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要塞之主 > 第一百七十六章 铁胆之锤

第一百七十六章 铁胆之锤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清晨,从枯黄松针和细软草絮搭建而成的窝巢中钻出,陆丰用前爪挡在乌溜溜的大眼前,遮挡着还有些许刺眼的阳光。

    已经是秋风送爽的季节,满林都是或金黄,或嫣红的落叶,满满的铺在黑红的土壤上,随风发出沙沙的轻响。

    不远处正有一颗柿子树,已经脱去了满身的衣裳,挂满橘红的灯笼。不时有鸟雀落在枝头,伸长脖子用尖喙啄开柔软的果皮,贪婪吮吃其中美味的汁液。

    “笃笃,笃,笃笃笃笃笃。。。”

    头上传来钝钉子敲打木头的声音,节奏挺快的,敲几下就停一会儿,一会儿又接着开敲。

    细致地用前爪梳理脸上和耳朵上的胡须毛发,陆丰一边抬头看向松树的更上段,果不其然,前几天飞来的那对斑啄木鸟正起劲地啄击着头顶的一根大树杈,不时有一丝丝木屑飘落,在它们的嘴下,一个内凹的树洞正在缓缓成型。

    真是对聪明的鸟儿!

    陆丰窝巢所在的这颗松树是个大家伙,胸径超过二米,是这片山林中的树王,在这样的大树上筑巢,根本不用担心狂风的侵袭。

    而且这对啄木鸟正在啄击的那个枝杈,已经被蠹虫,天牛幼虫等昆虫从内部蛀朽,只不过大松树的躯干过于庞大,腐朽的部分暂时没有太大影响。

    前几日,这对斑啄木鸟初到便对整棵大松树进行过一遍啄击敲打,树上的蠹虫和天牛幼虫大半命丧鸟口,现在的啄击,根据季节,显然是在建造新家。而选择将新家的位置放在大松树被蛀朽的部位,不但可以让筑巢时间大大缩短,同时还能大幅度的减少工作量!

    “磕磕磕磕。。。”

    梳理完胡须和毛发,陆丰微微探身,将半身钻入窝巢,缩回来时,二个前爪已经抱着一颗硕大的榛子。锋利的门牙飞速蠕动,陆丰将榛子坚硬的外壳咬开,用灵活如人手的前肢剥去,啃食起其内香甜的果仁来。

    这是他的早餐,身为一只松鼠,陆丰可以一顿吃下三天的食物,并在接下来的三天里不再需要进食。但曾经身而为人,让陆丰将一日三餐的进食习惯牢牢地保留了下来。

    “磕磕磕磕。。。”

    很快,一整颗榛子仁就填进了陆丰的肚子,满意地用前爪揉了揉肚子上细密的红色绒毛,打了个饱嗝,陆丰轻巧翻身,四肢上的尖爪从指间的小小肉球里弹出,有力地抓住大松树褶皱的树皮,几个跃动间,已经跳到窝巢下方一米左右的另一枝杈上。

    清晨,并不是外出觅食的最佳时间。

    虽然还是秋季,不过山野间夜晚的温度已经降得很低,晨露也早早地出现在这片海拔不低的树林中,经过一夜的凝结,无论是挂在枝头的松果,还是榛子,板栗,外皮都被露珠覆盖,充满了潮湿的感觉。

    这样的果实,即使采摘回来,也保存不了太久,还不如等太阳再高一点,将果实的水分晒干,再采摘回来,更便于保存。

    不过,一日之计在于晨,对于陆丰,无论是人还是松鼠,都一样适用。

    一阵山间的狂风呼啸而过,满树的枝杈和松针都在微微摇晃。

    稳稳地停在枝杈上,陆丰转移重心,用后腿支撑身体重量,尾巴保持平衡,站了起来。经过这段时间的适应,这些属于松鼠特有的动作终于被陆丰融入本能中,再也不需要时刻注意。

    扭头朝向大松树主干,在这方枝杈与主干交接的地方,有一块巴掌大的树干被陆丰剥去树皮,露出充满木材质感的光洁白亮木质部,就像是一块【白板】。而每日清晨陆丰要做的第二件事,便在这块【白板】上。

    直立着微微挪动几步靠近【白板】,陆丰伸出前爪,灵活的小小肉掌微微捏合,仅剩下食指位置的爪子伸出,在【白板】上微微一划,便刻上浅浅的一横,凑出一个【正】字。

    这是陆丰记录日子的方式,每天划上一笔,五日便会有一个【正】,到今日为止,在这块【白板】上,已经有了十二个【正】,掐指一算,加上陆丰初为松鼠的迷茫日子,已经过去二月有余。

    若果以陆丰画上第一条线开始计算,今天应该被叫做【松鼠历】第六十天。

    原来已经过去这么久了?

