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深度罪恶 > 第七十三章 悲剧的杀人者

第七十三章 悲剧的杀人者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收费章节

    第七十三章 悲剧杀人者

    秦若男质问一出,活像是点了鲁安梅哑穴,她起初脸上流露出一瞬间慌乱之后,就再也不肯开口,无论安长埔和秦若男如何诱导如何劝说,她都把嘴巴闭好像蚌壳一样。[四库*书*小说网siksh]

    她这种态度让秦若男和安长埔认定,她一定知道谁是凶手,甚至对于这个鲁安梅不肯说出答案,他们也心里有了估计,可是没有足够证据,谁也不敢冒然说出口。

    接下来三个多小时里,不仅仅是秦若男和安长埔两个人,包括重案组其他人也加入了劝说队伍,重案组几个人轮番上阵对鲁安梅进行劝说,小姑娘就是不为所动,唯一肯说话就是让警察把她当作真凶绳之以法,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见其他人不答腔,干脆话都不肯再开口说,就连水也不愿意喝一滴,别说吃东西了。

    时间一点一点向前推进,从下午,到了傍晚,又到了华灯初上晚间,鲁安梅会客室里僵硬坐着,就好像已经变成了一尊雕塑,一动不动,一声不吭。

    讨论并且向重案组负责人程峰汇报过,征得同意之后,秦若男给丁木兰打了个电话,告诉她鲁安梅现人公安局里,丁木兰电话里声音听起来有些六神无主,很仓促答应着,草草就挂断了电话。

    打完这通电话之后,他们又试图劝说了鲁安梅几句,依旧没有任何效果。

    双方成了僵持状态,谁也不放弃,谁也无法动摇对方。

    时间转眼又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就秦若男和安长埔以为他们计划无法顺利实施时候,早已过了正常下班时间所以异常安静走廊里传来一传急促凌乱脚步声。

    重案组门砰一声被推开,丁木兰披头散发、跌跌撞撞从门外冲了进来。

    “你们别为难我女儿!”她脸上布满了泪痕,神情慌乱到了极点,“鲁民是我杀!我才是你们该抓人!”

    墨窦不是这个案子主要负责人,看到眼前状况,忍不住有些目瞪口呆。

    “你有话慢慢说,别激动!”秦若男看丁木兰身子摇摇晃晃,几乎要昏倒过去,连忙上去拉住她胳膊,怕她会忽然昏厥过去。

    “求求你们!你们放了我们家安梅吧!她就是个傻孩子!她什么也不知道,不知道自己做什么!你们放了她吧!我杀人,我愿意接受惩罚!我这个妈已经很不称职了,我不能再坑了我孩子啊!”丁木兰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恳求着她面前几个警察,哭到伤心处竟然真差一点背过气去。

    安长埔冲墨窦使了个眼色,墨窦意会,到会客室去,他则和秦若男一左一右扶着丁木兰,把她搀扶到程峰办公室里,让她做下来。

    丁木兰坐定后,始终抽泣不断,还时不时伸头试图向外面看,只可惜程峰办公室百叶窗已经被安长埔彻底遮了起来,她什么也看不到。

    “我想见见我女儿!你们让我见见我女儿!”她带着哭腔恳求秦若男。

    秦若男为难摇了摇头:“对不起,如果你是来自首,问题交待清楚之前,我不能让你见她。”

    丁木兰表情有些绝望,她神色渐渐颓唐下去,没有再做挣扎,缓了一会儿,重重叹了口气:“我今天既然来了,就肯定是会坦白交代,我家二姑娘是个傻孩子,她那是想保护我啊,我不能让她那么做!”

    “人是我杀,”经过了长长沉默之后,她终于又开了口,“这事我没敢告诉过任何人,安梅那孩子正常来说也应该不知道,我猜,她也是后来想到可能是我,所以才会跑来自首。人是我杀,我用家里腌菜压缸石头把他给砸死了,然后又把尸体给锯开,分两次丢到江里去,这些都是我做,我承认,你们想问什么管问,我都说实话,就是千万别为难我女儿。”

    丁木兰陈述虽然笼统,但是却已经很清楚说中了一件警方一直调查,却一直没有确凿证据事情——鲁民致命伤头部。

    鲁安梅之前安长埔和秦若男有意错误诱导下,先是说自己投毒杀人,又说自己用刀杀死父亲鲁民,却偏偏没有说中死者致命伤头部这一事实。由此可见,丁木兰是凶手这一点可信性,还是很高。

