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凤回 > 第二一四章 计划

第二一四章 计划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凤翎伸指点她的额,佯怒,“想什么呢你,怎么扯到十一爷头上?这事儿,是能托十一爷的?”

    “那就等世子爷回来。”琥珀突然冒出一句。

    箫云的事情,琳琅是不知道的,不免有些莫名,“哪个……世子爷?”

    琥珀还想再说,便被凤翎瞪一眼笑着打断,“越扯越没边儿……打得疼了吧,且先让我瞧瞧你们的伤如何?”

    琳琅忙往一边躲,“没事没事,咱们有从宫里带出来的好药,给屋里的丫头们都分了些,不过五杖,夫人还让人轻打了的,不碍事。只是罚的月银,这些都是小丫头,有家累的,少不得这些银钱。奴婢做主,从小姐屋里支回了给她们。”

    “你做得好。”凤翎点头,“我也是这意思,不过,我就想不通,爹爹那边还好说,听了世子爷挑唆,可娘就怎么那么巧就发现了呢?常理来讲,娘只要听见我说身子懒,想看书,她知道我看书不喜人打扰,都不会进屋的。怎么的,今儿就进来了呢?”

    琳琅摇头,“奴婢正想说呢,不是夫人发现的,夫人是没进屋,不过,三小姐、七小姐搀着老夫人来了一趟,老夫人硬要进来探小姐,奴婢们拦不住。三小姐又挑唆着老夫人满园子找不着小姐,这才闹了开来的。”

    凤翎“哦”了一声,没有多说。

    现在说起来,倒也不是太出乎凤翎的意料。李氏大概是歇了些时日,恢复元气了。

    李氏向来耳根软,没什么主见,刚才不就见着被人当枪使了么?

    琥珀接着道,“老夫人好像什么都知道似的,找不着。就着人去将守园子的婆子抓来打了一顿,婆子什么都招了。正巧大人回来,听说本来只想找三公子问话的,听老夫人这样一说,便把奴婢们全抓起来问了,奴婢们看遮不住,才招了的。”

    凤翎点头蹙眉,“就是有备而来的,大约是给谁瞧见了的,也是我自己不小心。算了。不理他,我去欢哥屋里瞧瞧去,这顿板子。怕是打得不好过。”

    琳琅想劝,“这才招了大人骂呢,小姐还去?大人的话也是没错的,毕竟不是亲哥哥,得避讳着些。省得人多话。”

    “谁爱说谁说去!”凤翎正色,向琥珀,“把你的伤药拿些来给我,也不知用不用得上。”

    琳琅还想再劝,凤翎又向她道,“这件事儿。你甭多说,我又不是从小关在屋里养大的小姐,真没见过世面。欢哥于我,跟我的亲哥哥没两样,今儿还为我挨了打,要我避着不见,我还是人吗?再说了。我要怕人说……”

    凤翎话未说完,忽然像想起了什么。接过琥珀递过的伤药,低声往她耳边嘀咕了几句。

    琥珀蹙眉,有些犹豫,“这样……不好罢?小姐的名声也……”

    “不怕,”凤翎笑着摆手,“清者自清,我也不希罕那些个虚名。今天身上有伤,先歇歇,明儿去,去跟我娘要了琉璃一块儿去,穿男装方便,机灵着些,我估计那边也不会消停。要多少银子,尽管跟琳琅请。你们歇歇,我瞧欢哥去。”

    “我跟小姐去!” 琳琅抢过她手里的药,紧跟着她出门。

    凤翎所料不差,瑞璇屋里真没有消停。

    瑞瑶早就在屋里等得不耐烦,一见瑞璇进来,忙迎上去问,“如何如何?是真的吗?要许给个鳏夫?”

    瑞璇接过丫环递上的帕子,就着水细细的将脸擦了,坐在镜前慢慢的上起妆来,却不答话。

    “快说啊,是真的吧?”瑞瑶推她,“娘也打听得不清不楚,你倒是给我个准信儿,让我乐呵乐呵。”

    瑞璇拨开了丫环替她描眉的手,盯着铜镜出了会神,拧眉道,“不知道。不过,看琥珀那丫头的冲劲儿,*不离十吧。她肯定也听说了的。”

    “那真太好了,活该!”瑞瑶拍着手笑,“老天真开眼了。”

    瑞璇却微侧了脸,带着疑惑的表情看着瑞瑶,“可我怎么觉得,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呢。”

    瑞瑶的心思比她简单的多,开心的在屋里转了一圈,低头看着自己的红裙子绽开如朵大大的牡丹,愈发的快活,扯着裙摆笑道,“有什么好不安?有好日子在等着她呢。那人不是扬言要咱们家的嫡女么,行啊,给他好了!”

    这话瑞瑶说得无心,瑞璇却是听得心头一颤,盯着瑞瑶看了半天。

    瑞瑶给她看得心里发毛,止笑,问道,“怎么了?”

    瑞璇摇头,冲一旁候着替她补妆的丫环摆手,转头冲着外间喊了一声“紫鸢!”

    紫鸢应声进来,“是,小姐。”

    瑞璇想了想,道,“前些日子,我听说你有个远房表哥在什么酒楼跑堂?”

