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深度罪恶 > 第三十章拾荒老人

第三十章拾荒老人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

    第三十章拾荒老人

    一听这话,方才还因为闲聊了几句而显得比较心情放松安长埔神经顿时绷紧起来,一旁原本还有点走神秦若男也立刻回过神来,两个人目光齐刷刷投向同事身后那个有些拘谨老人。

    老人手里果然攥着一个扁扁蓝色双肩书包。

    “音音,你去值班室休息一下吧!”趁着秦若男去接待报案老人时候,安长埔对陶音音说。

    陶音音自然听得出来,这是委婉暗示她回避,于是也不多说,点点头,自己到里面值班室去,关好门呆里面。

    老人已经被秦若男安顿好,坐了下来,书包放他面前办公桌上,管秦若男态度很温和,老人仍旧显得很紧张,坐椅子上后背挺笔直,两只手一直攥着自己衣襟儿,手指头还下意识扣着衣襟儿上纽扣。

    “来,大爷,外面下雨冷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先喝点热水暖和暖和!”安长埔倒了杯热开水放来人面前,又摸出他那一包用来和打交道人套关系香烟递过去,“抽烟么?”

    老人一言不发,伸手抽出一根香烟,倒也没有要吸意思,而是把烟夹了自己耳朵上,他手指很粗糙,皮肤纹理还有指甲缝里都是黑色,看上去显得有些脏,可是衣服管有些陈旧,穿倒也整齐,看起来生活条件应该比较艰苦。

    “大爷,你怎么称呼?是做什么工作?”安长埔看老人仍旧很紧张,没有急着直奔主题询问书包事情,一来希望借由对话聊天过程让老人放松下来,以方便好进行沟通,二来,他也担心老人紧张状态会与发现书包时候情形有关。

    管这么多天都没有找到方万踪迹,这让安长埔和秦若男心里早就已经有了不乐观估计,但是这种情况下,同时也印证了那句谚语——“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一天没有确认方万一死,孩子就还有一线生机。

    现这个拿着书包来到公安局报案,并且拘谨瑟缩老人,不知道到底是能带来一丝希望,还是一个对孩子生命“终宣判”。

    “我姓沈……我是修鞋。”老人低声回答,边说边不自觉搓着手指头,用眼角偷偷瞄着自己面前这两个警察。

    “家住哪里啊?”

    “城东群生村。”

    一听这个地名,安长埔和秦若男心里已经对老人生活区域有了概念。所谓城东群生村,其实并不是真正农村,而是C市市区内一个区域。早些年时候,那里确是个人口不多,面积也不算大小村子,叫做群生村,后来那块地方被某个企业家看中,想要买下来办厂,于是就和村民协商,后原来村庄变成了厂区,所有村民都被统一安置后建楼房里,青壮年统一招工进了那个企业家工厂,成了工人,但是当地依旧被习惯称为“群生村”。近几年因为工厂效益不好,终于倒闭了,原本有工作人失了业,原本就依靠退休金生活老年人则大多没有了经济来源,于是大批居民外出务工,少部分老人和孩子依旧留那里,生活条件普遍比较艰苦。

    这个沈大爷估计就是那里依靠修鞋手艺来维持生活原群生村村民了。

    可是群生村正如沈大爷所说,位于城东,那里无论距离方达家,还是方万学校,都很远,属于市区却又相对偏僻,为什么书包会被沈大爷找到呢?

    “大爷,今年高寿啊?”安长埔把疑问压心里,没有急着询问,而是继续若无其事同沈大爷“闲聊”着。

    从表情和姿态都可以清楚看出,沈大爷眼下根本没有那种闲情逸致去和安长埔闲聊,不过碍于对方身份,加上小伙子态度彬彬有礼又十分亲切,沈大爷也不好不回答,只好唯唯诺诺小声说:我今年刚满7岁,家里还有个老伴儿,儿子和媳妇到外地去打工,孙子跟着我们。”

    提到小孙子时候,老人手不自主膝盖上摩挲了几下,脸上表情有些复杂,有些慈爱,又隐隐好像有些不安。

    这种神态上变化没有逃过安长埔眼睛,他不动声色观察着,顺便心里揣摩着老人家庭组成,以及与方万书包之间可能存关联。

    秦若男这个过程中始终没有开口与老人对话,她注意力放了桌子上那个小书包上面。

    书包本身倒是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和市面上学生书包并没有什么区别,不大,书包正面印着一个很大卡通图案,好像是时下里孩子们比较喜欢蓝猫,图案仍旧很,没有开裂或者剥落迹象,看上去要么这个书包才买了没多久,要不然就是书包主人对自己书包应用率并不高。

    这些都不是她注意重点,重点于,桌上那个蓝色小书包,是湿。

    没有错,书包很湿,沈大爷方才把书包放桌子上动作不是很利索,书包位置略微被移动了一下,就这么小小一点移动,桌面上就留下了淡淡湿痕。外面虽然下着雨夹雪,之前还落了一阵子冰雹,沈大爷从城东群生村过来,距离也不近,可是书包上水绝对不是被雨打湿。