    “为什么要杀死鲁民?”安长埔问。

    “因为我恨他,”丁木兰牙关紧咬着,那话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样,“他让我守了那么多年活寡,让我们一家子外面抬不起头来,我为他生养孩子,我种田赚钱,维持整个家生活,他不但不感谢我,还欺骗我感情,所以我就杀了他了。”

    “鲁民这个样子也不是一天两天,甚至不是一年两年,既然对他感到失望,为什么不选择离开,而是到了这个时候,选择杀人?还有你所谓欺骗了你感情是指什么?鲁民想要做女人这件事你一直都清楚,我觉得你所谓欺骗感情,一定不是指这件事!”秦若男敏感察觉到丁木兰口中感情欺骗绝不是他们已经了解到内容。

    丁木兰脸陡然涨红了,说不出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尴尬。

    “算了,事到如今,我也不用假惺惺顾及什么面子不面子问题了,我不知道你们之前对我们家事情调查了多少,你们肯定知道鲁民他后来一直迟迟不去做后半截手术事情吧?他根本不是因为没有钱,他这期间乱花钱,早就够把手术给做了,那后来手术他一直不肯做,是因为他还没有衡量好,到底做女人比较划算,还是做男人比较划算。他想给自己留个退路,万一那些老头不能一直哄着他宠着他,或者说年纪大了也还有那方面要求,他就干脆骗够了钱跑回来让我伺候他,给他养老。”

    丁木兰话说完,秦若男和安长埔不禁有些面面相觑,关于鲁民想给自己留条退路,所以一直没有去做后续手术这件事,之前他们从卢吉那里也有所耳闻,只不过什么是留后路,为什么要留后路,卢吉也说不清楚。

    可是想起之前去鲁军家里时,鲁军老婆说过关于鲁民和丁木兰又恢复了夫妻生活这件事,似乎又从某个侧面印证了丁木兰刚刚那一番话。

    “这些都说鲁民他对你说?你从一开始就知道?”安长埔和秦若男年纪相仿,同样是未婚身份,听到丁木兰这么说,那种尴尬感觉一点也不必秦若男少。

    丁木兰摇了下头:“一开始我不知道,如果我早知道他是那么个想法,就算是死也绝对不可能同意让他去做那个什么手术!是后来有一次他喝醉了酒,顺嘴说出来被我听到。”

    “虽然鲁民人是你杀,但是他肚子里鼠药可不是你下。”秦若男没有询问,而是直接对丁木兰下了结论。

    之前他们对鼠药来源进行过调查,证实去买鼠药人是鲁安梅,并且根据鲁民死亡事件和胃里残留鼠药成分事实,投毒和用大石头击打后脑这两个行为发生间隔并不长,丁木兰说鲁安梅对自己杀死鲁民事情初并不知情,事后才通过猜测判断出来,这也与鲁安梅无法说出鲁民致命伤哪里这一点相符合。

    所以说鲁安梅确没有成功杀死鲁民,但是投毒却也同样不是丁木兰所作所为,理由有两个,其一,鲁安梅对鲁民服下鼠药这一件事完全知情;其二假若丁木兰对鲁民进行投毒,鼠药却是鲁安梅买回来,她又怎么会对母亲想要杀死父亲这件事需要靠后来推测才能认定呢?

    丁木兰见秦若男说笃定,倒也不对这件事有所避讳:“安梅那孩子太傻了,她从小就不受鲁民喜欢,鲁民要么理也不理她,要么就是不高兴了喝点酒之后,借酒装疯拿那孩子撒气,安梅这么多年都一直忍着,就是为了我,是我让她不要去怪她爸爸,说到底,也是我把孩子给害了。我之前因为听鲁民喝醉了酒说出来那些话特别伤心,一时间也没想好到底是离开他,还是继续这么维持着,我大女儿根本不管我,她从小就知道家里头她爸说了算,平日里就巴解鲁民换零花钱,大了也是一样。正好后来那个姓谢来家里闹了一气,被安梅撞见,所以我就跟安梅哭了一回,没想到这孩子就往心里去了。”

    “我一开始不知道她我给她爸爸做饭里面加了东西,安梅不是那种能够做坏事人,胆子不大,那天帮我把饭菜端到她爸爸房间里,就急急忙忙走了,我怎么留都留不住,临走时候还跟我说,如果家里有什么事赶紧打电话告诉她。我当时还想,好端端,家里能出什么事。结果她走了没过多久,鲁民就开始嚷嚷说自己头晕脑胀,肚子疼。我一开始以为他是吃坏了东西,或者又借由子找茬儿想要闹我,结果后来他就吐,吐特别凶,把吃下去饭菜差不多都要吐出来了,我这才觉得不是装。”

