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凤回 > 第二二三章 有解,无解(二)

第二二三章 有解,无解(二)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常欢拧着眉看了凤翎一眼,动动唇,却没有再发出声音,垂下眸捏搓自己的衣角。

    凤翎端起桌边的茶盏,慢慢的在手心里转了几回,低眉想了许久,抬眸盯着常欢,道,“欢哥,你还有话未说完罢?”

    常欢抬脸失笑,“知我者,非凤丫头莫属。”

    凤翎却笑不出来。

    她和常欢,可谓知己。看他的表情凤翎就知道,这个问题她若不问,常欢便打算不说。

    也就是说,那是让他感到更棘手的事情。

    常欢收了笑,看着她的眼神变得有些复杂。伸手往鼻子上一阵乱揉,那是他心头挣扎的惯有动作。

    直到将鼻尖揉得发红,常欢才犹犹豫豫地道,“唯一可行的法子,还是在世子爷身上。”

    凤翎闻言,眉尖轻跳,面露喜色。

    这是她没想到的答案。

    为了箫蓉,箫云可以豁出性命。只要有一线希望,他必拼尽一切去争取。

    只要有希望,这世上又有什么能难得倒他?

    常欢面色微红,却又吞吞吐吐起来。

    “什么法子,快说啊!”凤翎催他。

    “那个,就是,那个,”常欢往自己头上一阵乱揉,脸却愈发的红。

    这是他一直躲着凤翎的原因之一。他知道凤翎必会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可男未婚女未嫁的,这种法子要他怎么开口说?

    “什么嘛!”

    “就是,就是,”常欢一咬牙,红着脸道,“若是世子爷娶了夫人,那,那个……圆。圆……圆房第二日,世子夫人的血便,便可或为萧姑娘所用!”

    噩蛊解方上不过“交媾”二字,常欢急中生智,好容易找了个迂回的方式向凤翎解释说明,有些牵强,倒也算是将意思表达出来了。

    夫人?洞房?

    凤翎愣怔了一下,即刻明白了常欢话中所指,一下子从脸上红到了耳根。

    两人尴尬了一会儿,还是凤翎先说话。红着脸,笑得有些扭泥,“这样……应该也不是难事吧?”

    这样说来。其实并不需要夫人,甚至只需要一个通房丫头,*之后,再以那女人的血换箫蓉的性命,对箫云来说。根本算不得难事。

    嘴上这样说,凤翎心里却是说不出的怪。

    怪在哪里,她却说不出来,只觉得连舌尖都泛着苦味。

    常欢笑笑,“这也只是或许能用。虽然解方上说,用这种法子得来的血。换血成功的机率会比远亲之中寻一个女子更大些,但是,同样存在两血不能交溶以及蛊虫反噬的可能。也就是说。这个女子和箫姑娘,可能同活,亦有可能同时丧命。”

    说完,常欢探究的目光久久的停留在凤翎的脸上。

    这目光让凤翎觉得,常欢似乎知道箫云与她的什么。才会对她吞吞吐吐的不肯直说,才会嘱咐她不可一意孤行。

    她又为什么要一意孤行?

    凤翎自己也是十分困惑。她低下眸去。将手中早己冰凉的茶盏放于膝上来回转弄,脑中早如一团乱麻。

    她原本只想简单的找出能让箫蓉脱离痛苦的方式,这样或许也能让箫云过得自在快活,却没想到竟是一种这样让她愕然的结果。

    想着某个女子将带着这样重要的使命在箫云身下肆意承欢,她的心头就像压了一块大石一般的喘不过气来。

    她不愿意想像这样暧昧的场景。

    可是,只要有一线生机,凤翎相信,箫云必会不顾一切的去救箫蓉。因为知道箫蓉在代替他经历生死折磨。

    箫蓉对箫云来说,永远都是最不可替代的存在。

    依箫云执著的性子,那女人若是救活箫蓉,即便不爱,她也将永远成为箫云生命中很特别的存在;若是那女人与箫蓉两亡,她却又是不敢想像,箫云将又要痛成何般模样。

    凤翎不自觉的轻叹出声。

    两难,果然难。

    “为难吧?”

    常欢无奈的声音似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却恍然像是谁在她面前打开一扇窗,撕开她周身笼罩的黑暗,挤入一阵灼目的亮光来。

    她蓦地惊觉,她不愿意让任何女人进入箫云的生命!

    箫云于她有意,可她又愿不愿意拿着她重获的生命去冒险?

    她还有娘,还有哥哥,她又舍不舍得冒这样的险?

    抬眸,凤翎原本有些涩暗的目光变得更加错综复杂,她不知该说些什么。将手中的茶盏放下,站起身向常欢故作轻松的笑笑,道,“知道了,等有机会我再向世子爷说明。这毕竟是汝阳候府的事情,难不难的,由他自己决定。他们若是要救,到时少不得劳动欢哥一趟。”

    随着她站起身,常欢的眉心打了个结,“劳动倒是没什么。不过,虽然秘扎上写得清楚,但换血的事儿,本来就有风险,我又并无经验,所以没有十成把握。”

    “有几成?”凤翎问。

    常欢想了一下,正色道,“保守一些,五成吧。”

    凤翎“哦”了一声,没有再问。

    常欢送她出去,走了几步又停下来,看着凤翎道,“有些话,不该我说。但是,凤丫,我向来把你当朋友,除了我,也没人能劝你。如今的日子,对大伯娘也好,对二子三儿都好,都是很是得来不易的。你想想,他们最心疼什么?不就是你么。咱们犯不着为了个或许不相干的人冒险。拼了性命,未必能得到什么。对吧?”

