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凤回 > 第一一三章 听壁角

第一一三章 听壁角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三日后,常欢送解药再去南山,凤翎找了个理由跟着同去。

    因为冯娟曾嘱咐过凤翎,再去南山一定要约她同去,过书院时候,并没见着冯娟。

    “我去问问阿娟,你可去?”凤翎指指书院向常欢问道。

    常欢想了想,摇头,“我还是不去了,昨儿个我瞧过兰叔,我瞧着他要不是身体不舒服,我怕没那么容易敷衍过去。我还是晚些时候再去罢。”

    凤翎指指前方路口,“那我去去就来,你路口那里等我罢?”

    常欢点头,往路口去。

    凤翎小心翼翼推开竹门,量不使其发出一点儿声音,半踮着脚沿着石铺小路往学舍去,再从窗外悄悄探出半个脑袋往里瞧。

    空无一人。

    另一边男子学舍,学童们埋头写字,冯伦坐第一排,咬着笔杆冲着另一边窗外发呆。

    这时,后排阿七用笔杆捅捅冯伦背,故意压低声音,用一种神秘,却又刚好让大家都听见语调,笑道,“阿伦,又想阿凤了吧?等下过定,早些让冯先生娶回家天天看,也省得你这样相思之苦!”

    “哈哈!”孩童们一阵哄笑。

    冯伦转身,一手撑阿七桌上,一手用笔杆阿七头上猛敲,满脸通红,话语中却透着难以言喻骄傲,“妒忌吧?你是妒忌!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阿凤又聪明又漂亮,又……反正百般都是好,我就高兴怎么了?阿凤正眼瞧过你没?谁像你,也就配村口王家大麻花!”

    “哈!哈哈!陈阿七配大麻花,绝配呀!”孩童们大笑不己。

    阿贵就旁边猛拍桌子。“阿伦,阿七,闹什么?先生让抄书,抄完了没?又想挨罚?”

    冯伦不服气冲阿七挤挤鼻子,才又转过身去。

    虽然是幼稚话语,却也能给她心头带来一阵暖意。能被人从心底里爱慕呵护,是她想要幸福。

    凤翎笑笑,从窗边缩回脑袋,本想转身出去,想了想。还是再往内院看看。

    冯娟那日千叮万嘱,说再去时候一定要叫上她,她要亲眼见见常欢如何解毒。

    冯娟脾气……。还是问一声为妙。

    穿过拱门,院里没人。

    不过,这个时候,冯先生不学舍便内院。

    冯娟是单独一间小院,冯娟曾带她偷溜过几回。

    为了避过冯先生。凤翎需要量放低身子,猫着腰从廊前走,再矮过身子从冯伦窗下穿过,经过冯先生窗下,过去几步便是冯娟院门。

    冯先生习武,听力会比常人好上许多。所以冯先生窗下。凤翎摒心静气,异常小心,一手扶墙。只敢用脚尖走路。

    安全通过,

    “你该小心些。”耳边传来兰先生虚弱而沙哑声音。

    “是我大意了。”冯先生轻叹口气,“我这许多年,虽说一直有人往南山寻找隋风,但多是泛泛之辈。却没想到这次居然来了这么个高手,我一时不慎才为他所伤。所幸。孩子们倒是平安回来。”

    “你伤……”

    “我不碍事,皮外伤。”话虽这样说,冯先生声音里明显中气不足,应该伤得不清。

    也是,那个箫云本就不是个心慈手软家伙。

    “嗒,”木棋落棋盘上声音。

    接着便是一阵沉默。

    “你伤却是皇室中人?”兰先生声音。

    又是一声棋响,冯先生道,“皇十一子。恩师传书中附有画像,哼,皇后着皇十一子微服寻访,目也不过是那张图。”

    “他找着了?”兰先生声音里透着惊异。

    冯先生摇头,鄙夷一笑,“我守了十数年尚不能得,他一个毛头小子,而且是个酒囊饭袋又如何能得?”

    “那为何?”

    “送上门来……狗皇帝血脉,杀一儆百,也算复当年之仇。”

    这是冯先生另一面。

    凤翎从没听过冯先生这样满含怒意,咬着牙说话。

    “哎!”兰先生重重叹息,“羽鹤啊,我不知道我们这样做有没有意义,只是,我不想让你把阿欢、阿凤甚至玉枝牵扯进来,你知道,我意是什么。何况那都是些无辜人,不像咱们,无国,无家,仅一身一命而己。”

    听壁角不是好习惯,但事关自己,凤翎还是忍不住收回正要离开脚步,窝窗下认认真真听。

    说话是冯先生,他与兰先生声线完全不同,很好分辩。

    “我知道,可寻了那么久图,总不能就这样放弃。这么多年一直没有结果,我也对不住恩师。”

