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凤回 > 七第七五章 毁尸灭迹(二)

七第七五章 毁尸灭迹(二)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凤翎翻个大白眼,不理他们,走过去抚秦乐文背,等他缓些过来,再抬起衣袖替他擦嘴,“别看他脸,哥,人都死了,还有什么可怕?”

    凤翎边说,朝那边优哉游哉两人剜上一眼,“可怕是活人!早些弄完了,咱回家,睡一觉就没事了。”

    秦乐文点头,和凤翎一人头一人脚抬起尸体。

    尸体都是些壮汉,秦乐文和凤翎搬得颇为吃力,几乎是两步一挪,而萧云说悬崖得出了这片林子,照两人动作,也不知什么时候能搬完。

    凤翎毕竟人小,走不出几步己经气喘吁吁。

    秦乐文此时平静了许多,冲着凤翎往旁边努嘴,“你一边坐着,我自己来。”

    凤翎摇头,两人抬且费力,一人怎么搬?

    不知什么时候,秦大业站她身边,伸手接过凤翎手里死人脚,声音微颤但十分坚定,“我来,凤丫,你歇着。”

    秦大业双眼红肿,里面布满血丝,说话沙哑中带着浓浓鼻音。模样还是那个被宠坏了孩子,阳光下身影却忽然成熟高大了许多。

    这一刻,凤翎发现,秦大业其实并不那么讨厌。也许是由于她重生,也同时改变了秦大业性格。

    也许,是因为眼前摆着两个坏人!

    凤翎恨恨得又往树下两人身上斜了一眼,那两人依旧悠闲自得模样,似乎还你一言我一语聊天。

    凤翎转回眸光,带着感激冲秦大业笑笑,放开手。

    有秦大业帮忙,搬运工作就顺利得多。

    凤翎坐着歇了一会儿,秦乐文和秦大业己经开始搬运那两具残缺不全尸体。秦乐文和秦大业对视一眼,谁也不敢去碰不远处手臂及那半条小腿。

    凤翎深吸口气。站起来,步走过去,一手一个将那两截残肢抓手里。

    “凤丫!”秦乐文和秦大业同时惊叫。

    洛十一面色微变,同时直了直身子,然后很又坐了回去,看这边目光愈发饶有趣味。

    萧云只往这边扫了一眼,便又是一副似睡非睡模样。

    秦大业扔了手里东西,跑过去伸手想从她手里把那两截残肢接过来。

    凤翎侧侧身子躲过,冲秦乐文努嘴,居然笑颜如花。“就搬完了,你去帮我哥,这个不重。我拎得动。”

    边说,凤翎还向秦大业扬扬手,神态像是说自己手里大白菜!

    秦大业反射似扭头一避,再看她,“真可以?”

    凤翎点头。笑容不改。

    秦大业这才跑回去又抓起死人脚,与秦乐文一起搬运。

    洛十一不是个闲得住人,秦乐文与秦大业辛苦劳作同时,他便又是有一搭没一搭与萧云闲聊。

    萧云依旧是那副爱理不理模样,洛十一倒习惯了,并不以此为忤。为了勾引萧云话题,他还想法子挑萧云感兴趣话题。

    “累得我林里守了几天,吃了几天野果树皮。无影还是跑了,你打算如何?”

    “总有机会。”萧云神情淡淡。

    “哦。”洛十一其实对无影生死并不乎,这个世上,要取他性命人又何止无影?自然有人会护他周全。

    所以他应了一声,便转了个话题。“其实我挺奇怪,你如何知道这里守无影?”

    萧云往远处林中一努嘴。“我事先查过,南山不出腊梅,唯有此林中有几株。”

    “腊梅?”

    “我人来报,无影身上染有腊梅香。”

    “腊梅香?”洛十一低头想想,便明白萧云话中含义,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光凭这个,也能让你守上几天?”

    萧云扬眉看他,“对于你,无影自然乐意顺便取之,我也就成人之美。”

    这是拿洛十一开涮。

    洛十一不怒反笑,“这世上,也唯有你敢以我为饵,不过,幸亏有趣,也算你功过相抵吧。说起血珠,这两日也该到了,我准时给你送去……阿蓉可好些?”

    萧云笑笑,一直微蹙眉头慢慢舒展开来,脸上出现从未有过柔和表情,令他五官看上去极为秀美,美得如一副画。

    “我也许久未见她,不过之前气色却是好多了,多亏你,谢谢。”

    只有说起阿蓉,萧云才会说这么长话,这句道谢,也说得颇为真诚。

    洛十一也难得正经笑,“咱们之间,客气什么?”

    话才出口,洛十一便给自己恶心掉了一地鸡皮疙瘩。

    本来这话倒没什么,可谁叫他平日总拿萧云来打趣,这时一本正经说出这种话来,就显得十分暧昧。

    偏偏萧云不再说话,倒是用那双能摄魂夺魄桃花眼睨他一眼,显得风情万种。

    洛十一决定不再继续这么严肃话题。

    “那丫头敢怒不敢言,很有趣,是吧?”他换了个姿势站着,看着凤翎背影,用胳膊肘儿碰碰萧云,“不过是群山里孩子,你不厚道哇!”

