人的私生子,就不敢动手呢?”

    秦氏听明白了,略一捉摸,不曾想沛林竟是侯爷女儿的孩子,心中恍然大悟,难怪谷庭仪要收养沛林,谷庭仪果然不愧是个老狐狸,收养了马侯爷的外孙,天晓得哪天马侯爷家想起了要认这个外孙,谷庭仪不是做了好事又立了功吗?

    “枉我还花了一千两银子去封老三的口!”文氏气得差点撕了那画,秦妈妈冲上去护住那画,“大太太撕不得,我去把银票换回来,咱可不能跟银子使气。”

    文氏愣了愣,冲她挥挥手,“快去把我银票拿回来!”

    秦妈妈装好画,连忙跑到春和院,范氏还睡在屋里叫哼着满身的痛,看着秦妈妈抱着那画的盒子走进来,不由一惊,那画对文氏没什么价值,还是要再打听什么?

    秦妈妈冷着脸把盒子打开,然后把画打开给她看了看,也不说话,往她面前把手一伸。范氏怔了怔,“这画回来了?”

    秦妈妈扬扬眉,仍不说话,只把手伸到她面前,动了动手指。

    范氏爬下床,到床头柜上的一个盒子里找出张银票,颤颤地放到她手上。

    秦妈妈拿过银票看了看,才白了她一眼道,“往事做事用点脑子,别没弄清情况,把些没价值的东西往大太太面前送。”

    范氏小心地问,“沛林母亲到底是谁呀?”

    秦妈妈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指着地下道,“想知道?去下面问吧!大太太说了,让你加紧让老三打听地契的事!”

    范氏头皮一麻,地契的事就那个样子了,谷柏华拿了地契没交出来,现在他有死了,这事让她和老三上哪问去呢?

    清禾从外面进来,看到桌上的盒子,吓得连忙道,“三太太,我看这画赶紧给老太爷送去吧。前晨他好象要把这东西带出去的。”

    “你去办吧。”范氏不想再被谷柏新打一顿。(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P></DIV>

    <T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重生之旺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木离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离力并收藏重生之旺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