    “你确定屋中住确是隋风?我听说隋风长得面若冠玉,我姨姐母是绝艳无双……”

    “确定。当年之事,恩师为避免你徒增困挠,所以未必全部说于你知道,”

    冯先生打断兰先生话,“隋风合纵灭诸国之后,背弃盟约带走公主,想寻个隐蔽之处生活。只是,哼,别说咱们,就是那狗皇帝又岂能饶他?公主身中奇毒之后,隋风自毁面容,隐姓埋名,深入简出,这才得以苟活。”

    “想不到,隋风倒是性情中人……”兰先生叹,“只可惜我并无缘见。”

    “我见过。”冯先生沉默了一会儿,才又说道,“毁容前也好,毁容后也好,我都见过。我本是要毒杀隋风,却不料误伤公主。那毒,偏又无药可解。这事让我追悔不己,当年我毕竟年幼,太冲动。我一路追他到此,也是想借机弥补公主,毕竟甘氏,也是公主骨血。”

    兰先生声音沉痛不己,凤翎却是听得全身发寒。

    她料到冯先生也与外公事有牵连,却没想到居然是一手毁了外公外婆人。

    难怪冯先生对爹那么好,对娘那么好,对守文那么好,对她也那么好,是为了弥补对外婆亏欠。

    “甘氏是隋风唯一传人,这些年我明查暗访,甘氏和几个儿子确实是不知情。唯一可能,阿凤身上。”

    冯先生知道?

    “而且可能性极大。我暗中跟过几回,见她一人去过几次隋风屋中,似乎是找什么。门前发丝,竹枝,你也知道,”

    冯先生轻笑,“这女子聪慧紧。近两年我发现她少去,怕是己经发现什么。所以,呵呵,好法子,莫过于让她成为我冯家人。我教她易经图学,目亦此。隋风此人,喜欢出人意表,我想,或许阿凤才是解开迷团佳人选。”

    凤翎心蓦然沉到了谷底。

    她想冯伦身边寻找平静幸福,真可以?

    凤翎不知道她是如何退出书院。常欢等得有些不耐烦,便路口来回踱步,无聊踢着脚边石子。

    见她出来,常欢忙跑几步迎上,看着她诧异问,“怎么了,脸色这么苍白?没找着阿娟?”

    凤翎摇头,“我没找。大概是这些天没有歇好,才进了书院便觉着有些不舒服,坐了一会儿才出来。我想了想,还是不找冯娟了,免得冯先生知道了怪罪。”

    常欢露出个赞同笑容,“我早跟你说了,阿娟是爱凑热闹……不过,你真不要紧么,要么你回去,我自己去就好。”

    “没事,己经好多了。”凤翎说着便转身往南山去。

    “我跟你说啊,”常欢追上她,一边絮絮叨叨,“我还是从爹爹那儿听过这种蛊毒,我爹爹说……”

    “你爹爹也是仲夷旧臣吧?”凤翎打断他。

    常欢愣了一下,点头,“哦,是。”

    “和冯先生一样,都是追随兰先生?”

    “哦,是。”

    “我能问,你爹爹……是怎么死么?”

    常欢挠挠头,“咳,有什么能不能问。只是我也不太清楚,那时我小,只听兰叔说,是为国忠什么之类,死得壮烈。怎么想起问这个啦?”

    凤翎笑笑,转头向他,“阿欢,你怎么想?”

    常欢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有些莫名,“什么怎么想?”

    “旧国君。”

    “这个啊,”常欢伸手使劲脑边抓了几抓,有些迷惘表情,“我没仔细想过,不过啊,我跟你说心里话,你可别跟兰先生说去,免得他心里难受。他身份……也是难。”

    凤翎点头,“我知道。”

    “我是这样想,这天下啊,谁坐都一样,跟咱没啥大干系。对咱来讲,只要生活得舒心,有饭吃,有银子赚,吃喝拉撒简简单单,好。你抢我夺天下,有什么意思?输了,死无葬身之地,像我爹,赢了,捞个功臣封候拜相,又有几人能笑到后?不过几十年,您瞧瞧现今,`异姓王候还有几个?我算是看破了,这世道,什么都是空,只有银子才是真。”

    常欢说得老气横秋,惹得凤翎哑然失笑,心里郁闷也被驱散不少。

    “笑啥?我说错了么?”常欢冲她瞪大眼睛,一脸认真道,“你想想,兰叔他们要折腾,随他们折腾去,咱做小辈儿也管不了不是?可哪天万一兰叔真想找个地方歇歇,哎,那就得像隋风前辈一样,彻底跟从前断了联系,那才能活得畅啊,是吧,那时候,买房置产,不得用银子么?我有银子,才能好好儿孝顺兰叔啊。” :>_<:</P></DIV>

    <T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凤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易雪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雪心并收藏凤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