    “这个时候鲁安梅已经离开家了是么?”秦若男问。

    丁木兰点点头:“走了。鲁民一开始还纳闷自己为什么这么难受,很就觉得是有人给他下药,他就开始骂我,我赶忙解释,他就捂着肚子,跌跌撞撞满屋子找‘罪证’,厨房里什么也没有找到,就又跑到后院里去找,结果偏偏就让他找到了安梅扔外面鼠药,这下子他可就火大了,说啥也要让安梅好看,骂她是小兔崽子,说平时都不理他,怪不得突然假好心,端饭给他送到房间里去。他让我打电话把安梅叫回来,说要扒了安梅皮,我不愿意,求他原谅孩子一时糊涂,他不干,自己歪歪斜斜往外跑,说是要去公安局报案,告安梅杀人,让她蹲监狱。我一听就害怕了,死死抱着他腰不让他走,他一把把我给推开,我脑袋咚一下子就撞了门框上,疼眼泪都掉下来了。”

    说到这里,丁木兰脸上悲伤被冲淡了,换上是一种豁出去之后决绝。

    “我伸手一摸,后脑勺被撞出了血,鲁民还那里倚着墙骂我,我就觉得耳朵里嗡嗡响,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出来,唯一念头就是无论如何不能让他把我可怜女儿送进监狱去!所以我就撇下他,转身到厨房去拿了腌菜用石头,鲁民以为我撞疼了,不敢再阻拦他,也没提防,我就冲着他后脑勺一石头砸过去,原本就想把他放倒,让他不能跑去报警,没想到等我缓过神来,发现他都已经没气了。”

    丁木兰说到这里,身子不自主打了个寒颤,停了下来,没有再说下去,似乎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说到这里,她自首冲劲和勇气也几乎被耗,开始为自己行为和即将面对惩罚感到恐惧了。

    “之后你是哪里分尸?”安长埔问。

    “厨房里,我刚开始特别害怕,把鲁民尸体拖到厨房里,关上门躲屋子里不敢出来,浑身哆嗦好像打摆子一样,一点力气都没有,躲了好几个小时之后,才觉得不能这样,这么下去,人臭了,招苍蝇,万一被人发现怎么办!我之前电视剧里看到过那样情节!所以我就又爬起来了,想来想去,好办法也就是把人给拆开,分开丢出去,我就从仓房里翻出一把锯,把鲁民给锯开了,有些地方锯不开,我还拿家里平时剁骨头用小斧头剁了几下,当天半夜里头我就穿着旧衣服,戴上口罩和帽子出去把腿给扔了。”

    关于丁木兰如何抛尸,抛尸何处,这些警方已经有了大体了解,虽然之后还需要重交代和捋顺案情,倒也不是眼下急于了解。

    比起已知抛尸过程,眼下让人好奇是抛尸工具。

    “你用来抛尸那辆三轮车是哪里来?”秦若男问,这个问题答案直接关系到鲁安梅对整件杀人分尸事件参与程度。

    丁木兰所说鲁安梅毫不知情,事后才猜测到母亲是杀人凶手这一点,秦若男相信,但是又不能全部相信,事实到底是怎么样,还需要进一步验证。

    “那个小三轮,是安梅工作那家超市进货用啊,她之前说是有用,给借回家里来,就停后院里头,我本来是想把尸体扔掉再拿回来,结果第二次去扔时候,去路上有好几个人都特别奇怪看我,我心里头害怕,就没敢骑回来,直接顺手仍江边上了,回来之后我跟安梅说,有小偷来家里把三轮车给偷走了,我拿钱让她赔给超市里头,她说不用,丢了就丢了吧。”丁木兰回答。

    说完这些,丁木兰忽然看了看秦若男和安长埔,问道:“假如不是我为了怕你们冤枉了安梅,所以跑来自首,你们是不是都不会怀疑到我?”

