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凤回 > 第三三二章 自作孽,不可作活

第三三二章 自作孽,不可作活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路上凤翎都忧心忡忡的,直到回到小院,听到甘氏的说话声,她才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大步迎上去。

    “连主子去哪儿了都不知,真正缺少管教!”

    一进屋,凤翎就听到秦天河在训杏秀的这句,不觉蹙了蹙眉,往桌上瞟了一眼,芒秀还在奉茶,说明两人来得并不久。

    “你们下去吧。”

    凤翎挥退下人,向甘氏和秦天河问了安,便在甘氏身边坐下。

    琳琅替她斟茶,茶还没捧到手,就听得秦天河又不耐烦的向她抱怨,“明知道我和你娘要来,你早来一会儿,就不能在屋里等么?”

    说罢转向甘氏,“一大清早的,还非得拉我来敬什么香!你们娘俩儿的事儿,拉着我做什么?我忙得很,哪里有工夫顾这些。”

    凤翎不慌不忙的接了琳琅捧上的茶,转眸冷笑,“忙?太子爷那儿,爹爹身体痊愈了?”

    秦天河脸色发白,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先是他负气告假,之后太子明示,说他是国之栋梁,勿必好生休养,一口就准他半年假;然后说替他分忧,在尚书之侧增设两名仆射,快刀斩乱麻的调整了整个户部人事,拔除了他所有的亲信,连贺广那个小小的权户部侍郎都被贬成了个承务郎的散职。

    为了这事儿,贺广没少来尚书府闹。

    整个户部,谁不知道贺广是他的女婿?洛十一的这招,明显就是要拿他开刀啊!

    秦天河还没开声,凤翎抿了口茶,又问,“还是,府里的哪个姨娘今儿又做了新曲,等着爹爹赏鉴?”

    “啪!”

    秦天河终于发作。将茶盏掷向桌边,瞪一眼凤翎,便转而横眉竖目的向甘氏。

    凤翎还在尚书府的时候。就一向不受他管束,如今成了世子夫人。就更不在他管辖之内。这一点,秦天河心里明白得很。

    可指桑骂槐并不难。

    秦天河带着冷笑,“你真养的好儿女!”

    甘氏脸色微变,动动唇,没有接话。

    儿女面前,甘氏还是想给秦天河留几分面子,不与他争执。可秦天河并不领情。

    “你养的儿女真好,一个二个的,都不知道孝字怎么写!我就不该来!想当初,我也不知是哪里犯得浑。才会想着把你们都接来京城。”

    甘氏转眸看了他一眼,轻叹口气,还是打算劝上几句,“阿凤这不是来了么,并没有等多久。好好儿的生什么气?关孩子们什么事儿?你不是一直身子不安么。我不过是想来……”

    “爹爹就算悔不当初,那也晚了。”凤翎拉住甘氏,回道,“娘,爹爹面前。您也甭谦虚,我和哥哥们可不好着呢嘛!昨儿我还听世子说呢,朝廷给三哥放了官,下月赴任,真好着呢。”

    “放官?真的?这么快?我怎的一点儿不知?”甘氏喜出望外,一口气问了几个问题,又念了声“阿弥陀佛”,也就忘了秦天河的话,拉住凤翎追问,“世子爷可说放的什么官?下月?哎呀,好在还是月头上,也不知来不来得及准备。”

    “世子说,皇上当廷朱批的折子,下旨还得等几日,”凤翎似笑非笑的瞟一眼秦天河,“爹爹不是病了么,娘自然就不知了。甭准备什么,世子爷说,难得大理寺正巧有缺。大理司职虽只从六品,但前程是好的。我想呢,别的不说,三哥好在是京官,也省得娘挂心,娘也用不着准备什么。”

    “大理司职,真好,真好!替娘好好儿谢谢世子爷,”甘氏拍凤翎的手,只顾着喜极欲泣了,完全没有理会凤翎话中对秦天河的讽意。

    秦天河收掌搓手,“哼”一声,“妇人之见!自家女婿,谢什么?大理司职,我还真不看在眼里!依他的本事,要真肯帮忙,哪里只是这样!”

    “哦?我不懂这个,”凤翎装作不解,“我回去问问世子爷。不过我听说,光是能放京官这一项儿,便是多少人挤破脑袋也挤不进的。我也见识短,不过就想着这样多好,好歹哥哥们都在京里,互相有照应,我在汝阳,见面也容易。这样,三哥不用和三嫂暂别,更不至于一去十几年杳无音讯,让人牵肠挂肚的。多好,是吧,娘?”

    “是这理儿,是这理儿!真好,真好。”

    凤翎的话里夹枪带棒,甘氏握着凤翎的手,一个劲儿说好,弄得秦天河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又无语反驳,无从发作。

    他说的是他自己,哪里是秦守文?

