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凤回 > 第九五章 浅云

第九五章 浅云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五日后,凤翎瞒着甘氏悄悄一个人去了镇上。常欢果然给她带来一条通体碧绿小蛇,身长不足一寸,挽她腕上刚好三圈,藏袖中也不显。

    常欢教着凤翎用哨声,抚摸或者扬袖等动作来向小蛇发号指令。这小蛇异常聪明灵活,又温顺听话,大约半个时辰工夫,凤翎己经能将小蛇自由收放。

    凤翎十分欢喜,隔着袖子抚摸小蛇,一边开玩笑说道,“怎也不出来个什么事儿,让我小蛇发发威也好啊!”

    话音未落,这身后忽然被人撞了一下,凤翎转头就见着个披头散发女子,撞开她后,就跌跌撞撞往一边巷中去。

    还不待她做出什么反应,一名黑衣劲装男子领着一群握着短棍男人便吆吆喝喝追过来。

    “那死丫头,真给脸不要脸。”

    “我瞧着是往这方向去了,追。”

    凤翎看来,这种情形很好理解,某户人家家丁抓逃奴。

    常欢伸脚往前方一探,劲装男人便一个趔趄摔了个狗吃屎,男人却没时间计较,爬起来又跟着众一起往巷里追去。

    “前面是个死巷。”常欢边说,冲她使个眼色,拔腿往巷里追去。跑了几步,见凤翎不动,便又停下身子,往巷子里冲她努嘴,“还愣着做什以,不是想试试小蛇威力么?”

    凤翎这才紧跟他往巷里跑。

    二人往巷内追了不多远,就见得那群男人己经叫嚷着回头,劲装男子带头,后面跟着两个拖着刚才女子。女子边哭边挣扎,结果非但挣扎不开反而时不时惹来一阵棍棒。

    “这么多男人欺负个女子,不觉得丢人么?”常欢站路当中,叉腰冷笑。

    众人脚步便是一滞。接着嗤笑声一片,两男人重重将女子扔地上,冷眼瞪他。

    劲装男子则一手指着常欢,瞪目道,“哪来小子,多管闲事!”又一指一旁哭成泪人丫头,冷笑,“这是咱家签了卖身契丫头,即便打死这,官府都不能说个不字。就凭你,管得着么?”

    “有本事你打死我,就是死这里。我也决不给公子做妾!”哭成泪人女子这时忽然抬起头来,声嘶力竭冲男人一声怒吼。

    “死丫头!”男人抬起棍棒对着女人身上头上又是一阵猛打,“给公子做妾,那是抬举你,你个不拾抬举东西!”

    常欢冲凤翎使眼色。

    凤翎犹豫着不动。

    说实话。这种事情她不想管。

    那男人说得没错,追罚逃奴是人家自由,只要握着那女子卖身契,即便这时将那女子当街打死,谁也管不着。至于那些稍有些姿色丫头们命运,她前世就见得多。早就冷漠了。她想管,管得过来么?

    她与常欢又不同,常欢是游侠。来去无牵挂,而她只想守护自己家人。

    见她不动,常欢再按捺不住,挥拳就朝那群男人冲了过去,只一拳一脚。便将那为首男人打翻地,那女子便趁机逃开。不料又被人绊了一脚,跌了一跤正滚落凤翎脚下。

    女子以手撑地,慌忙往后退了几步,直到背抵着墙,她便双臂抱膝,将身子窝成一团。

    凤翎不禁转眸打量她一眼。

    那女子正胡乱往脸上拂了一把,露出一张惊恐、泪痕斑斑脸来,她半边脸己经肿起,只能看得大致样貌。身上却是甚为狼狈,身上穿着葱绿色小袄从肘部撕烂,便有半只臂膀露外面。

    凤翎目光停留她小臂上疤痕处,很整齐,像是一排牙印子。

    心中微惊,凤翎再蹙眉看向那女子脸,依稀中,似曾相识。

    这时劲装男子悄悄从与常欢恶斗中脱离出来,拽着女子衣领就跑。

    冷不妨脸上一阵冰凉,一条通红蛇信就离他眼前不到半寸地方来回晃悠。

    劲装男子松开女子,不敢相信似往脖上摸了一把,紧接着发出一声惊悚尖叫:“啊!”

    “蛇,蛇!”

    叫声制止了其他人缠斗。

    “知道这蛇三步倒名儿怎么来么?你敢再动一步,我担保你活不过三步。”凤翎笑得眉眼弯弯,仿佛说什么优美故事似。

    “三,三步倒?”男人身子一僵,果然不敢再动,一边忙不迭冲其他人摆手,示意他们也不要动。

    三步倒是乡里人对某种剧毒蛇传说,人若被咬,三步而倒。

    常欢舒了口气,揉揉自己手腕,走过她身边,白她一眼,“早干嘛去了?”

    凤翎也依样白他一眼,“你就这点本事,还敢打抱不平?”

    常欢往己经给他打得七零八落人群中扫了一眼,不服气嘟嚷,“若不是我想着留些活口喂你三步倒,就这些个瓜子,我哪放眼里?”