    数了数笔画,陆丰有些感慨,或许是老天眷顾,陆丰这具身体的前任主人是一只勤劳的松鼠,窝巢里储藏了为数不少的榛子,松果,这才让陆丰撑过了最初的迷茫和对身体不熟悉的艰苦日子,也避免了山林间多上一只在秋季被饿死的松鼠。

    做好记号,陆丰伏下身子,钻进【白板】侧面,同样位于枝杈上方的一个树洞,洞口比陆丰现在的身体稍大一些,呈不规则的圆形,洞口还露着白嫩的木质细茬。

    啄木鸟们在给未来的宝宝建造新家,陆丰也在给自己建造新家。

    虽然松鼠身体的前任主人给陆丰留下了一个枯黄松针和细软草絮搭建的舒适窝巢,现在的陆丰也已经可以在山风摇曳中安稳休憩,不过,陆丰还是希望有一个更加安全稳固的居所。

    “沙沙沙沙。。。”

    树洞深处传来牙齿啃噬木头的声音,片刻之后,陆丰的脑袋从树洞中冒出,他的前爪交替前伸,推出一堆细碎的木屑。

    任由木屑从空中洒落,随风飘走,陆丰缩回脑袋,树洞中再次响起门牙与木材沙沙沙的摩擦声。

    如此往复,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树洞的深度在缓缓延伸,当陆丰第二十三次从树洞中将木屑推出,太阳终于升到了头顶。

    陆丰从树洞钻出,抖擞身体,抖去满身的木屑,又重新清理了胡须和皮毛,几次攀援跳跃回到上一层的窝巢前,掏出一个大榛子啃吃起来。

    秋高气爽,早晨的水汽已散去,想来树上的坚果也被晒干,该出去找吃的了。

    榛子

    大松树生长在整片树林的最高处,东面不远处是一片峭壁,裸露着大片的岩石,只有岩缝间有稀疏的苔藓和杂草生长,至于另外三个方向,则生长着种类多样的繁茂树木,以及依附于这些树木生存的各种小生物,甚至有一条清澈的小溪从林中潺潺流过。

    若果套用一句现代人的书面语言,这就是一处充满了生物多样性的天然氧吧。

    如同一道灰红的闪电,陆丰在繁茂的树林间跳跃,向着大松树的南方,此行的目的地前进。

    “喳喳,喳喳喳。。。”

    猛力将身下的松树树枝压下,借助树枝的反弹力,陆丰的四肢发力,划过一道优美的曲线落在对面柿子树的枝头上,惊起一群叽叽喳喳,正在啄食柿子的麻雀。这些上世纪中期被划为四害之一的小鸟,现在已经平反,更被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目录收录。

    一股柿子的甜香从被麻雀啄破的果皮里飘出,缭绕在陆丰的鼻头,让陆丰暂缓了前进的步伐,但很快又开始挪动,快速爬向柿子树另外一端与其他树木连接的树枝。

    陆丰做事很有计划,同时相当讨厌做出临时改变。

    虽然现在正是柿子最好吃的时间,陆丰也很久没吃柿子了,不过在陆丰的计划中,他今天的目标是榛子。

    现在已经是秋季,冬天就在不远的未来。

    陆丰不知道冬天什么时候会到,但他必须在冬季来临前储备足够过冬的食物。前段时间对松鼠身体的适应期,让陆丰原本就不多的存粮消耗大半,这更加加大了陆丰的劳动量。

    而榛子,这种对于松鼠而言大个头的坚果,正是陆丰冬季存粮的几大首选之一。

    借助树枝的弹力,陆丰再次起飞,落向前方的树木,在他的身后,喳喳叫的麻雀群又聚拢落在柿子树上,继续享受他们的美味大餐。

    不知道跃过几颗大树,陆丰的面前骤然开阔,一条数百米细长的青灰页岩显露面前,将树林分割成二段。

    在青灰页岩的另外一侧,是一片小树林和大片开阔的粗长草场,因为季节的关系,草场已经泛黄,在秋风中泛起阵阵草浪。

    这里是陆丰领地的边缘,在陆丰的原始记忆中,对面的那片小树林正是一小片榛子林,他这几日吃的榛子就产自那里。

    爬在树干上,陆丰微微仰头,注视着细长的青灰页岩带,神色凝重。

    想要采集榛子,便需要跨过这条长满地衣的****页岩带。虽然页岩带宽度不过十余米,但对于一只松鼠而言,脱离树木的掩护,奔跑在一望无余,开阔平整的岩石上,这本身便是一种冒险。

    “啸——!”