    她口气是试探,带着一种侥幸和遗憾,侥幸是希望从警方那里得到肯定答案,遗憾却是,即便答案是肯定,她现如今也已经无法逃避法律惩罚。

    “其实,我们早就怀疑过你,只不过没有足够证据,我们不方便对你进行控制,也不方便对你家进行搜查罢了,即便你不来自首,我们很也会直接找上门去。”安长埔回答,打破了丁木兰后一线侥幸幻想。

    丁木兰感到十分惊讶,她微张着嘴,显然不能够接受这样一个答案。

    安长埔看看秦若男,示意由她来向丁木兰进行说明,秦若男点点头,对丁木兰说:“你和我们几次沟通过程中,一直表现出对鲁民种种行为包容,这种包容是寻常妻子角色所无法做到,你把这种超乎寻常包容解释成对鲁民爱。这一点,我们没有怀疑,但是因为你对鲁民爱,我们也找到了一个疑点,那就是,既然你那么深爱自己丈夫,即便他跑去隆胸试图变性也不受影响,那么他惨遭杀害,并且尸体被肢解后,你却始终没有询问过,鲁民头部到底有没有被找到。为什么会这样,我们试想过两种可能,一种是你对鲁民爱是作秀,假装出来,另一种就是你对这个问题答案并不好奇,因为你自己就知道答案。”

    “你为鲁家种种付出,这么多年来含辛茹苦,这些我们都有所耳闻,”安长埔接过秦若男话,“如果说你不爱鲁民,却能容忍他那些自私行为,并且还付出那么多,这是不可能,所以我们很容易排除掉了第一种可能,得出了结论——你知道鲁民头藏哪里。”

    丁木兰默默听完他们两个人话,脸上挤出了一抹苦笑:“我还以为你们从来也没有去对我问东问西,没有表现出一点儿对我怀疑,是因为我自己掩饰好呢,没想到是我自作聪明。”

    “其次,我们找到了卖鼠药商贩,发现那里距离你们住处不算远,位置处于鲁安梅回家时会经过路线,而那座废弃砖窑,虽然同样距离你们家不远,位置却与鲁安梅工作地点所位置南辕北辙。还有一点,就是我们去询问你鲁民身上有没有什么明显特征,你告诉我们他臀部有块胎记,可是我们找到尸体上,那块胎记被切掉了。虽然说肢解尸体时候任何人都能够发现鲁民那里有胎记,可是能够把那个胎记看作是他身份重要证明,这个人一定是早就知道那块胎记存,并且印象深刻,和鲁民关系亲密人。如果说有什么是给你带来掩护烟雾,那就是鲁民复杂人际关系了,起初我们也曾经怀疑过凶手可能是哪个和他关系匪浅男人,所以才绕了一段弯路。”秦若男继续说。

    丁木兰苦笑着摇摇头:“你们还真是把鲁民给想错了!他不喜欢男人,想当女人就两个意图,一个是可以光明正大爱美,一个是可以有人给他花钱,所以他才专门去找年纪比较大,还迟迟不愿意彻底变成女人。那次他喝醉了说,想要找个年纪大,有钱,能宠着他给他钱花,而且还没有那方面想法儿老头儿,要是那样,他就去做手术,下半辈子舒舒服服过,找不到话,还不如和我凑合算了。你们能想象到我当时心情么?他之前要去做手术,我说做手术之前先离婚,他甜言蜜语哄我,说就是想过过瘾,然后还回来和我好好过日子,弄了半天,我不过是个补丁!是他给自己留后路!”

    丁木兰话换来了一阵沉默,安长埔和秦若男看着面前这个比实际年龄显苍老女人,心里面说不清楚到底是同情多,还是无奈多。

    “明明可以早点放手,为什么非要一直苦撑着,闹到后鱼死网破呢?”秦若男有些无法理解丁木兰这么多年以来执着到底是为了什么。

    “人不都是傻么,女人就傻!一开始是因为喜欢他,爱他,后来就成了不甘心。如果鲁民只是对我不好,对我们娘仨都不好,那我也就没有什么好不平衡,搞不好早早就死心,带着孩子离开他了。可是鲁民他不是!”丁木兰咬着牙说,“我们家里面,我为他起早贪黑,忙里忙外,伺候他每天吃香喝辣,赚钱供着他,可是他呢,看不上我,觉得我又丑又笨,有时候喝点酒能骂我半宿,对安梅也是一样,那孩子越是要强,越是懂事,他反而越看不上她。安菊就正好相反,和她爸一个德行,成天家里面事情什么也不管,就知道自己臭美打扮,唯一优点就是嘴甜,偏偏还是势利眼,知道家里面她爸手里拿着钱,就整天巴结她爸爸,后来找了个对象也是一样,卢吉比她还势力,满脑子就只有钱。当初鲁民要做手术,反对就是他们两口子,说传出去丢人,坚决不同意,结果没过多久,忽然之间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不说我也知道,肯定是拿了钱了!”