    秦天河烦燥的甩手站起,“你们坐吧,我外面瞧瞧去,闷得很。”

    甘氏应了一声,不再理她,拉着凤翎道,“娘觉着挺好,真挺好,你回去只管说谢,甭多问,省得世子多心。

    “世子爷不是多心的人,您放心。”凤翎笑着安慰,“咱不说这个,娘,隔壁歇着刘太傅的独女呢,我才听小师父说了,也正好瞧了一眼,没说上话,娘,您说,咱们该不该过去打个招呼?”

    “哪个刘太傅?”甘氏蹙了眉,问。

    “太子太傅啊,刘朝期刘大人。”

    “刘大人?”甘氏边想边说,话语不甚肯定,“哦,我听过,他的独女……好似是许的……二十三年的状元郎?她也来敬香?”

    “不是敬香,”凤翎摇头接过话,瞟一眼己走到门边,身影微滞的秦天河,转眸时笑容更浓,“娘记得不差,刘小姐嫁的是二十三年的状元郎,新晋翰林院承旨毕大人。”

    “娘不知道,毕大人才上任便急病早逝。毕大人一人在京,根基全无,太傅心疼女儿,送走毕大人之后,刘太傅便将女儿仍接回家中休养。今儿,刘小姐是来散心的……我没主意,与刘府也不熟,可又遇上了,娘,您说,咱们要不要去问候一二?”

    “刘太傅府中么,”甘氏想了想,摇头,“咱们平日没怎么走动,见着尴尬。又逢人家府中丧事,既是来散心,咱们还是不打扰的好。若真是遇见了再问候便是。”

    凤翎还未及答话,就听得秦天河一声低喝,“妇人之见!”

    凤翎“呵”了一声,“爹爹,您不是闷么,还在屋里呐?”

    秦天河不理她,几步走回甘氏身边,道,“我都说过几回了,你要什么时候才能脱得土性?毕大人虽然没有根基,但毕竟在皇上那儿有个好名声,皇上必定怜惜,加上太子临朝,刘朝期更如日中天。别人想巴结都巴结不上的,这么好的机会,你就只等着偶遇?说起钻营,你比长倩真差了不只一星半点!”

    凤翎扬眉冷笑,“咱们都是乡里来的,都带着几分土性呢,攀不起贵胄!爹爹是金性,这么好的机会,不如您自己去?”轻扬右手,“您出门左转。”

    秦天河看着甘氏,甘氏只作未见。

    秦天河“哼”一声,甩手离开。

    甘氏握着凤翎的手,无奈摇头,“你爹这些日子一直不好,我是死了心……你终究是做儿女的,不好顶撞,言语上你就让着他些吧。”

    “放心吧,娘。他不会与我计较,回来心情自然就好了。”

    凤翎似乎话中有话。

    甘氏知道劝不动她,也就不多说,让琉璃将带来的供品香烛几样摆出来,准备一会儿去敬佛。

    琉璃准备好,之后丫环们去寻了几次,都未见着秦天河踪影,甘氏无法,只得和凤翎两人去拜佛敬香。

    礼佛诵经之后,近午时两人回厢房稍歇,琳琅几个忙着往屋里摆斋饭菜的时候,才见得秦天河回来。

    秦天河脸上一扫初时的阴霾,唇角带着掩不住的笑意,心情果然大好。

    甘氏带着些诧异地看了凤翎一眼。

    甘氏依在府里的习惯,亲手接过琉璃递上的粥菜,摆在秦天河面前,自己才坐下用饭。

    默默地,并不多问。

    凤翎一边用小匙在粥里轻轻搅动,一边漫不经心地问,“爹爹散心,遇见刘小姐了么?”

    甘氏手中便是一滞,瞟了秦天河一眼。

    秦天河“唔”了一声,放下手中的筷子,“味儿不错,再来一碗。”

    甘氏回眸,夹了一小筷子菜放进嘴里,慢慢地嚼。

    琉璃慌忙上前,捧了一碗粥放在秦天河面前。

    “所以我常说做人不能太得意,”秦天河一边吃着粥菜,一边带着几分幸灾乐祸地说,“那个毕大人,不过是走了时运的年轻后生,就生得一副眼高于顶的模样。如今怎么着?扶柩回乡,京里连个宅地都没置下。可怜了的。”

    秦天河最后这句“可怜了的”自然不会指的状元郎。

    凤翎放了碗,“虽是可怜,总亏得有个好爹。诵几日经,念几天佛,寻着心安,往事也就如烟散。太子太傅的掌中明珠,还愁没人照拂么?比起那些个没好爹没好势的,这样算是好上许多了。”

    秦天河挑了挑眉,哼一声。心情好,也就不与凤翎计较。

    “莫人后讲是非,”甘氏并不想多说这个话题,拦下凤翎的话,道,“阿凤,吃好了就陪娘四处走走,早些回吧,娘有些乏。”

    凤翎应下起身,挽着甘氏的胳膊出门。

    回眸一眼,秦天河还在津津有味的吃着清粥小菜,凤翎的嘴角不由漾出几许嘲讽的笑意。

    自作孽,不可活,怪不得女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凤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易雪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雪心并收藏凤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