    萧云往边上挪挪,声音懒洋洋,“不然你搬?”

    不等洛十一回答,萧云又往不远处斜睨一眼,又闭了眼蹙眉嘟嚷,“到底要弄到什么时候?”

    洛十一学着凤翎腔调,笑道,“你当是搬你家大白菜哪!哎,云云,没想到哇,你还搬过大白菜?”

    萧云瘪嘴不理他。

    “你信不信,云云,那丫头是个狠角色,可惜了生这乡村。”

    萧云睁眼看他,“你意思,该摆那大宅院里与人斗得你死我活?”

    洛十一神情微滞,旋即放声大笑,笑声空旷山林里回荡,惊起一群飞鸟。

    凤翎脚下跟着一顿,愈发觉得这笑声哪里听过,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她便甩甩头。将这恼人笑声抛向脑后。

    搬运完尸体,洛十一又指挥着三人将林中血迹用土浅埋了,他居然还给自己冠冕堂皇找了个怕扰民理由,凤翎听了,差点没一口啐他脸上!

    不过,清理完现场,那二人也没有再为难凤翎他们,而是放他们下山。

    为了不让甘氏担心,秦乐文和凤翎决定,将这件事情隐瞒下来。对于甘氏问起林中似有似无响声,二人也只是随口遮掩过去。

    南山之中一向人迹罕至,林中声音也常是山鸟之类。所以甘氏不疑有他并没有追问下去,带着凤翎又往门口采了许多腊梅,院外坐了一会。

    秦守文喘病有些犯了,一直屋里歇着,凤翎没有机会再去查看外公屋里东西。只好等到改日再寻个机会好好探究。

    日渐西沉,一家人才高高兴兴往山下去。

    出乎凤翎意料,一家人回到秦家时候,饭菜居然己经上桌,屋里屋外忙碌赫然竟是罗氏。

    可看看菜色,凤翎心中有数。冷笑不己。

    桌上四菜一汤,却不知是什么菜什么汤,菜如焦炭。汤如浓墨,饭如烂泥,能把菜做成这样,罗氏也算有才。

    她这是想让一家人知难而退。

    甘氏往厨房转了一圈,不动声色地带着凤翎往齐氏屋里送了一些腊梅。说了几句道谢话,便同齐氏一起往李氏屋里请安。闲聊几句,便请李氏和秦铁柱一起用饭。

    甘氏绝口未提饭菜事儿。

    一屋人苦着脸盯着桌前饭菜。

    李氏往面前盘里伸筷子拨拨,皱眉道,“这是什么?”

    罗氏笑道,“萝卜。”

    秦铁柱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活了这把年纪,第一次见到这种颜色萝卜,老二家,你也是能人。”

    罗氏瞥甘氏一眼,面色犯难,“爹,我真力了,我手艺怎么能跟嫂子相比?要不……”

    罗氏看向李氏。

    看着桌上饭菜,李氏心思也有些活动。

    可不等她说什么,甘氏己经笑向秦铁柱,“爹,您甭怪她,谁没个第一次呢?想我刚来时候,第一次饭菜还不是做糊了?您和娘也没怪我,还笑着吃呢……这才越做越好了。”

    “是啊,”想起那时情景,秦铁柱“呵呵”笑了两声,“那饭苦得,我到现都记得……”秦铁柱提筷桌上指指,“将就用用吧,不过,老二家,你可得跟叶儿好好学学,这样……真糟贱粮食……。”

    罗氏只得应了。

    “琼花辛苦了,琼花疼四儿,来,伯娘替你夹菜,第一口给四儿。”甘氏站起身,笑吟吟往秦乐文碗里夹了一大筷子菜,道,“这是你娘第一次做菜呢,四儿得好好尝尝,记着娘辛苦。”

    又焦又臭味儿直窜鼻间,秦乐文不由皱着眉头推开面前碗,“我不吃。”

    甘氏将碗推回去,仍是笑着,“那怎么行,正长身体呢,不吃饭,一夜怎过得去?”

    “臭死了,就是不吃!”秦知文捂着鼻子说。

    秦铁柱面色铁青看了秦知文一眼。

    罗氏忙抢过桌上碗,往秦知文面前推,“吃吧吃吧,将就些。”

    秦知文打个饱嗝,对面前饭菜是嫌恶,“不吃,这是什么猪吃……”

    “还是你娘做油哨子面好吃吧?”甘氏又笑。

    秦知文瘪嘴,“比这好吃多……”

    “四儿!”

    罗氏一声大喝,将秦知文后面话吓了回去。

    可是这中间意思己经很明白了,秦铁柱不由带头放了筷子,皱眉看向甘氏,“什么油哨子面?怎么回事?”

    “哪有什么油哨子面,您别听嫂子瞎说,”罗氏忙向秦铁柱赔笑,看甘氏一眼,忽然委屈红了双眼,“爹,我今儿可家里累了一天,嫂子这才回来,就挑拨是非……爹,您可得为我作主。”

    ……………………

    回来晚了,又死活连不上网,急我一身汗,晚了,抱歉哈~

    D*^_^*</P></DIV>

    <T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凤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易雪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雪心并收藏凤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