    “是啊!”凤翎喟然长叹。常欢的话说得并非没有道理。

    就像上世的赵翦瑜,她为他搭上了性命,又得到了什么?这一世,谁又知道,这种命运不会再轮回一次?

    “咱们可以当作什么事儿都没有,一样过咱们的生活,凤丫。”常欢在心里斟词酌句。说的仍旧小心翼翼,“救人的事情,还是让别人去伤脑筋吧?反正有世子爷有本事,将来有别的法子也不一定。”

    凤翎笑了一下,“知道了,欢哥。”

    凤翎一路若有所思的回到自己屋里,才一进门,琥珀奉了茶来,便冲她神神秘秘的笑,“小姐。你猜猜,我今儿发现什么了?”

    琳琅便跟在琥珀身后将门关上。

    “什么?”凤翎啜了一口茶,问。

    “蔓儿去了后园。”

    “哦?蔓儿?”凤翎挑眉。将箫蓉的事暂时押到脑后。

    她记得那个丫头,她是嘱咐过琥珀要多留心的。

    还有针刺玉嬷嬷的女鬼,她怀疑就是蔓儿,可是并没有证据,她也找不到蔓儿这样对待玉嬷嬷的动机。

    而那次之后。玉嬷嬷的精神便有些恍惚,除了偶尔跟在陆氏身边和声两句,也不再爱管院里的事儿。

    琳琅曾带来的消息,玉嬷嬷唯一念念不忘的事情,便是往各姨娘屋里送燕窝。

    风雨无阻。

    执著得蹊跷。

    凤翎正在想,琥珀又接着说道。“小姐猜猜,蔓儿去北园做什么?”

    凤翎收敛心神,回道。“去瞧陶姨娘?”

    蔓儿生在尚书府长大尚书府,从来与人无争,任劳任怨,除了忘恩负义那桩事,在所有人的印象里。蔓儿都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一个老实丫头。

    她暗地做手脚的可能,凤翎想了许久。只想出一个:为了陶姨娘。

    而后园住着养病的陶姨娘。

    “小姐真厉害!”琥珀赞成一声,又道,“奴婢没见过陶姨娘,但想着*不离十。奴婢跟了蔓儿许多天,一直没什么动静。这丫头也真沉得住气,平日除了吃喝便是在厨房打杂,让我等到今日,差点就气了,就见她偷偷儿的从大厨房出来,做贼似的抱了一堆东西在怀里,我故意上去撞她一下,闻着味儿,她怀里的东西是冥纸香烛。”

    “冥纸香烛?要那些做什么?家里没有人……”凤翎蓦地打住话头,“难不成……”

    琥珀点头,小声道,“今儿是小公子的祭日。”

    琥珀嘴里的小公子,指的是陶姨娘满月而夭的儿子。

    琥珀又继续说道,“奴婢跟着她直到后园,就见她与个女人边烧纸边痛哭,那女人一直麒儿麒儿的叫,还一度哭得晕了过去,奴婢想,十成十的,那女人就是曾生下小公子的陶姨娘。”

    凤翎伸手指住自己的眉角,“那女人这儿一粒红色朱砂痣吧?”

    琥珀凝神想了想,点头,“是,有豆般大小,很醒目。”

    “是陶姨娘。”凤翎很确定的说。

    琥珀应道,“奴婢也听得蔓儿喊她姨娘。我瞧着大约是陶姨娘住的园子,在后园北边的一个小角落,平日里没什么人去,那蔓儿说话也就大胆些。我听着她说的,说要替小公子报仇,要找出真凶之类的话。”

    “报仇?”凤翎拧紧眉头。

    这丫头说得如此笃定,看样子,麒儿的死当真不是那么简单。

    “是,报仇。”琥珀重复一句,又道,“说这话时,那丫头的模样还真吓了我一跳,咬着牙,目露凶光,真不像平日那软软弱弱的模样。”琥珀顿了顿,才道,“奴婢想啊,那日你和琳琅遇见的女鬼,会不会就是蔓儿那丫头?”

    “琥珀说得真有可能。”这时琳琅也插进话,证实琥珀的想法极有可能。

    PS:

    谢谢Calliopw 的评价票,以及 chun35201的粉红票票,抱抱,再蹭蹭~~

    其实一直以来,我都知道自己的毛病,三本书都是一样。更得很少又时常断更,所以这本书成绩同样前期不错,然后后来大约又毁在我的懒惰与忙碌上。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放弃,也没想过草草写完了事,皆因还有这样一群美好的你们在默默支持,我真的十分感谢~~

    谢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凤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易雪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雪心并收藏凤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