    果然,【灰羽】出现了!

    陆丰抬头看向天空,虽然阳光刺眼,但是将眼睛眯起,却可以看到在阳光中,一个灰黑的小点正在山林上空不断盘旋。

    那是一只苍鹰,有着灰黑色带斑点的飞羽和尖锐锋利的爪喙,是这片山林唯一的空中霸主!

    对于这片山林中的小动物,【灰羽】是绝对的天敌,陆丰不止一次地看到它从空中急速落下,捕杀野兔和雉鸡。那迅猛的速度和钩状尖长的利爪,曾让陆丰一连做了好几天被追杀的噩梦。

    看来,今天是采不了榛子了。

    “吱~~~!”

    用前爪使劲挠了挠额头的短毛,陆丰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他很想按照计划办事,脱离计划让他有些烦躁,但相对于小命,一切计划都是渣渣。

    “啸——!”

    不过,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当陆丰做好心理建设,准备打道回府,顺道品尝一下甜美柿子的时候,【灰羽】突然再次发出一声尖锐嘹亮的鹰啸,从半空中如箭矢般射下,几秒钟之间便扑落隐没在远处的长草丛中。

    以【灰羽】落下的地点为中心,粗长的草茎立时震动起凌乱的波纹,将秋风带起的草浪打散,几分钟之后,猛烈振翅的声音响起,【灰羽】吃力地飞出草浪,在它的爪下,一只肥硕的野兔瘫软地悬挂着,落下滴滴浓稠的鲜血。

    机会!

    从树上射下,陆丰四肢急速拨动,如一道灰红的闪电穿过青灰的天空,几次呼吸间,已经冲进对面的榛子林,隐没在枝叶的保护下。

    而同时,与陆丰一起从树林中射出的灰红闪电还有好几道,虽然没有陆丰冲得快,但它们同样安全冲进对面的榛子林里。

    捕猎到猎物的猛兽在感受到饥饿之前,不会再去捕猎。

    狮子是这样,苍鹰同样是这样。

    野兔,用自己的生命和肉体,给其他小动物创造了一小段的安生日子,同时也给松鼠们创造了品尝美味榛子的机会。

    “沙沙沙。。。”

    “磕磕磕。。。”

    榛子树是落叶小乔木,属于桦木科,此刻,虽然还有一半枯黄的树叶长在枝头,但树下已经落满了锯齿状如扇的枯叶,踩在其上发出沙沙的声响。

    随同枯叶一起落下的还有榛子,这些圆滚滚如陀螺的美味,有些落下时已经脱离了画家帽般的果蒂,有些则是连同果蒂一起落下。

    随同陆丰一起冲进榛子林中的饥饿松鼠们,不断翻开地上的枯叶,寻找着美味的果实,而找到榛子的松鼠,则立刻凶猛地啃食起来,整片榛子林中都回响着松鼠进食的声响。

    真是群二货!

    陆丰一边翻着白眼,一边同样翻动身周的枯叶,寻找着榛子。相比较于依旧留在枝头的榛子,陆丰更加青睐自然脱落到地上的榛子,这些榛子个头更大,成熟度更高,里面的果仁也更加饱满。

    一个,二个,三个,四个!

    陆丰的颊囊渐渐鼓起,里面装满榛子。

    奇妙的生物进化中,啮齿目的松鼠,仓鼠等动物的口腔内部两侧,进化出一种特殊的囊状结构,名为颊囊。

    当这些生物找到美味的食物,就会暂时储存在这里,等到达安全的地方再从颊囊中取出,细细进食。

    五个,六个,七个,八个,九个!

    此刻,陆丰将颊囊当做运输的口袋,颊囊的皮膜舒展到极限,鼓成二个圆球。

    艰难地将第九个榛子塞进颊囊,估摸着还可以再塞上一个,陆丰微微耸动鼻尖探查着,一股香甜的果仁气息传来,前方的枯叶下似乎还藏着一颗榛子。

    快走几步,陆丰抬起前爪,拨开枯叶,果不其然,一颗比之前陆丰塞进颊囊的榛子都要大一圈的肥美果实正静静躺在地上。(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要塞之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望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望潮并收藏要塞之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