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凤回 > 第二六三章 要个说法

第二六三章 要个说法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凤翎毕竟是女子,对地形图不甚了了,有了箫云的帮助,凤翎心中对外公留下的地形图倒是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

    凤翎知道,外隋风标注在地形图上的、成组出现的蚯蚓文字,是一种在那本被烧毁的《随笔》上称作“坐标”的东西,对于所指目的地,给予最明确的标示。

    只不过这种坐标,隋风用了一种极为奇怪的尺度单位来表示,让箫云完全不知其所指。

    等凤翎将坐标单位按照脑中“随笔”的记忆将这种坐标转换成现行尺度单位,再向箫云详加解释,箫云再将自己所知教于凤翎。

    箫云说,他游历数年,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精确的方位指示。根据这种坐标指示,很容易能在极为宽广陌生的地域准确地找到想要到达的地方。

    地形图中最特别的莫过于某处以炭笔勾勒的山形图案,图案周围,以冰蓝色晕染,而首尾相衔,稍远看去,赫然就是大小相环的两个凤翎图案!

    这张地形图色彩斑驳,唯此处以浅色炭笔勾勒,乍一看去,此处如白璧微瑕,倒像是绘图者的无心之失,并不引人注目。

    两人细细研究过后,一致认为,这个地形对于隋风来说必定是个什么特别的地方。

    而隋风带走最大的秘密,便是龙脉。

    然而对于勾勒出的这个图形,隋风未在地形图中做任何注解说明,不过细细研究过后箫云猜测,这个地形,很可能是在大吕最北部海中,一个名叫青衣的小岛。

    具体还待回去查过之后才能确定。

    凤翎在隋风留下的图纸又翻找了几日,终于在一个旧图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找到了类似的地形图。

    箫云又搜罗了许多有关青衣岛资料送来。

    凤翎研究了几日,终于对于青衣岛有了个大概的认识。

    青衣,现为大吕最北雅诺郡所属,海中孤岛,无人居住。

    附近海域盛产青鱼,而青鱼为仲夷王庭指定贡品,青衣岛也因青鱼而盛极一时。

    之后仲夷国破,而大吕不尚海食,青衣岛便渐渐没落。

    隋风如此郑重其事的藏着的地图之中,标示出青衣,必定有其用意。

    可惜青衣离京城甚远,又在海中,她不可能做实地考查,而箫云去汝阳之后,须再回苏阳,亦不可能悄悄打探,凤翎只得将青衣之事暂且压过一旁。

    不过,所有的零碎所知,她需要仔细整理过滤之后,才能分批分次的透露给洛十一知道。

    这些天见她神情专注的在屋里读书,琳琅也就守在门前不让打扰,琥珀匆匆而来,在琳琅耳边低语,琳琅犹豫着嘀咕了几句,正巧被凤翎听见,便停下手中的动作,问,“出什么事儿了?”

    琳琅进来回,“青鸢来回,请小姐即往老夫人屋里一趟。”

    “老夫人?”凤翎略有些奇怪,抬眼向琥珀问,“出什么事儿了?你刚才和琳琅说的什么?”

    李氏与她向来并无交集,连她的请安都免了,若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李氏不可能如此大张旗鼓地来让她过去。

    琥珀与琳琅对望了一眼,还是琳琅回道,“奴婢们也是听来的,老夫人请小姐过去,怕是……是为了堂小姐的事儿?”

    “堂小姐?巧玉?”

    琥珀点头,接道,“听说堂小姐不知怎么了,这几日未进粒米,病得不轻,下人们在传……说,怕是不行了。”

    凤翎合上手中的书,站起身来慢慢儿将桌上堆乱的图纸慢慢儿收拾。

    琳琅想过来帮忙,被她挥手制止。

    一边慢慢儿收拾,一边向琥珀,“继续说,怎么了?”

    “老夫人向来疼堂小姐,因为这事儿急得火烧心,厥过去几次,据说含了几次参片才缓回来……”

    凤翎抬眸挑眉,“身子不好,让我爹去太医院请太医来瞧便罢,让我过去做什么?”

    “史太医来过了,说是老夫人无碍,不过身子不好,受不得刺激。”

    凤翎轻哼一声,“所以呢,我爹让我娘好生照顾着,依顺着,别再出什么岔子?”

    “是。特别是后日三小姐出阁……”

    “哦,再然后呢?”

    琥珀望一眼琳琅,表情似乎有些难以启齿,“然后,老夫人说……说堂小姐命苦,无依无靠,又因为之前给候府小姐陪嫁的事儿毁了名声,这才生的心病,又说她离不了堂小姐,要……”

    “要我娘给个说法?”