    原因很简单,书包是被沈大爷一手拿过来,没道理老爷子身上没有被雨淋湿一星半点,书包却湿哒哒几乎要滴出水来。

    很显然,这个书包是被人为弄湿。

    秦若男俯下身,把脸凑到书包近前,轻轻闻了闻,一股浓浓肥皂味窜入鼻腔,好像这个书包不仅被人用肥皂刷洗过,并且刷洗书包肥皂还没有来得及被漂洗干净。

    有了这样初步推测,她伸手摸了摸湿漉漉书包,捻捻手指,果然有些滑腻。

    这一细节又进一步验证了自己心里观点,秦若男没有急着开口下结论,而是安静听着沈大爷和安长埔对话。

    其实与其说是对话,倒不如说像是安长埔自说自话唱独角戏,沈大爷显然不是一个称职“对手戏演员”,无论安长埔如何表现出友好亲切,他至始至终都只是一副畏畏缩缩神态,说话也显得底气不足。

    安长埔和沈大爷攀谈了半天,本来想通过闲聊来让他放松一下情绪,顺便摸清楚他家庭情况,以心中对事情来由有个初步估计,结果聊了半天,老爷子家庭情况已经了解很清楚了,可是对方神经依旧绷得紧紧,紧几乎随时都有可能崩断一样,丝毫不见放松迹象。

    安长埔有些无奈,扭头看看秦若男,这么半天他和沈大爷对话秦若男一直都听得清清楚楚,不过他注意力一直放老人身上,对书包事情倒没有留意那么仔细。

    看出安长埔不再试图让沈大爷放松,秦若男这才决定要试一试,看看自己分析是否正确。

    “沈大爷,这个书包是你从哪里捡回来?”她试探着开口对老人发问。

    沈大爷原本神情呆呆,有些心不焉,冷不防听到秦若男问题,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直直盯着她,连嘴巴也微微张开了。

    秦若男被吓了一跳,以为自己推测有误,心中顿时有些后悔,担心刚才话会不会问太草率,还不等她做任何“补救措施”,沈大爷却忽然长长出了一口气,肩膀一垮,整个人如释重负般瘫坐椅子上,脸上表情竟然明显放松下来。

    老人神态变化也被安长埔看眼里,他有些惊讶,看看秦若男,又看看沈大爷,等着从他们对话中捋清楚事情来龙去脉。

    “姑娘,我谢谢你!”沈大爷呆呆看了秦若男一会儿,忽然站起身来,两手握住秦若男手,一个劲儿摇,“你真是活神仙啊!我从来之前就一直担心,怕说不清楚,说出来你们不信!结果没想到你什么都没问,就一下子说中了!这下我不用担心惹上麻烦了!”

    “别着急,慢慢说!”秦若男被老人夸有些不好意思,连忙抽回手,让老人坐下来把事情说清楚。

    沈大爷这才终于放松下来,说出了事情全过程。原来沈大爷老伴儿因为身体不好,没有收入来源,只能家里做点家务,老两口和小孙子日常开销基本上都要依靠沈大爷修鞋小摊收入来维持,日子过紧巴巴,所以每天晚上收摊之后,老人就会顺便周围翻翻垃圾箱,捡一些纸盒、塑料瓶之类,积攒起来卖给回收站,换些钱来补贴家用,这个书包就是前些天老人一个大垃圾箱里翻出来,发现书包很,空空,也还比较干净,就拿回家去给了自己小孙子用。

    沈大爷孙子今年6岁,刚上小学一年级,书包拿回家之后,小孙子对这个很蓝猫书包格外喜欢,立刻就装上书本背去学校,直到今天放学回家,说是和班里孩子打架了,书包地上滚很脏,沈大爷老伴儿就把孩子书本掏出来刷洗,这一刷洗不要紧,竟然从书包内侧拉锁隔层里找到了一张硬纸板质地学生卡。

    学生卡上字迹虽然被水一泡,又被沈大爷老伴儿揉搓了两把,有些不大清晰,可是上面贴着照片却和这阵子本地电视台闻后经常出现寻人启事里孩子长得一模一样。

    这下子,这位业余拾荒沈老人可被吓坏了,当即拿了还没有来得及漂洗书包就急急忙忙赶到公安局。

    今天因为陪妈妈去检查身体,所以晚了,道歉!感谢魔女郁郁粉红票!生日之前收到两张粉红,小莫真是乐开花了~么么一大口!顺便也对丽和卓尔法师厚赐表示衷心感谢!

    第三十章拾荒老人

    第三十章拾荒老人*

    无错小说网隆重推荐</P></DIV>

    <T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深度罪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莫伊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伊莱并收藏深度罪恶最新章节