    “这和你不甘心又有什么关系呢?”

    “鲁民那人除了自私,也欺软怕硬,我和安梅脾气好,他就欺负我们,安菊嘴甜会哄他,卢吉脾气大他怕,所以就对人家好。我就不甘心,为什么我这么多年付出真心他根本不领情,反而却对根本没有真心实意对他好过人去出手大方,所以我不甘心离开,觉得离开了,我这么多年心血就真打了水漂!没想到,耗到了后,比打水漂还不如,我把自己也搭进去了。”丁木兰说着,忽然站起身,冲到秦若男身边,一把拉住她手,“姑娘,你也是个女人,你一定要理解我!我坦白,我交代,所以你们一定要放了我女儿安梅啊!”

    “鲁安梅对鲁民投毒这件事也是证据确凿,放人与否,要由法律做主,我们不能答应你。”秦若男爱莫能助摇摇头。

    “可是她没有毒死鲁民啊!鲁民是我杀!她有什么罪过,就都让我替她承担吧!我是她妈,我愿意替她承担!”丁木兰听了这话,双膝一软,扑通一声跪了秦若男身前。

    “鲁安梅投毒目明确,没有毒死鲁民并不代表她没有实施过这样行为,而且法律面前,每个人都要为自己行为承担责任,即便是亲人,也不能代为承担。”秦若男把丁木兰搀扶起来,理解她心情却不能给与她任何不切实际幻想。

    丁木兰听了这话,两眼一翻,当即昏厥过去。

    等她从昏厥中苏醒过来,秦若男和安长埔替她做了详笔录,得知鲁民头颅早就被丁木兰偷偷埋了自家田地里面,与此同时,墨窦那边,鲁安梅投毒笔录也已经完成,丁木兰配合下,他们驱车感到她江口区家,依照丁木兰描述,很就找到了分尸工具,腌菜那块压缸大石头,化学试剂作用下,这两样东西很就显现出曾经沾染过血迹状态,鲁家厨房地面上,也发现了被刷洗过大量血液痕迹。

    丁木兰被收押,很,土质化验对比也得出结论,与之前安长埔所怀疑一模一样,当初找到小三轮车轮凹槽里残留土壤中,有和鲁家后院菜地边一模一样肥料成分,可以确定位同一区域土壤,粘土砖化验结果加上丁木兰自己供述,也都证实了沉尸所用砖块,正是丁木兰从那个废弃砖窑附近找来。

    当秦若男问起为什么舍近求远去捡砖头,而不用失手砸死鲁民那块大石头时,丁木兰回答让人有些哭笑不得。

    她说:“那块大石头腌菜时候用着顺手,没舍得。”

    这一起变性人碎尸案终于得以告破,无论是被害人还是杀人凶手,都让人难以单纯概括出谁可怜谁可恨,结案之后,除了松一口气之外,刑警们也都忍不住唏嘘一番。

    “所以说,很多事情该放手时候,就要豁达一点,一味隐忍退让,只会让积怨越来越深,日子久了,人心态都变扭曲了,到后走上绝路,得不偿失!”把丁木兰移送检察机关之后,安长埔整理卷宗时候仍然有些感慨。

    秦若男若有所思一旁点了点头:“你说对,该放手时就放手,可能这样才好,为了孩子为了家庭作出牺牲,有时候可能并不一定就是正确选择。”

    “好了,现这个案子是结束了,可是我还有一个案子等着破呢!”安长埔伸了个懒腰。

    “什么案子?”

    “就是咱们两个以前到底有过什么样交集喽!说到事情我一定会做到,等着我自己搞清楚吧!”安长埔自信满满说。

    秦若男轻轻一笑,脸颊飘起淡淡红润,她点了点头:“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第一卷到此结束,明天开始一个故事。C市出现儿童失踪案,失踪孩童都是年纪十岁至十五岁之间男孩,没有勒索迹象,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诡异案情发展把线索指向网络,一张无形罪恶之网潜藏看似精彩网络游戏背后,犯罪黑手人性泯灭所作所为背后,又藏着什么样过往呢?请继续支持!]</P></DIV>

    <T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深度罪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莫伊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伊莱并收藏深度罪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