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凤回 > 第三三六章 知己

第三三六章 知己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路上都没怎么停歇,回到汝阳候府是第三日凌晨。

    众人都累了,随便吃了些东西,互相问安过后便各自回房歇息。

    看样子,汝阳候真是生气了,黑着一张脸,自始至终都没再看箫蓉一眼。

    箫蓉的笑容带着些苦涩却坦然而自信,让凤翎把心头安慰的话压了回去。

    和箫云一起回房,琥珀去打水,琳琅还在铺床,凤翎就忍不住带着些责怪的口气问箫云,“阿蓉这么大的事儿,怎么也不见你跟我提起?”

    箫云很自然地将手中的墨剑放好,转回来的时候才答她的话,“提什么?”

    表情还带着些愣怔,似乎将她蒙在鼓里都是理所当然之事。

    凤翎不由得有些来气,冷笑着道,“也是,有什么好提?你们都是一家人,独我是外人,瞒着也应当!对不住,我多事了。”

    箫云失笑,伸臂揽她的肩。

    凤翎闪身躲开,往妆台前重重坐下。琳琅见状,放下手里的活儿就要过来伺候她卸妆。

    箫云冲琳琅挥挥手,示意她不必过去。

    琳琅点头,回去忙自己的。

    箫云走过凤翎身后,取过篦子,打算像平常一样替凤翎梳头,被她侧头躲开。

    “这么小的事儿,可不敢劳动世子爷!”凤翎转脸,气哼哼的唤琳琅,“琳琅,怎么还不过来?”

    琳琅忙应了一声,转身又见箫云冲她摆手。

    琳琅会意,行了礼。带笑退下去,还顺手将端水进来的琥珀也一同带出门去。将两人单独留在屋内。

    “这个琳琅!”凤翎不满的嘟嚷了一声,伸手去夺箫云手中的篦子,“世子爷快给我吧,累了世子爷的手,我可担当不起。”

    “挺担得起啊!”

    箫云似笑非笑的。不动,手中加了些力。凤翎哪里夺得过来,只得转过身去,带着些负气的取下自己头上的饰物扔在台上。

    箫云望着铜镜中的凤翎,轻笑,“生气了?”

    “不敢!”凤翎粗声粗气的回一声,说着就要起身,被箫云捉着肩膀摁了下去。

    箫云脸上带着些讨好的笑。“为夫的错,娘子息怒。”

    听他温言软语的道歉,凤翎的心软了些。

    不再挣扎,却仍是坐着不动。

    盯着她镜中的脸瞧了一会儿,箫云将手轻放在她的双肩上,柔声道,“实在没有诉说的习惯。”

    他带着笑,语气很淡。话也简单。可这话听在凤翎的耳里就带上了淡淡的落寞,让她心疼,亦自责不己。

    这是怎么了!

    她本不是爱使小性子的人。又虚活两世,可在箫云面前,怎么跟越活越回去了似的?

    凤翎微侧了脸,贴近他的手背,右手食指在他指尖上轻划,声音带着些扭泥。“我也不是怪你,这般认错做什么?”

    箫云低下身来,将脸靠在她的脸边上,镜中映出两人互相依偎的脸庞。

    幸福甜蜜的景象。

    看着他带着笑意的脸,那双深幽清澈的眸子里满满的都是柔情,凤翎心头一颤,不由红了脸,微微笑。

    箫云抬指将她的发别到耳后,屈指刮一下她的脸,轻笑,“瞧,认错多好,换来娘子笑颜如花。”

    “贫嘴!”凤翎往他的指尖拍下,娇嗔一声,转脸问道,“说正经儿的,阿蓉的事儿怎么回事?爹爹怎么想?虽说与我无干,我总希望阿蓉好的。知道始末,我也好劝慰几句。”

    “不是拿你当外人。”箫云面色微黯,直起身子,道,“知你与阿蓉向好。难得过得轻松快活,省得拿旁的事儿烦你。”

    箫云还是那个习惯,说话总是能省则省,还不带主语。不过相处久了,凤翎倒也习惯了他的说话方式,明白这还在解释为何在京城一直不曾告诉她这事儿。

    知道自己误会他的好心,凤翎心里更觉不好意思,转身站起,微嘟着嘴,捉他的胳膊轻摇,带着撒娇的语气,道,“是我错了,英明神武的世子爷,你罚我吧?”

    箫云揽过她,在她的额顶上朗声笑,“哪里有错?英明神武世子爷的夫人,对也是对,错也是对!”

    这话逗得凤翎心花怒放,一手环住他的腰身,仰脸道, “世子爷可记得这话。你这一天天的,要把我惯得无法无天出来,可都是你的错。”

    “我的错,我的错!”箫云笑了两声,放开怀抱,牵她往台边,顺手拧了帕子递给她,道,“说来话长。你累了,先歇会儿,睡醒再说。”

    凤翎也就不再多问。

    等她歇息过劲儿来,箫云早让人将午饭摆在屋里,两人吃过,往园中牵手散步的时候,箫云才把这事儿的来龙去脉说给她听。

    “太子良娣。待选的听说还有兵部周侍郎嫡女,礼部区尚书嫡女。”

    “娘娘托安国公来探口风,爹爹拂袖而去,之后急回汝阳。”

    “爹爹的意思,趁圣意未至,给阿蓉订亲。”

    箫云的说来话长,也不过是这样的三句。虽然简短,意思倒是说得清楚。

    “阿蓉不愿意罢?”凤翎问。

    除了洛十一,箫蓉如何愿意嫁给别人?