    紫鸢犹豫了一下,知道八成在外面有事,怕连累表哥,却又不敢不答,只得含含糊糊的,“是,在迎客楼当店小二,不过,也不是什么有本事的。”

    瑞璇冷笑着撇嘴,“要找有本事的,我用得着问你么?迎客楼正好,你替我跑一趟,送些银子过去,让他替我办件事儿,我有重赏。”

    紫鸢只得应声“是。”

    瑞璇便把心头的想法细细的说与紫鸢,又封了二十两银给她,让带去给办事的人,“现在就去,记得,越多人知道越好。”

    紫鸢见并不是什么为难的事儿,又有大笔的银子,便喜滋滋的应了出去。

    瑞瑶扁嘴,“姐姐,你是不是太谨慎了?这样,也太便宜她了!她那德性,也就一乡下丫头,长相也普通,说什么秦门绝艳!这要传了出去,还真以为咱们府里没人了呢。”

    “自家姐妹,有什么便不便宜?”瑞璇笑笑,挥退身旁的丫环,抓起桌上的炭笔。自己慢慢的描眉,一边道,“你不想想,绝艳这词儿,说着好听,可又岂是正经女子用得的?哪家大妇会把这个词儿看在眼里?有容而无德,也就是贺广那种人才配得!”

    瑞瑶挑眉,想了想,这才扑过去搂住瑞璇的肩,发出银铃一般的笑声。“姐姐说的是,我真等不及要瞧她欲哭无泪的模样,顺道。再把那女人也哭死才好呢。咱们可就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瑞璇眨眨眼,轻拍她的手,“不急,一样一样儿的来。”

    这边说话的时候,那边凤翎己经带着琳琅到了常欢屋里。

    常欢屋里特别的忙碌。

    常欢衣着整齐的趴在床上看书。床上地上大大小小的都是书。屋里的三个丫环忙着把柜上的书搬到他的床前,再把地上他扔下来的书又搬回柜上收好。

    常欢一本一本的看,再一本一本的扔,丫环们一堆一堆的收,都忙得不亦乐乎。

    见着凤翎来,常欢也并不起身。只是一边招呼丫环去泡茶,一边冲她随意的挥手,“坐。随便坐。”

    凤翎在桌前坐下,接过琳琅手中的药,递给他瞧,“我带了伤药来,据说效果极好的。你可要试试?”

    常欢看了一眼,又低下眸子看书。“不用,我自个儿有。那三十杖,算不得什么,你放心。” 说到这里,他放下书,笑着打趣,“不对,是你连累我的,我不用你的药,就该带些银子来抵药钱啊!”

    “咱们收着,别给他糟蹋了。”凤翎说着,便把药又递回给琳琅,白他一眼,“你还记得银子,说明真没什么事儿,不过,”凤翎随手拾起脚边的一本小册子,翻开看了一眼,奇道,“你这是在忙什么?”

    常欢动动身子,换了个看书的姿势,睨她一眼,道,“不是你托我的么,噩蛊的事儿?我一直呆不住,也没什么时间细瞧。这下好了,被打还被禁足,正好在屋里把以前的书都翻出来瞧,唉,以前兰叔让我瞧书,我也没这么认真,总是只翻着自己爱看的来瞧,从来也没瞧完过。这下好,把一辈子的书都瞧完了。”

    常欢说着,随手便又把手中的书扔在地上,“也不知是记在哪里了,我记得我看过的。”

    随手捡起床边的一本,常欢翻了两页,伸纸往书一弹,笑道,“这个好!”

    “找到了?”凤翎跳起来,大步奔到床边,凑过脑袋往书上瞧,“可有得救?”

    “不是,”常欢“吃吃”的笑,把手里的册子递给凤翎,“我在想怎么跟世子爷赔罪呢,这个法子好!包准让他高兴得手舞足蹈。”

    凤翎接过来看,见是一种能使人全身发红发痒、起红点的药草方子,将册子递回去,她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就知道你还惦记着这事儿呢。记得送礼的时候,避着人才好。”

    “那是,我可得学聪明了,免得又给人暗算。”常欢点头,将说着的这页折了个角合起来放在枕边,又抓过另一本来瞧。

    凤翎本想帮着找,可想想这些都是兰先生走时交给常欢的,很多都是家传之秘,她也不好多看,便直起身来,“那你慢慢看,我不扰你了,有消息了记得跟我说声。”

    常欢冲她摇摇右手,并不抬眼。

    谁知,凤翎才走门前,就听得常欢一声兴奋的尖叫,“凤丫,凤丫!快来瞧!噩蛊,噩蛊!”

    凤翎转身快步奔到床边,劈手夺过常欢手里的册子,只见最上面一行,蝇头小楷写着,“噩蛊,邪蛊。解方,兰海血珠。”

    接下来的两三页,都是关于血珠,写得密密麻麻,她却看不太懂

    无奈垂眸,常欢冲着她咧嘴笑,“你抢过去做什么?我还没瞧完呢,能不能解,得等我细细研究过后才好说,反正……”

    常欢作势清清嗓子,冲她似笑非笑的,“那个世子爷不是还没回来么?急什么,又不是一天两天的毒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凤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易雪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雪心并收藏凤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