    琥珀低眉,“是。”

    琳琅轻叹,“夫人也是难。听琉璃说,老夫人不管什么时候犯毛病,就唤夫人过去,然后一直拉着夫人要……”

    要什么,琳琅没说,但巧玉的心思么,不难猜。

    “呵,”凤翎轻笑,转身往镜前理了理鬓发,道,“行啊,你去回了老夫人,说我这就去。你就跟我奶说,也甭为难我娘,堂小姐要什么说法,我这个嫡小姐若给的了,我给便是,让她老人家保重身体才好。”

    琥珀应下。

    凤翎换了身衣裳往李氏屋里。

    屋门大开,屋里的丫头忙进忙出的乱成一团,凤翎挥手止住正要去回话的丫环,自己走进屋里。

    正见着李氏犯病,在床上捂着心口直喊巧玉,“玉丫啊,玉丫……奶奶随你一起去!我苦命的丫头哇!”

    甘氏也刚刚赶来,接过丫环手中的药汤,端到李氏床前,正想劝她喝,谁知李氏一扬手,将药汤洒翻一地。

    李氏干嚎,眼睛扫过门边的凤翎,“别理我,别理我!横竖就是个没用的,让我早死了拉倒!”

    “娘!”甘氏头疼地直揉额,声音稍重了些。

    李氏转头冲着甘氏瞪眼,“是啊是啊,我有什么用呢?惹人嫌啊!让我早死了拉倒,还请什么太医,装什么孝顺!我对不起天江啊,玉丫要有什么好歹,我也没法儿活了!”

    甘氏才要说话,袖口却被李氏一把抓住,“叶儿哪,玉丫也是你看着长大的,你就当疼疼玉丫,也心疼娘啊。我这个当娘的求你,求你还不行吗?”转头又哭,“玉丫啊,我苦命的玉丫!”

    哭叫起来中气十足,哪里像是什么有病的样子?

    凤翎正想上前,身后门帘一掀,两丫头搀着巧玉走进来,巧玉边走边哭,“奶奶……都是玉丫不好,累得奶为玉丫操心,玉丫不如早死了的好!奶奶!”

    巧玉由丫环们搀着,摇摇晃晃的径直从凤翎身边擦了过去,扑在床前,与李氏一唱一和。

    “奶,这是玉丫的命,您甭为玉丫操心。玉丫就是死了,也会保佑奶奶长命百岁,玉丫来世……再还奶奶的恩情!”

    “我苦命的玉丫!”

    这边刚开始哭,那边门外又来回,说二小姐三小姐来探老夫人。

    凤翎便往前走几步,向李氏请过安,往甘氏身边站着。

    同进来的,还有秦天河新纳的两个小妾。

    两人向甘氏行了礼,又向李氏问安。

    这两人眉眼含春,满面桃花,大约是这两日秦天河歇在李氏外屋,闲着这两人了,一并来瞧热闹呢!

    再瞧这两人的失望神色,大约是以为在李氏屋里能见着秦天河大人。

    瑞瑶进来,径直冲到李氏床前,扶起巧玉,假腥腥的问东问西,表示关怀,眼角便直往凤翎身上瞟。

    瑞璇扶住李氏,问候了两句,便看着巧玉直叹,“真可怜,妹妹瘦得不成人样儿……”

    一句话又撩得李氏直哭,“我可怜的玉丫……都是奶奶不好。”

    巧玉扶着瑞瑶的手,一边抹泪,“是玉丫命不好,怪不得奶奶!”

    瑞瑶侧目向凤翎,又向李氏道,“奶奶,依我说,心病还须心药医,阿玉担心的,不过就是名声么,救了阿玉的名声,岂不是一切迎刃而解?”

    “说的是啊!”李氏一手扶瑞璇,一手颤颤巍巍的指向甘氏,“叶儿,枉我心疼你那么多年,连个小姑娘都懂的道理,你都不懂!还是如今你身份高贵,眼里只有你的宝贝女儿,不把这个侄女儿放在眼里,也不把我这个老太婆放在眼里!”

    “娘……”甘氏无奈的唤一声,看着凤翎轻摇头。

    凤翎快几步到床前,扶住李氏的手,又往她身后掖了个靠枕,道,“奶!您是误会了吧?我爷在的时候,不总夸我娘多孝顺?我娘可不知多心疼您呢,日日不是燕窝鱼翅的往您屋里送?”

    李氏张口才想说什么,话头却被凤翎很快的又接了过去,“我倒是不孝,要等奶奶来唤,才知道奶身子不好。本来还想来瞧瞧奶,听奶说想替巧玉讨什么,看有什么我能帮忙的。不过,巧玉毕竟是晚辈,还是奶的身子要紧,”

    边说,凤翎转脸向丫环紫兰,“先搀你家小姐回去,好生伺候着,”又向巧玉,“玉丫,什么别想,你这般要死要活,惊着奶可怎么好?世上没有解决不了的事儿,等奶身子好了,咱们再说。”

    巧玉眼泪汪汪的喊一声李氏,“奶奶……”

    “正好,也甭等,”李氏一下子来了精神,看着甘氏,道,“正巧凤丫也在,这事儿,要凤丫点头,你也就说不得什么。”

    甘氏冲凤翎轻轻挤眼,想说什么,却被巧玉的哭泣声打断。

    李氏从瑞璇手中抽出手来,两手握凤翎的手掌,“我知道,凤丫心软……你快瞧瞧玉丫,多可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凤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易雪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雪心并收藏凤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