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凤回 > 第二五三章 忠婢

第二五三章 忠婢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即便长命锁与她无干,那树上的东西呢,大人不会仅凭相信那轱辘是自己跳到树上,跳到我屋子上去的吧?除了那两个有身手的丫头,大人说,还能是谁?哼,”

    陆氏冲甘氏勾起唇角,“那两丫头听谁的?若这样还说不知,哼,大人,她若真不知,那就是她,大人的好女儿了!”

    陆氏长长的指尖指向凤翎,“那丫头刁蛮任性的脾气,大人不会想佯装不知吧?”

    陆氏的话音才落,场中便想起一个弱小,但坚毅的声音,“那轱辘是奴婢安上去的,装神弄鬼的也是奴婢,与夫人小姐无干,求大人明鉴!”

    “蔓儿!”陶姨娘慌忙喝止她,“莫胡说!”

    单是一个装鬼的罪名,也足以让这个小丫头死无葬身之地!

    “姨娘莫担心,奴婢本是该死的人,若是能替小公子申冤,奴婢也不枉多活几年。奴婢只是看不下去,夫人与大小姐那么好的人,凭什么一直在这里给坏人糟贱?奴婢的错,奴婢自然领受!”

    蔓儿苦笑着拨开陶姨娘拉住自己的手,向秦天河恭敬的磕头:“奴婢蔓儿回大人,奴婢愿招!所有的一切都与夫人大小姐无干,夫人与小姐不过是替姨娘说了几句公道话罢了。奴婢该死,在府里装神弄鬼,该杀该剐,任凭大人发落!但求大人明鉴,奴婢亲见小公子死于玉嬷嬷之手,却又无力讨还,不得己才出此下策,只为求大人忆起当年,为小公子作主!”

    蔓儿原是一直半低头对着秦天河,这时说着抬起脸来,直直的盯着陆氏。哂笑几声,“奴婢只是想。若是当真唤不醒大人,最好,将那罪魁祸首也吓得七魂出窍才好,却没想到,只是吓疯了个喽啰!”

    蔓儿向玉嬷嬷啐了一口。“玉嬷嬷坏事做绝,疯了,倒是便宜她!”

    “好个不知好歹的贱婢!”陆氏低喝着又去摸头上的东西,可惜刚才那支称手的己经拿去扔玉嬷嬷了,这时摸下支并没有什么重量的簪子来,才要扔,却又听得蔓儿一声冷笑。

    “奴婢自己有。不劳太太费心!”

    说着,蔓儿不知怎么的就从袖中抽出一支银簪,只一扬手,场中众人还没反应过来。蔓儿左脸现出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

    从鼻边直到眼下,斜贯了半边脸。

    “丝!”众人不禁吸了一口凉气。

    “蔓儿!”陶姨娘惊叫,慌忙掏出帕子擦她的脸。不一会儿,雪白的帕子便被染成了红色。

    “大人……”陶姨娘冲秦天河磕头,冲甘氏磕头,哭道,“求大人,求夫人……”重生之风云天娇

    “奴婢的错,奴婢愿意领罚。求大人替姨娘申冤,替小公子报仇!”

    蔓儿扔了簪子,挺身跪着,任鲜血从伤口流下,很快染红了半边脸,再染红衣襟,脸上没有一点儿痛苦的表情,似乎刚才只是在哪儿随意划似的。

    她带着嘲弄的目光看着陆氏。

    陆氏抓着簪子愣神,恶心的想吐。

    “倒是个烈性子的丫头,”甘氏叹气,向秦天河道,“大人必还有话要问蔓儿,不如先让她洗洗伤口再来回话?”

    秦天河点头。

    锦绣来搀蔓儿,却被她推开。

    “奴婢多谢夫人,奴婢下辈子做牛做马报答夫人大恩!”奴婢冲甘氏磕头,伸手往脸上胡乱抹了一把,又向秦天河磕头,道,“大人若不相信,奴婢现在就将这所有的东西都安到树上。”

    冲着陆氏“嗤”一声,“只要有心,上树算什么难事,太太想以此事来陷害两位姐姐和夫人,未免让人笑掉大牙!”

    蔓儿说完,“蹭”的站起身来,却因为跪得久了,一个趔趄差点儿跌倒。

    深吸口气,蔓儿稳住步子,向秦天河缓缓一福,“大人恕奴婢无礼。”

    秦天河不答,便是默认。

    蔓儿弯腰,拾起地上的石轱辘,又扯过黑线,飞快的打了个结,手若翻花一般,转眼的工夫便将地上的几个石轱辘串成串,转身大步往树前,将手中的石轱辘挂在脖子上,双手抱树身,两脚互蹬,两手交替用力,只几个跃身便到了树顶。

    有树枝挡着,她在树上的动作众人看不太清,但不过一会儿的工夫,她己经从树上跃身而下,手上少了那串轱辘。

    动作之流畅,惊得凤翎目瞪口呆。

    她虽然早就知道蔓儿的所为,但是这时见她动作之利索,丝毫不输给琥珀琉璃,恐怕是练了许久的。

    难怪她一个厨房粗使丫头,能借着偶尔进出主院的时机,做到之前那些,委实不易。

    蔓儿很快又跪在地上,冲秦天河磕头,“奴婢安好了,请大人明鉴。”