    “嘶”就听得众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二人却谈笑风生视众人于无物。

    “你傻么,我蛇还小,留这许多人是要做干粮?”凤翎往吓得想晕都不敢晕过去男人脸上扫了一眼,“有那一个也够了呀。”

    常欢回答十分豪爽,“嗐,反正人多,一人一口吧,胖瘦不同,肉味也不同。”

    “姑,姑娘,求,求您,大人大量,”被蛇缠住男子小心翼翼蠕动嘴唇,说出来话便有些含糊不清:“,让这玩意儿从我脖子上下来吧?万,万事好商量。”

    凤翎一声低哨,小蛇蠕动了身子,却将那人脖子缠得紧。

    “姑,姑奶奶哎……”那人浑身抖如筛糠。

    凤翎这才指着己经停止哭泣女子,笑道,“那姑娘怎么办呢?”

    “那是我家公子……”话未说完,蜷他脖上小蛇又动了动,噎得他两眼翻白。“咳咳,我……我不敢……你们带走吧。”

    “起来吧。”常欢过去扶起地上女子。

    女子却顺势又跪了下去,冲他不断边哭边磕头,“公子救命,公子救命!”

    常欢不解看向凤翎。

    这女子卖身契主人手中,即便现走了,只要主人家一纸文书,逃奴之罪,即便天涯海角,亦难有其容身之处。

    这女子知审时度势。是个聪明人。

    “卖身契呢?”凤翎向被蛇缠住男人伸手。

    “姑娘明鉴,咱们都是奴才,卖身契。主人手中呀!”男人几欲哭出声来。

    “这个简单,”常欢略一沉吟,从褡裢中掏出纸笔,趴地上“刷刷”写了几笔,又抬头问道那男子。“姓名?”

    “恩?”男人没明白过来。

    “小爷问你名字,来历。”

    “小人王劳,王府护院。”

    常欢边写边念,“护院王劳,受其主人差使将丫环……”常欢抬起眼来,又问女子姓名。“你姓名呢?”

    “奴婢无姓,名浅云。”

    浅云?凤翎听得心头惊,刚才她见这女子相貌、疤痕便有所疑虑。没想到连名字都是一模一样。

    这女子便是前世浅云县主,护国将军嫡长女,当朝皇后亲外甥女。

    关于这名失落民间将军嫡女故事曾风传一时,她亦略有耳闻,并与县主有过几面之缘。

    当年护国将军率军镇压云西王叛变。当场诛杀云西王一门三千八百余口,再押解云西王上京赴罪。却不料云西王之子藏匿京城,趁将军夫人携幼女外出礼佛之际,欲挟夫人以要胁将军私放云西王。

    谁知半路之上,护国将军执行皇帝秘令,将云西王斩立决。

    慌忙之中,夫人幼女臂边留下牙印,以便日后相认,然后让其自行逃生。

    将军夫人即遭杀害。

    浅云回归后,皇后怜其身世哀怜,便收身边抚养,虽封号为县主,却比公主加得宠。

    眼前这个女子,便是日后风光无限浅云县主。

    凤翎看着浅云晃神工夫,常欢己经将字据写好,双手捧眼前大声念道,“护院王劳,应其主人嘱咐,将家婢浅云以五两银卖于小子常欢,银货两讫。然王劳中途失落卖身契,与小子协商卖身契作废,小子应允。从此浅云与王府再无任何牵连,为避免日后麻烦,立此为据,”

    常欢环视一眼众人,扬扬手中字条,“尔等可有异议?”

    众人面面相觑,那小蛇尚王劳脖上吐着信子耍得正欢,谁敢有异议?

    “没异议就好。”常欢露齿一笑,走过去抓起王劳手,抬起来狠命一咬,往字条上摁下,算是印了个手指。

    常欢将字条折好,一张放入自己怀中,一张放入王劳怀中,冲凤翎点头。

    凤翎便一声低哨,小蛇松开王劳,又迅速游回凤翎袖中。

    常欢冲王劳一抱拳,“得罪了,小子为各位表演个节目吧,算是压惊。”

    这时,常欢右手微抬,一股轻烟从袖中倏地飞向墙头树梢,不一会儿工夫,“毕毕拨拨”掉下几支雀仔来,地上抖了几抖,便再也不能动弹。

    王劳脸登时一阵惨白。

    常欢话中意思显而易见,若非他手下留情,倒地上会是他们!

    王劳心里明白,不敢再说话,冲常欢抱拳,然后招了招手,众人便蔫蔫跟着他离开。

    “站住!”常欢低喝。

    王劳浑身一抖,一个银饼子砸到了他脚下。

    “银货两讫,小子从不欠账!”

    ps:

    这段时间家里实太闹,方面不及时,非常抱歉。下个星期就回自己家,到时便能恢复正常,再加补偿吧。

    再次致歉!

    D*^_^*</P></DIV>

    <T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凤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易雪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雪心并收藏凤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