    箫云 “哦”了一声,“所以惹爹爹不快。”

    “你的想法呢?”

    箫云笑笑,弓身往石凳上掸了掸,牵她坐下,才答道,“初闻亦不愿。后|宫如朝堂,尔虞我诈;莫如寻常人家,平安一世。换作从前,我定与爹爹一心,说什么也要拦着她的。然,那日想起阿凤,便转了想法。”

    “我?”没想到此事还真与自己有关,凤翎瞪大眼睛。带着些诧异看他。

    “吾非鱼,不知鱼之乐。对着喜欢的人。或许辛苦亦甘之如饴。” 箫云温和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带着些感慨,“就像阿凤,险些为我丧了性命,依旧不离不弃。物以类聚。阿蓉与阿凤自是相像的。”

    凤翎抿嘴笑。

    她原还担心箫云心里难受,想着劝慰几句的。

    不过这就是所谓“知己”,这是什么话都不必说了。

    箫云停了话头,很自然的伸指将她颊前隋着轻风起舞的秀发撩到耳后,指尖便顺势停在她的耳尖上轻抚,目光停留在她的脸上,唇角轻勾,眼带笑意。似乎下一刻就想将她揽进怀里。

    凤翎禁不住心跳如鼓。

    她知道箫云很喜欢这样静静的看她。他不爱说话,却喜欢用一些小动作来表达内心的欢喜。

    她也很享受这种“无声胜有声”的感觉,然而两人这时毕竟在众目睽睽之下,又让她不禁有些做贼心虚,忙说些话来冲淡这种暧昧气氛,“哦……爹爹,不好说服吧?”

    果然箫云面色微沉,收回手。轻勾唇角,不置可否的“哦”了一声,“会去劝劝。不过。你放心,爹爹再拗,拗不过阿蓉。”

    事实证明箫云这话说得极对。

    接下来的两天,汝阳候都黑着一张锅底脸,见谁都不爱搭理。

    箫蓉也不以为意,像个孩子似的在旁边撒娇。逗着趣儿哄他说话,加上郭氏适时的插上几句劝解的话,汝阳候的脸色跟着缓和许多。

    凤翎不知箫蓉究竟是怎样劝服汝阳候的,不过等隔了几日,父子俩准备再要进京的时候,箫云告诉凤翎,汝阳候己经打算同意将箫蓉送入宫为太子良娣。

    懿旨大约几日便下。

    又说当日安国公替娘娘传达的恩典,打算将箫蓉入宫的日子订在与太子妃入宫的同一天,晚不足半个时辰进宫,同样的黄道吉日,也算是对箫蓉的弥补。

    箫云与汝阳候这回进京只呆了两天,捧着梅皇后的懿旨一起回来的。

    凤翎也替箫蓉高兴。

    于箫蓉来说,这也算是个好结局了。

    以后还可各自谋算。

    同时,太子大婚吉日随之公示天下,定在十一月十六。

    箫蓉将在同一天进宫。

    日子有些赶。箫云没说为什么,但凤翎猜测皇上龙体健康每况愈下,大约是其中很重要的原因。

    “太子没说别的?没说让咱们去青衣?

    这段时间,朝廷的重心自然要放在太子大婚上,依洛十一的性子,正好此时遣箫云出京才对。

    若此时出海顺利的话,十一月之前回来方避人耳目。

    箫云摇了摇头。

    凤翎不免有些意外,“为什么?”

    “让咱们等他。”

    “等他做什么?太子要……一起去?为什么?

    话才问出口,凤翎己经明白了洛十一的用意。

    一来事关重大。看过隋风留给凤翎的东西,洛十一自己也蠢蠢欲动,同时心中对箫云也未必真正放心;二来,只怕这段日子洛十一也闷得够呛,正好趁着大婚之后,籍散心游玩的借口与他们同去。

    箫云无奈的勾勾唇,证实了凤翎的想法。

    同时,箫云还带回关于京城的消息。

    这几天,汝阳风平浪静的,京城却是一阵腥风血雨。

    洛十一手中本有大量贪赃枉法的证据,正好趁皇上首肯,一举肃清朝廷。

    罚得又极重,以儆效尤。

    朝官涉案者半,或入监或远放。同凤翎前世的记忆一样,洛十一此举,令朝堂几乎一空。

    利者,肃清朝官贪赃舞弊之风;弊者,恐也因此动摇国之根基。

    所以此时的洛十一,更需要隋风的所谓“龙脉”。

    这恐怕也是洛十一决定亲往青衣的原因之一罢。

    同时也按凤翎之前的想法,牵连到父亲秦天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凤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易雪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雪心并收藏凤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