    “这个,”秦天河愣了一下,才厉声道,“大胆奴婢!你居然无视府中规矩,装神弄鬼,可知该当何罪?”论神殿的建立

    “奴婢知道,奴婢自当领罚。”蔓儿惨然一笑。

    下一刻,刚才那柄划过脸颊的银簪己经插在了她喉管之上,浓得发黑的鲜血自簪尖处汩汩而出。

    清泉一般的。

    “蔓儿!”陶姨娘尖叫着扑过去将蔓儿搂在怀里,哭得几乎岔过气去,“蔓儿啊,蔓儿!你何苦,这又何苦!我错了,我该听你的,该听你的!”

    蔓儿在陶姨娘的怀里抽搐了几下,竟然咬着唇睁眼,很用力的挤出一句断断续续的话来,“奴……婢,会,会……化……化作厉鬼,替,替小公子报仇!”

    咬着牙说完最后一句,不知为什么,蔓儿的最后一眼竟落在凤翎的脸上,然后睁着眼死在陶姨娘怀里。

    陶姨娘搂着蔓儿的尸体嚎啕大哭。

    凤翎也是嗟叹。

    蔓儿是在以她微不足道的性命捍卫陶姨娘,甚至甘氏的清白。

    她就做一回好人吧,还陶姨娘一个明白。

    秦天河愣怔了一瞬,挥挥手,“拖下去!”

    陶姨娘护不住,无力的双手撑地,低低地哭。

    秦天河看向陶姨娘,冷冷地问,“所以这出闹鬼的戏,是你和那丫头自编自演的吧?麒儿死了这么多年,你现在还闹这桩,你倒底居心何在?”

    陶姨娘只哭不答。

    陆氏咬牙,恨恨地,“对这些个作死的奴婢,就不能心软!大人若是舍不得,让妾身来处置!”

    凤翎接过话,问,“爹爹,闹鬼的事情是清楚了,燕窝呢?玉嬷嬷口口声声只是说燕窝,爹爹都不觉得奇怪么?”

    陆氏瞪她,“你又想挑唆什么?”

    凤翎不理她,仍向秦天河,正色道,“女儿想,要想往燕窝里做什么手脚,并不只是在燕窝炖煮之后,”凤翎一个眼神,示意琳琅将取来的燕窝呈给秦天河,“这是刚刚女儿让琳琅从库房取来的燕窝,爹爹细瞧瞧,色泽可是有异?”

    秦天河狐疑的接过,放在手中,对着院里灯光细细的瞧。

    其实这燕窝处理的极好,白日的时候,未必真能瞧出什么。[综]就算是人气角色也要死!

    而这时时值深夜,对着暗黄的灯光,原本雪白的燕盏也呈现一片暗黄色,加上凤翎的暗示,落在秦天河眼里,便是大大的与众不同。

    如嬷嬷换了个站姿,几不可见的挑了挑眉。不说话,心里却是在犯嘀咕。

    候府的下人都知道这尚书府的燕窝是怎么回事。

    候爷夫人心疼姑娘,又恐怕姑老爷的那点儿官银会入不敷出,身家又薄,每月便着人送固定份额的燕窝至尚书府,一直不曾间断。

    为的是给小姐,给姨娘们补身子。

    这大小姐怀疑这燕窝的出处,岂不是在怀疑候府?怀疑候爷夫人?

    如嬷嬷忍不住冷笑,“大小姐毕竟年幼,不谙世事,倒让奴婢犯了难。奴婢请教大人,大小姐这话,奴婢是回好呢,还是不回好呢?”

    不等秦天河回答,凤翎便笑道,“嬷嬷来时不就表明了立场,说世子夫人让您少说少问,据实以回么?这时候问我爹,您是让人回答好呢,还是不回答好呢?”

    抢白的如嬷嬷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

    “燕窝有没有问题,其实很容易找到答案。”

    见如嬷嬷不再答话,凤翎便冲着陆氏浅浅一笑,话却是对着秦天河说的,“为了证明女儿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爹爹不若弃去这些燕窝,再去库房随便取上几盏,明日去一趟太医院,请太医鉴定过后便知。燕窝不过燕之窝巢,若是被其他药物熏制过,相信爹爹只需稍待片刻,便能从太医那儿得到答案。”

    陆氏心中不屑,原想狠狠反驳的,却被凤翎这一笑弄得有些恍神,目光不自觉也落在秦天河手中。

    她还从未仔细瞧过生燕盏,瞧不出什么,看看燕盏,又看看秦天河的脸。

    秦天河也在看着手中的燕盏犹豫。

    虽然并非他所愿,但尚书府的燕窝大多来自候府,却是事实。

    这燕窝有没有问题,他只要去一趟太医院,是非立见分晓。

    可他要去了,日后在候爷和夫人面前便不好看;这女儿说得言之凿凿,他若是不去,又实在解不开这个心结。

    可是,候府真会往尚书府送有问题的燕窝?

    为什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凤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易雪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雪心并收藏凤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